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娇妻:总裁爹〕〔九劫龙尊〕〔双生锦〕〔大明影侯〕〔林梦雅龙天昊〕〔重回五零当军嫂〕〔重生之末世凌薇〕〔学霸蜜爱小青梅〕〔名门贵妾〕〔八零之蜜娇军宠〕〔洪荒之计都魔君〕〔重生空间之全能军〕〔这个杀手他有病〕〔覆手〕〔都市全能系统〕〔漫威之反英雄〕〔大唐乐圣〕〔我的鬼恋〕〔动力之王〕〔变身在漫威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27章 先说要走的,往往最难
    :

    霍启勋抢救了两个多小时,手术室大门打开,一群护士护送着病车从里面出来之际,走廊中等候的众人也一窝蜂的涌上前。

    沈雨涵本就没有靠前,这一下更是连人都看不见,耳边听得有人问:“医生,情况怎么样?”

    医生回道:“刚才的手术是把他身上的碎片清理出来,患者头部受到重击,有脑震荡的症状,左臂和前胸烫伤也比较严重,等他修养一阵,再做皮肤移植手术。”

    护士让大家让一让,霍启勋现在的情况,还要进icu监护。沈雨涵靠墙边站着,透过人缝,她隐约看见躺在病床上的霍启勋,他身上盖着一层白色的薄被,里面穿着蓝白条的病号服,听医生的形容,他真是伤的不轻,可偏偏那张好看的脸,只是轻微擦伤。

    这厮出事儿的时候光顾着护脸了吧?

    命是保住了,沈雨涵唇角轻轻勾起,眼泪在眼眶处打转。

    杜茵等人都上前去看,直到护士推着霍启勋离开,才后知后觉,沈雨涵竟然没有跟过来。

    转头一瞧,空空的走廊中,只有沈雨涵一个人靠墙而战,孤单又可怜。

    杜茵赶紧折回去,看着沈雨涵说:“怎么了?”其实她是想问,你怎么不过来看看霍局?

    沈雨涵合着唇瓣,深吸一口气,硬生生的将眼眶中的眼泪尽数憋回去,过了几秒,她挺直腰板,出声说:“我走了。”

    杜茵惊讶的瞪眼一瞪,不由得出声问:“你去哪?”

    沈雨涵道:“夜城。”

    杜茵欲言又止,到底还是忍不住,压低声音说道:“霍局现在这样,你不留下来等他醒?”

    沈雨涵说:“他没事就好,你们这么多人照顾他,也不差我一个,樊尘比赛我没赶上,我得回去负荆请罪。”

    杜茵跟沈雨涵是同一个部门的同事,两人平时感情也最好,杜茵看出沈雨涵喜欢霍启勋,不然又怎么会一个人坐在走廊地砖上。

    只是……

    “雨涵。”

    “嗯?”

    “……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问,但不问我心里又憋的难受。”

    沈雨涵这会儿已经淡定,霍启勋没死,她的三魂七魄也回归原位,看着一脸迟疑不定的杜茵,她还略带玩笑的口吻道:“你问了我会不会难受?”

    杜茵最服沈雨涵这点,自我修复能力强大,前一秒还落魄的跟个女鬼似的,这会儿女鬼原地重生,又成女妖了。

    一咬牙一跺脚,杜茵干脆实话实说:“你因为霍局出事没赶上你男朋友的比赛,到时候你怎么跟他解释?”

    沈雨涵眼底深处的痛色隐藏的很好,表面上她只是一副不痛不痒的模样,唇瓣开启,出声回道:“实话实说。”

    杜茵眼睛一瞪,诧异沈雨涵的实话实说,到底有几层含义。

    沈雨涵现在不想解释,跟她打了声招呼,就这样两袖清风的离开医院,甚至没去icu看一眼霍启勋。

    夜城,体育馆内。

    从蝇量级到重量级的选手都已经塞了一轮,接下来就是每一等级的冠军争夺赛,岑青禾看了眼时间,这个点儿沈雨涵应该下飞机了,现场吵闹的不行,她只好跑到外面走廊去打电话。

    电话刚打过去,沈雨涵很快就接了,岑青禾出声问:“雨涵,到哪儿了?”

    沈雨涵回道:“青禾,我正在去机场的路上,要两个小时之后才能到。”

    岑青禾惊讶的问:“你去哪个机场啊?”

    沈雨涵说:“我之前已经到海城机场了,突然接到同事的电话,霍启勋受伤抢救,我又回去了,现在正从医院往机场赶。”

    岑青禾一时间说不出来话,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沈雨涵倒是分外镇定,她开口道:“樊尘常规赛打完了吧?怎么样?”

