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田园娇宠:神医丑〕〔桃运小兽医〕〔女总裁的最强兵王〕〔春闺密事〕〔顾家小娘子〕〔重生女神:帝少的〕〔皇朝第一妃〕〔无敌枪炮大师〕〔第一萌宝:总裁爹〕〔重生第一奸商〕〔头号军婚:异能娇〕〔天行〕〔快穿:废柴当自强〕〔帝王系统之明末争〕〔灭世霸尊〕〔衣锦美人〕〔最后一个道门弟子〕〔恰红妆〕〔山河碎:素手复乾〕〔吻安系列第二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39章 江城行
    :

    岑青禾说:“我不知道,我跟商绍城和靳南在球馆,一直没看手机,是今天的事儿吗?”

    蔡馨媛道:“热搜刚上,大概一小时之前去世的,你跟程稼和之间还有些交情,打个电话慰问一下吧。”

    岑青禾应声,赶紧挂了电话,去看微博。

    果然,微博热搜第二位就是程道函去世。

    商绍城跟靳南已经停下来,均是侧头看向岑青禾,前者问:“怎么了?”

    岑青禾回道:“程稼和的爷爷去世了。”

    靳南不认识程稼和,看岑青禾脸色不好,故而小声问商绍城,“她朋友?”

    商绍城说:“程稼和的爷爷是程道函。”

    靳南恍然,竟然是书法名家程道函。

    岑青禾低头看手机,确定消息无误,她抬头道:“你们两个先玩儿着,我出去打个电话。”

    快步出了球馆,岑青禾翻到程稼和的号码,略微迟疑,还是打了过去,于公,他是她手上最大的客户;于私,两人也算得上是朋友,所以无论如何,哪怕这个电话打得有些突然,她还是得打。

    手机贴在耳边,里面却显示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岑青禾挂了,稍微一想也知道,这种时刻,一定很多人打给程稼和。

    程稼和特地在夜城买了块地,准备给程道函建一座私人的收藏展览馆,工程早就启动,岑青禾每次经过那里还会顺着车外看一眼,没成想,展览馆还没建好,程老爷子就没了。

    网上说,是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

    话说岑青禾已经好长时间没联系程稼和了,都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夜城还是其他地方,上一次联系,还是过年期间,两人互发了拜年短信。

    岑青禾正兀自出神,手上手机响起,她低头一看,是程稼和给她打过来了,她赶紧接通,叫了声:“程先生。”

    “青禾。”是程稼和的声音,听起来充满无力和疲惫。

    岑青禾瞬间心里跟着难受,想到自己爷爷去世的时候,她低声道:“我刚看到网上的新闻,想着打个电话给你,你还好吧?”

    程稼和喊她名字,那就是拿她当朋友,岑青禾也不好再端着,发自内心的想帮上点儿忙,就算帮不上什么忙,说两句话,平平心也好。

    谁料程稼和声音放得很低,强忍着哽咽,压抑的说:“青禾……我爷爷走了。”

    一句话,说的岑青禾差点儿掉眼泪,她没想到程稼和会这样,还以为他的性格,顶多就是客气的说些场面话,如今隔着手机,岑青禾都能想象到程稼和伤心难过的样子,她有些慌,下意识的安慰道:“你别这样,我刚看到新闻也特别震惊,但是说句大俗话,人死不能复生,更何况程老爷子是寿终正寝,无论是家里人还是医生,大家都努力过了,你这样家人也会更难受的。”

    岑青禾一番话说完,手机里面沉默片刻,随即传来程稼和低低的声音,“我知道,刚才一时没忍住,不好意思。”

    岑青禾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是朋友。”

    程稼和轻声说:“青禾,谢谢你打电话给我。”

    他就是这么个人,谦谦有礼,岑青禾已经懒得纠正他,反正也习惯了。

    她出声道:“你节哀顺变,我也不知道能帮你什么,老爷子的葬礼,我想去送他一程,不知道方不方便?”

    如果是普通人家,自然是不用加最后一句话的,但程家在江城是名门望族,程老爷子又是文艺圈的名人泰斗,估计当天到场的人会有很多,一般人想去也去不了,故而岑青禾有此一问。

    程稼和说:“我跟我爷爷提过你,说你很喜欢他的字,他还说有机会去夜城看你,没想到……如果你方便的话,可以过来江城,我叫人去接你,葬礼定在后天。”

    岑青禾道:“没问题,我明晚就过去江城,到时候我跟你联系。”

    程稼和应声,岑青禾又安慰了几句,然后挂断电话。

    等她重新回去球馆,商绍城跟靳南都朝她看来,岑青禾不待商绍城发问,自己主动说:“程道函的葬礼定在后天,我一会儿看下机票,大概明天晚上过去一趟。”

    商绍城是不喜欢程稼和的,大抵跟讨厌薛凯扬一样。

    岑青禾以为商绍城会不怎么乐意,结果他面不改色,如常道:“这是大事儿,你想去就去吧,我明天估计没空,不能陪你,你自己小心点儿。”

