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重生之绝世修真〕〔废材逆天:最强王〕〔神医艳旅〕〔异界通缉犯〕〔绯色升迁图:崛起〕〔萌宝甜妻:总裁爹〕〔王爷,夫人又要休〕〔我宠的,小奶萌[娱〕〔时光留给爱你的人〕〔闷骚总裁花样多〕〔我在女子监狱当管〕〔锦绣人间〕〔九阳帝尊〕〔女总裁的全能高手〕〔摘星院〕〔极品修真邪少〕〔长生遥〕〔10020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65章 亲身实践
    :

    “我去!”

    蔡馨媛扬声道:“你们没去法国?不是定好了早上九点多的飞机嘛,为什么没去?”

    岑青禾回道:“别提了,昨晚周安琪割腕了……”

    两人就这个话题聊了一会儿,蔡馨媛也把她收到照片的事儿跟岑青禾说了,她们都有一个想法,不约而同的翻一翻日历,愚人节不是早就过了吗?

    蔡馨媛说:“青禾,有个事儿你帮我实践一下。”

    岑青禾问:“什么事儿?”

    蔡馨媛说:“你把你家城城灌醉了,看他还能不能跟你愉快的来一次。”

    岑青禾下意识的眉头一蹙,不好意思的道:“你说什么呀?”

    蔡馨媛‘啧’了一声:“都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岑青禾问:“那你怎么不去灌轩哥?”

    蔡馨媛说:“我这不跟他赌气呢嘛,最近关他‘禁闭’。”

    岑青禾吱吱扭扭,蔡馨媛好一通挖苦,岑青禾噘嘴道:“城城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得分一个礼拜能灌醉他。”

    蔡馨媛直接问:“还是不是姐妹儿了?”

    岑青禾说:“是姐妹儿你也得综合一下实际情……”

    “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反正我跟陈博轩能不能和好就看你的实践成果了。”

    岑青禾挑眉,“要不要扣这个大的帽子啊?”

    蔡馨媛说:“反正目前的状况就是这样,我是无所谓的,救不救陈博轩看你。”

    岑青禾信了她的邪!

    蔡馨媛跟陈博轩两口子闹危机,拿她跟商绍城当实验。挂了电话,岑青禾马上开始琢磨怎么灌醉商绍城,其实她也想知道酒精跟天性,哪一个更厉害。

    商绍城正在楼下客厅打游戏,岑青禾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低头亲他脸颊。

    商绍城说:“来啊,一起打。”

    岑青禾说:“我们比赛吧,输了喝酒。”

    商绍城轻笑,“兴致不错?”

    岑青禾应声,然后跑去厨房,商绍城还纳闷儿,酒柜又不在厨房,她去厨房干什么,后来等她拿了一瓶六十度的茅台和几瓶酒饮料出来时,他眸子一挑,出声说:“这酒不是你做菜用的吗?”

    商绍城平时在家只喝红酒,这瓶白酒还是岑青禾让他捎回来做菜的,岑青禾只用过一次,没用多少,基本算是满瓶。

    她说:“你喝白的,我喝这个。”

    商绍城对她突如其来的怪异举动表示怀疑,而岑青禾只需撒个娇,连软磨硬泡都算不上,轻而易举就能让他点头答应。

    普罗旺斯没去成,商绍城跟岑青禾都有的是时间,不能在国内肆无忌惮的到处玩儿,在家陪她发发疯也没什么不行。

    所以在接下来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岑青禾来耍诈带无赖,一共只喝了两瓶酒饮料,可商绍城却被她灌了一整瓶的白酒。

    白酒喝完,她又开了一瓶新的红酒,商绍城手里拿着游戏柄,岑青禾殷勤的主动拿着酒杯喂他,商绍城听话的喝下去,出声问道:“把我灌多了,你想怎么样?”

    岑青禾笑的妩媚,“你猜。”

    商绍城不晓得她到底要搞什么鬼,反正无论她想做什么,他陪着就是。

    夜深人静,商绍城跟岑青禾并肩而坐,游戏已经打了n久,累了就随便找个电影来看,她喝了一肚子的酒饮料,微醺,很困。

    商绍城喝了一瓶白酒,一瓶红酒还有五罐啤酒,眼皮也逐渐下沉。

    岑青禾一个磕头,猛地睁开眼睛,身边商绍城轻声说:“困了就睡吧。”

    “嗯,困死了。”

    他关了电视,两人一起上楼,商绍城是真的困了,连澡都没洗,直接倒在床上,揽着她就睡着了。

    岑青禾刚刚在楼下的时候是真心犯困,这会儿躺下,听到商绍城略微沉重的呼吸声,她想起自己还身负重任,如果把正事儿给忘了,回头蔡馨媛一定骂死她。

    想到此处,黑暗中岑青禾睁着眼睛,视线适应了黑暗,她可以隐约辨认出商绍城的眉眼。

    抬起手,她手指轻轻滑过他的眉心跟鼻梁,慢慢往下,是柔软又有弹性的嘴唇,商绍城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岑青禾凑过去,下巴一抬,亲在他唇上。

