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植神的悠闲日常〕〔遨游在无数位面世〕〔蜜爱逃妻:宝贝,〕〔逍遥小神农〕〔医妃天下:冥王,〕〔医妃乖乖就寝〕〔高冷总裁的抵债新〕〔独家宠婚:景少,〕〔异能小宠妃,神尊〕〔重生男神系统:楚〕〔超模娇妻:老公,〕〔都市超级全职系统〕〔击壤歌〕〔异能小萌妃:难耐〕〔源世界之天狼墟〕〔总裁是我的童养夫〕〔大婚晚成:独爱天〕〔娇宠甜心:男神,〕〔诱妻入怀:心机总〕〔兽世田园:夫君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25章 她的痛最大
    :

    眼看着樊尘就要打比赛了,商绍城有空就撺掇几人一起吃饭,因为樊尘的饮食要严格受到控制,所以这顿饭是在樊尘的地盘吃的,他的食物也是由专业的营养师和厨师搭配而成。

    樊尘精瘦了几公斤,穿着蓝色牛仔裤和白色t恤,稍微紧身的t恤裹着他锻炼出来的好身材,胸肌轮廓明显,他脖颈处戴着沈雨涵从乌斯特十步一跪球回来的护身符,他宝贝得很,平时训练不能戴,其他时候都是不离身的。

    吃饭的时候,商绍城和岑青禾的盘子里面都是牛排,樊尘和沈雨涵的盘中却是白色的鸡胸肉和蔬菜。

    其实沈雨涵不需要克制,但她说,陪樊尘,不能看着他自己一个人,太可怜。

    樊尘不能喝酒,只能以水跟另外三人碰杯,举杯的次数很多,都是沈雨涵带头,而且她每次都是一口闷,打着提前预祝樊尘夺冠的旗号,一个人喝了一瓶半的红酒,到底是把自己给喝高了。

    樊尘要带沈雨涵回家,商绍城没让,说是让他好好休息备战,沈雨涵被商绍城和岑青禾带走。

    坐在车里,回家的路上,沈雨涵枕着岑青禾的肩膀,岑青禾刚好穿了件露肩的衣服,只觉得肩膀处一滴一滴,温热而后冰凉,她低头一看,原来是沈雨涵在哭,她闭着眼睛,眼泪从浓密的睫毛下汹涌而出。

    岑青禾吓了一跳,赶忙出声道:“雨涵,怎么了?”

    沈雨涵双目紧闭,起初只是默默流泪,听到岑青禾的声音,她眉头一蹙,终是忍不住悲从中来,从沉默到哽咽,再到失声大哭。

    岑青禾忙从包中拿出纸巾给她擦脸,前面开车的商绍城一言不发。

    今晚沈雨涵一个劲儿的举杯喝酒,虽然始终高高兴兴,可岑青禾却也觉察出,她不对劲儿。

    唇瓣开启,岑青禾出声道:“雨涵,是因为樊尘吗?”

    沈雨涵用纸巾挡着自己的双眼,哭着说:“我害怕他难受。”

    一句话,说的岑青禾心里发酸,眼睛也跟着湿润,她低声道:“我也是。”

    从她认识商绍城开始,就知道沈雨涵跟樊尘是一对,俩人活宝似的,看似一个欺负另外一个,其实一直很是恩爱,羡煞旁人。

    如今沈雨涵单方面宣布分手倒计时,跟樊尘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只能眼睁睁的变少,表面看着风平浪静,实则内地里早已暗潮汹涌。

    商绍城的声音打前面传来,他说:“舍不得就别分,现在还有回头路。”

    沈雨涵让人难受的声音,边哭边道:“没有了,我不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我心里很清楚,我喜欢霍启勋,对樊尘……我也喜欢,但这喜欢里面有多少是习惯,是亲情,是友情,我分不清,我只知道,樊尘不会容忍我心里还有其他人,那小子烦死霍启勋了。”

    岑青禾觉得这情况似曾相识,跟陈博轩和蔡馨媛一样。只不过陈博轩当时快刀斩乱麻,难免刀落得太快,小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只能说陈博轩对小白没什么太深的感情。

    而沈雨涵对樊尘不同,两人毕竟在一起好几年,想要分手的决定是沈雨涵深思熟虑后的结果,可能在很多人眼中,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但沈雨涵告诉岑青禾,他们都还年轻,况且没有结婚,他们仍有的选择。

    岑青禾特崇拜沈雨涵和蔡馨媛这类人,她们总是拿得起放得下,明明是女人,却有着男人一般不拖泥带水的性格。

    是啊,人生苦短,在仍不需要负责的时候放纵一把,怎么了?