    岑青禾忽然觉得商绍城今天两米八,若不是靳南在,她真要开口夸他长大了,也懂事儿了。

    不过紧接着,商绍城说:“我跟江家没私交,但是盛天跟和风之间还有生意往来,我刚接了电话,程道函的葬礼,盛天这边也会派人过去,你到那边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联系他们。”

    切,怪不得放心她一个人过去,感情是在那边也有他的人。

    当然了,这话岑青禾只敢在心里嘀咕,可不敢跟商绍城说,免得他干脆叫她不要去了。

    当晚岑青禾跟商绍城回盘古世家,她订了明天下午六点多飞江城的机票,因为没想过逗留太久,所以只找了个大包,里面装上一套换洗的衣服。

    商绍城坐在一旁,用她的手机打泡泡龙,边打边说:“男人在这种时刻都会产生一种幻觉,你是奔着程道函去的,难免程稼和不会以为你是奔着他去的,到时候他一个会错意,再以为你暗恋他。”

    岑青禾背对他,无奈的道:“大哥,你以为我是去参加婚礼的吗?正常人在这种时刻有心情想别的?”

    商绍城道:“你不懂什么叫雪中送炭?”

    岑青禾说:“人家的炭多到锅炉房都堆不下了,真不差我这一块儿,您老把心搁肚子里面,不是谁都像你口味这么独特,喜欢我这一款,你觉得我跟程稼和是一路人吗?在我心里,他离出家人就差一个不吃斋不念佛,我一看见他就想拜他,总觉得他六根清净。”

    商绍城让她气得笑出声:“你要是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出家人不能破色戒,你个色胚,出家人一定受不了。”

    岑青禾回手一记暗器,商绍城猛地一躲,一个茶色的文胸落在床头边上,岑青禾转头恶狠狠地剜他,不满的道:“你才色胚呢!你少往我身上泼脏水。”

    商绍城用食指挑起文胸,似笑非笑的道:“来吧。”

    她气还没消,顶着肺问:“来什么来?”

    商绍城道:“你不说我每次都是咬牙硬挺的吗?过来,这回我让你看清楚了,我到底咬没咬牙。”

    岑青禾噘嘴说:“上一边去,没空。”

    她转头兀自收拾东西,好不容易去一趟江城,她跟孙筱菲联系了,孙筱菲喜欢吃夜城的烤鸭,岑青禾给她带了两只,还有一些松花小肚和各种熏烤物,她的包是很大,跟乾坤袋似的,所有东西装进去,竟然只填了三分之一的底。

    这要是过安检,机场的人不会以为她是个吃货吧?

    正想着,忽然身后有什么东西贴上来,岑青禾始料未及,‘呀’的一声,浑身一哆嗦。

    商绍城一手揽着她的腰,另一手穿过膝弯,直接将她从地毯上打横抱起来,岑青禾在他怀里仍旧心有余悸,抬手就去打他,蹙眉道:“你吓死我了!”

    商绍城说:“我在你眼里还没两只鸭子有吸引力?”

    岑青禾道:“还有松花小肚呢。”

    商绍城咬着牙说:“我看你像个小肚!”

    岑青禾被扔在床上,商绍城不给她挣扎的机会,直接暴力扯了她身上的睡裙和下面底裤,岑青禾坚决反抗到底,直到他成功挺进。

    女人千万别跟男人在床上比力气,能输的你丢盔弃甲哭爹喊娘。

    商绍城故意从一开始就马不停蹄的鞭挞,岑青禾完全招架不住,推着他的手臂,让他慢点儿。

    商绍城常年运动,心肺率很好,她在他身下已经要死要活,而他还是面不红心不跳,只略微颤抖的说:“我咬牙了吗?”

    岑青禾不回答他,抬手就往他胸口抓去。

    商绍城一把扣住她的手腕,高举过头顶,他俯下身,这个姿势做得更深,岑青禾奈他不何,只能自己咬牙硬挺着。

    都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奸商心眼儿比女人还小,锱铢必较,睚眦必报。

    她第二天还要上班,商绍城看在她去海城陪沈雨涵的份儿上,勉勉强强,折腾她一个多小时就鸣金收兵,岑青禾累到不想张口骂他,当然她眼皮子也不想睁,所以没有瞪他。

    商绍城以为她服了,其实岑青禾心里想的是,他要不是男人,看她不弄死他。

    第二天去上班,岑青禾就背着她那个奇大无比口袋似的包,把包放在自己办公室,她去楼上找赵长风请假。

    赵长风听说她要去江城参加程道函的葬礼,爽快的给了假,所以岑青禾当晚就顺利到了江城。

    原本程稼和要派人来接她的,岑青禾跟孙筱菲约好,所以就没让程家人来。

    孙筱菲看见她从大包里面变魔术似的掏出大大小小十几样东西,那样一个温婉的人,笑的丝毫形象都没有。

    岑青禾撇嘴道:“你还笑?我过安检的时候,工作人员非让我都拿出来一个个检查,身边人都笑疯了,还以为我来江城倒腾夜城土特产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总裁爹地超级宠〕〔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老师太霸道〕〔老子是不周山〕〔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万古丹神〕〔神级魔头系统〕〔人间极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