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魔帝〕〔时轮,命轮〕〔暖婚:一胎两宝〕〔穿越八零俏宝妈〕〔攻略极品〕〔重生之妖孽人生〕〔南王手记〕〔超神级加速系统〕〔天命凰谋〕〔青梅仙道〕〔西游之白衣秀士〕〔爹地有毒:替身娇〕〔重生霸道俏总裁〕〔我真不是良民〕〔大棋圣〕〔主神空间的道修〕〔嫡女惊天下〕〔重生小俏媳首长早〕〔寻宝全世界〕〔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21章 伴郎中的卧底
    :

    岑青禾闻言,不老高兴的蹙眉回道:“这主意可不是我想的,我原来想用牙膏,不辣又清爽。”

    靳南顿时觉得口中的火辣消散不少,牙膏?亏她想得出来,那就不是难忍,而是恶心了。

    岑青禾问他:“你认识新郎还是新娘?怎么跑来当伴郎了?我刚才在里面听着声音好耳熟,没想到会是你。”

    靳南说:“我跟新郎外甥是朋友,被他拉来凑数的。”

    岑青禾笑说:“怪不得呢。”

    靳南觉得她这笑容背后包含了很多,遂面不改色的问:“怪不得什么?”

    岑青禾瞥了眼周围,见没人才很小的声音回道:“你可不像是爱凑热闹的人。”

    靳南可以很理智的分析,她这话原意是,他跟这种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

    岑青禾冲着他满脸堆笑,靳南一时间恍惚,觉得她几天不见,貌似比上次见的时候,明媚了不少。

    还没来得及仔细端详,门内已经传来熟悉的声音,扬声叫道:“青禾?”

    岑青禾侧头往卧室里面看,只见大家都在回头找人,岑青禾赶紧快步往里挤,等到挤进去才发现,董明章已经找到了一只鞋,另外一只怎么都找不到,原因是鞋子根本就没在房间里,而是在岑青禾的包里。

    经孙倩和那厘的一致提醒,岑青禾这才后知后觉,赶紧打开包,拿出银色的高跟鞋。

    靳南见状,眼底满是哭笑不得,如果她走了,人家新娘子还没法落地了,她心是有多大?

    在一片热闹声中,董明章抱着孙倩往外走,岑青禾跟那厘帮忙托着婚纱裙摆,故而没跟伴郎在一起。

    靳南也不抢上,反正他自己开车来的,除了裴诏之外,其余几个伴郎都在他车上。

    等到人齐了,靳南开车往盛天酒店方向去,路上,其余几个伴郎在商量怎么整伴娘。

    其中一个说:“那个长头发的漂亮,我们一会儿就弄她吧?”

    另一个说:“我也喜欢她,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如果没有……“

    “不管有没有,就她了,湿身诱惑,还能饱饱眼福。”

    几个男人越说越过,靳南用头发丝都能猜到他们在说谁,他们想一会儿去酒店顶层的露天场地,把岑青禾给推水池子里面去,打着热闹的旗号,其实内心无比的龌龊。

    目视前方,他俊美的面孔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

    几个伴郎都不知道靳南的来历,之前光顾着冲进去闹,也没看到靳南跟岑青禾是认识的,这会儿见他一声不吭,副驾上的男人侧头说:“哥们儿,一会儿到了婚礼现场搭把手,除了短头发的那个,其余几个伴娘,咱们都给推水池子里面去。”

    靳南头都没转一下,薄唇开启,出声道:“除了听听尖叫声,还能起到什么效果?”

    男人笑说:“活跃一下气氛嘛。”

    靳南不置可否,也没出声,其余几人偷着互相使眼色,不确定靳南怎么想的,因此不再说话,反正有没有他都一样,他们该闹还是要闹的。

    岑青禾跟那厘坐裴诏的车,几十辆婚车浩浩荡荡的往酒店方向开去,大大的艳阳天,让人心情愉悦。

    等到了酒店,众人各自乘电梯往顶层去,在顶层举办完婚礼仪式,再下去吃饭。

    这是岑青禾第一次当伴娘,站在孙倩身后不远处,她听着董明章跟孙倩互道誓言,说着两人一路来的相守与相伴,今天终于结成夫妻,董明章五十岁的人了,愣是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说孙倩和她肚子里面的宝宝,是他今生最大的财富,他会用生命去保护。

    孙倩说:“女子本弱,为母则强。以前我为了你而坚强,今后我会为了你和宝宝坚强,你放手在外面工作,无论回来多晚,我会做好饭菜在家等你,还是初遇时我对你说的那句话,我跟定你了。”

    岑青禾打从孙倩从红毯另一端走来的时候,鼻子就开始发酸,至此,她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低低抽泣,感动的不行。

    对面董明章的背后,靳南站在伴郎团队中,抬眼望着对面的岑青禾,见她一个劲儿的掉眼泪,他俯在服务人员耳侧,低调吩咐过去送纸,并且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岑青禾的手机就抓在手中,短信过来,她低头看了几秒钟,然后不着痕迹的跟身侧那厘和孙倩表妹打了声招呼。

