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袭之1988〕〔每一秒都在修炼〕〔淡水厅志〕〔全职法师〕〔狼啸苍穹〕〔枕上名门:腹黑总〕〔天降萌宝:总裁爹〕〔逆天九小姐:帝尊〕〔蚀骨婚情:前夫,〕〔星辉大道〕〔女装吧,妖魔鬼怪〕〔系统的神级小店〕〔灵魂速递〕〔穿越安置区〕〔给女装大佬递茶〕〔无限之天赋掠夺〕〔心愿外卖〕〔护国公〕〔变身异界大法师〕〔冷画沉欢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74章 因为爱,想变得更好
    :

    从法国回来后的生活并没有任何的不适,毕竟放松是奢侈,为了更好地生存而打拼才是常态。

    如今岑青禾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节奏,与其说忙碌,其实也很简单,她的日常中只有两件事,商绍城,工作。

    八月中旬的某一天,周砚之代表東弘集团赴夜与盛天集团执行总裁商绍城,签署一七年到一八年的短期合作合约,新闻和媒体大肆报道,打出的标题是两大房地产领域的巨头强强联合,结果颜控们却因为商绍城和周砚之的颜而集体跑偏舔屏。

    盛天在房地产领域长期居于巨擘之位,東弘集团在建材方面又是无人能及,所以两家的合作只能用如虎添翼来形容,所谓的资本主义垄断也就不过如此。

    很多房地产公司都希望能跟東弘结成战略伙伴,但谁不知道東弘跟盛天的关系?这是多少年的老搭档了,虽然每次都是签署一到两年的短期合约,但是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也没见東弘跟其他公司之间有大的动作,仿佛提到東弘,他的合作伙伴就只能是盛天,再往下深扒商周两家的关系,更是亲密无间,第三者很难插足。

    所以即便羡慕嫉妒恨,众人也只有望洋兴叹的份儿。

    因为周安琪割腕的事儿,岑青禾一直担心会影响到两家公司的合作,尤其是在商绍城上位期间,所以此则新闻一出,岑青禾第一反应就是开心,并且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没耽误事儿。

    可是开心过后,她心底深处又不可避免的涌起了一股无力和轻微的自卑感。以周家的财力和势力,对商绍城来说,这已经不仅仅是锦上添花,而是如虎添翼。可是她能帮到商绍城什么?有时候她拼命地努力,仿佛也只能做到不给他添麻烦而已。

    活了二十四年,骄傲了二十四年,直到走近商绍城,她才升起了一股无能为力的自卑感,她不得不承认,周安琪会如此自负和倨傲,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她有这个资本。

    说什么凡事儿努力就能成功,这是说给那些需要靠努力支撑自己走下去的人听的,有时候人不能不向现实妥协,承认大家不在一个起跑线上,一边不分昼夜的往前奔跑,可是一抬头,对手早已站在终点线另一端露出嘲讽的笑容。

    骄傲如商绍城,他也不得不在众多的摄像头下,微笑着握住周砚之伸过来的手,这是什么?这是忍住讨厌,接受利益,学会向现实妥协的过程。

    岑青禾没有一刻感到过不公,没有抱怨为何没有周家这样的背景,因为于她而言,家人已经给了她好过很多人的开端,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心灵上的。

    尤其是家人教会她最正确的思考和价值观,让她凡事儿不去抱怨和指责,遇到现如今无法解决的事情,她会想怎么努力变好,而不是自怨自艾,怨天尤人。

    单凭这一点,她就觉得自己比周安琪幸福,因为周家人始终没能教会周安琪,什么叫知足,什么叫不强求。

    岑青禾小心翼翼的藏着心底深处的敏感,将‘先天的不足’用后天的努力来弥补,她想,虽然商绍城不在乎她混成什么样子,就像他开玩笑时说的,她混得再好还能比他好?

    可是换句话说,她混得越好,大家就越能接受他们之间的爱情,毕竟世人习惯了门当户对,如今门户已经不对,只能在个人身上找些优势了。

    所以她暗自咬紧牙根儿,在工作中拼命地努力,在商绍城面前,她永远是那个没心没肺的白眼儿狼。

    也许商绍城不如岑青禾敏感,但他生来敏锐,而且因为爱,让他更加顾及岑青禾的感受。

    跟東弘合作的事情上了新闻,原本当天晚上例行公事,他要跟周砚之在一起吃饭,但感谢周砚之也是个爱憎分明的人,人前笑够了,私下里他才不乐意看商绍城不冷不热的臭脸,所以两人一拍即合,各回各家。

    商绍城给岑青禾打了个电话,说晚上回来吃饭,问她想吃外面的东西,还是在家做。

    岑青禾说在家做,让他直接回来就行。

    商绍城买了她喜欢吃的水果,才走到六楼,小二已经跑去门口等他。岑青禾也习惯了以小二马首是瞻,马上过去开门。

    她系着碎花围裙,不等他进来就踮脚去环他的脖颈,商绍城单手揽着她的腰,将她提起来跨进玄关。

    每每这种时刻,小二总是急的直哼哼,暗恨自己可能没有岑青禾长得漂亮,再也不是他的宝宝了。

    岑青禾拎了水果袋子,说:“你先去洗澡,出来就吃饭,我今天做川菜,佳彤又新教我一道菜。”

