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余白杭〕〔养成系超人〕〔重生之修仙玉佩〕〔婚非得已:盛先生〕〔囚婚〕〔放开那个原始人〕〔我的大小仙女〕〔快穿:反派男神,〕〔变声大佬〕〔全球狙杀〕〔穿越七零:农媳翻〕〔燃钢之魂〕〔神级卡徒〕〔权色声香〕〔海贼之不祥暗影〕〔一夜危情:豪门天〕〔女总裁的特种兵王〕〔雨中猎人〕〔大侠给跪〕〔带着地球去封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42章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

    在很多人眼中,岑青禾是生面孔,但赫连默显然不是,她正跟岑青禾说话的功夫,已有人上前跟她打招呼,看得出都是商业圈的人。

    一些人正苦于想跟岑青禾攀个交情而没有下手点,如今正好借着赫连默打探一下岑青禾的底细,这一介绍才知道,原来是盛天夜城售楼部的组长。

    围上来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无论岑青禾的背景是盛天还是程稼和,都是足够吸引人的,岑青禾也不傻,她自问不是蜂蜜,没那么招蜂引蝶,这些陌生的面孔肯主动上前攀谈,绝对不是看她的面子,十有八九是奔着她腰间的孝带——程稼和的家属关系来的。

    她很想解释,其实她跟程稼和就是朋友,奈何这帮人精上前打招呼的开场白,还偏偏不提程稼和,一副奔着她的个人魅力而来,她连个开口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在段言看来,这就是人脉,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关系,岑青禾腰间的一根带子就轻松解决了。

    但这根带子于岑青禾而言,无疑是系在腰间的捆仙锁,她摘不得也戴不得,时间拖得越久,越有占程稼和便宜的嫌疑。

    所以在外厅逗留了一会儿,岑青禾赶紧借故离开,走至没人的地方,她心底快速盘算着,怎么做才能脱身而不失礼,想来想去,也就只剩下撒谎了。

    站在拐角,她给程稼和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后被接通,手机里面传来程稼和温柔的声音,“青禾。”

    岑青禾抱歉的口吻道:“不好意思,我刚接了朋友的电话,夜城那边临时有急事儿叫我回去,我不能陪你们去墓地了,我得赶紧去机场。”

    程稼和问:“出什么事了?很严重吗?”

    岑青禾顺嘴胡诌,“朋友进医院了,火急火燎。”

    他问:“你在哪?我去找你。”

    岑青禾赶忙说:“不用不用,我就跟你打声招呼,你赶紧忙你的,我自己就能去机场。”

    程稼和道:“外面在下雨,我找人送你,这边没有计程车,你找车都找不到。”

    岑青禾拒绝的口型已经做出来,忽然听得一声:“青禾。”

    这声音不仅从手机里传来,更清晰的是在背后,岑青禾转身,果然,几米外站着一身重孝的程稼和。

    他挂了电话向她走来,岑青禾死的心都有了,他怎么哪儿都能找到?

    两人碰了头,程稼和面带忧色,开口先劝她不要急,他马上安排车子送她去机场。

    见状,岑青禾心里有愧。

    商绍城的意思是,程稼和对她好的不正常,这就是图谋不轨。

    在岑青禾看来,他确实对她很好,尤其是谈生意的时候,近乎纵容,与其说是谈生意,不如说是花钱让她高兴。

    可是话又说回来,跟程稼和认识这么久,其实他们并没有走得特别近过,包括对他的称呼,她都不好意思直叫名字,他对她也一直都是绅士而谦和的,绝无任何逾越之举。

    要说有什么图谋不轨的地方,岑青禾真的看不出来。

    但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让奸商觉得心里不舒服,所以能避免的误会,还是尽早避免的好。

    程稼和亲自送岑青禾出去,路上打电话给司机,司机在门口打着伞等候,岑青禾侧头对他说:“那我先走了,有事儿电话联系。”

    程稼和点头,“到了夜城,打个电话给我,我也好知道你平安落地。”

    岑青禾应声说好,他又嘱咐司机,路上开车小心些。

    这一切都结束之后,岑青禾接过雨伞,迈步要走。

    “等一下。”程稼和忽然出声叫住她,岑青禾转过身,以为他还有事儿。

    程稼和径自抬手解了她腰间的孝带,看着她道:“这个就别带去机场了,一会要烧掉的。”

    他通程没有碰到岑青禾的身体一下,但这样的举动难免会让人觉得亲昵,岑青禾心神略微恍惚,碍着已经要走了,便没有多说其他。

    直到坐上离开的车,岑青禾这才松了口气,妈呀,参加个葬礼参加出要入土的心情。

    司机顶雨将岑青禾送到机场,岑青禾下车道谢,快步往里走,原本订的是下午回程的机票,这回只得改签,提前了几个小时。

    坐在候机室,她闲得无聊打给商绍城,商绍城接通后,很快道:“我在往会议室走,不急等会儿再打。”

    岑青禾说:“那你快忙吧,我飞机改签了,再有四十分钟就飞。”

    商绍城应了一声:“忙完打给你。”

    电话挂断,岑青禾坐着打游戏,等到登机,商绍城的电话也没打过来,估计是开大会。

    岑青禾关了机,安心在飞机上睡了一觉,再睁眼,已经快到夜城了。

    下飞机才刚过一点,夜城没下雨,难得的好天气,还能看见蓝天白云。

    岑青禾第一件事儿就是查看未接电话,发现还是没有商绍城的,她略微失望,紧接着给蔡馨媛打了一个,蔡馨媛正在去见客户的路上,诧异岑青禾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岑青禾说:“可别提了,我逃回来的。”

    提起孝带引发的一系列误会,蔡馨媛说:“程稼和是不是看上你了?”

