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舌尖上的求生游戏〕〔重燃热血年代〕〔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怎么又是天谴圈〕〔禁区之唯一传说〕〔我就是大德鲁伊〕〔逆命魔主〕〔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华娱特效大亨〕〔年先生,慢慢喜欢〕〔混沌龙神〕〔文娱的战争〕〔残王嗜宠:特工毒〕〔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甜心嫁一送一:总〕〔杀出个位面〕〔豪门重生:法医娇〕〔电影世界开拓者〕〔绿茵毁灭者〕〔鬼夫缠身:夫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44章 酒后失德
    :

    唱是这么唱,但商绍城走了,岑青禾还是承受的来的。

    她给蔡馨媛打电话,蔡馨媛也正愁落单没人陪,所以两人临时组成了‘男友在外留守女友组合’,再叫上金单身狗,三人晚上一起去夜市逛。

    最近天热,晚上稍微凉快一些,夜市是人最多的地方,各种穿裙子穿短裤的女人,各种穿半袖背心的男人,烟熏火燎之间,一片人声鼎沸之象。

    岑青禾最是喜欢这种气氛,比让她穿礼服去西餐厅边听小提琴边吃牛排来的爽快。

    之前让商绍城说的心里忐忑,她面没吃几口就放下了,如今过了劲儿,胃口大开,一手拿着冰镇果汁,一手拿着一把铁板鱿鱼,边走边吃。

    金佳彤说:“这两天你不在,章语往二楼去的可有些勤。”

    二楼,是赵长风的地盘儿。

    岑青禾说:“我在葬礼上见到赫连将军本尊了。”

    金佳彤马上问:“什么样?是不是很凶?”

    岑青禾摇头回道:“出乎我的意料,保养得很好,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挺漂亮,气场超大,就算一直面带微笑,也会让人觉得危机四伏。”

    金佳彤全靠想象,半晌才说:“怕是章语还不知道赵总监跟赫连将军是一家的,不然她一定不敢总往二楼跑。”

    蔡馨媛刚刚吃了烤串,又吃了口冰淇淋,冷热一冲,牙疼,这会儿缓过来,她出声说:“所以我们按兵不动,等着她自己蹦跶的越欢死的越快就好了。”

    金佳彤说:“幸好赵总监为人正直,要是跟张鹏一样,整个售楼部估计又要乌烟瘴气的。”

    岑青禾道:“俗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所以现在有他坐镇,我觉得心里很踏实。”

    蔡馨媛说:“我觉得赵总监还是挺看好你的,你好好表现,一定能提主管。”

    岑青禾说:“我最近又不想升职的事儿了。”

    金佳彤问:“怎么了?你不想去公司里面陪商绍城了吗?”

    几人周边人头攒动,岑青禾下意识的‘嘘’了一声,金佳彤也后知后觉,赶紧小声道:“忘了。”

    岑青禾道:“之前是我太急功近利了,搞得我俩都挺不高兴的,馨媛那句话说得好,不要本末倒置,我现在这样就挺满足,不是非要升职才觉得开心,最重要的是能尽量平衡工作和奸商,能两不耽误就最好,如果非得一边给另一边让步,那我就只能稍稍牺牲一下工作了。”

    金佳彤又开启日常崇拜模式,对岑青禾道:“真佩服你,拿得起放得下。”

    岑青禾假模假式的甩了甩头,得意的说:“一般一般,还需努力。”

    三人就这么一路走一路吃,走通了整条街,肚子都要撑爆了。

    为了消化食儿,临时决定去逛街,逛街最消耗体力。

    以前逛街金佳彤都是看多买少,很多时候甚至什么都不买,她家庭负担重,平时能省则省,如今工作快一年,多少也攒下点儿钱,加之她弟弟争气,上了大学就开始拿全额奖学金,这样她压力也小了许多。

    正想着给自己添置点儿东西,结果岑青禾跟蔡馨媛一路无情的钻进各大男士品牌商店。

    金佳彤只能委屈抱怨,“我求求你们两个心疼一下我,照顾照顾我的心情可以吗?”

    岑青禾跟蔡馨媛正在研究一件衬衫,她想给商绍城买白色的,蔡馨媛想给陈博轩买蓝色的。

    闻言,两人齐声道:“找一个啊。”

    金佳彤噘嘴道:“这不是找不着嘛。”

    岑青禾说:“追你的人不少,是你眼光高。”

    蔡馨媛道:“就是,光我们知道的就多少个了?”

    金佳彤挑眉回道:“常帅和林锋暂且不说,之前广友的林总,五十多了,比我爸年纪还大;龙城老总的三儿子,青禾让薛凯扬帮忙打听了,那人品,估计谈过的女朋友比我见过的女人还多;都是一些不靠谱的,你们听着都想笑。”

    蔡馨媛笑着道:“要是龙城老总的三儿子有林总对你的那份痴心,简直完美。”

    岑青禾一个没忍住,顿时笑出声来。

    金佳彤已经习惯了,她的爱情道路就是她俩的笑话宝库。

    一直逛到晚上十一点,三人才打道回府,怕金佳彤一个人回去不安全,干脆也让她今晚在天府花园住。

    到家之后,岑青禾回房给商绍城打电话;蔡馨媛回房给陈博轩打电话;金佳彤坐在客厅沙发上,想了想,不甘示弱,给她妈和她弟一人打了个电话。

    蔡馨媛很快就从房间里面出来,金佳彤抬眼道:“今天这么快打完?”

