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老公,强势爱〕〔时少放肆宠:鲜妻〕〔娇妻撩人:军少别〕〔女神的最强兵王〕〔爱在长夜无尽时〕〔神级修炼系统〕〔顾少的心尖萌妻〕〔腹黑鬼夫赖上我〕〔乱世谋:江山为祸〕〔奇事心语〕〔美女日记之离歌〕〔神话血脉〕〔嫡女生存手札〕〔绝天武神〕〔蝶变:危险关系〕〔欢喜田园〕〔总裁的第一宠妻〕〔鱼不服〕〔妙手狂兵〕〔踏破星河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60章 决裂
    :

    周安琪割腕自杀,被周砚之发现送去医院,抢救了一个多小时才捡回了一条命,医生说她割的太深,失血过多,如果再晚送来一会儿,怕是会有生命危险。

    周家人紧急从海城赶来夜城,而周安琪留下了一封写有商绍城名字的遗书,所以沈晴和商经天也无一例外的知道了。

    商经天在国外,最快后天赶回来,沈晴人在国内,只不过不在夜城,她也是预定了最早的航班往回赶。

    周砚景打给沈晴的时候,电话中的语气还是恭敬的,但在提到周安琪为何突然自杀的原因,难免声音低沉,他一向沉稳,轻易不会把喜怒挂在脸上,除非是被人踏到了底线。

    家人命垂一线,还是唯一的妹妹,周砚景的态度已经代表了周家人现在的愤怒。

    沈晴震惊,但也改变不了现实,多年的思维模式告诉她,为今之计,只能尽量的挽回和弥补,所以她让商绍城赶紧去医院,毕竟事情因他而起,他也是商家最快能赶到现场的人,无论如何,一定要先安抚周家人的情绪。

    商绍城挂断电话,一旁的岑青禾早已震惊到翻身坐起,嘴里嘀咕着:“周安琪怎么会割腕自杀呢?”

    商绍城不语。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沉默片刻,他起身,掀开被子道:“我去一趟医院,你先睡。”

    岑青禾开了床头灯,满眼担忧的望着他道:“不会有事儿吧?”

    商绍城面无表情的道:“死不了,死了就不是这态度了。”

    岑青禾不知周安琪搞什么,但她是岑青禾认识的人里,第一个敢割腕自杀的,听着都疼,岑青禾本能的握住手腕。

    商绍城穿了衣服,临走前安慰岑青禾,“没事儿,好好睡觉,害怕让小二进来陪你。”

    岑青禾不怕别的,就怕商绍城有麻烦,因为沈晴在电话里面都气急败坏了,说周安琪自杀是因为他。

    商绍城走了,开车去了容馨医院。

    容馨医院是夜城最好的私立医院,周安琪大小也算个名人,要是送去普通医院,估计明早就得上新闻闹翻天。

    商绍城始终不信周安琪敢豁出命去,说什么被周砚之送到医院,谁知道是不是兄妹俩人合起伙来演戏?

    他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喜欢周安琪,不但不喜欢,如今还是深恶痛绝的厌烦,所以哪怕周安琪现在躺在医院里,他开车去医院的路上,心里也是丝毫愧疚都没有,分外的平静。

    到了医院,他给周砚景打了个电话,周砚景告诉他几楼几号房,等他到了房门口,敲门往里进。

    所有的周家人都在,周兆贤和周砚之坐在沙发上;周砚景站在病床尾;柴红玉坐在床边椅子上,拉着周安琪的一只手,一直在哭,旁边是轻声安慰的陆唯琛。

    商绍城的出现,引得所有人的注视,除了病床上的周安琪,她双目紧闭,脸色煞白,左手腕缠着厚厚的纱布,还在挂水。

    平常商绍城出现在周家人面前,哪个不是笑脸相迎的?如今别说笑脸,冷脸都没有,一个个哭丧着。

    商绍城叫了声:“周叔叔。”

    周兆贤最疼周安琪,坐飞机来的一路都在哭,此时眼睛红红的,低声说了句:“去看看安琪吧,这个傻孩子。”

    商绍城脚不从心的走到病床尾,看向周安琪煞白全无血色的脸,他心底狐疑着,真的假的?

    一分一秒过去,病房中除了柴红玉的哭声之外,没有一个人说话,商绍城不是倔,只是没什么好说的。

    要说什么?

    说节哀顺变,周安琪还没死,没死有什么好安慰的?

    他还无辜受连累呢。

    “商绍城,出来。”

    声音从身后传来,商绍城转身,看到沙发上的周砚之抬腿往外走。

    他紧随其后跟了出去,房门才刚一合上,面前不远处的周砚之就陡然变了脸色,他动手很快,一拳挥过来,商绍城没有躲,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子,俊脸稍稍一侧,他嘴里的血腥气息逐渐蔓延开来,抬手摸了下唇角,手指上一抹刺目鲜红。

    周砚之甩了张什么东西过来,轻飘飘的掉在商绍城脚边,商绍城视力极好,低头一看,发现纸上几行字迹,明明白白写着:大哥二哥,帮我照顾好爸爸妈妈,活着实在是太痛苦了,我怕是不能再继续了。帮我告诉商绍城,如果有下辈子,我再也不爱他了。

    周砚之眼睛通红,咬牙切齿的看着商绍城,压抑着声音道:“你对安琪做了什么?”

