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几率系统〕〔极品神印少主〕〔天下为聘:重生娇〕〔末世执法官〕〔隐婚蜜爱:老公V5〕〔心尖蜜宠:帝国总〕〔金玉良医〕〔惊世医妃,腹黑九〕〔郡主难惹〕〔地球纪元〕〔都市之最强快递员〕〔异界之我的私人召〕〔都市至尊邪少〕〔老婆快对我负责〕〔老天让我享受人生〕〔穿越从恶魔城开始〕〔御道阴阳录〕〔神御九天〕〔傲天圣帝〕〔农家妃长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30章 女人,愿你一直是女孩儿
    :

    樊尘的沉默流泪被解读为喜极而泣,最后是教练替他讲的获奖感言,樊尘被一众人等簇拥着下台,商绍城,陈博轩和沈冠仁起身从vip通道离开,岑青禾猜,他们一定去后台看樊尘了。

    岑青禾也想过去看看,但她不能明目张胆的跟商绍城同框,所以只能坐在原位忍着,让蔡馨媛和孙筱菲过去看看情况,随时电话联系。

    另一侧看台上的周安琪看到商绍城起身,马上便把视线落在岑青禾身上,如果她也跟着起来,那就是有猫腻,结果岑青禾没动,她和金佳彤留在原位看比赛,只有蔡馨媛和孙筱菲起身走了。

    看来,商绍城跟岑青禾真的没戏了。

    樊尘领了金腰带之后,直接从后台选手通道出去,上车去往医院,他脸上和身上都有很多细小伤口,需要专业处理。

    商绍城等人跟着去了医院,岑青禾跟商绍城发短信询问情况,商绍城让她别担心,岑青禾问了医院地址,说是一会儿跟雨涵一道过去。

    沈雨涵的飞机刚到夜城,她马上联系岑青禾,两人碰头,已是晚上八点多快九点,沈雨涵脸上罩着大墨镜,几乎遮住了三分之二的面孔。

    墨镜不是用来遮光的,自然就是用来遮眼睛的,岑青禾不用问也知道,沈雨涵一定是哭过了。

    在去医院的路上,沈雨涵很是沉默,没有往常那种透支不完的活力,整个人像是筋疲力竭,一声没有。

    岑青禾早就把樊尘夺冠的消息以短信的形式通知她,沈雨涵没有表现出多高兴的样子,岑青禾懂,这种时刻,又有什么能让别离看起来不那么伤感呢?

    樊尘如愿以偿的夺了冠,可他仍旧站在台上无语流泪,是高兴吗?显然不是。

    这一路上,岑青禾脑子里面想了很多,包括要不要再劝一下沈雨涵,告诉她,樊尘这场比赛打得多辛苦,他一直站在台上望着台下熟悉的座位,他在等着她来。

    可是好多次话到嘴边,岑青禾都堪堪忍住了,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记着,是不毁婚。

    婚姻是以爱情为基础,具有法律效力的一种羁绊。但是恋爱不同,恋爱就是单纯的喜欢,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所以我们在一起,可若是某一天,其中一个人不那么爱了,那是不是恋爱的关系也该理所应当的结束?

    岑青禾想来想去,觉得没错。

    说好了天长地久,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相信承诺人是发自肺腑的,但是漫漫人生,谁又能保证爱一个人永远不变?

    分开固然伤痛,尤其是另一人还依旧爱着,往往这种时刻,很多人会觉得先走的人不负责,但其实并不是这样,最起码,这个人忠于自己的内心,她先对自己负责,后对对方负责。

    商绍城说沈雨涵作,并不是指她要跟樊尘分手,而是她分手为了比自己大十九岁的霍启勋,那人出了名的冷情,她又被大家惯坏了,一旦爱上这么个人,势必会受伤。

    所以在商绍城看来,谈恋爱时期,不爱就分开,没有什么不对。

    岑青禾过去拉沈雨涵的手,快六月的天气,室外温度二十多度,可她却手指冰凉。

    岑青禾低声说道:“问心无愧就好。”

    一句无心无愧,让沈雨涵的眼泪在眼眶打转,下意识的回握岑青禾的手,她很想说,她一直以为自己心里没愧,可有愧没愧,终究还是伤了樊尘。

    岑青禾不想在这种时刻说些什么扰乱人心智的话,故而她一言不发,只默默地陪伴。

    两人来到医院的时候,商绍城他们已经走了,商绍城给岑青禾发了短信,他在家等她。

    询问到樊尘所住的病房号,岑青禾跟沈雨涵都站在门口,岑青禾轻声说:“我就不进去了,你们两个好好聊一聊。”

    沈雨涵点了点头,岑青禾问:“要我等你吗?”

