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霹雳之丹青闻人〕〔盛唐第一闲人〕〔清天白灵卷〕〔重生之傲问苍穹〕〔司令,以权谋妻〕〔逐尘录〕〔道姑本良善〕〔美女总裁的近身狂〕〔七塔之上〕〔穿越之农商〕〔娘子是潘金莲啊〕〔重生之笑红尘〕〔最强都市神兵〕〔香江星光1980〕〔水浒之王者天下〕〔我的老婆是狐仙〕〔嫡女风华:邪王的〕〔花都娱乐风暴〕〔皇帝开挂系统〕〔列神的大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53章 正面下战书
    :

    周安琪说:“联系上房主,我给你转卖差价的百分之五十。”

    岑青禾眼睛都没眨一下,“不好意思,我们真的不能暴露客户资料。”

    “百分之七十。”

    岑青禾不动声色。

    “我给你百分之百,如果房主加价三百万,我就给你三百万,加价五百万,我就给你五百万。”

    周安琪同样眼睛都不眨一下。

    林诗妍笑着道:“三五百万,你给卖多少套房子才能拿这么多提成?现在只要你打通电话联系一下,这么好赚的钱,我都听得心动了。”

    岑青禾微笑着回道:“我还是那句话,盛天有盛天的规矩,谁都不能破。”

    周安琪红唇一张一合,问道:“你肯定?”

    岑青禾跟她对视,并不作答,但两人目光交流中,明显已经起了火星和碰撞。

    几秒之后,周安琪率先开口说:“本来我不用找你们盛天的人也能轻而易举的打听到房主信息,但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来了兴致,我倒要看看,是钱大,还是规矩大。”

    岑青禾仍是不答,周安琪拿起桌上黑卡,起身欲走,似是忽然想到什么,她又重新看向岑青禾,云淡风轻的说了句:“你猜我几天能入住盘古世家?我觉得只要谈好价格,今天见到房主,我明天就能入住了,到时候请你来我家玩啊。”

    卢莎嘲讽的瞄了眼岑青禾,随即道:“安琪,别炫富好吗?不然人家以为咱们是故意用钱来砸人的呢。”

    周安琪忽然面色一冷,紧盯着岑青禾的脸,沉声说:“我是故意的,岑青禾我今天就是告诉你,你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别以为跟商绍城谈几天恋爱就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更别以为认识了沈雨涵陈博轩这帮人,你就跟我们是一个圈子,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太多,有一颗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心,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狗仗人势不是不可以,但如今人走了,狗还是狗,我现在站在你面前,指着你的鼻子骂你,商绍城在哪?还是你该给程稼和打个电话抱一下委屈?“

    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永远都不会体会到,被人当面羞辱的滋味儿,岑青禾从小要强,也甚少被欺负,她可以主动示弱,但她并不是真的怂。

    不得不说,周安琪的话直接戳她肺管子上面了,同样冷下一张脸来,岑青禾不答反问:“跟商绍城谈恋爱的人这么多,你都没说轮上一个,他是多不待见你?”

    周安琪怒极反而没有马上出声,倒是卢莎眼睛一瞪,抬着下巴斥道:“你说什么你!”

    岑青禾冷眼扫向卢莎,沉声道:“把嘴给我闭上,上次在海城没打疼你是不是?”

    卢莎仗着今天人多,加之上次吃了亏,当即挥包扫向岑青禾,岑青禾正一肚子恶气没处撒,眼看着包包朝自己扫来,她一把抓住包带,用力往旁边一扯,卢莎也拽的很紧,猛然一个踉跄,直接扑到在沙发上。

    林诗妍吓得眼睛圆瞪,尖叫了一声。

    周安琪也是顿时脸色大变,愤怒的看向岑青禾。

    岑青禾沉声说:“想动手吗?我让你们看看在我的世界里,我是怎么跟人交流的。”

    卢莎从沙发上爬起来,转头怒视岑青禾,一来见周安琪和林诗妍都没有出手的打算,二来终于知道岑青禾不是好惹的,她赶紧绕回组织身边,瞪着岑青禾,很快的语速,用海城话骂人。

    岑青禾的海城话真是不怎么灵通,气急了她也只有一句:“别他么逼逼!”

    许是她表情太凶,吓得卢莎下意识的闭了嘴。

    岑青禾看向周安琪,冷声道:“我告诉你,有时候别太想当然,别把自己想的多无所不能,也别把别人想的太无能,也许别人只是懒得跟你比,压根儿没把你当对手。”

    周安琪还在耿耿于怀岑青禾之前的那句话,商绍城谈了那么多的女朋友,却始终没有她的位子。

    她恨商绍城身边的每一个女人,恨透了!

    而面前的岑青禾,最甚。

    彼此都触到了对方的底线,周安琪冷眼回视岑青禾,最后只撂下一句话:“不让你身败名裂,我不姓周!”

