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魔妖道〕〔特种老公太火爆〕〔可惜爱情是场劫难〕〔间谍风波〕〔国民校草心尖宠:〕〔萌妻来袭:大叔心〕〔九零军婚有点甜〕〔重返灵气时代〕〔穿越反派之子〕〔超大容量〕〔晨光已熹微〕〔霸神一心〕〔三国之吾乃韩州牧〕〔海贼世界里的万事〕〔七塔之上〕〔崛起废土〕〔极道天帝〕〔名门眷宠:娇妻养〕〔重回八零撩夫忙〕〔凌霄武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31章 三年,为她最后做件事儿
    :

    她手里还拿着金腰带,肿成单眼皮的双眸直直的盯着病床上的樊尘,不是她自负,她真的做梦都没想到,分手两个字,有一天会从樊尘的嘴里面说出来。

    樊尘面对沈雨涵的震惊,他那张做不出多余表情的脸上只剩交错的伤痕,唇瓣开启,他出声道:“别拿金腰带打我,我现在真的动不了,坐下,我们聊聊。”

    沈雨涵完全是懵的,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的床边,手中的金腰带万分沉重,她却紧紧拿着不肯撒手。

    病床边有客椅,她坐在客椅上,一声不吭的看着樊尘。

    樊尘扭过头,出声说:“帮我把床头摇上来一点儿。”

    她拿着金腰带,动作僵硬,樊尘只好单手接过来,“放下吧,说好了送你就送你,不跟你抢。”

    沈雨涵觉得,她浑身的血液好像被封住了,连带着五脏六腑都没什么知觉,之前还会心痛,此时心都丢了。

    樊尘从躺着变成躺靠,见沈雨涵始终不吭声,他主动问:“我跟你提分手,你很难接受吗?”

    沈雨涵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可是摇到一半,忽然又停住了。

    不是很难接受,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没想到。

    樊尘说:“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从我追你的那天起,我就什么都听你的,你说海城好,我就陪你去海城读大学;你说甜的比咸的好,我就得每次陪你一起吃甜食;你说不喜欢我穿深色,我衣柜里面没有一件深颜色的衣服,连贴身的内裤都是浅色。我觉得这样挺好,有个人管着,反正我也无所谓。“

    “我连被人叫妻管严都不怕,因为我喜欢,我以为我能喜欢一辈子,可最近我忽然发觉,原来喜欢是会淡的,我们不常常在一起,感情也越来越薄了,以前我不能跟你分开超过二十四小时,后来是四十八小时,再后来……”

    樊尘轻轻勾起唇角,似是自嘲的说道:“我觉得一个礼拜不见面,其实也没什么。”

    沈雨涵坐在病床边,双眼发空的盯着某处,似是在出神,可樊尘说的每一个字,她都清楚听在耳中。

    他说:“雨涵,说句心里话,我真的没有以前那么喜欢你了,今天站在台上打比赛,看到你没来,我心里有些庆幸,因为如果你来了,可能我还没有勇气跟你提分手,所以……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可以开口的契机。”

    听到这一句,沈雨涵终是忍不住,豆大的眼泪从眼眶中滚落,没有在脸颊上停留半秒,直接落在身上。

    抬眼看向樊尘,她压抑的声音问:“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樊尘一只眼睛眯缝着,另一只眼睛却无比的清亮,他毫不避讳她的视线,直言回道:“对不起。”

    沈雨涵抬手擦掉不停往外涌的眼泪,开口说:“我不用你说假话替我找台阶下,我知道是我不好,是我没能守约。”

    是她的错,统统都是她的错。

    樊尘费力的抬起左手臂,把纸巾盒递给她,出声道:“雨涵,是我们两个在谈恋爱,好坏只有我们自己最清楚,这事儿我想了挺久的,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你,如果你觉得没面子,对外就说是你甩的我。”

    沈雨涵听不下去了,她紧攥着纸巾盒,蹙眉道:“樊尘,你是不是当我傻?我是有多脆弱,连这么点担当都没有,让你连后路都帮我想好了?”

    无论樊尘说得多么的天花乱坠,沈雨涵始终不信,也许她真的蛮横霸道,独断专制,可这些都不是樊尘不喜欢她的理由,一个人喜不喜欢另一个人,对方心里很明白。

    他之所以说了这么多,不过是感觉到了,她不想继续了,所以他连台阶都帮她找好,只等着她全身而退。

    樊尘面对沈雨涵的质问,果然沉默良久,随即他别开视线,低声说:“是,这些都是假话,都是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但我还是想跟你分手,你这么想听真话,那我告诉你。”

    “我可以放任你在我的世界里为所欲为,但你不能拉另外一个人进入我的世界,我喜欢的女人,心里只能有我一个人。”