    沈雨涵道:“不用,你去找我哥吧。”

    岑青禾‘嗯’了一声,临走之前,她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雨涵,有些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许大家都觉得你不应该跟樊尘分手,包括我,我不知道霍启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但我觉得樊尘对你很好,可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儿,没有人比你和樊尘更有发言权,即便今天做出这个决定的人是樊尘,我也会理解他的选择。”

    沈雨涵墨镜背后的神情,岑青禾看不见,她只是很轻的应了一声:“我知道。”

    岑青禾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先走了。”

    岑青禾走后,沈雨涵站在病房门口,足有一分钟,这才鼓起勇气,推门而入。

    病房中很是安静,除了床上闭目睡觉的人之外,一个人都没有。

    沈雨涵迈步往里走,她摘下墨镜,清楚看到樊尘那张帅气的面孔,如今肿的肿,青的青,被处理过后的伤口是一条一条的,分布鼻梁,脸颊和眼睑下方。

    象征着至高荣誉的金腰带就放在沙发上,那么宽大的一条,金光灿灿,沈雨涵顿时鼻尖酸涩,如鲠在喉。

    她悄无声息的走到病床边,居高临下的睨着樊尘,她知道这是樊尘,可是这张脸又残破的如此陌生,她想伸手去摸一摸,可是一抬手,却是率先捂住了嘴。

    樊尘以前也打比赛,也会受伤,但没有一次像是这次这么重,她不需要任何人告诉她比赛的过程是多么的激烈,因为结果已经昭然若揭。

    细碎的哽咽声从她的指缝下钻出来,病床上的樊尘缓缓睁开眼睛,他右眼肿的只能睁开一条细缝,所以在沈雨涵看来,他只有一只眼睛可以睁开。

    还不待他开口说什么,她忽然俯身抱住他,把脸贴在他胸口处的被子上,捂着嘴压抑的痛哭。

    樊尘的左臂脱臼,医生已经帮他接好,可此时还是有些疼,他缓缓抬起右臂,伸手摸了摸沈雨涵的脑袋,轻声道:“看见金腰带了吗?酷不酷?”

    沈雨涵攥着被子,哭的声音更大。

    樊尘勾了勾唇角,唇角撕裂,疼得他‘嘶’了一声,他说:“这么晚了,你小声点儿,隔壁还以为我死了呢。”

    沈雨涵说不出来话,唯有用手拍被子,示意不许他胡说八道。

    樊尘连连道:“别打,别打,疼。”

    沈雨涵抬起头,一双眼睛肿的就快赶上樊尘了,这样的肿胀程度,不可能是刚刚哭的这两下,樊尘一眼就看出来,她哭了好久。

    他想帮她抽纸巾,奈何纸巾在左手边,他右手够不到,沈雨涵看出他的想法,自己抽了纸巾擦眼泪和鼻涕,闷声说:“是谁打你的脸?我特么跟他拼了!”

    樊尘出声回道:“一个韩国人。”

    沈雨涵说:“死棒子,我都不用韩国化妆品了,我看他什么时候死!”

    樊尘下意识的想笑,结果唇角又被咧到,他蹙眉哼出声,沈雨涵忙说:“小心点,不能笑就别笑,不知道嘴坏了吗?”

    樊尘强忍着道:“说得好像你一个人不买化妆品,人家整个国家都要亡了。”

    沈雨涵一本正经的说:“岂止是我不买?我身边的人都不买,青禾,杜茵,盼盼……”

    她挨个点名,樊尘仔细的听着,等她说完之后,他眼睛晶亮的说道:“那我今天算不算是爱国人士?”

    沈雨涵挑眉道:“当然算了,我就是没来得及赶过来,不然我必须把国旗给你披上。”

    话音落下,沈雨涵像是忽然被抽走了一半的力气,一下子就软下来。

    她没来得及赶到,到底是错过了樊尘的比赛。

    她以为樊尘会问她原因,结果他只是瞥了眼沙发,出声说:“把金腰带拿过来。”

    沈雨涵起身走过去,双手拿起金腰带,“还挺沉的。”

    她往自己腰间比划,那么大一条腰带,她能来回缠双扣。

    走至床边,她问樊尘,“帅不帅?”

    樊尘‘嗯’了一声:“帅,送你了。”

    沈雨涵说:“这是你人生第一条金腰带,君子不夺人所爱,你拿了冠军就是送我最好的礼物,金腰带你自己留着吧,放家里最显眼的位置,谁去你家第一眼就能看到。”

    樊尘坚持说:“送你了。”

    “不用……”

    “我说送你就送你,之前说好的。”

    沈雨涵强忍眼泪,却如鲠在喉,她紧紧地咬着牙,表面上做风平浪静状,实则心里早已溃不成军。

    樊尘啊樊尘,他永远都是这样,固执,执着,说到做到。

    沈雨涵低着头,假装在看金腰带的结构,樊尘望着她那张陪伴自己好几年的熟悉面孔,即便她眼睛肿成核桃,也丝毫不影响她在他心里的完美。

    就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她陪他从女孩儿变成女人,她将她自己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他。

    一条金腰带,他有什么舍不得的?

    沈雨涵等到喉咙处的酸涩压下去之后,这才开口道:“这条你自己留着,下次拿了再送我。”

    樊尘沉默半晌,带着伤口的唇瓣开启,声音不大不小,平静的说道:“以前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这次你听我一回,这腰带送你了,就当是……分手礼物。”

    沈雨涵闻言,忽然僵愣在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