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老公,强势爱〕〔时少放肆宠:鲜妻〕〔娇妻撩人:军少别〕〔女神的最强兵王〕〔爱在长夜无尽时〕〔神级修炼系统〕〔顾少的心尖萌妻〕〔腹黑鬼夫赖上我〕〔乱世谋:江山为祸〕〔奇事心语〕〔美女日记之离歌〕〔神话血脉〕〔嫡女生存手札〕〔绝天武神〕〔蝶变:危险关系〕〔欢喜田园〕〔总裁的第一宠妻〕〔鱼不服〕〔妙手狂兵〕〔踏破星河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35章 命里无时莫强求
    :

    樊尘脸上和身上都是外伤,看起来特别吓人,其实消了肿封了口也就没事儿了,沈雨涵在夜城待了两天,樊尘出院,大家一起吃了顿饭,饭后,两人看似无意的告别,其实是真的告别,别了三年的感情,别了未来,再见面,只能笑着打个招呼,不痛不痒的问候。

    沈雨涵回到海城,在家休息了几天就去上班,霍启勋伤的比较严重,一时半会儿也来不了,整个警局的人都去医院探望慰问,除了沈雨涵。

    霍启勋的病房跟菜市场门口似的,门庭若市,每天迎来送往,却独独不见那张明媚的面孔,霍启勋也觉着纳闷,他以为自己受伤住院,沈雨涵会是第一个往这里跑的。

    他想问关于她的情况,但又不好开这个口,免得被人误会什么。

    可是一天两天,三天四天,可能霍启勋真的好奇心太重,加之某天杜茵来医院看他,他就佯装无意的说道:“别总往这里跑了,听说你们法制处最近也挺忙的,有时间放在工作上面,来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杜茵说道:“霍局你别担心,雨涵一直留在局里,有什么事她能处理的。”

    起初霍启勋还以为沈雨涵请了假去夜城陪男朋友去了,结果她在局里面。

    她在海城,为什么没来医院?

    “工作要紧,沈雨涵这点做的比你们都好,走吧,我这里没什么事。”

    霍启勋下了逐客令,一众人等不敢耽误,道别之后鱼贯而出。

    病房中还剩下刑侦科的贺雷,他是霍启勋手下,也是他徒弟,平时总被霍启勋骂,但骂着骂着脸皮厚了,胆子也大了,待到房间中只剩他们两个的时候,贺雷扒了根香蕉递给霍启勋,霍启勋摇头,贺雷就坐在病床边,边吃边道:“霍局,你出事当天沈雨涵来过,不知道是没叫到车还是怎么,一路跑来的,上台阶的时候还摔倒了,让同事扶着上来的,当时大家都堵在走廊里面,只有她一个人坐在地上,那是真害怕了,站都站不起来。”

    贺雷吃得津津有味,霍启勋淡着一张冷俊的面孔,看着他道:“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贺雷坦荡的道:“大家都来看望你,就她没来,我怕你心里多想。”

    霍启勋说:“我巴不得你们都留在局里好好办事,我又没死,来我这看什么?”

    贺雷抽了下唇角,低声说:“习惯性的跟你报备。”

    霍启勋没出声,闭上眼睛养神,刚刚贺雷的那番话,让他心底掀起了一阵动荡,原来沈雨涵是来过的,可是那天……他记得那天是她男朋友比赛,她来这边,还怎么回夜城?

    而且他出事的当天她都来了,为何他醒来好几天,她却突然不露面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她男朋友跟她吵架了?她不开心?还是……

    眼睛一闭,霍启勋以为自己可以心平气和,但事实上他满脑子都是那个性格爽快的女孩子,他说要找她爸开绿灯,她二话不说答应下来,并且马上付诸行动。

    她满脸笑容的跟他担保,以后有事儿他说话,只要她能帮的,一定帮忙。他看得出来,她对他目的并不单纯,所以他才故意提醒她,她是有男朋友的人。

    自打那天过后,他就再没见过她了,难不成,她因为这事才不肯来医院看望他一眼?

    事实上,沈雨涵跟樊尘分开之后,回家闭门三天,不吃不喝,把该流的眼泪,该遭的罪全都熬过了,打从回局里上班,她将所有的工作都揽到自己身上,这辈子从来没想过自己还有发愤图强的一天,但她觉的,高压之下才可能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她不去医院看霍启勋,理由很简单,她做不到离开樊尘之后,马上投入另一段感情,现在的自己还很不稳定,她也不想在这种时刻做什么决定,索性她知道霍启勋已经醒了,情况也不错,每天有那么多人去看他,少她一个也不少,更何况,他未必想见到她。

    家里人知道她跟樊尘分手,只是不知道具体原因,看着她心里难受,想带她出国去散散心,沈雨涵却不想出国,她在海城给岑青禾打了电话,约她过来海城玩儿。

    岑青禾一直担心沈雨涵的状态,接到她的电话之后,二话没说,跟商绍城打了声招呼,直飞海城。

    沈雨涵去机场接岑青禾,还买了束火红的厄瓜多尔玫瑰送给她,岑青禾接过之后,笑着道:“这是什么含义?”

