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万域仙帝〕〔从实力至上的教室〕〔华娱特效大亨〕〔掌门要逆天〕〔天龙邪尊〕〔巨门卷〕〔都市酒仙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43章 不怕她跑,就怕被算计
    :

    岑青禾把煮好的一大碗榨菜火腿面端到商绍城面前,垂着视线,小声说:“我也没想到程家会有人提议让我戴,南方人不是比较重视这些吗?我要是说不戴,显得我跟小心眼儿似的。”

    商绍城太了解岑青禾是什么样的人,情义和面子看的很重,而且不大会拒绝别人的‘好意’。

    见她垂头丧脑,一副霜打的茄子样,商绍城不舍得大声说她,拉她坐到自己腿上,耐着性子跟她讲道理,“我知道你是冲着程道函的面子,但未必所有人都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程稼和就更不知道揣着什么心思,明知道你这么出去会让人误会,他还不拦着,摆明了就是故意的。”

    岑青禾想替程稼和说两句话,一看商绍城面色不善,没敢吱声。

    只说了句:“我知道了,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儿,我会拒绝的。”

    商绍城是怎么看程稼和怎么不顺眼,先是一出手就送十几万的‘小礼物’,随后又在岑青禾这里花高价买了块儿地,现在吃准岑青禾性格上的软肋,故意让人误会他们的关系。

    很多话,他不打算跟岑青禾说,她是有点儿小聪明,但也就仅限小聪明了,他说太多,她未必相信,还觉得他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为今之计,说什么都没用,只要等程稼和那边的动静,就能说明到底是他心眼儿小,还是姓程的居心不良。

    岑青禾坐在他腿上闷闷不乐,商绍城晃了下腿,佯装不悦的问:“干嘛?我说的不对?”

    岑青禾说:“对,我这不听着呢嘛。”

    “那你摆脸色给谁看?”

    “我没摆脸色。”

    岑青禾心里也挺难受的,说着说着鼻子就有些酸,她起身要走,商绍城一把拽住她,她低着头,他故意把脸垂到很深,再抬眼看她。

    岑青禾眼眶含泪,商绍城马上变了口吻,拉着她的胳膊道:“欸,怎么说着说着还哭了呢?我说什么难听话了?”

    岑青禾摇头,他不问还好,越问她心里越委屈,抬手去擦眼睛。

    商绍城把她扭过来,拉着她的手问:“我说重了?”

    他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试探和忐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惹她掉眼泪。

    岑青禾鼻子泛酸,不想让商绍城看见自己掉眼泪,所以挣着要伸手去擦,商绍城见状,赶紧把她一把抱住,拍着后脑连声道:“哎呦呦,把白眼儿狼给弄哭了,完了完了。”

    岑青禾把头埋在商绍城脖颈处,直接啜泣出声,商绍城不管谁对谁错,先道歉再说。

    “我错了,白眼儿狼不哭,我错了行吧?我再也不说你了,我跟你闹着玩儿的。”

    他越说岑青禾哭得越厉害,抬手抱着他的脖颈,眼泪湿了他一脖子。

    商绍城一直在哄,因为岑青禾等闲不哭,他正在自我检讨,难道是说把她和程道函一起埋了,她不高兴了?

    正琢磨着,岑青禾一抖一抖,闷声说道:“你别给我道歉,是我做错了,我应该理智点儿拒绝的。”

    商绍城说:“你没错,你心眼儿好,是姓程的没安好心,我应该直接去找姓程的,不应该说你,你看你多好,还给我做饭,还给我煮面。”

    他抬手抽了纸巾,亲自帮她擦眼泪,岑青禾抽搭抽搭,擤了下鼻涕。

    商绍城故意一撇嘴,“恶心。”

    岑青禾抬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他,他马上改口,“不恶心。”

    岑青禾道:“其实我当时也觉得不大好,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拒绝,这次是我自己主动提议去的江城,他家里有人让我以小辈儿的身份给程老爷子戴个孝,这在北方也很正常,我一时间找不到说不行的理由。后来我看有些人误会我跟程稼和的关系,我马上就走了,你说程稼和对我没安好心,但从我俩认识到现在,他从来没做过一件不好的事儿,反而还帮了我不少忙,误会这东西大家是忌讳,但我更不想因为怕误会就凡事儿一点儿人情味儿都不讲,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叫我白眼儿狼还真是叫对了。”

    商绍城说:“其实送一送老人无可厚非,你想的没错,人不能没有人情味儿,但你也要看活人是不是想借死人占你的便宜,你都说觉得尴尬,那就是你打从心里也觉得跟程家不到这个关系,程家为什么会突然让你戴孝?你就没想过会不会是有其他原因?”

    岑青禾让商绍城问住了,琢磨了一会儿才说:“人家家大业大的,能占我什么便宜?”

    商绍城唇角勾起一抹嗤笑,不答反问:“要不要跟我打个赌?”

    岑青禾问:“赌什么?”

