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全能大明星〕〔快穿有毒:攻略BO〕〔灵桥龙九子〕〔腹黑老公,别撩我〕〔神工〕〔绝地求生之幸运神〕〔三国最强主宰〕〔万能客栈〕〔给渣受送终(快穿〕〔至尊瞳术师:绝世〕〔惹火妖妃:邪帝,〕〔密墓逃生〕〔魔法种族大穿越〕〔重生之我成为了NP〕〔太古狂魔〕〔最强狂少〕〔流年绵长不凉薄〕〔神炎灭世〕〔刘基兴汉〕〔阴阳至道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26章 选择
    :

    樊尘比赛当天,岑青禾,蔡馨媛和金佳彤一起请假来给他加油助威,商绍城,陈博轩都在,就连去江城陪孙筱菲,好久没在夜城露面的沈冠仁也带着孙筱菲一起来捧场,原本陈博轩要坐蔡馨媛身边,沈冠仁也要陪着孙筱菲,奈何商绍城不能跟岑青禾坐一起,所以干脆拖着两个男人去斜对面坐,男人一帮,女人一帮。

    所以在开场之前,除了金佳彤之外,其余三男三女统一的动作,拿着手机发短信讲电话,明明只隔着十来米远,感觉一分钟不说话就能憋死。

    金佳彤忍了半晌,终是忍无可忍,瞥眼说:“不带你们这样的,欺负我单身狗?”

    蔡馨媛头都不抬一下,边发短信边道:“算你还有点儿自知之明。”

    金佳彤叫了声:“青禾。”

    岑青禾正在跟商绍城讲电话,周遭乱哄哄的,她随口敷衍道:“嗯嗯,回头给你介绍一个。”

    金佳彤别开视线,长吁短叹,忽然有些后悔拒绝了好几个追求者,什么宁缺毋滥,男朋友用时方恨少啊。

    商绍城问岑青禾:“雨涵那边什么情况?”

    岑青禾道:“她原本想昨天来夜城的,结果局里紧急会议,所有人员不能离开海城,她刚跟局里请了假,现在就往机场赶,樊尘的比赛在后面,应该来得及。”

    商绍城道:“你催催她,别让樊尘着急。”

    “好,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岑青禾挂了电话,马上又打给沈雨涵,沈雨涵那头火急火燎的,说马上就到机场了,坐最快一班飞机来夜城,赶得上樊尘的比赛。

    岑青禾说:“那就好,你路上注意安全,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两人说好,等电话挂断,计程车停在海城国际机场门口,沈雨涵给钱下车,连零钱都没要,穿着制服裤子和白衬衫就往里面跑。

    机票都是她在出警局的路上订的,警局一有重大行动,就会全员熬夜加班,而且为了避免走漏消息,更是有封局的规定,所有人都是在局里待了一晚,不然她也不会这么赶。

    她去取票的时候,距离登机时间不足半小时,好在沈雨涵浑身上下除了包什么都没有,去自动取票机打了一张票,然后踩着风火轮去贵宾通道安检。

    这时候该登机的都已经登了,贵宾通道那里倒也没什么人,沈雨涵快跑过去,机场工作人员正帮她审核身份信息,她手机忽然响了,沈雨涵掏出来一看,是局里同事打来的。

    滑开接通键,“喂?茵茵。“

    手机中传来女人急到颤抖的声音,慌乱着道:“雨涵,完了完了,我刚听说霍局出事了!”

    机场工作人员把身份证和机票放在台上,示意沈雨涵可以往里走进行下一步安检,却见沈雨涵陡然变了脸色,沉声道:“他怎么了?”

    杜茵道:“我刚加了个班,正要走,忽然看到整个刑侦科急急忙忙往外跑,我抓住小雷一问才知道,他说霍局去办案,被炸伤了,现在正送往总院,局里的人都过去了,你也赶紧来吧。”

    霍启勋在整个海城公安总局,就是灵魂一般的存在,他一出事儿,吨因在电话里面都要哭了。

    沈雨涵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耳边好似听到空姐跟她说了什么,她根本辨别不出来,她心里只有杜茵刚刚说的那句话,被炸伤了。

    不是刀伤,不是枪伤,而是炸伤。

    抬手拿起台上的身份证,沈雨涵掉头就往回跑,速度惊人,直引来工作人员惊诧的目光,因为她连机票都没要。

    一路狂跑出机场,沈雨涵抢到一整排排队打车的人前头,记忆里,她跟每一个人点头说着对不起,她看到一张张充斥着意外,惊讶,尴尬,诸多表情的陌生面孔,可到底也没有一个人说不字,她终于成功挤上了一辆计程车,在她跟司机说去海城总医院的时候,司机回过头,满脸吃惊。

    沈雨涵也是听到自己颤抖的哽咽,这才后知后觉,原来她哭了一路,满脸都是眼泪,难怪一整队的人都没有为难她。

    在去医院的路上,沈雨涵给杜茵打电话,问霍启勋怎么样了,杜茵说:“我也在去的路上,还不知道。”