    她用舌尖去描绘他的唇形,一如他平时对她那样,一只手伸进被子里面,在他光滑的胸前摩挲。

    这种事儿她不是第一次做,却是第一次趁着商绍城喝多,像个猥琐少妇似的偷偷摸摸,岑青禾内心羞愧的同时又有些难以言喻的兴奋,果然明着不如偷啊。

    商绍城愣是被岑青禾从沉睡中弄醒,此时她已经趴在他身上,商绍城困得不行,很低的声音哼了一句。

    岑青禾去摸他小腹处的莲花纹身,他已经明显有了反应,但这只是生理上的,酒精麻痹了他的大脑,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岑青禾见过他‘禽兽’的一面,却是第一次见他‘禽兽不如’的一面,他一个翻身将她重新跌回到床上,手臂紧紧地箍着,只沉声说了句:“别闹,睡觉。”

    岑青禾上半身动不了,抬腿去蹭他的腿,商绍城被她磨得睡不着觉,不多时一抬腿,把她的腿反压住。

    至此岑青禾是真的一动不能动了,他浑身滚烫灼热,她被包裹其中,像是分分钟进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炉,稍微挣一下,他马上抱得更紧,生怕一松手,她再调戏他似的。

    岑青禾出声道:“我不闹你了,你松开我,热。”

    商绍城没什么反应,岑青禾费劲巴力自己挣脱了一只胳膊,他睡得很沉,呼吸也是重的,她心里终于有了答案,原来男人喝得太高是不会想做这档子事儿的,明天起来给蔡馨媛交卷。

    没有早起上班的压力,岑青禾放松了心情可劲儿睡,但人还在不清醒的状态下,身边人就开始对她动手动脚,岑青禾蹙眉哼唧,翻个身想继续睡,商绍城不依不饶,锲而不舍,他从后面抱着她,两人身体紧密的贴在一起。

    没多久,下身熟悉的肿胀感传来,岑青禾眉头一蹙,强忍着不出声。

    他到底是把她给弄醒了,屋中挡着窗帘,阳光经过遮挡,进入房间的时候已是一片柔和的颜色,她望着商绍城那张俊美如铸的面孔,心里第一万次感慨,她上辈子一定是积了大德了,这辈子让她遇见好看又活儿好的他。

    人生苦短,必须得及时行乐。

    又是一场让岑青禾身心愉悦的感官体验,事后她习惯性的缩起身体,像是猫一样的蜷着,这个姿势最舒服。

    商绍城躺靠在床头处,点了根烟,抽了一口才道:“昨晚就一直闹我,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儿,想要就早说,给我灌那么多酒干嘛?”

    岑青禾忽然想起什么,拍着他道:“快点儿给我手机拿来。”

    他把她手机递过去,岑青禾给蔡馨媛打了个电话,然后旁若无人的说道:“欸,我试了啊,喝高了根本没法主动来,别说主动了,被动都不乐意。”

    商绍城一听这话,侧头瞥了眼岑青禾,丫拿他当小白鼠了?

    岑青禾感受到两道凌厉的目光,她马上抬手抓住他的手,跟他十指相扣,以防他突然动手打她。

    蔡馨媛听了岑青禾的话后,气消了大半,陈博轩说的没错,这么一看是有人故意在背后整他,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没哭都算是坚强。

    岑青禾也在帮陈博轩说话,劝蔡馨媛先别给陈博轩太大的压力,把事情弄清楚再说。

    两人聊了会儿,电话挂断。

    商绍城无一例外的问:“蔡馨媛还在计较滨海的事儿?”

    岑青禾说:“有人把轩哥在滨海和其他女人一起的照片发给了馨媛,你分析一下,会是谁干的?”

    商绍城说:“别的我不敢保证,陈博轩自从跟蔡馨媛在一起之后,真的一心一意对她,他也不是那种敢做不敢认的人。”

    说完,他踟蹰了几秒,又径自说道:“照片到了蔡馨媛手里,发照片的人是摆明了想看他们两个分的。”

    岑青禾蹙眉说:“可不是嘛,谁这么阴险啊?幸亏轩哥事发之后马上就跟馨媛坦白了,不然这会儿突然冒出一沓照片来,轩哥解释得清吗?搁我也要分手的。”

    商绍城道:“如果有人要坑陈博轩,那也是比较熟悉的人,最起码对方知道蔡馨媛,还知道蔡馨媛的联系方式,而且目的明显,不图钱不勒索,不然照片就不会直接到蔡馨媛手里。”

    岑青禾问:“轩哥得罪谁了?你能猜到可疑的人选吗?”

    商绍城道:“不好猜,事儿不是在夜城出的,还得从滨海那边入手。”

    岑青禾面色不善的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祸害人家分手的人最缺阴德,有什么仇不能明目张胆的报?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不怕折寿。”

    提到折寿二字,岑青禾跟商绍城脑海中都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同一个人的名字,周安琪。

    都说善恶终有报,周安琪这样的身家背景,就连商绍城动她都得掂量掂量,谁能料到她自己给自己折腾的差点儿没了命?

    乍看她割腕很可怜,但是追其缘由,真的让人心疼不起来,也唯独应了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稻香〕〔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