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生一世笑皇图(〕〔鸳鸯恨:与卿何欢〕〔舰娘之幻想提督〕〔隐婚试爱:娇妻,〕〔重生校园:学霸女〕〔难道我是神〕〔至尊特工〕〔天庭兵王〕〔我不是保镖〕〔漫威之变身超女〕〔启禀王爷:王妃,〕〔旅法师的学霸系统〕〔我已经没钱守护阿〕〔无敌位面之子〕〔麻辣小村姑〕〔我是游戏女神〕〔龙抬头〕〔妖孽皇帝小萌后〕〔邻家美姨〕〔围棋大魔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54章 相爱的代价
    :

    周安琪几人来盛天,点名要岑青禾招待的事儿,传得整个售楼部人尽皆知,倒不是韩梦嘴快,而是人多眼杂,周安琪现在也是名人,她走到哪儿,势必会有人关注。

    进来的时候只是趾高气扬,可出门的时候却是一脸横丧,活像是回去就找人,要平了盛天的模样。

    所以私下里大家都在传,岑青禾跟周安琪结了怨。

    一般人跟名人结怨,多少都会被同事和上级排斥,怕跟着沾包,但岑青禾是个例外,她打从进盛天开始就被传有后台,加之火速升职,职场上可谓是一路平坦,这点更肯定了众人的想法。

    岑青禾是怎么升上的组长?

    明眼人猜得到是张鹏跟章语过不去,所以提了岑青禾挡章语的路;但是更多人看到的,是岑青禾签了程稼和的一笔大单,业绩过于傲人,而程稼和跟岑青禾是什么关系?

    虽然岑青禾一直在否认,但大家也只是心照不宣。

    除了程稼和,岑青禾跟薛凯扬也是交情匪浅,还有陈博轩,沈冠仁……她身边随便哪个人都能撑起半边天,所以即便这回她得罪了周安琪,售楼部中的人还是没什么太大的改变,与其说是隔岸观火,不如说是习以为常更为恰当。

    周安琪在岑青禾这里生了一肚子的恶气,回去后立马叫人联系盛天售楼部高层,这回她还非要住进盘古世家不可。

    有人找到了赵长风,示意让他想想办法,以他的职位和能力,帮个小忙很简单,而且还有一笔很好赚的外快,何乐而不为?

    可赵长风却以近期要公出没空而拒绝了,对方没辙只好找到章语。

    如果是故意泄露客户信息,这的确是违反职业操守,可如果是早就认识老客户,帮新客户联系老客户,在中间赚差价,其实这是售楼行业内的潜规则,公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会阻止,所以章语就是钻了这个漏洞,接了这单私活儿,既能赚钱,又能好好地压一回岑青禾,一箭双雕。

    这事儿岑青禾是怎么知道的?

    平时与人方便,关键时刻自然会有人帮忙,负责楼盘资料管理的职员在得知章语调动了盘古世家客户信息的时候,偷着打电话给岑青禾,通风报信。

    这一次,岑青禾是彻底恨上了章语。

    之前张鹏还在的时候,章语推她出来顶雷,岑青禾用临阵釜底抽薪的方式给予回击,后来章语没有上位,她也升了组长,以前的事儿,岑青禾就当做是翻篇儿了。

    没成想章语这次公然跟她叫板,全售楼部的人都知道她跟周安琪有仇,偏偏章语就非得顶风上,这不是挑衅是什么?

    而且女人之间的斗争,职场倒还罢了,如果上升到男人这个底线问题,那就是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不争个你死我活,不会罢休。

    岑青禾拿周安琪没辙,成功将所有怒气都转移到章语身上,章语不是最看重业绩和职位吗?好,岑青禾就让她求什么失什么!

    在章语帮周安琪联系盘古世家房主期间,岑青禾带领蔡馨媛,金佳彤,吕双和一众‘亲岑党’,风风火火的签单揽业绩,一时间风头无二,大家都看得出岑青禾要搞事情。

    章语是个心思很重的人,这么多年八面玲珑,想在售楼部打稳根基,在岑青禾没出现之前,她是这儿人缘最好的,如今岑青禾大张旗鼓的收买人心,这让她吃不下也睡不着。

    但是开弓难有回头箭,如今是一山二虎的局势,赵长风坐在高位却基本不管下面事儿,摆明了以后提个主管上来,他就可以功成身退的主,所以为今之计,只能把业绩做得漂亮,这样她跟岑青禾争主管,她还有资历上的优势。