    沈雨涵马上又打给贺雷,他是刑侦科的人,电话接通,贺雷声音低沉中透露着急躁,“我们也没到医院,不知道霍局的情况。”

    沈雨涵拿着手机,一个字都没说,只听到压抑的颤抖和哽咽。

    贺雷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因为这个消息足以让所有人阵脚大乱。

    此时是晚上六点半,海城市区里面堵得跟下饺子似的,明明只有一两千米的路,计程车踩几脚油就能到的距离,可眼下却是遥遥无期。

    沈雨涵在车里面憋了二十分钟,终是忍不住,甩下钱从后车门窜下去。

    她从来没做过这么不要命的事情,踩着三厘米的中跟鞋,不顾众人惊诧的目光,疯狂的往前跑,她知道总院在哪儿,就在那座大楼的身后,而那座大楼距离她,目测都好远。

    这个季节的海城,哪怕太阳下山,室外温度也有二十多度,沈雨涵才跑了两条街就浑身是汗,她一颗心脏快要跳出来,难受的随时都要死去,可她不敢停,也不会停。

    一想到炸伤两个字,她眼泪止不住的涌出眼眶,跟汗水混杂在一起,偶尔流过唇瓣,皆是咸涩的味道。

    她平时从来不跑步的人,别说几千米,几十米都懒得动,终于在她脑袋都要炸开之际,她跑到了总医院的门口,此时她身上的白衬衫已经湿透,粘粘的贴在身上,一张漂亮白皙的脸,胀成了猪肝色,就连眼白都是微微充血的状态。

    她拖着两条麻木的腿上台阶,不知怎么双腿不受控制,鞋尖踢在台阶一半处,整个人往前扑倒。

    距离她最近的人吓了一跳,却没有伸手扶她,因为她现在的模样,着实狼狈,甚至有些吓人,像是从水里面捞上来的女鬼。

    沈雨涵趴在温热的台阶上,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发抖,她动不了了,真的动不了了,就这么趴着,周围是各路人异样的目光,过了会儿,好在身后一帮局里的同事赶到,认出沈雨涵,连忙跑来搀她起来。

    沈雨涵虚脱,被人架进医院里面,终于来到霍启勋做手术的地方,手术室门外一帮人,贺雷快步上前,出声问:“霍局怎么样?”

    “挨千刀的人渣,故意点燃煤气,霍局为了掩护我才受的伤……”

    说话的男人坐在人群背后的椅子上,手臂上包着纱布,脸上也能看到多处明显擦伤。

    话音落下,沈雨涵忽然双腿一软,就这么坐在地上,身边人赶紧弯腰去扶,沈雨涵垂着视线,双眼发直,低声道:“没事,我歇一会。”

    局里的女性,甭管结婚的,有男朋友的,还是单身的,都某种程度崇拜爱慕霍启勋,沈雨涵更是从未掩饰对霍启勋的膜拜,全局上下都知道霍启勋是她偶像,她爸是沈汉生,家里几十个亿,放着千金大小姐不当,非跑到局里来做苦差,还被霍启勋骂。

    一直有人觉得她喜欢霍启勋,但她又有男朋友,所以这爱慕和崇拜的度,很是微妙。如今霍启勋出事儿,沈雨涵狼狈到坐在医院走廊的地上,这要说是单纯的崇拜,怕是有些牵强了。

    沈雨涵向来不介意外人的眼光,她活自己,只要不犯法,尽可能的遵从本心,她此刻确实是跑累了,双腿发抖,站不住,那就索性坐着吧,地上还凉快。

    杜茵赶到的时候,看到满走廊的人,其中一人独树一帜,是沈雨涵,她双腿抻直坐在地中央,此时脸上的汗已经消了,红色褪去,又露出本来的白色皮肤,只是双眼有些发直,似乎在出神,不知道想些什么。

    杜茵蹲在她身旁,先是问霍启勋,沈雨涵摇了摇头。

    杜茵又小声道:“你不去看你男朋友的比赛了?”

    沈雨涵古井一般的瞳孔中,终于荡开丝丝波纹。慢慢垂下视线,她不言不语,心底却很清楚,打从她掉头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放弃了樊尘的比赛,因为那趟飞机是最后的机会。

    不是她把霍启勋看得比樊尘重,而是生命和比赛之间,她无可避免的选择前者,她不可能坐上去夜城的飞机,在明知道霍启勋受伤,情况未卜的时候。

    可是樊尘……对不起,她答应了许久,承诺了许久,到底还是食言了。

    她能为他做的事情越来越少,就连他最重要的比赛,她也还是缺席了,沈雨涵不知道这是不是选择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她不知道樊尘站在赛场上的时候,忽然看不见她,心里会不会失落到影响比赛,她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一颗心像是放在火上反复煎烤,她伸手触不到霍启勋,回头也看不见樊尘,她被架空在原地,顷刻间仿佛失去了所有。就像商绍城说的,她坚持她自己的选择,同样也要承受选择带来的一切后果,心痛的滋味儿不好受,可这是她自己选的,怨不得旁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