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然心动:总裁老〕〔战道成圣〕〔宿主别作妖:反派〕〔宠婚101式:厉少,〕〔快穿:恶毒女配要〕〔唐时月〕〔军婚蜜爱:甜妻,〕〔古董下山〕〔宠妻108式:韩少,〕〔重生影后娇妻:江〕〔洪荒之神龟〕〔九龙圣祖〕〔哈利波特之死神权〕〔穿越变成老爷爷〕〔隐婚甜宠:大财阀〕〔都市阎罗狂少〕〔重生军婚宠妻:时〕〔都市天龙至尊〕〔造化神尊〕〔系列之仙棍护妻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66章 止战的方式
    :

    周安琪在医院里面养伤,现在她已经脱离危险期,只剩下恢复,柴红玉把眼泪都要流干了,一直说她为什么这么傻;周兆贤是既心疼又生气,恨铁不成钢的说了句:“等过两天伤口好一些,跟我们一起回海城。”

    周安琪面无表情着一张脸,也不抬头,闷闷的说道:“我不回去。”

    周兆贤一看她这样子就来气,不由得出声问:“你不回海城还留在夜城做什么?人家把话说得还不够明白吗?我不知道昨天你沈阿姨跟你说什么了,总之事情闹成这样,以后你跟商绍城之间也没什么后续,回海城。”

    别留在夜城丢人,这后半句话,周兆贤心里想却没有说出口。

    周安琪眼睛都不眨一下,还是那句话,“我不回,要回你们回。”

    周兆贤从来没跟周安琪发过脾气的人,此时也难免大动肝火,拉着脸问道:“你现在是跟谁赌气呢?商绍城当着我们的面,亲口说他不喜欢你,也不可能娶你,你闹这出除了能伤害你自己,伤害我们,你还能伤害到谁?你伤的都是真正心疼你的人,你以为商绍城会愧疚会难过吗?我告诉你,不会!”

    周兆贤不仅是父亲,同时他也是个男人,商绍城在提到周安琪时的表情,那是十足的厌恶,已经达到这样的地步,他还怎么能放心把周安琪交到商家?

    周安琪气得攥紧了拳头,紧抿的唇瓣都在微微发抖。

    她手腕割得很深,都缝针了,医生嘱咐不要过度用力,柴红玉见状,急得瞪大眼睛去掰她的手指,求着道:“安琪,快松开,妈妈求你了,快点放手……”

    周安琪脸色发白,唇上也没什么血色,一脸隐忍愤怒的模样,像极了要发疯的病人。

    柴红玉奈何不了她,还是一旁的周砚之冲上前,使劲儿给掰开。

    柴红玉是又急又心疼,本能的扭头去责怪周兆贤,周兆贤能怎样?看着病床上双眼发直的周安琪,他半晌只咬牙切齿的说了柴红玉一句:“都是你惯的,慈母多败儿!”

    柴红玉也不跟周兆贤吵,而是轻轻捧着周安琪的手,心疼都挂在脸上。

    周砚之从旁忍了很久,终是薄唇开启,开口说道:“周安琪你真是翅膀长硬了,能耐了,为了一个商绍城,连命都不要,你的命就这么贱吗?”

    “你怎么说你妹妹呢!”柴红玉红着眼睛呵斥周砚之。

    周砚之无动于衷,只垂目睨着周安琪道:“全家人宠你惯你,你要什么有什么,爸妈把你当眼珠子一样养到这么大,你倒好,为了一个连正眼都不愿意看你的男人,拉着全家人一起跟你心疼受罪,你的心呢?你问问自己,你长心了吗?”

    周安琪想攥拳,奈何柴红玉用手挡着,哭得好生伤心。

    周砚之蹙眉道:“爸妈这么多年从来没看过别人脸色,没主动去讨好过谁,就因为你喜欢商绍城,你非商绍城不嫁,爸妈每次都拿热脸倒贴那小子,公司利润随便给你拿去当加分,如果他有那么一丝丝的喜欢你,在乎你,你如今也不是躺在医院的病房里,身边也不会只有姓周的人。醒醒吧,这世上是只有他一个男人?还是你丑到没人要?我是没有真心爱过一个人,但我最起码知道一点,男人要是对主动送上门的女人都不要,那他是真的不喜欢,宁可这辈子单着也不会要。”

    周安琪睁着眼睛,眼泪顺着下睫毛往下掉,一滴两滴……

    周兆贤和柴红玉都不再说别的,如果周砚之能把周安琪给骂醒了,倒也是好事儿。

    可是片刻过后,周安琪竟然主动开了口,声音是哽咽的压抑,一顿一顿的说道:“我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他凭什么这么对我?”

    她不明白,无论是她还是周家,到底哪儿对不住商绍城了?