    岑青禾道:“他知道我有男朋友。”

    蔡馨媛说:“那怎么了?你又没结婚,他想撬也不稀奇。”

    岑青禾说:“如果他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明示暗示也行,就怕这种性格好到让你误会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的,我看他对谁都挺有礼貌的,万一人家天生就是这样的人,难不成我突然跟他说:那个,我有男朋友,请你死了这条心吗?”

    蔡馨媛说:“那也是,更何况他还是你手上最大的客户,得罪不起。欸,对了,他不是要在夜城建收藏馆给他爷爷贺寿嘛,现在老爷子没了,收藏馆怎么办?”

    岑青禾道:“我也想问,但是没好意思问,毕竟这种时候,问了不是戳心嘛。”

    蔡馨媛说:“你就是心软,什么时候都去想别人怎么想,孝带你不想戴也还是戴了,自己挖坑自己埋。”

    岑青禾叹气,“哎,我回头得去报个班,专教我怎么不伤人的拒绝别人。”

    蔡馨媛说:“行了,你这不逃离误会了嘛,而且那么多人给你递名片,算是因祸得福吧。”

    岑青禾马上说:“这个福我真不想要,其实我不是不想给老爷子戴孝带,关键就在这儿呢,我怕人误会我跟程稼和的关系,朋友还没热络几天呢,直接给我整女朋友行列里了。”

    蔡馨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笑着道:“想想稍后怎么跟你家醋坛子商解释吧。”

    岑青禾一撇嘴,“他估计还在开会呢,我要是跟他说,他一准儿骂我个狗血喷头。”

    蔡馨媛说:“其实你不用报班,你就跟你家城城学,他拒绝人眼睛都不眨一下,陈博轩都让他拒出毛病来了。”

    岑青禾忍俊不禁,“我俩生日就差十天,人家就荣升射手了,我要是射手,我也拒绝人不眨眼。”

    两人一路聊了半天,岑青禾手机进来另外一个电话,她低头一看,是程稼和。

    “哎呀,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忘了给程稼和回电话,先挂了。”

    这边挂断,岑青禾接了程稼和的电话。

    “喂,不好意思,我刚才忘了给你回复,我已经到了,一路平安。”

    程稼和说:“那就好,我猜你是坐了这趟航班,还在想你到了没有。”

    岑青禾哪好意思说,她下飞机想到商绍城,想到蔡馨媛,就是忘记给他回一个,这会儿只能跟着打哈哈。

    程稼和依旧客气,感谢她忙里抽空,飞去江城,等他过来夜城的时候,约她一起吃饭。

    岑青禾应着,“你随时过来,到时候如果我男朋友有空,我们一起请你吃饭。”

    程稼和语气不变,“好,那你先忙,我们改天再聊。”

    电话挂了,岑青禾舒了口气,她这么说,够明显了吧?

    一看程稼和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撬人女朋友的人,若真是被商绍城说中,他对她有那么几分意思,现在也应该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岑青禾请了一整天的假,索性时间还早,她去超市买了食材,从盘古世家后门回去。

    刚进家门,商绍城的电话就打来了,他刚散会。

    岑青禾说:“我在你这里,你晚上回来吃饭吗?我买了好多我爱吃的。”

    商绍城说:“我六点的飞机去冬城。”

    岑青禾意外,“你要走啊?”早知道这样的话,她就不折腾了,本还想给他个惊喜。

    商绍城说:“还有点儿时间,我现在回去。”

    岑青禾说:“那我在家等你。”

    挂了电话,她迅速冲进厨房洗菜煮面,商绍城进门的时候,桌上已经有三个炒菜,锅里的水也热了,随时下面就能吃饭。

    商绍城走至冰箱处,开门拿了瓶水喝,问道:“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岑青禾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的,但仍旧如实回答,事实证明,在商绍城这里说实话比撒谎来得好,说实话顶多也就是私下里挨顿骂……

    “他们让你系孝带你就系?要是开口让你跟程道函埋一起呢?你也不好意思就直接答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老子是不周山〕〔医世神凰〕〔总裁爹地超级宠〕〔逆袭少夫人:军少〕〔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英雄?我早就不当〕〔食霸天下:傲娇夫〕〔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锦绣田园:独宠农〕〔农门娇女:神秘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