    商绍城面色淡淡,抬眼回视周砚之,如常回道:“告诉她,离我远点儿,我跟她别说这辈子不可能,就是下辈子,下下辈子……”

    他话还没说完,周砚之已经又轮了拳头过来,只是这一回,商绍城反击了,两人在走廊里面撕扯起来,是夜班护士发现才把两人强制分开。

    商绍城拉着脸道:“别一副谁欠了你妹妹的样子,她都做了些什么难道你心里没数吗?没数你去叫醒她问一问。”

    周安琪失血过多,堪堪抢回一条命来,可这在商绍城眼里,她的昏迷不过是睡觉一般,叫一叫就能醒的。

    周砚之气到额角青筋蹦起,他满脑子都是开门进去,周安琪躺在沙发上,地上一大滩血的画面,那种刹那间让人心碎的痛感,商绍城不懂。

    气到极致,周砚之冷眼看着商绍城,沉声道:“你的心是让狗吃了吗?我们周家哪里对不住你?”

    商绍城道:“我们商家又有哪里对不住你们?是不是我也往手腕子上划一刀,流跟她同样多的血,你们以后就能管好她,不让她再来干涉我的生活?”

    周砚之知道商绍城不爱周安琪,他平常也在劝周安琪放弃,可谁想到……

    亲人面前无理可讲,周砚之是无论如何都要站周安琪的,对于商绍城,他只有一句话:“因为安琪喜欢你,所以我们一家子才对你好,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以后我们就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吧。”

    商绍城眼睛不眨一下的回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周砚之冷哼一声,转身进了病房。

    商绍城随后进门,他嘴角带伤,陆唯琛吓了一跳,本想上前送张纸,结果一看周砚景无动于衷,最后也没有动。

    商绍城倒是坦然,开口说道:“周叔叔,红玉阿姨,对不起让你们两位大半夜折腾来夜城,我刚才在外面也跟二哥说了,我下午的确去找过周安琪,也跟她明确表示过,我不喜欢她,希望以后不要插手我的生活,我承认我当时的言辞不算好听,但是因为周安琪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及我的底线。“

    “二哥刚才说了一句,因为周安琪喜欢我,所以一直以来周家才对我像亲人,很抱歉这么久没有跟两位长辈解释清楚,如今闹出这样的事情,我也有责任,现在我正式跟大家说明,我对周安琪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以后不会跟她发展任何恋爱关系,更不会走到结婚那一步,如果周叔叔和红玉阿姨还愿意接受我这个小辈,我一定如常对你们,如果你们不喜欢,我以后也会摆正位置,不会给你们添堵。”

    柴红玉的哭声已经渐小,不知何时一点儿都没有。她背对商绍城,始终没回头,更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

    每当这种时候,男人的承受能力往往都比女人来得强,周兆贤也听明白了,无非是自家女儿被拒,承受不住打击自杀了。

    如果面前站着的不是商绍城,换另外一个人,他一定不会给好脸色看,但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他还要给商经天和沈晴的面子,所以万语千言,话到嘴边,他也唯有无奈点头,半晌才道:“我知道了,绍城,这事不怪你。”

    商绍城说:“不管怎样,我还是觉得对不起周叔叔和红玉阿姨,让你们担心了,我想周安琪醒来之后也未必想看见我……”

    他才刚刚点到这里,周兆贤便会意说道:“天也晚了,你快点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照看着。”

    商绍城道:“那我就先走了。”

    商绍城前前后后在医院逗留的时间也不超过一小时,开车回东桦小区,岑青禾睡不着,一直开灯坐在客厅等他,突然听到钥匙开门声,她马上穿拖鞋下地。

    跑近一看,商绍城的嘴角明显有受伤的痕迹,她瞪眼道:“怎么了?谁打你了?”

    她心疼的不行,想抬手碰,又不敢。

    商绍城说:“没事儿。”他语气稀疏平常,根本不像是跑了一趟医院的样子。

    岑青禾拉他进来,自己跑去里屋的抽屉里拿药包。金佳彤心细,药包还是她准备的,说以防万一,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岑青禾从药包里面找了碘酒,用棉签轻轻给商绍城上药,嘴上问道:“周安琪怎么样了?“

    商绍城回道:“没醒,脸倒是挺白的,像是失血不少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偷着化妆化的。”

    岑青禾没理会他故意不正经,蹙眉说:“好好的她发什么疯?不是住到盘古世家了吗?还是她突然发现你来我这儿住了?”

    她疑神疑鬼,商绍城抬手摸了下她的脑袋,淡笑着回道:“不关你的事儿,收拾一下早点儿睡吧,明天还得早起去机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