    终归还是说到了点子上。

    沈雨涵抬手掩面而哭,樊尘一直沉默,等她的哭声由强变弱,他出声道:“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你也不需要自责,本来嘛,喜欢才在一起,不喜欢当然要分开,可能现在大家心里都会有些难受,但是长痛不如短痛,心上的伤跟脸上的伤都一样,总有个愈合的日期,更何况……”

    他看向泣不成声的沈雨涵,微笑着道:“我们是和平分手,分手后还能当朋友,除了不能再搂搂抱抱,不能再一起睡觉,其余的一切如常,如果以后谁欺负你,你告诉我,我保证帮你摆平。”

    沈雨涵觉得浑身上下撕裂一般的疼,已经不单单是心疼,是每一寸肉都在叫嚣着疼痛。

    她把头抵在床边,埋首而哭,樊尘看着她一颤一颤的肩膀和头颅,唯一清明的左眼中,露出赤裸裸的伤痛和不舍,他知道她要走的,从她不再在他面前提到霍启勋时,他就知道,她早晚都要离开的。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想,想怎么挽留,怎么劝导,怎么留住,甚至想去找霍启勋,可是想来想去,他忽然发觉,结果只能放她走。

    要怎么留住一个心思不在自己这里的人?樊尘想不到。

    沈雨涵要走,他不能留,非但不能留,还得让她走的安生,这是他唯一能为她做的事儿。

    沈雨涵的眼泪仿佛流不完,她在心底无数次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不能跟樊尘走到底,对不起她提前落跑,对不起她伤了他的心。

    樊尘抬手搭在沈雨涵脑袋上,左手臂不好使,他手指也不灵活,不能肆意的抚摸她的头发,他只能悄悄地,贪婪的感受着她头顶的温度,嘴上尽量不带感情的说道:“别哭了,或者今天哭过,以后就别哭也别难受,你这样让我觉的,好像我特别输不起。”

    沈雨涵胡乱的抽了纸巾擦拭眼泪和鼻涕,透过模糊了的视线看向樊尘,她出声道:“我未必会幸福,但你一定要开心快乐。”不然她心里会自责。

    樊尘猜出她心中所想,他出声道:“纠正你一句,你也一定会幸福,不管能给你幸福的人是不是霍启勋。”

    沈雨涵再次泪崩,泪流,是因为她清楚知道自己到底错过了一个多好的男人,也许这辈子,下辈子,她都不一定有福气遇见一个人,像樊尘对她这么好。

    她很不舍,却并不后悔。

    她说:“樊尘,没能跟你走到最后,是我没福气,我们分了之后,你千万别想我,也别等我,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我没脸回头的。”

    樊尘淡笑着说道:“放心,我想你也只想一阵儿,也许会有一段空窗期,但我绝对不是等你,没提分手之前,我心里一直特别难受,可能是习惯了,所以很怕分开,怕不适应,可这会儿把话说清楚了,心里反而轻松了,你说我下个女朋友该找个什么样的?”

    沈雨涵想了想,道:“还是找个温柔听话的吧。”

    樊尘点头道:“跟我想的一样,让人管惯了,也想管一回人。”

    沈雨涵说:“你要是找了新女朋友,千万别马上介绍给我认识。”

    他问:“为什么?你还吃醋?”

    沈雨涵道:“我会不会吃醋还得再说,你女朋友一定不高兴你带她见前女友,所以到时候再见面,咱俩就得装作普通朋友的样子,你可千万别实实在在的介绍,我是你前女友。”

    樊尘后知后觉的点点头,“幸好你提醒我。”

    沈雨涵说:“就知道你没脑子。”

    眼泪不知何时止住,两人已经天上一脚地上一脚的瞎扯胡聊,夜已经深了,小护士进来让家属尽早回家,樊尘需要休息。

    沈雨涵又跟樊尘侃了几句,她站起身,樊尘嘱咐道:“把金腰带拿走。”

    沈雨涵问:“你真给我?”

    樊尘应声:“拿走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他真是无意间说的一句话,可是说完之后,两人眼底都有一闪而逝的尴尬。

    是啊,从今往后,他们都是彼此的旧人了。

    沈雨涵笑着拿起金腰带,跟他摆了摆手,“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樊尘点点头,看着她迈步离开病房。

    房间中只剩他一个人,他平躺在病床上,出神的望着白色天花板,仔细的感受一下心口位置,还好,貌似没有那么疼嘛。

    看来他远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的多。

    闭上眼睛,他想睡觉,可是数秒过后,眼泪从浓密的黑色睫毛下汹涌而出,心不知怎的就疼起来,控制都控制不住,静谧房间中,樊尘浑身都在发抖,终是忍不住泣不成声。

    沈雨涵拿着金腰带出了房间,她一秒都不敢等,大步的往前跨,眼泪模糊视线,她几乎看不清路,一直疾步走到拐弯没人的地方,她这才把金腰带放在椅子上,自己蹲下去,伸手捂着嘴,让所有的哭声控制在最小的范围之内。

    就这么分了,他主动提的,猝不及防,却也预谋良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