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神遮天〕〔逆袭之1988〕〔重生第一奸商〕〔总裁爹地宠上瘾黎〕〔诸天轨迹〕〔北宋大表哥〕〔我从坟中来〕〔超科技医生〕〔逆流芳华年代〕〔争锋地〕〔灵异空间建造者〕〔朝唐之上〕〔武人无敌〕〔我不是大仙尊啊〕〔超强电脑管家〕〔修魔术士〕〔末日有战车〕〔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卜旭大人〕〔异能少女重生: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46章 爱不是撒谎的借口
    :

    愧疚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游走在心虚和伤心之间,是一种明知自己做错事,所以极力想要弥补对方的心情,并且这种心情不会随着事件过后而终止,心结在于是否坦诚。

    陈博轩一夜没睡,起初信誓旦旦的打定主意,这事儿必须得瞒着蔡馨媛,可当夜深人静,他自己一个人兀自回忆自打跟蔡馨媛谈恋爱之后的种种,他忽然觉得,骗她是一件特别心痛的事儿。

    现在蔡馨媛还没痛,他就已经开始痛不欲生了。

    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他睁眼到天明,一大早上飞回夜城。

    刚下飞机,手机开机没有两分钟,蔡馨媛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她一直守着时间,就等着第一时刻打给他。

    陈博轩很想马上飞到她面前,紧紧地抱住她,但他又害怕见她,所以只能暂时找了个借口,说是很累了,想先回去睡觉。

    蔡馨媛不疑有他,说是下班之后过去找他。

    陈博轩回家之后,一个人倒在床上,他想先让自己平静一下,睡一觉再说,可他闭上眼睛,就全都是昨晚睁开眼时的画面,枕边是陌生的女人,那种恐惧感至今还萦绕在心头。

    他已经一夜没合眼,太阳穴处突突直跳,再这么自我折磨下去,他怕自己提前神经病。

    想来想去,他给商绍城打了个电话,商绍城接了,问什么事儿。

    陈博轩低沉着声音说:“你身边有人吗?”

    商绍城一听就知道事关紧要,所以走到别处去接,“说吧,怎么了?”

    陈博轩把事情经过一说,商绍城没吭声。

    陈博轩蹙眉道:“你说话啊。”

    商绍城道:“你让我说什么?”

    陈博轩着急,“帮我想想办法,该怎么解决,我都要疯了!”

    商绍城说:“酒量一般,你脑子也不好使?身边什么时候多个人你不知道?”

    陈博轩还委屈呢,“我怎么知道他会往我房里塞个女人?我只记得自己被人扶回去的,后面全忘了。”

    商绍城问:“你碰没碰她?”

    陈博轩眉头紧蹙,迟疑着道:“中途我感觉身边有人,睡蒙了,还以为是馨媛,摸是摸了,干没干别的,我真想不起来。”

    商绍城道:“那就一口咬定,没碰过。”

    “啊?”

    “啊什么啊?你还打算秘而不宣?你看你现在这样,蔡馨媛那么贼,你在她面前露出丁点儿马脚,她也能顺藤摸瓜,而且这事儿不管怎么说都是你这边捅的篓子,你要是不提前打个预防针,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露馅儿了,你吃不了兜着走,还有我可告诉你,你别因为你自己一身腥,搞得我也不好过,青禾疑神疑鬼的劲儿才刚过。”

    陈博轩‘嘶’了一声:“你是不是人啊?我现在也是受害者,你能不能有点儿同情心?还想着自己呢。”

    商绍城道:“你冤,我要是被你连累,我冤不冤?冠仁有句话算是说对了,幸好孙筱菲在江城,平时跟青禾和蔡馨媛走的不近,不然咱们三个可真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现在就是想跟你分都分不开,你要是让我给你指条路,我建议你坦白从宽。”

    陈博轩有这个心,但还是没有这个勇气,他说:“行吧,我再给冠仁打个电话。”

    商绍城嘲讽,“你最好多问几个人,人多力量大。”

    “滚。”

    陈博轩挂了电话,赶紧又给沈冠仁打了一个。

    沈冠仁听后,没有马上给意见,倒是出声问道:“你对你和蔡馨媛的未来有规划吗?”

    陈博轩脑子里容不下三天事儿的人,能有什么规划,他如实回道:“未来不知道是一年还是几年以后,我只知道我现在跟她在一起挺开心的,我不想因为这种不是出自我本人意愿的事,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绍城建议我坦白从宽,可万一我一坦白,馨媛那暴脾气,直接跟我提分手怎么办?”

    沈冠仁不答反问:“那如果是蔡馨媛遇到这种事儿,她跟你坦白了,你会原谅她吗?”

    陈博轩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是蔡馨媛,她跟别的男人同床一夜,并且是非自愿的……他会不会原谅。

    只是沉默片刻,陈博轩就沉声回道:“我弄死往她房里塞人的人!”