    沈雨涵说:“祝你跟我哥每天都是热恋。”

    岑青禾笑道:“呦,你哥没在,你这人情也不能白送,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一声?”

    沈雨涵说:“你开心就好,你开心就是我哥开心。”

    岑青禾说:“我跟你哥现在只想你开心。”

    沈雨涵精致的小脸上罩着大墨镜,只听得说话精神头不错,但看不见眼中神情,闻言,她出声回道:“看见你我就开心了,总算有个人能陪我说说话,我都快憋死了。”

    岑青禾道:“前两天给你打电话,你还说你不想说话。”

    沈雨涵说:“那是前两天嘛。”

    岑青禾无奈道:“你美你任性。”

    沈雨涵开了辆黄色的法拉利跑车,载着岑青禾从机场回到市中心,中途商绍城的电话打进来,嘱咐岑青禾晚上不要跟沈雨涵玩儿太晚,早些回酒店,他会查岗。

    岑青禾一一应着,打趣他一个人在夜城不许夜不归宿,她也会是不是的抽查。

    两人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等到电话挂断,旁边沈雨涵摇着头,发出‘啧啧’的声音,“我让你来是安慰我的,不是来刺激我的,你俩腻不腻歪?”

    岑青禾抱着红玫瑰,一张脸明艳动人,端的是人比花娇,她一本正经的回道:“可不是我主动撩的,你赖他。”

    沈雨涵叹气道:“我哪敢赖他啊,我不找他麻烦,他还不搭理我呢。”

    岑青禾知道商绍城不看好沈雨涵跟霍启勋,她侧头问:“霍启勋怎么样了?你去医院看他了吗?”

    沈雨涵说:“我没去看他,听同事说状态还行,他一具凡胎肉体非长了一颗保卫地球的心,刀伤枪伤什么没受过?估计皮肤早都习惯了,这回算上炸伤,也算是大满贯。”

    岑青禾忍不住笑,“人家明明挺悲伤个事儿,让你说的跟喜剧似的。”

    沈雨涵长叹一口气,颇为感慨的说:“我现在真是苦中作乐啊。”

    岑青禾说:“你能这么想就对了,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你要是郁郁寡欢,连带着身边人的心情也不好,上对不起这大好的艳阳天,下对不起你这拉风的跑车,坐跑车上面垂头丧气,人还以为你车是偷的呢。”

    沈雨涵终是认不出勾起唇角,哭笑不得的说:“这么多天,也就你能把我逗乐了。”

    岑青禾一扬下巴,得意的道:“我连你哥都能逗笑,你算什么?”

    沈雨涵点头表示赞同,“我哥那么难搞的人,现在都被你顺的跟正常人差不多,你是真有本事。”

    岑青禾故意道:“他现在才算正常人,那在你心里,他以前算什么?”

    沈雨涵侧头回道:“想套话回去跟我哥打小报告?看我给不给你机会。”

    两人一路说笑,沈雨涵的精气神倒也提起来几分,岑青禾是无辣不欢的人,沈雨涵说请她吃海城最出名的火锅。

    光是吃火锅的一个小时时间里,商绍城就打了两个电话过来。

    第一个问她们在干什么,吃什么,顺道告诉岑青禾,这家店的芝麻酱特别纯,是自己店里调的,可以试试看;

    第二个电话,是他要去见朋友之前,告诉她,他晚上要吃什么,大概几点结束,大致行程。

    基本没有任何营养的话,在沈雨涵看来,只是耽误吃饭,但岑青禾跟商绍城却特别享受,俨然一副刚谈恋爱一个礼拜的腻歪样儿。

    沈雨涵撑着下巴,满脸写着:快给我个痛快。

    岑青禾见状,不好意思再跟商绍城聊下去,还提醒道:“别给我打电话了,你忙你的,晚上我俩要出去玩儿,很可能听不见电话响。”

    商绍城说:“最迟半夜两点,我给你打电话,你要在酒店。”

    “知道啦,好了,我挂了。”

    电话挂断,对面沈雨涵叹气声明显,岑青禾心虚的说:“别这样嘛。”

    沈雨涵:“哎……”

    岑青禾道:“你哥能向正常人靠拢,你当妹妹的不应该替他喜极而泣吗?”

    沈雨涵说:“喜极可以,最近泣多了,眼睛疼。”

    岑青禾‘扑哧’一声:“你真是重色轻哥,为你哥掉一个眼泪疙瘩都舍不得。”

    沈雨涵看着岑青禾,忽然感慨的说:“青禾,你跟我哥一定要好好的谈下去,天长地久,白头偕老,到时候你们结婚,我给你当伴娘。”

    岑青禾挑眉道:“好好的哪儿来的感慨?”

    沈雨涵叹气说:“最近想了很多,突然觉得缘分这个东西很奇妙,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就像我跟樊尘。”

    她垂下视线,望着冒泡的火锅发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