    岑青禾说:“在我心里,你早就姓渣了。”

    卢莎吃了两次亏,不敢再枪打出头鸟;林诗妍更是个会耍嘴的,等闲不会冒险。

    周安琪也是从小被人捧惯了,吵两句嘴可以,但让她动手,她做不到。

    所以气到极处,她也就只剩怨毒的眼神,狠狠地剜了岑青禾一眼之后,大步往门边走。

    听见房门关上的声音,岑青禾仍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半晌才缓过一口气来。

    真是人点子背,躲家里都有人冲进门来骂街。

    应了句老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人总会有阵子水逆,怕什么来什么,坏事儿一桩接一桩,热搜的余温还未退,周安琪又冲上来叫嚣。

    一想到周安琪说要入住盘古世家,岑青禾顿时恶心到反胃,比癞蛤蟆还讨人厌。

    岑青禾对周安琪不了解,但大抵猜到这种神经病都是偏执狂,说要入住,那就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入住。

    盘古世家的授权在盛天,级别低的职员根本触碰不到,她也是升了组长才能正式接手。

    如今在整个售楼部里,除了她,就只剩章语和赵长风还有权售卖,不知道周安琪会找章语,还是直接找赵长风。

    其实不管找谁,只要商绍城一个态度,下面的人是绝对不敢卖的,可岑青禾又不想再去给商绍城添麻烦,他最近忙得很,还要抽空管她,再一再二,总不好再三再四。

    想来想去,岑青禾还是没跟商绍城说。

    晚一点的时候,蔡馨媛从外面回来,岑青禾跟她说了。

    蔡馨媛当时就气炸了,她最近正因为陈博轩而闹心,脾气本就不怎么好,当即道:“还要不要脸了?我的妈呀,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一个人得是多自信,才好意思跑人原配面前叨逼叨?”

    岑青禾原本过了怒劲儿,可听蔡馨媛一说,顿时气急攻心,拉着脸道:“如果杀人不犯法,我真特么要气到杀人了。”

    蔡馨媛道:“要不你干脆跟商绍城公开得了,何必受这个委屈?到时候狠狠地打周安琪她们的脸,打得啪啪响,我不信她还有脸在夜城待。”

    岑青禾立即道:“不行,周安琪跟疯了一样,我怕惹急了她,她冲我家里人使劲儿。”

    蔡馨媛想也不想的说:“你家里怎么了?叔叔跟阿姨在安泠都是政府单位工作,好看又体面,你家上下扒三代,没有偷鸡摸狗也没有作奸犯科的,怕她查啊?她总不至于丧心病狂到绑架杀人威胁的地步吧?”

    蔡馨媛说者无心,但一句作奸犯科,却是让岑青禾听者有意。

    没错,她一直不敢跟商绍城公开,就是怕树大招风,怕有一天她爸跟萧芳影的事儿会被人扒出来,哪怕是她想太多,但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她也不敢去赌。

    她不公开恋情无所谓,甚至受委屈也可以忍,但是她不能让家里人跟着万劫不复,那场风波好不容易才被瞒住,既然瞒了,那就一辈子烂在地里面,永远都不要再提起,就当从来都没发生过。

    “欸,想什么呢?”

    见岑青禾忽然走神,蔡馨媛出声提醒。

    岑青禾收回思绪,开口道:“我不想让我家里人成‘网红’,你也看见了,我才当了半小时的‘网红’,现在走大街上都有人瞥我。”

    蔡馨媛想了想,然后道:“那你跟商绍城说吧,他总有办法解决,总比我们在这儿干着急强。”

    岑青禾道:“你说我怎么这么没用,不能帮他什么,还总给他添麻烦……”

    一时情绪上涌,岑青禾顿时眼泪涌上眼眶,声音也酸了。

    蔡馨媛忙说:“欸,好好地哭什么?别哭,我跟你一起想办法。”

    岑青禾抽了纸巾挡住眼睛,缓了下情绪,闭眼道:“我以前觉得自己可能耐了,什么都行,今天还巴巴的说周安琪,别把自己想的太无所不能,也把别人想的太无能,实际上我就是那个无能的。”

    如今周安琪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她就是要入住盘古世家,就是要住商绍城楼下,可岑青禾却没有办法阻止。

    这种感觉特别无力。

    蔡馨媛能理解,她劝说:“其实说实话,很多时候很多事儿,就是不公平的,周安琪觉得她哪儿哪儿都好,可商绍城就是不喜欢她,你说周安琪心里纳不纳闷?你看她对你跟疯了一样就知道了。反过来也一样,虽然周安琪说你什么也不是,可商绍城就是喜欢你,所以在周安琪心里,你比她强,这是她嫉妒的所在。”

    “我有时候也会想不开,觉得为什么总有那么多难办的事儿,为什么总是烦心,纠结,犹豫,但是慢慢熬过来,突然灵光乍现,觉得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成长。小时候我们还纠结乘法表怎么那么难背,现在你还会觉得吗?因为会了,所以不觉得难。”

    “你现在不走捷径,忍受的所有委屈,都会成为你将来更强大的助力,别怕,有我陪着你呢,咱俩难兄难弟,我连陈博轩喝多了被人睡都能不计较,你这算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一胎二宝:冷血总〕〔首席大人,战不休〕〔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皇家小娇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