    商绍城边开车边道:“心里想好了,觉得以后不会后悔,后悔也能扛得住,那你就按想的办,等你跟樊尘正式分了,我会让他找个合适的女孩子,不用等你。”

    岑青禾好想抬腿去踹商绍城,他到底是不是亲表哥啊?有这么落井下石,往伤口上撒盐的吗?这还没分呢。

    沈雨涵喝多了,但还维持着一丝理智,听到这话,她边哭边笑,哽咽着道:“这话你不跟他说,我也会跟他说的,千万别等我,等我我也不会回头,既然放弃了,那就是有更喜欢的人,如果我跟霍启勋没在一起,回头又去找他,我会瞧不起我自己,我伤他一次,保证也是这辈子最后一次。”

    沈雨涵的这番话让岑青禾心底触动,她知道大千世界,一个人一种性格,却也没想到有人离开也能离开的如此有情有义。

    不爱了,分手没错,错的是不清不楚,藕断丝连,一而再的伤害。

    沈雨涵说完之后,忽然扑在岑青禾身上,哇的一声大哭。

    她要跟樊尘分手了,从今以后,她不再是那个大男孩儿的女朋友,也许这世上不会再有人像樊尘一样宠她,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面为所欲为。

    商绍城骂她作,沈雨涵不反驳,因为她放弃了一个很爱很爱她的人,孤注一掷的去寻一个也许永远都不会爱她的人。

    其实分手并不难,难的是一个人做出分手的选择,究竟牺牲了多少。

    沈雨涵喝了一肚子的酒,满脑子都是樊尘看着她时,情不自禁露出的笑脸,那笑容如此纯真干净,一如他们初相识,他冲着她笑,帅气的面孔上阳光灿烂。

    见面第三次,他偷着给她发信息,说喜欢她。

    沈雨涵什么脾气,当即把电话打过去,问:“你喜欢我干嘛不直说?”

    樊尘一定是被她吓到了,沉默片刻才道:“怕你当面拒我。”

    沈雨涵唇角勾起,心里觉得可爱,板了板脸,她问:“那我现在拒你,你就不怕了?”

    樊尘老老实实的回答:“来吧,我心里做好准备了。”

    沈雨涵终于忍不住笑出声:“少跟我卖萌,长得帅了不起啊?我告诉你,当我男朋友可不容易,我不好伺候。”

    樊尘战战兢兢的道:“我一定对你好。”

    沈雨涵说:“我不保证咱俩合得来。”

    樊尘说:“要是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你直说,我们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

    沈雨涵紧紧地搂着岑青禾,当真是哭都找不调儿,岑青禾拍着她的后背,想着出声安慰安慰她,结果一开口,声音也颤了。

    满车里都是哭声,沈雨涵的声高,岑青禾的声低,商绍城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两人抱在一起,难兄难弟一样。

    他不哄沈雨涵,只看着岑青禾道:“别哭了,还没分呢。”

    此话一出,沈雨涵‘嗷’的一声,哭声仿佛冲破天际,岑青禾也是心酸心痛,顿时伸手抹眼睛。

    商绍城真想把车停路边,让她倆下车,不然别人还以为他人口贩子拐卖妇女了呢。

    再坚强再飒爽的女人,说白了还是女人,女人有任性的权利,也有不顾场合任性流泪的权利。

    哪怕是主动提的分手,不代表她们的心就更狠一点,只是每个人要的不同,有些人要被爱,有些人需要爱别人。

    哭到最后,沈雨涵没了力气,她趴在岑青禾肩膀处,近乎呓语一般的说:“青禾。”

    “嗯?”

    “如果老天只让我许一个愿望,我不会许让我跟霍启勋在一起,我会许,让我一辈子就只爱樊尘一个人。”

    “嗯。”岑青禾点头,唰一下子眼泪就下来了。

    商绍城忍不住道:“你要哭自己哭,别带着青禾一起。”

    沈雨涵道:“你到底心疼青禾还是我?”

    商绍城毫不犹豫的说:“这还用问?”

    沈雨涵心灵受到了重创,马上伏在岑青禾肩头借故流泪。

    岑青禾埋怨商绍城,闷声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不哄能不能别气?”

    商绍城说:“有哄她的她不要,她非找罪受。”

    岑青禾下意识的说:“喜欢我的人多了,我还不是谁都没要,偏要跟你在一起?”

    此话一出,商绍城沉默数秒,因为他想到萧睿。

    人的眼睛不会撒谎,萧睿在病房中说非岑青禾不娶的眼神,足足让商绍城气到现在。

    他那么喜欢她,可她还不是没选他?

    商绍城忽然有种无可奈何感,他一面庆幸自己是胜利的一个,一面又感慨感情这事儿,千万别用理智去衡量对错。

    说句不中听的,感情甚至跟道德无关,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绕过这个弯子,商绍城反问岑青禾,“你这意思,我给你罪受了?”

    岑青禾正在安抚沈雨涵,闻言,闷声回道:“你以前少给我罪受了?”

    商绍城道:“别说以前,就说现在,我对你好不好?”

    岑青禾说:“我对你更好。”

    她就是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商绍城若不是碍着自己手里的东西是方向盘,一定逮什么拿什么打她。

    这一路,沈雨涵跟岑青禾哭得像是泪人,商绍城无辜的被两人排挤,头上扣了个落井下石的高帽子。

    但他也搞明白一个事儿,感情这东西,来得快走得也快,你不知道这一秒还爱着,下一秒还爱不爱。女人狠起心来,杀人都不带手软的。

    他一定要随时随地提防着,不能让任何人有机可趁,他好不容易养熟的白眼儿狼,谁敢跟他抢,他跟谁拼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