    待到整个婚礼仪式举办完毕,主持人叫大家移步楼下宴会厅吃饭,新娘新郎要单独回休息室换衣服,剩下几个伴娘肩并肩一起走。

    裴诏嫌阳光刺眼,帅气的面孔上罩着一副巨大的黑超,完事儿马上过来找那厘,揽着她的肩膀跟她说话。

    除了靳南之外的其余几个伴郎,像是早就谋划好的狼,悄悄绕到几个伴娘身后,只等到她们走至水池附近,好直接推下去。

    正午的阳光正中偏西,光线从背后照来,影子会投到人前,岑青禾看似在跟身边人讲话,可目光一直留意着影子,几人已经来到水池边,只见身后影子忽然疾步上前,岑青禾忙推开左右两人,身后身形一闪,身后正欲推她之人,就这么扑了个空,岑青禾又学雷锋助他一臂之力,使劲儿推了下男人肩膀,男人本就往前扑,这一下过后,更是停都停不下来,眼看着眼前的一池春水,只能一头扎进去。

    另外几个伴郎踉跄一步,耳边听得‘扑通’一声,再看水池,竟然不是岑青禾,而是自己同伴。

    反应过来之后,几人都朝着岑青禾过来,本来他们就没想推别人,就怕只推岑青禾一个,有些司马昭之心。

    如今岑青禾‘先动手’,那就别怪他们为兄弟报仇雪恨了。

    另外两个伴娘尖叫着往一边躲,却没见有人来抓他们,因为他们齐刷刷的冲着岑青禾去了。

    岑青禾这小暴脾气,顿时脱了高跟鞋,包往地上一扔,顺着揪住第一个冲她伸过手臂的男人,连耸带拽,脚下一绊,男人显然没料到岑青禾有功夫,大意轻敌,成为第二个被扔下水池的。

    仍旧是‘扑通’一声,就跟死猪下了开水锅一样,溅起的水花在阳光折射下,似是有一弯彩虹滑过。

    岑青禾接到靳南的短信,他提醒她,伴郎想把她们推下水池,叫她担心。

    丫的,虽然这天气不错,但毕竟才五月份,春寒乍暖,池子里的水又说不上是多久之前的,最烦这种不熟装熟的人,打着热闹气氛的名义,实则是想看别人笑话。

    这么喜欢热闹,岑青禾就送他们下去热闹热闹,反正听谁出声不是出啊。

    她一肚子气却没有表现在脸上,装作闹着玩儿的样子,转瞬间已经把两个男人推下了水池。

    那水池的水冰凉,盛天酒店为了今天的婚礼,特地刷了池子,换的新凉水。

    两人在水下冻得哆哆嗦嗦,正找位置往上爬。

    另外几个伴郎见状,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今天就非得把岑青禾给推下水。

    岑青禾正打算跟他们练练,余光一瞥,一抹高大修长的身影出现在视线当中,靳南拽过其中一人,手上动作快而利落,一个反手,男人针扎火燎,哀嚎着往下蹲,靳南掰着他的手往前走,眼看着面前再踏一步就是水池,可是男人控制不住,手臂都快被掰折了,他只能一咬牙一跺脚,跳吧。

    这会儿气氛已经变了,如果说起初是在闹着玩儿,那么这会儿报复的味道已经充斥了整个顶层露天花园。

    剩下的两个伴郎皆是站在原地不敢动,一脸说不上是惊慌还是尴尬的表情,靳南解决了一个,转身向他们走来,两个男人以为不动就没事儿了,结果靳南一手揪着一个,直接往池边扯。

    其中一个男人开口道:“欸,哥们儿,嘛呢?”

    靳南没管那么多,先把另一个老实的扔进池子里,转手来推他的时候,男人跟靳南撕扯,面上明显的不快,似是要怒,嘴上说着:“干嘛?”

    靳南面无表情着一张俊美面孔,竟是一个字都不说,用男人之间最纯粹的实力,将面前的人打进水池。

    放眼一瞧,池子里面不养鱼,专门养伴郎。

    原本要往上爬的人,看靳南一脸冰寒,干脆不爬了,在里面待着还安全一些。

    靳南居高临下的睨着几人,一个字都不说,却让他们一个字也不敢说。

    毕竟是董明章的婚礼,伴郎也是跟董明章有关系的人,靳南不好说什么,另一边那厘已经悄悄告诉了裴诏。

    裴诏走过来,看着池中人笑道:“哥几个,热闹吗?好玩儿吗?”

    他完全是开玩笑的样子,像是刚才一番打斗,不过是你情我愿的嬉戏。

    岑青禾走到靳南身边,递了张纸巾给他,靳南眼露意外,岑青禾瞥了眼他沾水的鞋子。

    靳南接过纸巾,低头擦了擦鞋。

    水池下的几人可算是看明白了,靠啊,原来他俩是认识的!

    不敢发飙,毕竟在车上是他们口出狂言在先,如今也就只能哑巴吃黄连,有口也说不出了。

    岑青禾不想让孙倩的婚礼不好看,所以走到池边,主动伸出手,没事儿人的表情笑道:“同志们,上来吧,换身衣服下楼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老子是不周山〕〔医世神凰〕〔总裁爹地超级宠〕〔逆袭少夫人:军少〕〔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农门娇女:神秘质〕〔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渣渣复渣渣,就应〕〔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