刚刚更新: 〔逆灵惊神〕〔我的超凡女神〕〔吃货萌妃:傲娇太〕〔大明佛〕〔其实我是娘闪闪〕〔重生之最强女兵王〕〔绝天叶帝〕〔全能科技巨头〕〔桃运神医〕〔窥天神帝〕〔白圭的商业帝国〕〔石敢当传人:捉鬼〕〔卧底娇妻:总裁前〕〔魔鬼的仆人〕〔剑气九诀〕〔读心术师的校园生〕〔空间废材逆天绝宠〕〔燃情蜜宠:娇妻嫁〕〔杀神不败〕〔最强杀人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77章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

    赵长风刚刚挂了电话,身旁岑青禾就忍不住出声问道:“赵总监,怎么回事儿?”

    赵长风一贯镇定,此时却破天荒的皱着眉头,似是不敢相信,沉声回道:“有人去了展览馆那边,听在场的工人说,是因为二楼承重横梁突然断裂导致的高空坠落。”

    岑青禾只负责售楼,她不懂建楼,但稍微过一下脑子,她就皱眉问道:“承重横梁怎么会断裂?”

    是建筑就要有承重的墙壁和横梁,既然是承重,顾名思义,绝对是坚实无比的,又怎么会突然断裂?

    很显然赵长风也正在思考,只是他思考的不是承重横梁的问题,而是消息来源,他更希望是消息来源有误,不然的话……

    两人赶到医院,赵长风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确定手术楼位置,然后带着岑青禾快步往里走。

    期间岑青禾接到金佳彤打来的电话,因为她正要进电梯,手机没有信号,所以暂且挂断,等一会儿出去再打给她。

    身边赵长风沉声说了句:“两个重伤正在抢救,其中一个情况不好。”

    岑青禾闻言马上看向赵长风,但见他绷紧了脸,神情严肃,自打入售楼部以来,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故,即便后期工程与前期销售并无牵连,可不管怎么说,整个工程还是因为她牵线才弄起来的,而且目前看来,事发那边传回来的消息对盛天不利。

    她以为经历过诸多事情之后,早已有了应对突发状况的能力,却没想到,她见的还是太少了,像是现在,脑子一片空白,连一个字都挤不出来。

    好在电梯上来的很快,叮的一声,电梯门应声打开,赵长风跟岑青禾先后快步跨出。

    左前方的走廊尽头便是手术室所在地,手术室门口不少人,其中就有穿着水电队工服的男人们。

    在往那边走的途中,岑青禾的手机再次响起,还是金佳彤打来的,岑青禾滑开接通键,“佳彤。”

    手机中传来金佳彤掩饰不住的慌乱声,带着轻微的颤抖和哽咽,“青禾,我在展览馆这边,他们说从上面掉下来的人里有顶天……”

    岑青禾闻言,当即惊到呼吸停止,原地站住。

    手机那头的金佳彤还在牙齿打颤,“青禾,我现在正往医院方向赶,你离得近,赶紧去中心医院看看,我怕顶天出事……”

    到底还是控制不住的哭起来,岑青禾像是一口气冲的太狠,半晌才缓过劲儿来,脸色煞白的回道:“佳彤,别怕,我在中心医院,我马上去问情况,你别急,别急……”

    一连串的别急,不知道是在安慰金佳彤,还是在安慰自己。

    岑青禾拿着手机快步往前跑,手术室门口一帮人,有工友,有盛天派来的人,有护士,有警察,甚至还有记者。

    盛天的人跟记者周旋,禁止他们向工友提问,记者也不是吃素的,本职工作要求他们必须有所获,双方有争执,警察和医院的保安从中协调,赵长风来了之后,代表盛天请记者移步。

    手术室门口一下子走了一帮人,岑青禾处在空白和极度理智之间,走到一个穿着工服的男人身边,她二话不说,抓住对方的胳膊,看着他,眼睛眨也不眨的问道:“受重伤的都有谁?”

    男人显然不认识岑青禾,但见她跟赵长风一起来的,一猜想是盛天的人没错,所以顿了一下才小声回道:“我们贾队长,还有姜顶天。”

    听到顶天名字的刹那,岑青禾本能的眉头一蹙,闭上双眼。

    她知道金佳彤已经急成那样,不可能搞错,可她还是天真的自欺欺人,想着一切都是误会。

    闭上眼,眼前一片黑红,眼泪在一秒钟内夺眶而出,吓得面前的工友们手足无措,其中站在稍微靠后的一人忽然认出岑青禾来,因为岑青禾之前跑去展览馆找顶天,还有人开玩笑,说是有个大美女来找他,顶天解释了好久,说是朋友。

    此时男人挤到前面,看着岑青禾,轻声道:“你没事吧?”

