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多面娇妻:三爷,〕〔身边的人全穿越〕〔神奇兽宠进化〕〔川流入海之临界〕〔如何君临天下〕〔石竹花〕〔你们二次元真会玩〕〔全球诸天在线〕〔战车少女之红色忠〕〔篮场执剑人〕〔提前登陆三百年〕〔地球在退化〕〔借魔成神〕〔三国矿业大王〕〔抗战之英雄血〕〔终极特种兵王〕〔我不是翻唱女王〕〔大国旗舰〕〔楚少的暖婚旧妻〕〔我的极品美女老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51章 捅破窗户纸
    :

    “你觉得我跟你不是一路人吗?”

    程稼和会这么问,岑青禾心里还是挺吃惊的,但话既然已经说出口,就没有再往回折的道理。

    所以她面不改色的回道:“是啊,我一东北人,骨子里面就糙的不行,你是江城人,温和又心细,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心里可跟明镜似的,说咱们两个在一起,简直就是个笑话。”

    说完,害怕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岑青禾又笑着补了一句:“这个看脸的世界啊,可能大家都被我这张脸给迷惑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真想跟所有正处在怀疑期的人说一句,我真的真的没有跟程三公子怎么样,我有男朋友。”

    岑青禾觉得,程稼和那么聪明的人,他一定听得懂,估计以后会自动保持距离吧……

    她正想着,身旁程稼和已经开口道:“你这话不是说给别人听的,是说给我听的。”

    依旧温和如春风般的口吻,但话中内容却让岑青禾有些笑不出来,又一个没想到,她以为大家会心照不宣,结果他非要捅破窗户纸。

    不是不尴尬的。

    岑青禾这么多年一直努力做到,生活中能不尴尬尽量别尴尬,可真当尴尬降临,只一瞬间的想要跳车之外,她很快就冷静下来,唇角重新勾起很淡的弧度,她轻笑着道:“你看,我说我骨子里就很糙吧?”

    程稼和没出声。

    岑青禾继续道:“我跟你讲心里话,我一直很感谢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你给我的每一次帮助,我也把你当朋友,你有事儿需要我帮忙,只要我能帮得上,我一定帮。但是再跟你说句心里话,其实我也有小人之心的一面,从你在我手上买地皮不问价开始,我心里就有过其他的想法,以至于每次跟你联系见面,我都会有种是不是背着我男朋友做坏事儿的即视感。”

    “也许你心里正在腹诽我想太多,可是没办法,我再糙也是个女人嘛,多少还是会有心细的地方,尤其是这次热搜的事儿一出,我一整天都在跟人解释,说咱们两个不是一起的,我不是抱怨啊,毕竟你也平白无故让人黑了一把,我就是就事论事,觉得我们应该诚实的尊重内心的想法,友情就是友情,爱情就是爱情,我喜欢谁,谁也拦不住,但我要是不喜欢谁,我觉得也没必要让人误会,毕竟我计较,我身边的人更计较,我不想让我身边的人担心或者不开心。”

    岑青禾已经豁出去了,反正有些话早晚都得说,之所以她憋到现在才说,是因为程稼和从前从来没有给过她明确的暗示。

    但今天就算他不主动,她也会说,因为商绍城有句话说的很对,有些事儿,看结果就知道了。

    她不管热搜跟程稼和有无关系,即便是她自作多情也罢,权当是说出来心里痛快,以后也坦荡。

    在她说完之后过去差不多十秒,程稼和才开口说:“你男朋友不高兴了?”

    岑青禾发现,他每说一句什么,都能让她片刻的胆战心惊。

    唇角一勾,她淡笑着回道:“也没说不高兴,他知道是误会,撤了就好了。”

    程稼和说:“那如果不是误会呢?”

    岑青禾侧头看向他,他目不斜视,唇瓣开启,径自道:“别多想,热搜不是我买的,你说人要诚实的尊重内心想法,那我也告诉你,身边有人截了热搜的图给我看,我先是惊讶,但紧随而来的竟然是高兴,终于有机会跟你以这样的形式‘在一起’,虽然是误会一场,但我还是开心。”

    岑青禾是糟心,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她本想轻轻松松解开一个误会,结果话一出口,倒还坐实了从前虚无缥缈的东西。

    一口气哽在喉咙处,上不去也下不来,半晌,岑青禾这才看着车前玻璃,出声回道:“我还真不知道你心里是这么想的……谢谢你……”

    看得上我?

    喜欢我?

    觉得我还不错?

    岑青禾掂量着用词,最后暗自叹气,算了,程稼和本就不是什么逗逼的人,她就别在这儿缓和气氛了,郑重其事的说吧。

    “我不想给人发什么好人卡,而且你人怎么样,大家心里有数,不用我单方面的评价,我只想说,能跟你认识,当朋友,我觉得很荣幸,也感谢你对我的认可,但是在爱情这一块儿,我实话实说,我觉得不合适。”

    程稼和说:“如果你没有跟商绍城在一起,你会考虑我吗?”

