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召唤〕〔林诗曼肖凡〕〔巫师自远方来〕〔谍影〕〔王者侵入漫威〕〔科技传播系统〕〔我的灵光幻境〕〔魔帝归来之都市至〕〔道士的无限之旅〕〔重生西游之证道诸〕〔AI西游记〕〔世人畏我〕〔晚明之逆流而上〕〔重生七零王牌军妻〕〔仙界清洁工〕〔隐婚萌妻,轻轻抱〕〔医路坦途〕〔龙神至尊〕〔万古最强宗〕〔魔王奶爸的幸福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23章 有人来,就有人要走
    :

    也许在很多人眼中,这是岑青禾故意吸引商绍城的一种手段,但只有三个人知道,这事儿不怨岑青禾。

    一是岑青禾本人,二是商绍城,三是靳南,因为商绍城抬起右手,靳南一扫,瞥见他虎口处深深地指甲印子,一看就是下手的人心黑。

    商绍城往那儿一坐,本就好看的眉眼上顾盼生姿,知道的是他为岑青禾而来,不知道的,真要误会董明章和孙倩的面子如天大。

    那厘偷着怼了怼岑青禾,岑青禾凑过去,她伏在岑青禾耳边,小声说:“商绍城本人比在照片上还帅。”

    岑青禾憋不住笑,这是发自内心的得意,可嘴上还是违心回道:“还行吧。”

    那厘实在人,当即挑眉问:“这叫还行,什么叫帅得不行?”

    岑青禾下巴一抬,示意那厘右侧的裴诏,低声道:“你小心你家那位吃醋。”

    那厘闻言,当即侧头一揽裴诏的肩膀,把裴诏也拢到她和岑青禾的小圈子当中,裴诏也是个上道的,当即压低声音,小声问:“怎么了?”

    那厘低声说:“你觉得商绍城帅不帅?”

    裴诏点了点头,“可以。”

    那厘‘嘶’了一声,蹙眉道:“说实话。”

    裴诏道:“帅。”

    岑青禾伸手捂着嘴,暗道一家有一家过日子的方法,如果她这么问商绍城,估计商绍城要杀了她的。

    三人正在这边窃窃私语,岑青禾感觉到左手臂被人怕了拍,她马上转头望去,只见顶着张俊美面孔的商绍城盯着她,一本正经的道:“听说你是盛天职员?”

    岑青禾不晓得这厮要搞什么鬼,只得微笑着点头,“是。”

    商绍城问:“哪个部门的?”

    “售楼部。”

    商绍城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随即话锋一转,似笑非笑的问:“我可是你顶头上司,你见到我都不打声招呼的?”

    岑青禾暗骂他多事,没话找话,但这样的场合,她也不能不回,只好扯着笑容,小声回道:“想跟您打招呼的,怕不合适。”

    商绍城满眼低调的流光溢彩,出声问:“有什么不合适的?”

    岑青禾说:“怕您觉得我搭讪。”

    商绍城唇角一勾,笑着回道:“那我主动跟你说话,你不会不会觉得我在跟你搭讪?”

    桌上这么多人,商绍城是打定主意要逗岑青禾,岑青禾按死他的心都有,现实中却也只能满脸陪笑,说他真有意思。

    商绍城很享受这样的过程,一如两个人刚开始认识不久,那时候她还在伴猪,而他是老虎,每每他说什么,她都只有点头哈腰的份儿,让他误以为她很老实,实则……

    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商绍城不逗她逗谁?

    余光瞥见两人坐在一起打情骂俏,靳南忽然觉的,只有商绍城这样的,才会讨岑青禾喜欢吧?

    商绍城交过那么多女朋友,当然懂得怎么讨女人欢心,像是突然出现在婚礼现场,两个人装作不认识的样子,这样掩人耳目的方式,哪个女人受得了?

    也难怪商绍城一边绯闻满天飞,可岑青禾还是一如既往的相信他。

    靳南不是吃醋,只是在感慨,原来岑青禾喜欢这样的男人。

    商绍城没有待完整个婚宴结束,他是抽了中途一段空档,专门来看岑青禾的,接了一个电话,他说叫人开车在楼下等他,他现在就下去。

    岑青禾知道,他又要走了。

    临走之前,商绍城低头往桌下看,像是掉了什么东西,身体一侧,他掀开桌布,俯下身。

    岑青禾也往一旁躲了躲,真以为他要捡什么,直到他在桌下摸到她的大腿,又特别不要脸的在她腿上亲了一口。

    岑青禾差点儿没一个本能反应,用膝盖给他磕出鼻血来,那是因为商绍城反应快,下去没几秒就上来了。

    该做的做完了,他侧头跟靳南打了声招呼,然后起身离席。

    岑青禾在他走后半分钟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寥寥数字:我走了。

    岑青禾回了他一条:不要脸。

    商绍城说:这是潜规则,你懂的。

    岑青禾一直低头玩手机,唇角勾起,靳南跟她隔了一个空位,不用想也知道她在跟谁说话。

    他承认他对岑青禾有好感,甚至起了一丝男女之间的喜欢,但他还不至于明知她有男朋友,还故意去破坏人家感情,更何况她的男朋友,是他朋友。

    靳南小心翼翼的把这份感情藏在心底,既然商绍城跟岑青禾恋爱谈得好好的,他还是由衷的祝福,他们两个可以天长地久。

    至于他自己……没想到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竟然落得个暗恋和单相思的下场。

    婚宴结束,孙倩和董明章招呼熟人换个场子玩儿,岑青禾说:“再次祝你跟老董新婚快乐,下午场我就不约了,我朋友找我有事儿。”