    沈冠仁道:“那不就得了,又不是你自愿的,你还是受害者呢,我看蔡馨媛为人算是爽快,我跟绍城一个意思,这事宜说不宜瞒,你要是瞒着,那就是你自己做贼心虚,以后东窗事发,你就不能再以受害者的身份要求蔡馨媛相信你,所以坦白的时机往往很重要。”

    “对了,你回来多久了?不要错过黄金坦白时间。”

    沈冠仁这么一说,陈博轩心底不仅有了底气,更多的是时不待我的迫切,他开口道:“行,我信你跟绍城,要是馨媛跟我闹,你俩千万要记得帮我说话,那是个发起疯来六亲不认的主。”

    沈冠仁道:“去吧受害者,让人睡了一晚还倒找钱,可怜的。”

    他语气中充满戏谑,陈博轩开口骂人,他现在都这般田地了,无论是沈冠仁还是商绍城,就没有一个不落井下石的,都是什么人品。

    电话挂断,陈博轩如回光返照一般从床上坐起来,综合了商绍城跟沈冠仁的建议,他总结了以下两点:第一,绝对不能承认自己睡过那女的;第二,坚决树立自己无辜受害者的形象。

    第二点他确信无疑,第一点虽然无从考证,但情非得已,他就咬定怎么了?

    考试之前都没认真背过书,但在见蔡馨媛之前,陈博轩好生琢磨了几番说辞,待到觉得天衣无缝时,他这才打给蔡馨媛。

    蔡馨媛正在外面见客户,临时接通,她小声说:“你没睡觉?”

    陈博轩道:“你在哪?我去找你。”

    蔡馨媛说:“怎么了?”

    陈博轩道:“我有话跟你说。”

    蔡馨媛也听出他话语中的郑重,告诉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陈博轩开车去找她,当时她还没跟客户谈完,他就坐在斜对面的位置等她。

    他一个人,叫了杯咖啡坐在那里,不逗逼的时候,也是个安静的美男子,因此短短半个小时时间里,先后有两个女人故意搭讪。

    第一个女人走到陈博轩面前,故意把钱包掉在地上,她蹲下身去捡,胸前的一片春光暴露无疑。

    奈何陈博轩眼皮子都没挑一下,女人还以为他会主动帮忙,见他没意思,只好悻悻离开;

    第二个更甚,一个网红整容脸,穿着一字领包臀小短裙,直接一屁股坐在陈博轩对面,问他有没有空,要不要请她喝杯东西。

    陈博轩抬眼看向她的锥子脸,下巴一抬,示意斜对桌的蔡馨媛,说:“等我女朋友。”

    女人转头就对上蔡馨媛不善的目光,见状,她也不尴尬,说了声‘打扰了’,就这么起身走了,走的云淡风轻。

    蔡馨媛气得肝儿颤,这真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小婊砸都成了精,一个个不修仙不修道,光修脸皮。

    磨蹭了半天,客户终于满意了,蔡馨媛把客户送出店外,这才掉头回来找陈博轩。

    陈博轩也没想在这里谈,拉着她的手上车,然后开车回家。

    蔡馨媛侧头打量他脸上的表情,狐疑着道:“什么事儿这么凝重?”

    陈博轩道:“回家再说。”

    他怕她在半路上发飙,万一车毁人亡怎么办?

    车子开进一所私人高级住宅区,陈博轩下了车,拉着蔡馨媛的手往上走,他掌心竟然出汗了,蔡馨媛很是敏感,隐约猜到些什么,但他还没说,她不敢确定。

    直到回了家,两人坐在沙发上,蔡馨媛收起戏谑模样,看着他道:“说吧,到底什么事儿?”

    陈博轩伸手解了一颗衬衫扣子,起初是垂着视线,看起来有些欲言又止,又有些紧张,但当他真要说话的时候,他却转而回视蔡馨媛的目光,毫不躲闪的道:“馨媛,我真的喜欢你,打从跟你在一起之后,我一刻想要偷偷摸摸的心思都没有过,我不知道我们可以往下走多久,但我从来没想过停下,这是我的心里话。”

    “昨天晚上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就在我手里,但是我没敢接,我喝多了,一起来之后身边有个女的,是我朋友弄进来的,我懵了,第一反应就是对不起你,你要是知道说不定会跟我提分手,所以我马上就想瞒着你。”

    “昨晚我一夜没合眼,想了很多,骗你是一时的,但我心里会觉得难受,觉得对你不公平,想来想去,我还是过不去自己这一关,我要跟你实话实说,你有知情权,至于你知道之后想怎么办……我尊重你。”

    在说这番话之前,陈博轩特别忐忑,可真当话说完之后,他发现自己分外轻松,像是卸下了一身的负担,果然,人不能靠谎言活着。

    蔡馨媛在听到这些话之后,脸上没有预料中的愤怒,伤心,或者其他明显的情绪变化,这让陈博轩摸不到头脑,也更加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她太平静,平静的让他怀疑,她到底是哀莫大于心死,还是,不在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