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狂妃:绝色大〕〔帝少逃妻拥入怀〕〔弑血王妃〕〔盛世妖女,至尊太〕〔末世红包龙帝〕〔恐怖旅游团〕〔我真不是叮当猫〕〔魔仙三少〕〔扶明录〕〔妖怪不可以〕〔大文学家〕〔造神天域〕〔王者荣耀之魔君〕〔变身之九尾狐仙〕〔刁妃妖娆:撩个王〕〔随身带着个世界〕〔王牌特种兵〕〔女医师的修仙日常〕〔山里人家〕〔自始至终都是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70章 暂时的平静
    :

    岑青禾没想到金佳彤这边答应的这么爽快,她私下里赶紧联系顶天,顶天还是老样子,一听说要给他介绍女朋友,跟要给他介绍后妈似的,一个劲儿的拒绝。

    岑青禾笑着说:“没人逼你俩非得在一起,就认识一下,先从朋友做起不好吗?”

    顶天性格腼腆,岑青禾好说歹说,才同意大家一起吃顿饭。

    岑青禾这边除了必要的金佳彤,还得带上乐意看热闹的蔡馨媛,怕顶天一个人会尴尬,所以岑青禾特地嘱咐,也让他带上朋友一起来,不要有压力,就当见个面,交个朋友。

    结果见面的当天,好么,顶天是带了个朋友一起来的,可是他那朋友比他还腼腆,蔡馨媛不过是笑着打了声招呼,对方立马从脸红到脖子,搞得蔡馨媛暗地里瞥向岑青禾,狐疑是不是自己太奔放了。

    几个人坐在一起吃饭聊天,说是聊天,其实是问话形式的,岑青禾跟蔡馨媛找话题,顶天回答,金佳彤听着,顶天的朋友负责全程脸红。

    金佳彤虽然是内向的性格,但是跟岑青禾和蔡馨媛一起待久了,加之销售的职业,她现在也比从前话多一些,偶尔也主动跟顶天说上几句,一顿饭吃下来,气氛倒也不算尴尬。

    饭后顶天跟他朋友回展览馆那边,岑青禾她们回售楼部。

    路上,岑青禾问金佳彤,“你觉得顶天怎么样?”

    金佳彤如实回答:“人挺好的,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挺实在。”

    蔡馨媛笑道:“正合适你啊,你都能逗他玩儿了。”

    金佳彤淡笑着说:“不能欺负老实人。”

    岑青禾说:“你跟顶天都是腼腆害羞的人,不着急慢慢来,可以先从朋友做起,熟了再想适不适合谈恋爱。”

    晚一点的时候,岑青禾接到顶天打来的电话,她笑着打招呼,然后道:“我故意不给你打电话,就等你打给我呢,说说吧,见面之后什么感觉?”

    顶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青禾,你那个姓蔡的朋友,她有男朋友了吗?”

    岑青禾眼睛一瞪,“啊?你看上馨媛了?”

    顶天忙道:“没有,不是我,是我朋友挺喜欢你那个姓蔡的朋友,托我问一下。”

    岑青禾虚惊一场,紧随其后就觉得好笑,“馨媛有男朋友了,没想到你那个爱脸红的朋友看着腼腆,实际上很‘大胆’嘛,你看看人家,人家作陪的还知道选一选看一看呢,你自己怎么想的?”

    顶天稍微放低了一些音量,轻声回道:“我觉得她人挺好。”

    岑青禾一听有戏,笑着道:“佳彤也夸你人好。”

    “是吗?”

    “是啊,佳彤跟我们不说假话的。”

    顶天说:“我还以为她会觉得我无聊。”

    岑青禾说:“她自己也不是多有意思的人,你俩谁也不用笑话谁。”

    顶天说:“没有啊,我觉得她说话挺有意思的。”

    岑青禾马上开他玩笑,故意‘啧’了几声,揶揄说:“现在还没怎么样呢,就开始偏帮她说话了。”

    顶天被岑青禾逗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岑青禾顺势道:“我把佳彤的电话给你,你是男的,要主动一点儿,如果实在是不好意思,咱们就组团出来吃饭,或者去我家里也行,都看你。”

    顶天说了感谢的话,岑青禾不知道怎么形容,都说人与人之间没有无缘无故的帮助和好感,可顶天就是有这样的魔力,别说她了,就连商绍城这么极品的人,他都看顶天顺眼,上哪儿说理去?

    沈雨涵那边消息灵通,七月下旬的时候,据说周安琪出国了,岑青禾感觉心病一日除去,整个人如重生一般,终于不用活在提心吊胆之下了。

    陈博轩跟蔡馨媛要出国旅行,蔡馨媛也问过岑青禾要不要一起,岑青禾是想出去的,所以晚上等商绍城回家之后,她旁敲侧击,从他最近忙不忙开始问起。

    商绍城拿着手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嘴上回答着还行,但实际行动却是相反的。

    岑青禾暗自打消出国的提议,看来他是没时间。

    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亮起,是一条短信,岑青禾拿过来一看,上面赫然显示29号法国航空从夜城飞巴黎,时间,航班号……

    岑青禾愣了一下,马上吃惊地侧头去看身边的商绍城,他平静的收起手机,出声说:“有空收拾一下行李吧。”

    岑青禾猛地一个饿虎扑食,差点儿把他扑倒在沙发上,抱着他的脖颈,她一边亲他的脸,一边笑着说:“谢谢绍城哥哥。”

    商绍城一手揽着她的腰,另一手抓着她的手,擦掉自己脸上的口水,嫌弃道:“做人功利心不要太强。”

    岑青禾道:“我平时也有叫你绍城哥哥啊。”

    商绍城说:“你昨天还连名带姓一起喊我。”

    她马上变脸,“你把我踹床下去了,我能不喊你吗?”

