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神遮天〕〔逆袭之1988〕〔重生第一奸商〕〔总裁爹地宠上瘾黎〕〔诸天轨迹〕〔北宋大表哥〕〔我从坟中来〕〔超科技医生〕〔逆流芳华年代〕〔争锋地〕〔灵异空间建造者〕〔朝唐之上〕〔武人无敌〕〔我不是大仙尊啊〕〔超强电脑管家〕〔修魔术士〕〔末日有战车〕〔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卜旭大人〕〔异能少女重生: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63章 迟来的炸弹
    :

    商绍城不用问也能猜到,岑青禾一定在家胡思乱想,睡不着吃不下,所以他买了好多好吃的提回家,才刚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先是小二听到动静跑过来,紧随其后就是岑青禾,她基本一夜没合眼,熬得脸色发虚。

    “怎么回来了?”岑青禾打量商绍城的脸色,轻声问道。

    商绍城原本想逗逗她,但又不忍让她害怕,免得一不小心给她吓哭了,他又得哄,所以他直接递过手上袋子,说:“我妈让我给你的。”

    “啊?”岑青禾脸色大变,忐忑的不知如何是好,仿佛商绍城手里拎的是炸弹。

    商绍城忍俊不禁,“你怕什么?”

    岑青禾提心吊胆的凑过去看,发现袋子里面是两盒英国红茶,她抬眼看着商绍城说:“阿姨为什么送红茶给我?”

    商绍城道:“我妈喜欢喝红茶,她说这个对女人身体好,让我带给你。”

    岑青禾心里说不上是喜还是惊,一路追着商绍城问,上午都发生了些什么。

    商绍城把经过一说,还着重渲染了沈晴对她的看法。

    岑青禾不可置信,眼睛瞪得圆圆的,“阿姨不生我的气?”

    商绍城不答反问:“你做错什么了?她生你气干嘛?”

    岑青禾兀自消化了几秒,随即狐疑着询问:“你确定这茶不是你自己买来糊弄我的?”

    商绍城哭笑不得,拿起手机道:“要不你亲自问她?”

    岑青禾可不敢跟沈晴通话,连忙摆摆手,“不用不用。”

    商绍城说:“先吃饭,饿死了。”

    他开车去了川菜馆,买了干锅鸡,水煮鱼,麻婆豆腐,香辣蟹,椒盐排骨还有他不吃她却很喜欢吃的毛血旺。

    主食有米饭也有鸡丝凉面,还有一大盒的玉米排骨汤。

    沈晴非但没有迁怒于她,反而托商绍城送她礼物,这是岑青禾万万没有想到的,心底的大石头终于落下去,她差点儿喜极而泣,后来被商绍城给劝回去了。

    心情好了,饥饿感随之袭来,岑青禾自己吃了一整份凉面和大半盒的饭,看得商绍城直心惊,忍不住道:“见过化悲愤为食欲的,没见过化喜悦为食欲的,你别一高兴再给自己撑死。”

    岑青禾说:“阿姨没有反对我们在一起,我就是撑死也值了。”

    商绍城给予一记嘲讽的眼神儿,嫌弃道:“我今天怎么就忘说了,你最大的毛病就是不知饥饱,不是撑死就是饿死,一会儿没人下楼陪你遛。”

    岑青禾噘嘴道:“你嫌弃我?”

    商绍城不出声。

    岑青禾故意撒娇,把碗往旁边一放,“哼,不吃了。”

    商绍城说:“你是不能再吃了,我跟小二加一起都没你能吃。”

    岑青禾当即气得扑过去打他,商绍城乐出声,左手夹了块干锅鸡塞她嘴里,她一边含糊着说不吃,一边往下咽。

    跟岑青禾一样,商绍城心底的大石头也搬走了,他没想过沈晴会这么好说话,毕竟之前知道他跟岑青禾谈恋爱,她还提醒他分清公私,估计也是这次看到周安琪是什么样子,不想再撮合他们了。

    不管沈晴出于何种原因,总归是好的,心情犹如拨云见日,整个小家中都充斥着温馨幸福的味道。

    岑青禾吃饱了撑的靠在商绍城身上,感慨的说:“其实去不去普罗旺斯都无所谓,我觉得在家躺着也挺好,你看我挑的壁纸颜色怎么样?有没有蓝天大海的feel?”

    提到海,商绍城忽然想到一件事儿,他侧头问她:“你不怎么会游泳吧?”

    岑青禾说:“什么叫不怎么会?游泳只分会与不会,我会游。”

    商绍城说:“那你去年还差点儿淹死在游泳池里?”

    岑青禾翻了个白眼儿,“那是小二下手黑,趁人不备。”

    商绍城轻笑着道:“不是故意碰瓷儿,想引起我的注意吗?”

