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几率系统〕〔极品神印少主〕〔天下为聘:重生娇〕〔末世执法官〕〔隐婚蜜爱:老公V5〕〔心尖蜜宠:帝国总〕〔金玉良医〕〔惊世医妃,腹黑九〕〔郡主难惹〕〔地球纪元〕〔都市之最强快递员〕〔异界之我的私人召〕〔都市至尊邪少〕〔老婆快对我负责〕〔老天让我享受人生〕〔穿越从恶魔城开始〕〔御道阴阳录〕〔神御九天〕〔傲天圣帝〕〔农家妃长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36章 前女友CP
    :

    岑青禾以为,沈雨涵心情不好会带她往夜店跑,还是那种有脱衣男模的夜店,她心里都想好了,为了商绍城,她只看不摸,这样回去后也有个交代。

    结果沈雨涵压根儿没给她机会,两人吃完火锅,开车九曲十八弯,去了一个门面特别个性的吧。

    从外墙装饰来看,特别像民国旧海城的味道,迈步往里走,进门先是一条走廊,走廊墙壁上挂着各种素色的风景照,怀旧感十足。

    耳边传来女人的唱歌声,清雅而婉转,“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陪你经过了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

    岑青禾不记得自己多久没听过这首歌,好像这是她上小学的时候流行的。

    两人穿过走廊,面前豁然开朗,明面上能有个百十来平的圆形场地,分布着多个卡位,客人已经坐了六七成,大家点了酒水,或望向台上唱歌的女人,或低声聊天。

    这是一家很有格调的轻音乐吧,没有喧嚣和浮华,让人心情平静。

    侍应生过来招待,领她们去到一处位置不错的座位,坐下之后,沈雨涵拿起桌上的单子,说:“帮我拿一杯‘肝肠寸断’,帮她拿一杯‘今夜无眠’。”

    岑青禾还没来得及点,侍应生已经颔首转身下去了。

    岑青禾低声问:“你要的都是什么?”

    沈雨涵说:“符合我们当下心情的。”

    岑青禾一哂而过,侧头望向台上,台中间做了个年纪不太大的女人,约莫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手上也只拿着一个麦克风。

    岑青禾发现了,女人唱歌一直闭着眼睛,声音干净却也容易让人自我代入,“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是永远都难忘的啊,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永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他。”

    沈雨涵跟着轻声哼唱,“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岑青禾嘴上没动,可心里也在跟着节奏唱词。

    她忽然想到萧睿,樊尘之于沈雨涵,一如萧睿之于她。谁不曾掏心掏肺的爱一回?谁又不曾想过天长地久?可是一辈子这么长,总有些事儿难以预料,有时候克制自己不犯错,但也难免别人不犯错。

    爱情是两个人的没错,可想要天长地久,太难。

    也曾伤心流泪,也曾黯然心碎,这是爱的代价。

    小时候听这首歌,岑青禾也会跟着唱,但那时候难免带着几分‘为赋诗辞强说愁’的感觉,如今不用唱,只是听一听都觉得心酸。

    萧睿,她偶尔还是会想他,偶尔难免会惦记着他,可他只能是个老朋友,不再有火花。

    岑青禾望着台上晃神的功夫,沈雨涵已经边哼边掉眼泪了,她不是岑青禾,岑青禾已经熬过那段最困苦无助的日子,而她,正在黑暗当中。

    侍应生端着托盘,上了两杯酒,岑青禾的那杯是樱桃酒,宛如玫瑰,宛如红唇,像是热恋;而沈雨涵的那杯,翠绿翠绿的,岑青禾小声打趣:“怪不得叫‘肝肠寸断’,我没喝看着就肠断了。”

    沈雨涵喝了一口,然后道:“以前陪失恋的姐妹来这里,看着她们喝过,我当时好奇尝了一口,难喝的要死,没想到现在终于轮到我了。”

    岑青禾劝说:“别这样嘛,什么都能过去的。”

    沈雨涵看着岑青禾问:“青禾,你在我哥之前谈过几段恋爱?”

    岑青禾心里坦荡,无事不可对人言,“一段。”

    沈雨涵问:“能聊吗?”

    以前两人还没有这么熟,自然很多话都不好问,现在关系到了,沈雨涵问后,岑青禾微垂着视线,手指摩挲着酒杯边缘,唇角勾起浅浅弧度,轻声说:“我们谈了四年校园恋,我妈管得严,我俩跟地下站的革命工作者似的,一般人都不知道我俩在谈,后来我出国上学,异地恋两年,回来后就分了。”

    沈雨涵说:“是感情淡了吗?”

    岑青禾摇了摇头,“我们原打算等我回国后就结婚的。”

    沈雨涵眼中闪过惊诧,“那为什么分?他劈腿?”