    蔡馨媛说:“丫不接我电话,不知道跑哪儿浪去了,我先洗澡,一会儿再打给他。”

    金佳彤笑说:“你把陈博轩管的那么好,我们那边都叫耙耳朵,他才不敢跑去出浪。”

    蔡馨媛也就是随口一说,闻言,得意道:“那是,他要是敢背着我偷吃,我不把他第三条腿打折了。”

    以前金佳彤一定会问第三条腿是什么腿,现在近墨者黑,只剩莞尔一笑。

    女人的安全感很大程度来源于男人平日里给予的回应,也正是因为陈博轩很长一段时间的消停,才让蔡馨媛完全放下戒备,理所应当的觉得,就算他不在自己身边,也肯定不会偷吃。

    但往往,老天爷总是很爱打破一个人固有的信念。

    滨海,一家五星级的度假别墅酒店里,整栋别墅的灯都是熄灭的,唯有楼上主卧亮着暖橘色的光亮。

    陈博轩穿着白色浴袍坐在椅子上抽烟,手里还拿着手机,刚刚蔡馨媛打电话过来,他想了半天,愣是没敢接。

    斜对面的kingsize大床上,一个黑色长头发的女人裹着被子靠坐在床头处,被子被她拢到胸口和腿上,露出的白色床单上,一片星星点点的红色,大小不一,分外刺目。

    女人垂着头,看不见眼睛,却见鼻子挺翘,嘴唇粉嫩,是副漂亮的皮囊。

    从陈博轩醒来到现在,已经足足过了二十分钟,他从最初的惊愕到如今的沉默,还经过了一段暴躁的过程。

    他不记得她,只恼恨她为何会出现在他的房间,他的床上,还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发生了关系。

    她很害怕,有委屈也不能直讲,只能说是谁谁谁让她进来的。

    那个谁谁谁,就是陈博轩这次来滨海见的人,多年的朋友,如今的合作伙伴。

    知道陈博轩从夜城来滨海,舟车劳顿,所以特别准备了一份礼物,好心给他去去火。

    陈博轩酒量一般,只记得自己喝的烂醉如泥,是被人给扶回房间的,其实说是断片,中途也还是有段记忆,比如他回手摸到身旁有人,软玉温香,但是天地良心,他真的懵住了,以为是蔡馨媛,所以才……

    刚才迷糊着起来,一开灯,发现身边抱着个陌生女人,他向天发誓,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是个黄花大闺女,让别人给侮辱了。

    这他妈怎么向蔡馨媛交代?

    不对,要怎么瞒?

    要是让蔡馨媛知道,天晓得她得闹成什么样子。

    这是陈博轩第一次感觉到害怕,也是第一次觉得不仅婚姻需要约束,其实恋爱也一样,一旦动了负责的心,就会产生道德上的制约感。

    旁边的水晶烟灰缸里已有六七个烟头,他不是商绍城,烟瘾没那么大,抽烟只是为了压惊。

    终于抬眼看了下床上女人,她一直在掉眼泪,只是不敢出声而已。

    他开口道:“郝铭给你多少钱?“

    女人突然听到陈博轩说话,身体略微一顿,随即她把头垂得更深,小声回道:“五万。”

    陈博轩面无表情的说:“我再给你五万。”

    女人闻言,慢慢抬起头,怯怯的看向他。

    她瓜子脸大眼睛,脸上一点儿妆也没化,担得起肤白貌美四个字。

    但在陈博轩看来,还是蔡馨媛圆圆的包子脸更可爱一点儿,想到蔡馨媛……他心底又开始不安愧疚。

    “郝铭给你的钱,是让你上我的床,我给你的钱,是让你下床之后就别再说认识我,从今往后,你跟我再没有一点关系,如果我在任何人那里听到你提起我……”

    陈博轩声音很轻,神情却很冷,那副口吻,让人从心里发寒。

    女人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终是忍不住哽咽着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为了钱出卖自己,但我真的需要钱,我爸还在医院里等着做手术,我真的很需要……”

    陈博轩倒也没打断,只等她说完之后,他轻飘飘的说了句:“你的事,跟我无关,或者你觉得封口费少了,可以直说。”

    女人没想到陈博轩如此慷慨,慷慨的让人觉得无地自容。

    她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含情脉脉的望着他,而陈博轩已经起身,看着她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不需要加钱了,记着,我的钱不白给,你从这里出去,往后我们就是陌生人。”

    女人重新垂下头,伸出一只手臂把衣服从地上捡起来,躲在被子里面穿上。

    陈博轩身上没有那么多现金,正想着从她要卡号,女人下了床,径自往门口走。

    他微微挑眉,出声说:“卡号?”

    女人头也不回的道:“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说完,拉开门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成为首富〕〔成精后,大佬们抢〕〔把守相爱共此生〕〔诱妻入囚:霸宠重〕〔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恶魔宝宝:禁欲总〕〔人间极乐〕〔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重生八零:王牌特〕〔总裁太坏,娇妻要〕〔重回八零,泼辣农〕〔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