    孙倩特别感谢岑青禾来给她当伴娘,当然也悄悄感谢商绍城过来捧场,两人聊了几句,岑青禾打过招呼准备离开。

    裴诏和那厘走不了,岑青禾跟那厘互留了电话号码,说着改天一起吃饭;她也去跟靳南打招呼,没想到靳南也正好要走,裴诏送两人到电梯口,电梯门合上,靳南问:“你去哪儿?我送你。”

    岑青禾说:“不用了,你忙你的。”

    靳南道:“我也没什么事儿。”

    岑青禾问:“真没事儿?”

    “嗯。”

    “那你送我去f。k吧。”她跟沈雨涵约了在那里见面。

    靳南说:“你知道路吧?”

    岑青禾反问:“你不知道f。k?”

    靳南如实回答:“不知道。”

    岑青禾笑说:“你真是老年人的生活节奏啊,真不知道你这么好的身手都是在哪儿练的。”

    靳南秉持着不耻下问的原则,向她询问,岑青禾回答,并且约他一起去玩儿,靳南拒绝了。

    岑青禾说:“那你待会儿要去打球吗?”

    “嗯。”

    她笑着道:“打球也蛮好,我要不是约了人,我就跟你一起去打球了。”

    靳南心想,可千万别跟着他混,她倒是不觉得什么,他压力很大。

    出了门,靳南送岑青禾去了拳馆,岑青禾下车后跟他挥手道别,“欸,等等。”

    她突然掏包,从包里面摸出一根棒棒糖,递给他道:“谢谢你送我过来。”

    靳南顿了两秒才抬手接过,她弯着眼睛说:“拜拜,我走啦。”

    看着她转身进了拳馆,靳南也开车离开,瞥见放在面前的棒棒糖,他思忖片刻,还是把车停靠在路边,撕了糖纸放进嘴里。

    棒棒糖是青苹果味道,乍酸还甜,他嘴里渐渐不是滋味儿,总觉得老大个艳阳天,可心里却是冷冷的。

    岑青禾到了拳馆,有人带她去到单独的训练室,她轻轻推门往里进,只见台上赤着精壮上身的樊尘,正在跟职业的陪练做对抗练习,一旁还站着几名记录员。

    沈雨涵坐在台下某处,正专心的往台上看。

    岑青禾迈步往前走,到了沈雨涵背后,拍了她一下。

    沈雨涵转头,勾起唇角,“青禾。”

    岑青禾坐在沈雨涵身侧,看着台上挥汗如雨的樊尘,小声道:“怎么样了?”

    沈雨涵道:“月底比赛,现在每天都在练习,不能受伤,但也不能懈怠,一天运动十个小时以上。”

    岑青禾打量樊尘的腰身,随即问:“樊尘是不是瘦了?”

    沈雨涵点头,“嗯,他要打75公斤级的,严格控制体重,同一个级别,同样的成绩,体重轻的获胜。”

    岑青禾说:“喜欢了这么多年的综合格斗,还从来没机会去现场看过。”

    沈雨涵说:“前排的票让樊尘给你留着,到时候我哥也去,我们坐一起给樊尘加油。”

    岑青禾说:“我不能跟你哥坐一起。”

    沈雨涵道:“对哦,你俩现在地下恋。”

    台下说话的功夫,台上已经中途休息,记录员给樊尘递功能饮料,并且跟他叨念注意事项,樊尘点头,随即目光落到台下,笑着跟岑青禾摆手,“嫂子。”

    岑青禾马上在唇边竖起食指,樊尘也赶紧改口,“青禾。”

    岑青禾笑着道:“小伙身材练得越来越棒了。”

    樊尘低头看了眼自己被汗水打湿的古铜色身体,条理分明的胸肌和腹肌,不会夸张的大,练得恰到好处。

    他笑着回道:“一般。”

    岑青禾挑眉,“这还一般?你让二般三般的怎么办?”

    樊尘道:“就这你身边那位还总是挑三拣四的呢。”

    岑青禾侧头看向沈雨涵,沈雨涵对着台上的樊尘说:“我是对你高标准严要求,上台没等打,你颜值就已经秒杀对手了,我要是裁判,同等成绩下看脸,你稳赢。”

    樊尘笑说:“到时候你大点儿声给我加油,现场是可以骂人的,你骂得越起劲儿,我打的越顺。”

    沈雨涵说:“放心吧,我跟青禾一起给你骂到第一的位置上去。”

    岑青禾坐在一旁兀自发笑,她觉得樊尘跟沈雨涵很配,看两人对话也是搞笑又温馨,就这一幕饶是谁看到,都会觉得两人恩爱非常,但谁又知晓,沈雨涵已经打算放弃这段感情,她说爱情的道路上只能容得下两个人,有的人来,就有人要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