    岑青禾一面要跟周安琪和章语置气,一面又要想应对的策略,刚开始的一段时间,她基本睡不着觉,一度患上了失眠症。

    蔡馨媛有几次半夜起来去洗手间,一推门,外面漆黑,只有沙发处闪着盈盈的一点光亮,差点儿把她吓得魂儿都没了,后来一开灯才发现,是岑青禾坐在那里抽烟。

    岑青禾不是乖宝宝,但也没有抽烟的习惯,她来之前,蔡馨媛抽烟,后来让岑青禾管的也不怎么抽了。

    岑青禾从商绍城那里拿了一盒他平常抽的烟,靠在沙发上,机械的吐着烟圈,她觉得这是商绍城的味道。

    蔡馨媛很心疼,坐在一旁陪她聊天,“有时候想想都累,这他么是谈恋爱吗?简直就是宫心计为博圣宠啊!关键为了争宠操心也就算了,现在摆明了是皇帝喜欢你,某些小贱人非要从中作梗,你说有些人怎么就这么不识趣?都说傻狗不识臭,周安琪好歹是个四肢健全的人,看着也不傻,人家喜不喜欢她,她看不明白?见过厚脸皮的男人,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女人,我都服了她!“

    岑青禾一到晚上几乎是彻夜失眠,只在白天犯困的时候,偶尔偷懒打个盹儿,双眼瞪得像是灯泡,她出神的望着某一处,轻声道:“小时候看美人鱼和王子的故事,只觉得美人鱼漂亮,所以才能跟王子在一起,最近这几天我闲来没事儿琢磨了一下,发现美人鱼真狠,好好一条大尾巴,愣是能劈成两半当腿使唤,还每走一步都是如踩刀尖,啧啧,想想都疼。”

    蔡馨媛问:“你几个意思?”

    岑青禾笑道:“你觉得我现在有没有几分美人鱼的气质?”

    蔡馨媛马上给予一记鄙视的白眼儿,“不要脸,说这么多就为了夸自己,你有空赶紧睡一会儿吧,你看谁家美人鱼大晚上不睡觉坐这儿抽烟的?”

    岑青禾道:“周安琪说我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妈也跟我说过,跟商绍城谈恋爱,一定会很累,以前我不信,最近真是体会到了,就算我们两个任何矛盾都没有,外界的因素也能分分钟让我焦头烂额。”

    “你还说让我告诉城城,你知不知道他最近几天的行程?基本一天飞两个地方,落地连酒店都不能回,直接安排工作,忙得只能在飞机上睡觉。他跟我打电话说想吃黄桃罐头,叫助理去买,结果助理刚走他临时又加了一个饭局,饭局过后一肚子酒,看见黄桃罐头也吃不下去了。我听着都心酸,不能帮他什么,还怎么给他添堵?”

    蔡馨媛长叹一口气,“哎……坚持吧,城城不也说七月有空带你出去玩儿吗?”

    岑青禾点头,“所以我得跟他并肩作战,我能解决的事儿,就不给他添麻烦了。”

    因为盘古世家一单元三十一层的房主出国了,周安琪动用了周家的面子,才在月底把房主约回国内,两方见面商议转卖价位。

    都商量好,剩下的就是走合同和程序,周安琪特地把这个场合定在了盛天售楼部,时间选在岑青禾在的时候。

    当初周安琪是怎么气冲冲走的,很多人还历历在目,如今不过几个礼拜光景,她故地重游,却是一副志在必得的嚣张模样。

    章语亲自出来接待,大家总算是看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转卖手续签完,周安琪付了全款,包括给了章语一份不菲的佣金,出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理,周安琪对章语也算是客气,并表示以后可以常联系。

    章语手中有大客户,但像周安琪出手这么豪爽的,基本没有,所以她也格外在乎周安琪这个人脉。

    两人一路笑着往外走,章语说:“我这边好几位女性客户可都是您忠实的拥护者,戴的饰品都是您设计的。”

    周安琪说:“是么,那让她们下次过来店里的时候提一下你,我叫人给她们打折。”

    “谢谢周小姐,客户听见要高兴坏了。”

    出大门之前势必要经过岑青禾的办公室,周安琪走到门口处停下,侧头对章语说:“不用送了,你回去忙吧。”

    章语看出她的意思,笑着告别,转身离开。

    岑青禾坐在办公室里面,猝不及防房门被人推开,她正在打电话,抬眼一看发现是周安琪,晃了两秒,随即对手机里的人道:“我给你发个手机号码,你先联系她,她在那里,你们随时都可以过去……好,麻烦您,谢谢。”

    她这边挂了电话,周安琪也踩着红色高跟鞋走到办公桌面前,不请自来,她往客椅上一坐。

    岑青禾早在她踏进售楼部大门的第一秒就知道了,所以此时面上并没有任何怒色或者是诧色,像是旁若无人,她自顾自的低头翻看文件,处理工作。

    周安琪心情不错,似笑非笑的说:“你们公司也承办室内装修业务吧?我把这活交给你,你替我把盘古世家的新房子重新装修一遍。”

    岑青禾头也不抬的回道:“你的单是在章语那里签的,最好去找她。”

    周安琪回道:“我刚才问了章语,她说按理我找你也可以,不违反规矩,但你要是拒绝,这就是你不懂规矩了。”

    岑青禾不紧不慢的抬起头,淡定回视周安琪的眼睛,不答反问道:“你是不确定商绍城喜欢什么风格,所以特地来向我取经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