    岑青禾回道:“次重量级排位第一,一会儿跟排位第二的争冠军。”

    沈雨涵‘嗯’了一声,倒是意料之中。

    “我赶不上了,你替我把我的那份加油也喊出来,如果樊尘拿到冠军,你给我发个短信,我下飞机马上看手机。”

    岑青禾忽然觉得心里憋闷的难受,不知是因为沈雨涵,还是因为樊尘,好像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让人眼睁睁的看着,却又摸不着,其实谁也不怪,只怪命运弄人。

    强 压下喉咙处的石头,岑青禾应声:“好,我一会儿一定带领拉拉队的成员玩命儿的喊,你就放心吧,就凭樊尘的姿色,同等成绩下看脸,第二名可没他长得好看。”

    沈雨涵笑着回道:“有你在我放心,那我先挂了,夜城见。”

    “我们等你。”

    电话挂断,岑青禾站在原地,心酸的眼眶发热,而另一边,沈雨涵早已泣不成声。

    岑青禾返回赛场,屁股刚坐定,商绍城的短信就过来了,问她沈雨涵怎么还没到。

    岑青禾简单回复,霍出事儿了,雨涵刚从医院去机场。

    商绍城没有再回,岑青禾偷摸往他那边瞄,但见他俊美的面孔上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似是无奈。

    岑青禾左边是蔡馨媛,右边是留给沈雨涵的空位,眼下沈雨涵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岑青禾用了个掩耳盗铃的办法,就是让在座的几人坐得再松一些,明明只有四个人,却占了五个人的位置。

    几人皆是诧异,低声询问,岑青禾只说飞机晚点,估计来不了了。

    蔡馨媛挑眉问:“这么寸?我看之前樊尘站台上就往这边瞄,不是说好了决赛的时候能赶到的吗?”

    岑青禾心里不是滋味儿,低声回道:“别问了,等会儿跟我一起给樊尘加油,咱们把雨涵那份儿也替她喊出来。”

    蔡馨媛一看岑青禾眼眶中竟然一层眼泪,心底更是发虚,怎么了这是?

    次重量级的总决赛之前,分别还有蝇量,雏量,羽量和轻量的决赛,由轻到重,每局五个回合,一回合五分钟。

    岑青禾明知道无论打的多慢,沈雨涵也赶不及来看樊尘的决赛,可她仍旧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儿,再慢一点儿。

    决赛跟常规赛最大的不同,一是对手的能力,二是名誉和奖金。都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旦上升到利益的争夺,比赛立马陷入十分残酷的局面。

    常规赛大家还会保留实力,可如今都是每个量级的第一名和第二名争夺冠军,稍有不慎,满盘皆输,因此每个人下手都是极其很辣,综合格斗又是不戴任何护具的一项比赛,体重轻的还好说,从轻量级开始,往往都是一拳出去,如果打在脸上,轻则红肿,重则皮肉破口,鲜血横流。

    金佳彤和孙筱菲都是受不了血腥的人,两人一个是被岑青禾拉来的,一个是被沈冠仁拉来的,眼见着前方八角笼中的人打得面目可怖,两人统一的动作,伸手捂着眼睛,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电影院里面看鬼片。

    蔡馨媛不怕这些,她看得热血沸腾,跟着台下众人一起欢呼呐喊,原本岑青禾也是这一卦的人,可因为马上就要到樊尘的比赛,而她所坐的却是沈雨涵的座位,不知道待会儿樊尘上场后看过来,心里会如何想,她心事重重,就显得安静许多。

    伴随着裁判举起手戴红色拳套选手的手,场上一片沸腾,轻量级的冠军已经诞生,孙筱菲和金佳彤在蔡馨媛的报告声中把手拿开,两人错过了比赛中所有精彩的环节,只听了个结果,倒也不觉得无聊。

    冠军选手被授予金腰带,还要讲感言,待到所有人下去之后,马上会上来三四个工作人员,手拿白色大毛巾,负责擦地上的血迹和汗水。

    只是一场残酷的比赛,即便能看得人浑身兽血沸腾,但仍旧掩饰不住内里的本质。

    几面环绕的led大屏幕上,迅速播放着下一组选手资料,次重量级排位第一的,樊尘。

    这是樊尘第一次参与国际性质的综合格斗比赛,但他在国内获奖无数,其父更是综合格斗史上的传奇人物,所以大家对他颇为看好。

    排在次重量第二名的是一位来自韩国的选手,身形,体重,都跟樊尘一模一样,但年纪比樊尘长了三岁。

    他连续夺得亚洲区综合格斗比赛的两次亚军和一次冠军,也是这次夺冠的大热门人物。

    两人上场之前,都要经过专业人士的检查,浑身上下不能戴任何攻击性物件。樊尘暂时把脖颈处的护身符摘下来,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

    带到上了八角笼之后,他第一时间往熟悉的位置看去,起初看到那里没空位,他眼底一喜,还以为是沈雨涵来了,刚要扯开唇角露出笑容,可是定睛一瞧,那里分明没有沈雨涵的身影,是她们几个坐的更松了一些。

    岑青禾直接对上樊尘清澈的目光,她双手扩在嘴边,大声喊道:“樊尘加油,雨涵等着你拿金腰带给她看!”

    满场好几千人,场面正沸腾,岑青禾不确定她的声音是否能够传到樊尘耳中,她只是倔强的大声喊着,樊尘加油,像是要把沈雨涵的力气一起花光。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两个人相爱一场是何种的缘分,纵使有一天,爱情淡了,可亲情和友情会更加浓郁。

    岑青禾看着沈雨涵跟樊尘,仿佛想到了当初自己离开萧睿的时候,不是最先要走的那个人,心就更狠一些,爱情,是这世上最不讲道理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