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裁决战神〕〔武道巅峰〕〔都市绝品透视高手〕〔鬼门神医〕〔十恶临城〕〔仙路云霄〕〔逆天狂医〕〔为你抹去一世尘埃〕〔极品兵王逍遥游〕〔总裁爹地霸道宠〕〔重生婚宠:甜妻,〕〔美女上司的贴身透〕〔华娱之笑洒全世界〕〔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悍妃难驯:妖孽邪〕〔逆袭再现〕〔霸道小叔,请轻撩〕〔(快穿)祖师奶奶她〕〔超级兵王叶谦〕〔都市之万界商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29章 只要她想要,他都给
    :

    队医正在给樊尘的右眼封血上止血药,他仅用左眼看着掌心中的护身符,她没来,一定不是故意的,他知道她那个人,如果能及时赶到,又怎么会缺席?

    心里特别难受,难受到连伤口都觉察不出疼来,眼看着擦脸的纱布被染成血红的一团一团,樊尘忽然有些庆幸,算了,不来也好,不然看到他这副狼狈的样子,她说不定会当场问候对手他全家。

    一分钟休息时间转瞬即逝,教练拿走樊尘手中的护身符,嘱咐了一句:“臭小子,别让大家失望。”

    除了选手和裁判,其余人等一概离开八角笼,樊尘一言不发走到中间,韩国选手肿着一张脸,因为鼻子受伤,他的整张脸看起来比樊尘的更加吓人。

    三局已过,两人还没分出明显的胜负,综合格斗只有一招可以全胜,就是一拳将对方击倒,并且五秒之内不能站起,如果没有这种一招制敌的能力,两人就要打满五局,然后几名裁判按照选手的各种实力综合评分,选出最后的获胜者。

    如今两人的体力消耗都已过大半,韩国选手的教练给他的指示,让他缠住樊尘,不让樊尘有打站立的机会,这样还有赢的可能,所以第四局一开场,韩国选手迎着樊尘的拳头,宁可硬生生的挨了两下,也要冲过来近身抱住樊尘,拖着樊尘打地面战。

    地面战讲究缠斗和制伏,平常岑青禾总爱跟商绍城闹,他不能动手打她,所以两人就缠斗在一起,只要一个人把另一个人完全制伏住,超过一定的秒数,裁判就会判定主导者胜出。

    岑青禾没见过樊尘打地面战,也不知道他的地面缠斗术怎么样,身边蔡馨媛是半吊子,金佳彤跟孙筱菲更是门外汉,岑青禾一边看一边给她们解释。

    “缠斗术特别耗体力,一旦不小心,就会被对手抓住空档反钳制,所以要无时无刻都在用力。”

    蔡馨媛蹙眉说:“棒子一直不肯跟樊尘面对面冲突,他地面缠斗比樊尘厉害?”

    岑青禾蹙着眉头,紧张的说:“我平时也没见樊尘打过地面,但棒子的地面一定比站立好,不然他不会想打地面。”

    说话间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笼内,韩国选手跟樊尘一起纠缠着倒在地上,专业选手打比赛可不是寻常人街边掐架,滚在一起就是乱打一气,他们每一个动作都有极强的目的性,既要攻击,又要防守。

    两个身材高大健壮的男人,绷紧了浑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当真是近身肉搏战。

    如果这画面落在平常时刻,岑青禾跟蔡馨媛一定会嗑着瓜子侃侃而谈,聊身材,聊脸,聊技术,但此时笼内的人是樊尘,他漂亮的古铜色皮肤上挂满了晶莹的汗水,无影灯从棚顶照射下来,泛着白光。

    因为挪动了位置,终于岑青禾她们可以看到樊尘的正脸,那张初站在台上,帅气逼人的面孔,此刻早已肿的棱角不分,尤其是右边眉眼,肿的连眉骨都看不清楚了。

    孙筱菲和金佳彤不忍心,均是伸手捂嘴,满眼的心疼。

    岑青禾看得眼泪在眼眶打转,心底一万遍的告诉自己,这是比赛,是比赛,不然她怕自己会忍不住起身冲上前,告诉他们,别再打了。

    这场比赛,于场内的数千观众而言,就是花钱来买一场惊心动魄的血腥表演,台上的人打得越狠,台下的人呼声越高。

    蔡馨媛扯着脖子大喊:“樊尘,打死他!”

    “妈卖批的死棒子,欺人太甚……”这句,蔡馨媛是在下面小声嘀咕。

    岑青禾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除了一起高喊樊尘的名字,大声的为他鼓劲儿加油。

    五分钟,可能只够人走个神,唱首歌,聊两句八卦,如果是内向的,甚至都没想好要说什么时间就过去了。

    岑青禾一直以为五分钟时间很短,可看到樊尘跟人一直在地面上撕扯,用力中脸上的伤口崩开,血肉模糊,蹭得白色地面一片鲜红,她揪心难忍,只求时间过得快点儿,再快一点儿。

    她已经无所谓输赢了,相信如果沈雨涵在这里,她在乎的也一定不是金腰带,而是樊尘。

    樊尘满脸是血,右眼被血封住,看不清人,左眼又进了汗水,涩得他不敢睁开,他几乎是盲着在跟对手缠斗,对方在钳制的过程中,一直用手肘试图击打樊尘的面门,樊尘尽力躲避,因为职业选手的肘部,往往一次用力就能彻底击垮对手。

    他不想输,因为沈雨涵不想他输,她说那条金腰带很漂亮,挂在家里足够炫耀到老。

    到老,樊尘一直想着跟沈雨涵从青丝走到白发,即便这样的想法在他这个年纪的人很少会有,可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如果他输了,沈雨涵一定会失望的吧?