    商绍城道:“你不说程稼和没做过什么不好的事儿嘛,那我们就堵他让你戴孝这茬,是就此完了,还是会继续发酵。”

    岑青禾眉头一蹙,继续发酵?

    商绍城摸了摸她的头,“行了,先吃饭吧,吃完饭我去机场,你自己在家好好琢磨一下。”

    岑青禾知道商绍城是不会再往下说了,丫最擅长的就是教会她怎样独立自主的学习,说白了就是吃一堑长一智。

    吃饭的时候,岑青禾一声不吭,一直在认真思考,商绍城提醒道:“想问题,别总想人。”

    岑青禾说:“我不得从人物开始分析嘛。”

    商绍城轻哼道:“我倒是给了你一个可以明目张胆想别人的机会。”

    岑青禾大咧咧的回道:“哎呀,你放心吧,我对程稼和丁点儿念想都没有,他不是我的菜。”

    商绍城问:“如果你没跟我在一起,他又追你呢?”

    岑青禾吃了口面,含糊着道:“那可以考虑考虑。”

    商绍城闻言立马沉下脸,岑青禾赶忙往回圆,“跟你开个小玩笑,那么认真干嘛?”

    商绍城说:“真心话往往都是打着开玩笑的旗号说出来的。”

    岑青禾道:“我跟程稼和认识的时候,貌似还没跟你在一起,那我还不是选你没选他?”

    商绍城说:“那是他没追你。”

    岑青禾立马扬着下巴道:“看你说漏嘴了吧,之前还总说两情相悦,自然结合,不承认是你追的我。”

    商绍城没笑,瞥着她道:“你现在出门在外,都说自己单身还是有男朋友?”

    岑青禾嗅出他话语间的火药味,赶紧明哲保身的说:“我今天还跟程稼和说,等他来夜城,我跟我男朋友一起请他吃饭,我可从来没瞒着。”

    商绍城这才别开视线继续吃饭。

    吃完饭,他上楼洗澡换衣服,去冬城只去两天,岑青禾给他整理了小箱子,里面带了几套换洗衣服。

    他从来没告诉过她,其实他第一次看她站在衣柜前帮他打包行李,就已经沉迷上这副画面,以前他无论去哪儿,都是说走就走,如果非要带东西,也是叫人帮忙打包。

    自从她时不时的过来这里住,房子有了家的味道,也让他有了牵挂和寄托。

    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是岑青禾更缺乏安全感,如今谈着谈着,倒是商绍城时不时的担心,她身边虎视眈眈的人真的不少,不是前任就是死皮赖脸的爱慕者,如今又出了一个暂时看不透的程稼和。

    目前看来,商绍城倒是不怕白眼儿狼移情别恋,但他怕她被利用,怕有人会伤害她。

    “我给你箱子里面放了个小狗。”

    商绍城坐在床边兀自擦头发出神,忽然听到岑青禾说话,他‘嗯?’的疑问了一声。

    岑青禾转头拿着一手长的白色流氓狗,笑着道:“这个,让它陪你去出差。”

    商绍城道:“我带它去有什么用?”

    岑青禾说:“你有没有点儿生活情趣啊?”

    商绍城暗道:没有。

    行李箱是她收拾的,狗还是放进去了。

    商绍城有一搭没一搭的擦着头发,岑青禾看时间不早了,托他去浴室里面帮他吹头发。

    商绍城懒得很,自从有了岑青禾,基本已经不用自己吹头发了。

    他把她抱到盥洗台边缘,她坐着,他站在她面前,她抬手给他吹头发,她直面欣赏他俊美的面孔,商绍城从镜子里面自我欣赏。

    他最近又剪短了头发,只留发顶刘海儿和两边一部分,从耳侧到后脑全都剃得很短,能看见头皮。

    岑青禾摸着他柔软的后脑,爱不释手。

    商绍城打趣,“喜欢?你也剪一个。”

    岑青禾说:“我倒是想剪了,为了售楼部形象,我怕我剪完比你还酷,那你不是没饭吃?”

    商绍城笑说:“你对自己真是迷之自信。”

    岑青禾一扬下巴,“那是,靠脸混饭吃。”

    关了吹风机,她打量道:“怎么样?”

    商绍城说:“凑合,毕竟长得好看,什么发型都好看。”

    岑青禾一撇嘴,“不要脸。”

    商绍城把后背拿给她,岑青禾往上一趴,他背着她出浴室,“我走了,你今晚在这儿住,还是回天府花园?”

    岑青禾说:“我回去住吧,你又不在家,我一个人也没什么意思,回去还有馨媛。”

    商绍城道:“正好,陈博轩去滨海了,蔡馨媛能在家陪你。”

    他拎着行李箱下楼,岑青禾一路跟着,走至玄关处,岑青禾倚在门框处,满眼不舍的望着他。

    商绍城见状,俯下身狠狠地亲了她一口,然后抬头道:“很快就回来了,想要什么,我给你带。”

    岑青禾唱道:“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