    因为房间面积有限,商绍城进门就能闻到从厨房飘来的饭香味儿,她扎着个丸子头,习惯回家就卸妆,所以脸上干干净净。

    他心底说不出的满足感,伸手从后面变出一个黑色的首饰盒,递给她,随意道:“给。”

    自打岑青禾在法国放宽了收礼政策开始,商绍城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他每天都要送她礼物,有时候一天送好几个,岑青禾总算明白什么叫有钱难买他高兴了。

    眼睛一亮,她马上放下水果袋子,接了首饰盒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对花瓣形的红宝石耳钉,他的眼光自然是没得挑,岑青禾笑着说:“谢谢。”

    商绍城面色坦然,语气傲娇,“不客气,看你最近这么听话,赏你的。”

    岑青禾拿了耳钉出来,当即戴上,抬眼看着他问:“好看吗?”

    “嗯,好看。”

    她笑着转身往厨房方向走,走了几步忽然停住,折回来把水果袋子提好才掉头离开。

    商绍城总会被她无意间的小动作逗乐,稀罕她稀罕够了,这才顺手摸了摸小二的头,走进主卧换衣服洗澡。

    吃饭的时候,岑青禾主动问:“周安琪那事儿就算是过去了?”

    商绍城知道她想问什么,他面色平静的回道:“嗯,没什么事儿。”

    岑青禾说:“那算周家大气,我还以为他们会不跟盛天合作了呢。”

    商绍城说:“又不是只有他们一家可以合作的建材公司。”

    岑青禾马上抬眼,试探性的问道:“什么意思?你们想换合作伙伴?”

    商绍城道:“你个小组长,想打听得八卦还挺多。”

    岑青禾嘴角一抽,瞥眼瞪他,想骂他狗眼看人低,又害怕他用更毒的话来怼她,想想还是算了。

    两人相互的一番‘试探’,发觉对方心里都没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来,吃完饭如常下去遛狗。

    如今白天天气炎热,也就晚上凉快一些,小区里住的老人都在晚上拿个马扎坐在楼下纳凉,看到熟悉的年轻男女牵着一条长相酷似狼的红色大狗,很多人都已经习以为常,并且笑着问:“又出来遛弯儿了?”

    岑青禾笑着应声,偶尔也有看不清脸的奶奶会亲切的说一句:“小伙子长得真好。”

    紧随其后身边人开启了圈赞商绍城的模式,说每次看见他都是买水果和蛋糕带回家,也有人看见他买花,从此他好男人的形象就这么树立了。

    起初商绍城都高冷的不讲话,后来习惯了,也会在岑青禾的暗示下微笑着回应两声。

    两人围着小区兜圈子,中途岑青禾说:“你觉得咱俩像不像七老八十了?每天跟爷爷奶奶一个生活作息。”

    商绍城说:“挺好的,待惯了心都没有那么浮躁。”

    岑青禾侧头去看他的脸,‘啧啧’两声,然后说:“感觉好像看透了世间浮华,你不会哪天突然心血来潮遁入空门吧?”

    商绍城不加思索的反问:“我要是当了和尚,你还不得哭死?”

    岑青禾呛茬道:“我干嘛哭死?大不了我上你们隔壁当尼姑去呗。”

    商绍城忍俊不禁,“到底是谁给你的错误信号,让你觉得和尚跟尼姑非得住隔壁?”

    岑青禾想起以前两人貌似讨论过这个话题,她忍着笑,霸道的说:“我不管,你上哪儿我就上哪儿,你休想甩开我。”

    他问:“还赖上我了?”

    岑青禾忽然把握紧的手指伸开,商绍城始料未及,只剩他扣着她的手,岑青禾道:“你看,咱俩谁赖着谁?”

    商绍城轻哼着道:“我要是不要你了,你哭都找不到调儿。”

    岑青禾挑眉问:“你敢不要我?”

    商绍城故意逗她,没有出声回答。

    岑青禾起初也只是想过过戏瘾,瘪嘴哼了一声,装作生气的样子,可是装着装着,心里忽然真的一阵难受,如果商绍城不要她了……不能想。

    商绍城见她半晌不语,侧头去看她的脸,但见她垂着视线,一副悲春伤秋的感性模样,他赶紧主动过去撩她,“生气了?”

    岑青禾不理他,商绍城伸手去掐她的脸,“这么不禁逗呢,我跟你闹着玩儿的。”

    岑青禾拍开他的手,沉声道:“真烦人。”

    商绍城小声哄道:“好了好了,我错了,以后再也不跟你开这种玩笑了。”

    岑青禾缓了好一会儿才释然,暗道自己矫情,明知是开玩笑,可还是要较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我在万界送外卖〕〔乱伦大杂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