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全能大明星〕〔快穿有毒:攻略BO〕〔灵桥龙九子〕〔腹黑老公,别撩我〕〔神工〕〔绝地求生之幸运神〕〔三国最强主宰〕〔万能客栈〕〔给渣受送终(快穿〕〔至尊瞳术师:绝世〕〔惹火妖妃:邪帝,〕〔密墓逃生〕〔魔法种族大穿越〕〔重生之我成为了NP〕〔太古狂魔〕〔最强狂少〕〔流年绵长不凉薄〕〔神炎灭世〕〔刘基兴汉〕〔阴阳至道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40章 你信命吗?
    :

    晚上孙筱菲请岑青禾吃饭,因为知道她来江城是要办正事儿,所以孙筱菲也没拉着她到处逛,吃完饭就送她回酒店。

    到了酒店大门口,岑青禾跟孙筱菲话别,转身往里走的时候,听得有人叫她,“青禾。”

    岑青禾闻声一望,抬眼就看到站在酒店大堂的程稼和,岑青禾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当即一愣,慢半拍才出声道:“欸?你怎么在这儿?”

    不是她不想带称呼,实在是不知道喊什么才好。

    对方喊她青禾,她总不能再生疏的喊程先生,可是叫稼和,她叫不出口,叫程稼和吧,又显得没什么礼貌,所以思前想后,岑青禾干脆省了。

    程稼和迈步向她走来,出声说:“你来江城,我没来接你,也没请你吃饭,心里过意不去,想着过来看看你。”

    岑青禾莞尔一笑,“我像是在乎这些的人吗?”说罢,她收回笑容,脸上只剩关心,“老爷子走的突然,你们家里人一定忙坏了,我过来也只是想送老爷子一程,要是倒给你添麻烦,那就是我心里过意不去了。”

    程稼和好看的一张脸上难掩落寞和疲惫,他轻声问:“你现在累不累?要不要上楼去休息?”

    如今岑青禾跟人打交道多了,也能一耳就听出话中的言外之意,她说:“不累,在飞机上睡过觉了。”

    果然,程稼和下一句便是,“那我请你喝茶吧?”

    岑青禾点头,“好。”

    两人重新出门,程稼和的车子就停在酒店门口,上车之后,程稼和主动道:“其实我爷爷的病不是一天两天了,刚过完年就进了一次医院,当时医生说不大好,我们全家人都瞒着他,说没什么事,让他宽心。我爷爷六十几岁的时候去滇南,有人给他算了一卦,说他活不过八十岁,他一直耿耿于怀,尤其是这两年,每过一个生日,我都能感觉出他心里还是担惊受怕的。”

    “我原本不信这些,但谁想到,我爷爷真的没能熬到八十大寿。”

    程稼和言语中满是无奈和伤感,男人不比女人,不能肆无忌惮的掉眼泪,他们心里难过,也就只能藏在心里。

    岑青禾想到昨天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一时激动难忍,哽咽着说:青禾,我爷爷走了。

    岑青禾没见过程道函本人,但看过他的采访和照片,是个很和蔼的老人家,面上常带着笑容,饶是谁看了都会想到自己的爷爷。

    嘴里渐渐泛酸,岑青禾出声接道:“你常年世界各地跑,可能对算卦这些迷信的东西更加不信,其实我也劝自己不信,但平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人的命天注定’。好多事儿都是不能单纯用科学解释得清的,尤其我们那边的人还偏爱算卦,有时候听说外省谁谁谁算卦准,都坐飞机跑外省去算,我一边说着无聊,还一边打听人家算出来的结果。”

    岑青禾唇角勾起自嘲的笑容,但也无可奈何。

    程稼和问:“你信命吗?”

    岑青禾道:“怎么说呢,有时候信,有时候不信,分什么事儿。”

    程稼和说:“比如?”

    岑青禾回道:“如果谁跟我说,我这辈子注定不能怎么怎么样,那我一定是不信的,而且我一定会去做,除非他说我不能当皇帝,那我信。但咱们不是有一句老话嘛,前两天我一个朋友还在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可能这就是一个缘分的问题吧,有缘就是终须有,没缘就是莫强求,就看大家怎么想了。”

    程稼和说:“也许我爷爷就是太信命,我总觉得如果他不这么在乎,这几年会过的更好,可能也不会走的这么突然。”

    岑青禾道:“有时候事情没落在自己身上,我们旁观者也体会不到当事人的心情,就这么说吧,当年不都说2012是世界末日嘛,我这种小心眼儿的人,一整个2012年都没过好,我不离开安泠一步,生怕不能跟家里人死在一起。”

    程稼和勾起唇角,轻笑着回道:“女孩子都会胆子小一些。”

    岑青禾说:“你别忍着,想骂我蠢可以直说,现在回想起来,我也真是蠢得可以,但是当时有这种想法的不止我一个,可见暗示对一个人的心理会产生多重的负担,你爷爷这么多年一定过得很有压力,我能想象得到。”