    商绍城问:“是谁非要把内衣罩我头上的?”

    岑青禾说:“你先把内裤甩我脸上的。”

    商绍城说:“那也是你自己的内裤,你嫌弃你自己干嘛?”

    岑青禾吹胡子瞪眼,商绍城也寸土不让,两人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岑青禾先退了一步,软下口吻说:“好吧,看在你带我出国玩儿的份上,暂且原谅你了。”

    她横躺在他腿上,他伸手掐她的脸,像是怎么都稀罕不够,揉圆搓扁。

    两天之后,岑青禾如愿以偿的坐上了飞往法国的飞机,之前商绍城给她订的是头等舱,后来她又改成了商务舱,陈博轩和蔡馨媛也都一起,陈博轩陪商绍城在头等,蔡馨媛陪岑青禾坐商务。

    双方走的都不是一个登机口,为了以防被狗仔偷拍,也没有急于聚在一起,始终用手机沟通。

    上了飞机之后,岑青禾跟蔡馨媛拿出耳机准备听歌,蔡馨媛先听了下岑青禾的,只听了五秒就立马嫌弃的摘下,岑青禾问:“怎么了?”

    蔡馨媛说:“俗。”

    这话岑青禾就不爱听了,瞥眼问:“哪儿俗了?”

    蔡馨媛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就不喜欢王力宏,不就为了里面那句‘情人总分分合合,可是我们却越爱越深’嘛,俗!肉麻!恶心!”

    不得不说,蔡馨媛看岑青禾一看一个准,岑青禾无言以对,揪了根蔡馨媛的耳机线来听,本打算吐槽的,可蔡馨媛听的是《暧昧》,这首歌岑青禾最近也是大爱,尤其是里面的歌词:感情像牛奶一杯,越爱越让人生畏。

    岑青禾左耳听着爱情的美好,右耳听着爱情的恐惧,过了会儿,她摘下耳机对蔡馨媛道:“你这是想跟谁搞暧昧?别说我告诉轩哥。”

    蔡馨媛回道:“再送你一首老薛的歌。”

    岑青禾马上道:“你才是丑八怪呢。”

    蔡馨媛‘啧’了一下,说:“你看你,敏感了不是?我是想送你一首《高尚》,做人高尚一点儿,别总想着挑拨离间。”

    说完她径自插上耳机,闭眼享受旅程。

    岑青禾不服气的骂道:“你丫还真是个《演员》。”

    从夜城飞巴黎,整整十个小时,中途岑青禾睡了七个小时以上,偶尔醒着的时间从包里掏出纸笔,跟蔡馨媛一起画格子下五子棋,输的人要跟赢的人一起整对方男朋友,说白了商绍城跟陈博轩的命运,都在一张简陋的纸画旗台上。

    有输赢就有动力,谁也不乐意让自己男人吃亏,所以岑青禾跟蔡馨媛下的分外卖力,拿出了高考时的智商。

    飞机还差二十分钟降落之时,广播中提醒大家收起桌板,岑青禾输了最后一局,但是整体赢得多,蔡馨媛叹了口气,“对不起了我的轩。”

    陈博轩在头等舱好端端的,突然打了个喷嚏,十个小时躺九个小时也觉得累,他如坐针毡似的动了动手臂,旁边商绍城说:“这里本该坐的是青禾。”

    陈博轩闻言,侧头挑眉道:“赖我啊?本来我还应该跟馨媛坐一起呢,谁乐意跟你挨着似的。”

    商绍城道:“没人要求你来头等,你可以去坐商务。”

    陈博轩说:“嘿,我怕你一个人坐头等尴尬,你还不识好人心。”

    商绍城回以一记你想太多的神情,他像是会尴尬的人吗?

    陈博轩也察觉到了,商绍城不是这种人。

    想了想,他主动岔开话题问:“欸,你妈算是同意你跟青禾在一起了?”

    商绍城低头翻看腿上杂志,淡淡的‘嗯’了一声。

    陈博轩说:“你跟周安琪闹成这样,也算是把周家给得罪了,你妈竟然没找青禾的麻烦,真是稀奇了。”

    杂志上是法国的旅游宣传,满页的紫色薰衣草,美得人眼花缭乱,商绍城略微一走神,随即出声回道:“我妈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她现在不难为青禾,不代表以后不难为。”

    陈博轩侧头看着商绍城的脸,见他并没有很着急的样子,不由得出声问:“那怎么办?”

    商绍城道:“这是我俩必须要走的一步,只是早晚问题,她现在已经很累了,我不想让她提早有那么多的压力,能开心轻松的生活,就先这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军妻鲜嫩:权少宠〕〔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靳少强宠小逃妻〕〔一胎二宝:冷血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