    同样的话,商绍城也问过,当时岑青禾说会考虑,但是此时此刻,她笑着回道:“可能不会,我喜欢脾气冲的,像我男朋友那种的。”

    程稼和唇角勾起很浅的弧度,淡笑着说道:“在喜欢人的面前,谁舍得发脾气?”

    言外之意就是告诉她,他不是没有脾气,只是在她面前,舍不得发而已。

    这波表白来的猝不及防,岑青禾满脑子都是商绍城的那张臭脸,正斜眼瞄她,所以她立马挺直背脊,明哲保身的回道:“其实你真的不了解我,我在你面前跟私下里完全是两个样子,在你面前我都是装淑女,一看你就是喜欢那种知书达理的人,商绍城评价我是白眼儿狼,没心没肺,他朋友都说我嚣张跋扈,你要是见到我骂人,跟人打架,工作中勾心斗角的样子,我保证你分分钟幻想破灭,估计连朋友都不想做了。”

    程稼和依旧维持着淡笑的模样,唇瓣开启,他出声说:“谢谢你告诉我最真实的那个你。”

    岑青禾以前都是绷着,此刻故意大咧咧的说道:“今晚要是不遇见你,我就跟朋友去夜市撸串了。”

    程稼和说:“也许我对你的了解真的太少,往后我会努力的。”

    岑青禾一听这话茬不对,不由得侧头看向他,出声道:“你别吓唬我,我的意思是你得赶紧换个人喜欢,在我这儿你越了解越失望。”

    程稼和道:“每个人的感受都不同,你觉得我会失望,也许我不觉得。”

    岑青禾说:“我身边好不容易有个温润如玉的,请你好好保持,千万别下来跟我们一起厮混。”

    程稼和说:“我对你了解太少,你对我的了解也不多,我也并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无趣。”

    岑青禾道:“我很喜欢跟有趣的人一起玩儿,但前提是内心要坦荡,我本来就是小心眼儿的人,我男朋友更是。”

    程稼和说:“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我有权利喜欢你,你也有权利不喜欢我,唯独商绍城,他没权利干涉我是否喜欢一个人。”

    岑青禾觉得聊天方向已经愈发偏离预期的轨道,按理说应该她稍微一提点,程稼和心照不宣,从此两人各归其位,相安无事。

    可谁来告诉告诉她,为什么她从程稼和平易近人的口吻中听出了咄咄逼人的压迫感?

    她对他所有的礼貌和善意,皆来源他的不曾伤害和帮助,可如今他不打算放弃,执意如此,岑青禾只能暗自叹气,开口说了句:“我现在有男朋友,我也很爱他,所以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程稼和平静的说:“我知道。”

    岑青禾又说:“而且我也没办法心安理得的跟你做朋友,这样对你,对我和我男朋友,都不公平。”

    程稼和问:“你不想再见我了?”

    岑青禾微垂着视线,理智压制住内心歉疚感性的部分,点头回道:“嗯,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你随时来售楼部找我,别的不敢保证,服务态度一定保质保量。”

    程稼和半晌不语。

    岑青禾暗自调节呼吸,终于在程稼和拐过一个十字路口之际,轻声道:“麻烦靠边停一下吧。”

    程稼和问:“一起吃顿饭都不行吗?”

    岑青禾微笑着回道:“还是算了。”

    程稼和减缓车速,车子靠路边停下,岑青禾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程稼和叫了声:“青禾。”

    岑青禾转头看向他,程稼和直视着她的眼睛,轻声道:“谢谢你让我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你。”

    岑青禾但笑不语,礼貌的说了声谢谢和再见,推开车门离开。

    程稼和望着她的背影,心底暗自道:其实每个人都有很多副面孔,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必过早的断定哪副面孔是别人不喜欢的,她喜欢的,他也不是没有。

    他驾车离开,岑青禾也走出了十几米远,七拐八拐,确定身后没人跟着,她这才赶紧给商绍城打了个电话。

    商绍城知道她今天一定事儿多,即便在忙,手机也没静音。

    出去接了她的电话,岑青禾马上道:“我刚从程稼和车上下来。”

    商绍城声音低沉微挑,“他去夜城了?”

    岑青禾‘嗯’了一声:“我刚才突破了自我,顶着压力跟他把话说明白了,我说我超爱我男朋友的,我这辈子就爱他,谁也甭想当第三者插足,毫不犹豫的给他拒了,还说了以后没公事不用见面,怎么样?快点儿夸我。”

    商绍城严重怀疑,“你原话就是这么说的?”

    岑青禾睁着眼睛说瞎话,“差不离就是这个意思吧。”

    商绍城道:“我不信你说超爱。”

    岑青禾说:“不信你去问程稼和。”

    商绍城说:“放心,等我忙完这两天的,我迟早问问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老子是不周山〕〔医世神凰〕〔总裁爹地超级宠〕〔逆袭少夫人:军少〕〔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农门娇女:神秘质〕〔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渣渣复渣渣,就应〕〔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