    岑青禾知道自己很失态,但她控制不住,心底一股巨大的悲伤和惊恐几乎破胸而出,她睁开眼,却伸手捂住嘴,怕自己哭出声来。

    一帮男人身上都没带纸,也不知道怎么哄人,站在她正对面的男人见状说道:“你先别哭,现在他们都在里面手术,还不知道怎么样,顶天也是为了救贾队长,要不是他掉下来之前大喊一声躲开,我们好几个在一楼开工的兄弟都完了。”

    岑青禾闻言,强憋住眼泪,张开嘴,低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此时周围没有记者,男人如实回答:“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事发当时我在一楼开工,顶天和我们贾队长在二楼,他们要在上面接电线,我记得我瞄过一眼,当时只有贾队长自己站在承重梁上,后来过了也就不到十分钟的样子,我们忽然听到顶天大喊一声‘都躲开’,再往上一看,顶天趴在横梁上,一手拽着贾队长的衣服,我们下意识的从下面躲开,还没等回过神,前后也就三秒钟的功夫,横梁忽然断了,两人从二楼直接摔下来,还砸伤了一些在一楼开工的兄弟。”

    果真是横梁断裂引发的高空坠落,岑青禾暂时止住眼泪,出声问:“你们确定那是承重梁?承重梁为什么会突然断裂?”

    男人蹙眉回道:“我们也很惊讶,但那条确实是承重梁,按理说什么出事也不会在承重梁上出事,但我们就是眼睁睁看着梁断了,贾队长和顶天……”

    他没往后说,但从众人余惊未退的表情也不难看出,这不是一次意外,而是灾难。

    想到顶天,想到昨晚明明他们还通过电话,顶天说他今天就跟队长请假,怎么就一转眼的功夫。

    酸涩上涌,喉咙再次哽咽,岑青禾只能在心底拼命地向佛祖祈求,保佑顶天没事,千万要保佑他平平安安的出来。

    正想着,忽然手术室大门打开,从里面匆匆忙忙跑出来一个小护士,出门就喊:“贾勇家属,贾勇家属到了吗?”

    岑青禾不认识贾勇是谁,倒是身边一众人反应很大,马上迎上前去,出声回道:“护士,我们是贾勇的朋友,出什么事了?”

    护士出声回道:“贾勇家属还没有到吗?我们的医生正在给他抢救,但伤者应该患有心脏病史,现在正处于心跳衰竭状态,我们要患者家属签署手术风险同意书。”

    医生有治病救人的天职,但近些年医患矛盾频发,所以即便不能在术前让患者家属签同意书,最起码在手术过程中也要签,不然万一术中发生了什么意外,医院也不愿担这个责任。

    有人回道:“我们已经跟贾勇家里人联系过了,他家不是夜城本地的,就算现在赶过来也来不及。”

    护士也很着急,出声问:“那你们谁能帮他签?”

    谁能?

    大家互相看了看,谁都不能,平时关系再好,性命攸关的时刻,当然不能强出头。

    岑青禾看两边都在犹豫不决,不由得出声提醒道:“能不能给贾勇家里打个电话,让对方口头承诺同意继续手术?”

    护士跟工友都看着岑青禾,短暂迟疑过后,护士道:“先给他家里人打个电话吧,确定一下家属是什么意思。”

    马上有人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联系的是贾勇的老婆,女人一接到电话吓坏了,马上问贾勇怎么样了。

    手机开了外音,护士跟女人直接通话,如实转述贾勇目前的情况,女人听后直接泣不成声。

    护士道:“现在需要您做决定,我们的医生才能给您丈夫继续手术,时间就是生命,请您尽快做决定。”

    女人忽然崩溃大哭,那哭声隔着手机传到手术室门前的每一个人耳中,肝肠寸断,让人忍不住心酸。

    “救,一定要救他,护士我求求你们,一定要救他……”

    护士见惯了生死,显得比寻常人要淡定的多,在这种时刻,她还是理智的重申了一遍,“您确定我们要继续手术对吗?”

    “我确定,你们一定要救他。”

    护士安慰了一下女人,然后抬眼对面前的一众人道:“大家都可以作证,我们是得到患者家属同意才继续手术的。”

    众人点头,护士扭身就要走,岑青禾本能的抓住她的手臂,等她回头,眼带担心的问:“护士,姜顶天怎么样了?”

    这也是大家所关心的,护士摇头,“我负责一号手术台,其他人的情况我不大清楚。”

    岑青禾很怕从护士嘴里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如今一个不大清楚,她不知道是暂时的放心,还是更多的担心。

    护士回了手术室,外面又剩下漫长的等待,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消毒药水味道,这种味道莫名的让人厌烦,仿佛消毒药水的味道,是为了遮挡住死亡的腐败气息。

    在此期间,蔡馨媛先赶到医院,半小时后,金佳彤也到了,她气还没等喘匀,就见手术室大门缓缓打开,几名护士推着一个盖了白单的车子出来,医生摘下口罩,像是电视剧中演的那般无力,说了句:“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诱妻入怀:帝少大〕〔清宫攻略(清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