    岑青禾还是摇头,可能是一首《爱的代价》勾起了诸多辛酸往事,她眼底带着晶莹的泪水,浅笑着道:“过去很多事儿,我一直在努力忘记,但我能跟你分享一点,原来爱情真的很脆弱,它不是友情,掰了还能重来;更不像亲情,可以近乎无底线的包容;可能刹那间,就一瞬间的决定,大家就从最亲密的人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沈雨涵不想刨根问底儿,她只知道岑青禾说的很对,最熟悉的陌生人……眼眶泛红,还真是伤人。

    台下两人边喝边聊,台上女人拿起一把吉他,边弹边唱,是一首戴佩妮的《你要的爱》。

    都是岑青禾很小时候才听的歌,她跟着轻哼:“虽然不曾怀疑你,还是忐忑不定,谁是你的那个唯一,原谅我,怀疑自己。”

    如果上一首歌让岑青禾想到萧睿,那么这首歌难免让她想到商绍城,商绍城对她很好,好到让她再次动了天长地久的念头,可偏偏那厮婚姻观念淡薄,别说谈婚论嫁了,就是谈都别谈,这让岑青禾觉得忐忑,也会怀疑自己,难道自己跟他真的不合适?

    “青禾,你跟我哥认识多久了?”

    岑青禾收回思绪,转眼看向沈雨涵,出声回道:“我们去年七月四号第一次见面,说是见面,他看见我了,我没看见他,他躲在电脑后面装神弄鬼,打着营销总监的旗号应聘,搞得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他是我们夜城的大区总监。”

    沈雨涵道:“那下个月你们就认识整一年了,有没有什么安排?”

    岑青禾说:“目前看,安排n多,时间so少,我们想去普罗旺斯,一直在等他那边的时间。”

    沈雨涵道:“他都没什么时间陪你,也难为你了。”

    岑青禾轻笑着说:“其实我除了生病或者心情极度不好之外,一般不需要黏人,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

    沈雨涵举起翠绿色的果酒,出声说:“懂事,我替我哥谢谢你。”

    岑青禾举起艳红色的果酒,两人碰杯,一个苦兮兮,一个美滋滋。

    两人漫无目的的在音乐酒吧里面泡着,岑青禾喝一杯酒的时间,沈雨涵已经点了第四杯,名字也从‘肝肠寸断’一跃成为了‘撕心裂肺’。

    沈雨涵心里苦,苦水藏了太多,总需要找点儿突破口来发泄一下,岑青禾不准备喝了,她还得去清醒着把沈雨涵带回去。

    中途沈雨涵要去洗手间,岑青禾陪她一起,两人正说话的功夫,只听得旁边有人叫道:“沈雨涵?”

    两人同时闻声望去,只见走廊拐角处站着两个打扮乍眼的女人,一个光着大腿穿着黑色超短裙,另一个下面保守,上面则是红色深v,毫不在意别人会盯着她的胸看。

    这俩人,一个叫卢莎,另外一个叫林诗妍,都是海城名媛圈的人,平时跟周安琪玩儿的特别好,跟沈雨涵也认识,当然,不是朋友。

    岑青禾在陈博轩的开店仪式上见过两人,当时卢莎还跟蔡馨媛差点儿吵起来,都不是善茬子。

    两方狭路相逢,林诗妍双手交叉托着深v酥胸,似笑非笑的道:“还真是你,我还以为看错了。”

    沈雨涵心情不是很痛快,懒得跟她们废话,所以只淡淡的问了句:“叫我有事?”

    林诗妍嗤笑着道:“看你说的,没事就不能叫你了?”

    一旁卢莎发现沈雨涵身边的人是岑青禾,故而明目张胆的说了句:“你跟你表哥前女友成朋友了?”

    这样的刺儿话,就算岑青禾能忍,沈雨涵也忍不了,她当即瞥眼怼回去,“你刚从厕所出来?”

    卢莎面不改色,林诗妍道:“可别惹沈雨涵,她也刚分手,情绪不稳定,别沾火就着,烧着我们两个。”

    卢莎闻言,果断的看着沈雨涵问:“你跟樊尘为什么分手啊?听说樊尘打比赛那天,你没去,他是不是因为这事生你气了?”

    眼看着身边沈雨涵脸色变了又变,岑青禾忍不住开口说:“我以为耗子给猫拜年这种假惺惺的事儿,只能存在于听说之中,还真有人好意思现场表演,你们不觉得尴尬吗?”

    老天作证,岑青禾是由心而发的疑问。

    卢莎跟林诗妍顿时看向岑青禾,没有了看沈雨涵时的假惺惺,是真的拉下脸,眼带鄙视和不屑。

    卢莎开口道:“你跟谁说话呢?我们认识你吗?”

    岑青禾道:“刚才还说我是她表哥前女友呢,这么快又不认识了,老年痴呆?”

    岑青禾气人惯有自己的一套,就是认真,一定要认真。

    卢莎眼睛一瞪,林诗妍看着岑青禾道:“不会真以为自己跟商绍城谈过一段,就拿自己当个腕了吧?”

    岑青禾说:“我可没拿自己当腕,你们要是不主动提,我都忘了我还见过你们,我发现你俩长得跟上次在夜城见的时候不一样了,是不是又去整容了?”

    这回连林诗妍脸色都变了,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能天然美,谁爱去动刀子?

    这一下,可算是扎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