    程稼和说:“真想跟你早些认识,这样就能带你跟我爷爷说说话,你给他讲了2012的故事,可能他就没这么害怕了。”

    岑青禾发现,两人这一会儿的功夫,说了很多的‘可能’和‘也许’,她忽然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所以开口回道:“当我们说起可能和也许的时候,往往是遗憾已经发生了,我们努力在找可以挽回的办法,但前提是不得不接受现实。”

    侧头看了眼程稼和,岑青禾由衷的说道:“别太难过了,你就当程老爷子解脱了,不用再担惊受怕,天堂一样很好,还没有病痛呢。”

    程稼和很轻的‘嗯’了一声,“青禾,谢谢。”

    岑青禾淡笑着说:“幸好你问的是迷信心理史,正好在我涉猎的范畴之内,你要是让我开导你股市走向和金融大盘,那我就完了。”

    程稼和说:“最近十几天精神一直是紧绷的,每天见很多人,听很多人讲话,说实话,我真的有些烦,但你今天的话让我觉得心里很安静,甚至可以平静接受爷爷的离开。”

    岑青禾道:“你能这么想,就算我这次来没白白给你添麻烦。”

    程稼和说:“你能来,我很高兴。”

    岑青禾想到临走前商绍城对她说的话,她是抱着追悼逝者的心情来的,当然其中不乏掺杂着跟程稼和的交情,可这交情中一丝私情都没有,程稼和可千万不要误会才好。

    想着,她开口跟了句:“程老爷子是我很敬仰的长者和大师,以前没机会跟他见面,最后一程能送送他,也是做小辈的福气。”

    程稼和说:“我跟我爷爷提过你。”

    岑青禾意外的问:“是吗?”

    程稼和点头道:“我说我去蓉城出差,刚一下飞机就遇见碰瓷的,幸好有你在。”

    岑青禾笑着说:“没想到我在程老爷子那里还露过脸,值了。”

    他带她去了一处茶庄,点了一壶龙井,两人聊的话题都是围绕着程道函,他给她讲了很多关于程道函的故事,原来一代大师私下里跟寻常老人并无不同,甚至更加可爱。

    岑青禾也讲了自己小时候的经历,包括她的书法和绘画,也是她爷爷教的。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岑青禾跟程稼和之间也有话题可聊,而且并不沉闷。

    一壶茶喝了大半,岑青禾手机响起,她看到是商绍城打来的,接通后轻声‘喂’了一句。

    商绍城问:“嘛呢?”

    岑青禾道:“在外面喝茶。”

    她可不是有这等闲情雅致的人,商绍城问:“跟程稼和?”

    岑青禾‘嗯’了一声。

    商绍城道:“现在可十点多了,茶喝太多晚上睡不着觉。”

    岑青禾听着他酸溜溜的话,忍着笑,出声回道:“知道了,回去打给你。”

    两人聊了两句就挂断了,对面程稼和抬眼看着岑青禾说:“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岑青禾微笑着回道:“你不用特地送我,我打个车回去就行,你也早点儿回家吧,明天还有的忙。”

    程稼和说:“没关系,顺路。”

    这岑青禾就不好说其他了,跟着程稼和一同离开茶庄,回到酒店。

    他一贯绅士有礼,车开到了酒店门口,还下车把她送到里面。

    “青禾,明天我叫人过来接你,直接去陵园。”

    “好,明早六点半我就下楼。”

    “嗯,晚上早点休息,明天见。”

    “明天见。”

    别了程稼和,岑青禾转身上楼,出了电梯就打给商绍城,商绍城接的很快,一看就是在守株待兔。

    “我回来啦。”岑青禾刷卡进了房间。

    商绍城说:“还挺快的,我打完电话你就说要走?”

    岑青禾道:“嗐,人家程稼和很有眼力见的好吧?我什么都没说,他就直接提送我回酒店。”

    商绍城挑衅道:“喜欢他的善解人意?”

    岑青禾笑得无奈,又不得不出声哄着:“我对善解人意无感,我就喜欢你这种蛮横不讲理的。”

    商绍城不以为意的说:“记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更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你要是哪天觉得谁对你好的不正常,那他绝对是有所图。”

    岑青禾笑着插科打诨,“我就觉得你对我好得不太正常。”

    商绍城毫不掩饰的回道:“我是对你有所图,我也图到了。”

    岑青禾一撇嘴,“切。”

    商绍城说:“葬礼参加完赶紧回来。”

    “知道,我机票都是定的来回的。”

    说话间岑青禾走到阳台,这家酒店是程稼和早就定好的,园林度假酒店,窗帘一拉开,后院满是颇具江城气息的亭台和树木,看得人心旷神怡。

    岑青禾不由得跟商绍城撒娇,“你到底什么时候带我去普罗旺斯啊?我等的黄花菜都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