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都狼王〕〔影帝的天命少女〕〔来自山里的孩子〕〔冷君嗜宠,太子要〕〔超能外卖系统〕〔黑科技研发中心〕〔未来生存系统:男〕〔冷王的绝宠医妻〕〔军婚燃情:九零小〕〔傻妻种田:山里汉〕〔大唐技师〕〔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暴君,你家王妃翻〕〔横刀〕〔最强医妃:邪王,〕〔一把吉它镇天下〕〔异能小毒妃:王爷〕〔穿越变成老爷爷〕〔星际大头条〕〔重生甜妻请签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28章 找死
    :

    蔡馨媛生怕樊尘看不到这边,站起来大声喊:“樊尘,你是最帅的!你比那个黑短裤帅多了!”

    黑短裤,说的是樊尘身边排位第二的韩国选手。

    金佳彤跟孙筱菲都在尽着自己的微薄之力,不好意思扯着脖子喊,但站起来挥手还是做得到的。

    樊尘看着自己颜值一流的拉拉队,唇角勾起,朝着她们摆了摆手。

    蔡馨媛马上兴奋的道:“他能听见,大声喊,樊尘加油!”

    岑青禾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樊尘加油!”

    左边斜对面,商绍城,陈博轩和沈冠仁集体瞥眼瞄着,只想装作不认识她们,没看全场观众不看台上,就看她们几个了吗?能不能低调一点儿?

    很显然,不能。

    岑青禾觉得,如果沈雨涵在这里的话,她一定会不顾现场保安阻拦,执意跑到八角笼下,直白的告诉樊尘,你是最棒的。

    如今沈雨涵不在,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她,她务必要把油加好。

    台上两名选手简单的致意,礼貌贴肩,现场逐渐安静下来,笼内除了选手和裁判,其余人等一律清场,十几台摄像机从笼外各个方位把控拍摄,生怕漏掉一点儿的细节。

    计时开始,五分钟很快就弹跳成四分五十九,五十八……

    樊尘赤着精壮上身,穿着白色大短裤,对面选手同样赤着上身,下穿黑色短裤,起初两人的拳头只是互相试探,没有近身,可随着台上解说员的讲解,在比赛开场的第十三秒,樊尘忽然一记直拳加两记摆拳,速度奇快无比,仿若带着拳风,成功让对手边退边防守。

    岑青禾跟蔡馨媛同时扬声叫好,就连金佳彤跟孙筱菲都忍不住跃跃欲试,想要起身加油助威。

    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到八角笼中,因此没人看到观众台上,还有一些熟悉的面孔。

    樊尘打比赛,周安琪自然也会来凑热闹,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是沈雨涵的男朋友,如果他打输了,她回头还要跟沈雨涵道喜的。

    周安琪左边是周砚之,右边是几个好朋友,瞥见岑青禾动不动大声喊加油,她满眼的嫌恶,忍不住蹙眉说道:“满场就看她蹦的欢。”

    身侧林诗妍道:“都让商绍城给踹了,还有心情在这替别人加油助威。”

    周安琪嗤声道:“没准是想曲线救国呢吧。”

    林诗妍道:“她想抱沈雨涵大腿?”

    周安琪也很讨厌沈雨涵,听到她的名字,不由得蹙眉说:“你看见她了吗?”

    林诗妍摇摇头,“她没跟岑青禾她们坐一起,也没跟商绍城坐一起,应该是没来吧。”

    周安琪说:“樊尘打比赛,她还能不来?指不定在哪藏着呢。”

    周砚之肯定的语气道:“应该是有什么事,没赶到。”

    周安琪侧头问:“你怎么知道?”

    周砚之说:“你没看之前岑青禾身边空了个座位,现在她们四个人坐的是五个人的位置?”

    闻言,周安琪放眼往那边一瞄,毕竟距离不近,而且人头攒动,她说:“看不清楚。”

    周砚之说:“你身上的毛病越来越多了,近视就赶紧戴眼镜。”

    周安琪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会不会说话?

    目光越过人群,最后落在笼子对面的商绍城身上,他坐在前排位置,穿了件花生格子的条纹衬衫,俊美的面孔上冷淡的让人着迷,他此刻正专注的看着比赛,完全没往岑青禾那里看……他们,真是分手了吧?

    所以岑青禾才想着巴结樊尘,抱沈雨涵大腿,而且她闺蜜跟陈博轩谈恋爱,身旁还有个孙筱菲是沈冠仁的女朋友,说她不是想曲线救国,鬼才信!

    好男怕女缠,更何况商绍城跟她谈的时间不短,周安琪怕岑青禾再牛皮糖似的黏在商绍城身上,万一他一个定力不足,再被她粘上。

    看来真得想想办法,让她死了这份心。

    正想着,忽然身边人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胆子小的直接失声尖叫,周安琪赶紧往八角笼里面看。

    这一看,只见韩国选手伸手捂着眼睛,樊尘站在对面不远处,裁判给韩国选手确定了一下伤势,他死活说睁不开眼睛,比赛只能暂停。

    打综合格斗,不能伤眼睛,这是规定,为了判断樊尘到底有无伤人,现场马上放了回放。

    回放中,樊尘准确的一拳,打在韩国选手的鼻梁和眼睛下面,并没有伤到眼睛。

    蔡馨媛坐在台下骂道:“死棒子,真特么会演戏,下来,看我不挠花他的脸!”