    周砚之冷声回道:“你既然选择一厢情愿,就要接受愿赌服输,商绍城一定跟你说过,谁让你上赶着了?他求着你把心给他了?我们周家给他的所有好,在他看来不过是我们的一厢情愿,他不在乎你,也不在乎我们给他的。”

    周安琪闻言,一大滴眼泪涌出来,她视线微垂,低声说道:“那就把我们给他的,都拿回来吧。”

    柴红玉眼巴巴的看着周安琪,拿纸巾帮她擦眼泪,柔声劝道:“安琪,别伤心,你这么好,一定会找个更好的。”

    周安琪道:“我是会找到更好的,我也一定会让商绍城后悔错过我。”

    周砚之本能的眉头轻轻一蹙,许是感觉到她话中的执念之深。

    周安琪主动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周兆贤,她轻声叫道:“爸。”

    周兆贤心底蓦然疼了一下,到底是掌上明珠,明知有错,却不能怪。

    他回视她,周安琪说:“我错了,我不该让全家人跟着我一起丢脸,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跟商绍城有丝毫瓜葛,你们也不需要再为我谦让商家,把那么大的利润让给盛天,之前说好的合同不是还没签嘛,那就不要签了,反正他从来不在乎我们对他的好,我们又何必热脸贴冷屁股?”

    周家跟商家确实私下有过口头协议,既然商绍城已经回国,也正式接手夜城盛天分公司,那周家怎么都得表示表示,这个表示,就是一年一百亿的利润。

    这么大的礼,无外乎是想向商家表达,周家到底有多在乎周安琪这个女儿,如今商绍城跟周安琪闹成这样,着实是不好办。

    周兆贤心疼周安琪,放缓了声音安慰道:“你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

    周安琪道:“爸,我就求你这一件事,别再让我觉得丢人了,不然……我真的活不了了。”

    她以死相逼,原本周兆贤还不能马上答应的事儿,现在变得不得不答应。一面是亲女儿,一面是不可能的女婿,两相权衡,没有人会给伤害自己女儿的人巨额利润,凭什么?如今连凭借的理由都没有了。

    听到周兆贤的亲口承诺,周安琪这才平稳了一些,大家都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了,双方不管谁对谁错,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以后关系如何,那就是后话了。

    病房房门被人敲响,是卢莎跟林诗妍买了花和水果过来探望,周家人也想让周安琪的朋友多劝劝她,所以暂时离开,把空间留给她们。

    待到一众人走后,卢莎赶紧跟周安琪说:“安琪,郝铭给你打电话了吗?”

    周安琪整个人灵魂被抽空了一般,反应很缓慢,半晌才说:“没听到电话响。”

    卢莎道:“他打给我了,说陈博轩找他问上次滨海那女人的下落,如果这件事解决不了,陈博轩就要拿郝铭问罪,郝铭现在急着找你,还说想来夜城,被我拦住了,现在要怎么办?”

    周安琪淡淡回道:“那女人是在纳斯坐台的小姐,陈博轩想知道,就让郝铭告诉他吧,反正陈博轩找去纳斯,也找不到人。”

    林诗妍问:“你让那女人离开纳斯了?”

    周安琪‘嗯’了一声,她给了那女人一笔钱,让她离开,那女人拿着支票乐的开花,反正去哪儿不是做。

    卢莎松了口气,“还是你想得周到,只要陈博轩找不到人,你让郝铭死不承认,那就没有我们什么事了。”

    林诗妍说:“看来蔡馨媛是收到照片了,不知道分了没有。”

    卢莎道:“陈博轩去滨海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了,现在突然冒出一沓照片,你说他解释还来得及吗?”

    林诗妍摇了摇头,一副说不上是落井下石还是惋惜的样子。

    两人说话期间,周安琪一直出神的盯着某一处发呆,卢莎侧头瞥见,轻声道:“安琪,你手腕还疼吗?”

    周安琪兀自出神,过了会儿,唇瓣开启,不答反问道:“你们说,恨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两人稍微一愣,林诗妍小声试探,“你还在生商绍城的气?”

    周安琪不置可否,林诗妍迟疑着说:“其实我觉得吧,安琪,你身边好男人多得是,要追你的从市中排到外滩,你何必一直追着商绍城不放?他家里条件是好,跟你也门当户对,长相也配得上你,可他……好像真的不喜欢你,你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他也没说过来看看,你不如找个比他更帅更好的,这样多解气?”

    卢莎也从旁劝道:“说得对,我觉得邓维柯就不错,他对你是真心实意,他爸妈是法院高官,舅舅还是百乐的董事长,你们两个要是在一起,让百乐连发一个月的头条新闻,上热搜,也是才子佳人,商绍城心里酸不酸,他自己知道。”

    周安琪眼底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过了会儿,她主动问道:“邓维柯最近在干什么?”

    林诗妍回道:“你来夜城开店,摆明了为商绍城,估计邓维柯有些受伤,前些天我们在海城还碰见过一次,他还向我打听你在这边过得怎么样。安琪,真不是我替邓维柯说话,他人不错,你试着给他一个机会,他从小就喜欢你,你说什么是什么,别的不看,他听话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