    想着,他咬牙拼尽全力,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都在紧绷扩张,他不在乎脸上的伤口再度崩开,也不在乎肌肉绷得生疼,他甚至无所谓名誉利益,因为他在乎的,从来都只是她。

    只要她想要,他拼了命都会拿给她。

    韩国选手善于地面缠斗术,教练给他的指示就是拖住樊尘,让对手耗尽力气,他确实也是这么做的,只是不知樊尘到底有多强的意志力,竟然能在手臂被反钳的状态下,宁愿撅伤手臂,也要壁虎断尾,谋求生路。

    从岑青禾的角度,她清楚看到樊尘是如何把手臂从对方怀里抽出的,看台上一片紧张和雀跃的呼喊,因为樊尘脱困之后,以惊人的意志力反守为攻,只见他骑跨在对方腰部以上的位置,占据了绝对的主导权,此时对方只能双臂护脸,以求最大限度的保护软肋。

    樊尘左臂受伤用不上劲儿,他用右臂肘弯做刀,一下下竖劈韩国选手双臂之间的缝隙,随着他击打的动作,每一下都会甩飞脸上横流的刺目鲜红。

    终于双臂被坚硬的肘弯劈开,露出韩国选手那张肿成猪头的脸,樊尘右手握拳,用力往下捶,一锤一锤,每一下都是致对方于死地的狠厉。

    这种时候,敌不死,他死。

    八角笼里面俨然已经变成古罗马的角斗场,两个男人赤着满是伤痕和汗水的上身,拳头捶在肉上的钝声,被滔天的呐喊声所湮灭,蔡馨媛,金佳彤和孙筱菲都忍不住起身跟着大喊。

    岑青禾伸手捂住嘴,她不知道该喊加油还是什么,鼻尖酸涩的不行,视线模糊,她赶紧伸手把眼泪擦掉,生怕一不小心就错过什么。

    在这种绝对的压倒性攻击之下,裁判会根据被打选手的情况,及时制止。

    樊尘被裁判从对手身上拉起来,他已经浑身脱力,双手垂在身侧,拳头上都是血,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对手的。

    韩国选手倒地不起,裁判蹲在他身侧,似是说了什么,也不见有什么反应,紧接着医疗队冲上台,看样子韩国选手伤的不轻。

    明眼人也看得出来,这场比赛,樊尘赢了。

    台下有人欢呼有人雀跃,蔡馨媛激动地原地直跳,岑青禾也是开心的,可流的眼泪却是喜伤掺半,原来赢得代价太大了。

    韩国选手躺在地上接受治疗,过了会儿也站起来,他脸上贴着止血纱布,其余地方的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反倒是樊尘,他满脸血汗,污得眼睛睁不开,只随手接了笼外助手扔进来的毛巾,随便一擦,白色的毛巾鲜红一片。

    裁判站在两人中间,看台上声音渐小,因为马上就是裁判席宣读最后结果。

    当获胜者的名字读出樊尘二字,裁判高举起樊尘的右臂,岑青禾掩面喜极而泣,身边的几个女人都哭了,这场比赛打得太惨烈,樊尘那张脸都快认出来了。

    格斗界至高荣誉的金腰带被两个美女一起抬上来,惯例樊尘的教练,陪练和全团队都可以上台接受荣誉。

    樊尘被好多人拥抱亲吻额头,混乱中,他看到一直被教练攥在手里的护身符,他左臂抬不起来,所以用右手拿过,戴在脖子上面。

    主持人将话筒递给他,笑着让他讲一下夺冠感言。

    之前的几个冠军,皆是说感谢教练,家人,团队等等。

    可到了樊尘这里,他赤身戴着一条无上荣誉的金腰带,拿着话筒,面向岑青禾一方。

    台下的几人都站着,他的视线透过笼网,径自落在那个孤单单的座位上,一秒,两秒,三秒……

    偌大的场地,几乎是没人说话,大家都在等着冠军的发言,可是良久过去,樊尘的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般,他就这么出神的看着,肿起的右眼眯成了一条缝,分不清是睁着还是合上的,可左眼却特别明亮单纯,里面浸满了泪水,一如山间的鹿。

    拿着话筒的手控制不住的发抖,樊尘自始至终一言未发,只是忽然闭上了左眼,就这样当着几千人的面,任由滚烫的眼泪一滴接一滴的涌出。

    这一刻,岑青禾受不住的伸手捂嘴,樊尘在台上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即便得了冠军又如何?他最想炫耀的那个人,不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稻香〕〔引凤决〕〔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太古龙神诀〕〔绝色乡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