    岑青禾也是来气,蹙眉道:“他摆明了想使诈,就算诈不成,也能争取时间休息一会儿。”

    蔡馨媛说:“如果裁判不叫暂停,刚才那局樊尘直接就能拿下来。”

    岑青禾看着台上的樊尘,他背对着这边,不曾回头。

    也许是岑青禾想多了,他总觉得樊尘是有意回避这边,是不是因为沈雨涵没来?

    韩国选手的眼睑下方确实出了血,不过是正常攻击范围之内,短暂的休息时间,教练在他耳边一个劲儿的嘀咕,等到比赛再开始,韩国选手明显换了套路,樊尘的拳打得特别好,他就不跟樊尘硬碰硬打拳,而是见机就搂抱,打近身战。

    两个身高体重都是同等级的选手,樊尘一时间也推不开他,只能用手肘去击打对方的后背,而后背早已是大家练得铜皮铁骨的地方,打在上面,不见对方有丝毫反应。

    第一局,就在韩国选手的拖延下打了个平局。

    蔡馨媛问岑青禾,“这场合能骂街吗?”

    岑青禾瞄了眼附近五步一个的保安,出声回道:“算了,骂他他也听不懂。”

    就连金佳彤这个门外汉都看出来了,“对方太不要脸了,都不敢正面迎战,拖着算怎么回事?”

    孙筱菲道:“我们给樊尘加个油吧?”

    几人心领神会,马上朝着八角笼里面大喊:“樊尘加油!樊尘加油!”

    岑青禾喊得最凶,因为她要把沈雨涵的那份一同喊出来。

    不知道樊尘是不是故意的,他始终背对她们。

    每一局过后只有一分钟的休息时间,很快第二局开始,韩国选手还想走拖延战术,但樊尘这边的教练也给了新的应对方式,不让对方缠上自己,一路长短拳,跟他打地面战。

    打拳的过程最为血腥,因为次重量级的选手,一拳下去可以让一个成年男人瞬间休克。

    樊尘平日里打拳讲究技巧,不是狠辣的风格,今天也不知怎么了,看见对手跟看见仇人一样,除了惯性的技巧之外,其余的都是情绪,一拳接一拳,密不透风,韩国选手堪堪躲避,倒也趁着樊尘没用技巧的漏洞,钻了几个空子,所以这一局下来,双方均有受伤。

    樊尘被打在左侧脸颊,唇角立马就撕开了,对方更惨,之前眼睑下面出血,如今鼻血不止。

    樊尘坐在椅子上休息之际,身边是教练对他道:“他摆明了不敢跟你打站立,你打拳稳赢他,你那么着急干什么?出拳也不讲究套路,还让他钻了空子,下局开始稳稳的。”

    樊尘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一分钟,台下观众眨眼的功夫,台上已经收了椅子等物件,第三局开打。

    五分钟刚开始倒计时,樊尘猛地出拳,直击对方面门,对方咻的避过,樊尘接着连串组合拳重压,脚下步伐移动很快,知道的是第三局的刚开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第五局的末尾,因为他打得太急,这样势必体力消耗过大。

    懂行的人都看得出来,樊尘太急功近利了。

    商绍城看得微微蹙眉,心底一阵火,不知是气沈雨涵的缺席,还是气樊尘的定力不足,沉不住气。

    韩国选手躲避樊尘的拳雨,一路退后,不正面迎接,不过一分半钟,樊尘出拳的速度和频率就开始有所下降,对方趁着樊尘疲惫的空档,开始反击。

    这是一场恶战。

    岑青禾眼睁睁看着樊尘被对方击中侧脸,眼看着他被对方用膝盖连续不停的击打腹部,他弯下腰,脸上一片血色,分不清是鼻子在流血,还是其他的地方受伤了。

    这是他们的朋友,像是弟弟一样的人,岑青禾恨不能冲进去帮他一起打,但她很清楚,这不可能。

    喉咙瞬间酸涩,眼泪已经涌上眼眶,岑青禾想要大声喊加油,可是一张口,眼泪先下来了。

    蔡馨媛等人一样的心疼,她跟金佳彤大声喊樊尘的名字,就连孙筱菲也强迫自己睁开眼睛,跟着一起加油助威。

    周安琪她们同样揪心,虽然没喊,但也在心里面为樊尘捏了把汗。

    樊尘为何会发挥失常,岑青禾心里再明白不过,但她无能为力,也无可奈何,她只希望樊尘能振作起来,少遭点儿罪。

    抬手抹掉眼泪,岑青禾吻了吻呼吸,高声喊道:“樊尘,雨涵在等你拿金腰带给她看,你加油啊!”

    她的声音在千人的呼喊声中,不知能不能传到樊尘耳中,总之第三局,樊尘打得很差,受伤也很严重,等到休息之际,教练跟队医迅速跑进笼中帮他看伤。

    樊尘一张俊美的面孔早已红肿血腥一片,他眼角裂开了,也肿了,右眼几乎看不清人。

    教练将护身符塞到他手里,恨铁不成钢的骂道:“臭小子,你上来打比赛还是找死来了?你不说你女朋友最想看你拿冠军的嘛,你倒是给我振作点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