    岑青禾撇嘴回道:“哥,忘了你当时要死不活的样子了?就你那身板儿,我当时还以为你肾虚呢。”

    商绍城早就习惯了,也不生气,兀自洋洋得意的回道:“女人啊,果然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等会儿我们回盘古世家,我教你游泳。”

    岑青禾笑着说:“我把新买的裙子带过去,你也换身衣服,咱俩假装在海边度假。”

    她就是这样,不开心走的很快,马上就活蹦乱跳的样子,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她这种没心没肺的,商绍城想深沉都不行。

    蔡馨媛还以为岑青禾此时一定在飞去法国的飞机上,这厮一走就是一个礼拜,剩她孤家寡人一个,刚刚忙完回到售楼部,金佳彤和吕双她们都不在,她正琢磨着找点儿什么事情消遣,陈博轩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自打上次的滨海意外过后,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两人也和好了,但却没有做到如初。

    陈博轩对她还一如往常,甚至比往常更好,但蔡馨媛心底深处始终有个疙瘩,与其说是不信任陈博轩,不如说是不信任他平时所处的环境,一次可以当做是意外,如果还有下次,她总不能一直原谅他被占便宜吧?

    故而蔡馨媛最近没有主动联系他,都是他在热情的哄着她。

    电话接通了,蔡馨媛声音没有任何异样,她既然已经选择原谅,就绝对不会再提。

    陈博轩问她在没在忙,约她去一个朋友的牌局玩儿。

    蔡馨媛答应了,一来不想驳他面子,二来也是想努力让自己释怀,她知道一切的负面情绪都是暂时的,只要时间足够久,什么都能忘。

    约好之后,她挂了电话在休息室等她,没多久休息室房门被人推开,一名同事走进来,跟蔡馨媛打招呼,然后说:“你在啊,我看到刚刚有人来送快递,有你的。”

    蔡馨媛说:“是吗?我去看看。”

    她出门去了收发室,还真有她的一个快递,她时常买东西,也不知道这是哪一个,随便找了剪子就开始拆,拆开外面的防水包装,里面是一沓被减震塑料包裹的照片,蔡馨媛把照片掏出来一看。

    第一张就让她瞬间变了脸色,门外有人进来,她本能的将照片反扣藏起,进门的人跟她打招呼,“来拿快递?”

    蔡馨媛随口应了一声,她几乎是逃出了收发室,一个人躲去洗手间,把自己关起来,她重新翻过照片来看。

    照片的第一张就是一具白花花的女人上身,不着一物,该露的不该露的都露了,女人躺靠在床头处,身边闭目睡着的男人,不是陈博轩还有谁?

    蔡馨媛垂着视线,一张张的往后翻,照片中女人的脸打了马赛克,可以看出她是在陈博轩不知情的状态下拍的,各种姿势,极尽刺目。

    任何一个女人看到自己的男人跟其他女人躺在一张床上,还被对方拍了不堪入目的照片,怕是都会七窍生烟,蔡馨媛也不能免俗,她岂止是七窍生烟,简直整个人都要炸了。

    气到极处,她一点儿都不觉得委屈,只想把照片当面甩在陈博轩脸上,问问他到底是几个意思。

    陈博轩开车来到售楼部门口,打电话给蔡馨媛,让她出来,蔡馨媛换了便服,戴着墨镜,很快就从门口闪出来。

    走到副驾旁边,她拉开车门坐进去。

    陈博轩笑说:“裙子新买的?有眼光。”

    蔡馨媛面无表情的道:“往前开。”

    “嗯?”

    “直走,往前开。”她拉着脸命令。

    陈博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只得收起笑容,把车往前开。

    等到远离售楼部门口,刚刚开到街尾,蔡馨媛冷声道:“停车。”

    陈博轩停下车,侧头盯着她的脸问:“怎么了?”

    蔡馨媛憋了一路,此刻终于能把照片掏出来甩他身上,“陈博轩你欺人太甚!”

    一沓照片有些掉在他腿上,有些顺着缝隙掉到下面,陈博轩随便捡起来一张,定睛一瞧,马上也变了脸色。

    蔡馨媛气性太大,她怕留在车上,一个忍不住会跟他拼命,所以她突然伸手去推车门。

    陈博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馨媛。”

    蔡馨媛猛地一甩手,“滚,真他妈恶心!”

    陈博轩说:“这是在滨海……”

    蔡馨媛都气炸了,甩不开他的手,她瞪眼骂道:“我他妈不认识那女的是谁,陈博轩你给我松手,咱俩玩儿完了!”

    陈博轩死活不松,连声道:“你冷静点,仔细看看。”

    “我看你妹啊!”蔡馨媛挣不开陈博轩的手,发狠用指甲用力的抠他,他手背上立马显出明显的指痕,一片青白。

    陈博轩顾不得喊疼,一边制止她发疯的举动,一边急声说道:“这照片是滨海那女人拍的,我从滨海回来之后,从来没在外面住过一次,你知道的。”

    蔡馨媛被照片中女人无耻露骨的行为气得脸色发红,她想走走不了,想打又打不过,几乎被陈博轩按在副驾上。

    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她微垂着视线,低声道:“陈博轩,我错了,我不该骗你的,其实我根本就不能原谅你……”

    陈博轩眼底明显的露出一抹受伤之色,可他还是努力解释道:“馨媛,你听我说,我说完之后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