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狂妃:绝色大〕〔帝少逃妻拥入怀〕〔弑血王妃〕〔盛世妖女,至尊太〕〔末世红包龙帝〕〔恐怖旅游团〕〔我真不是叮当猫〕〔魔仙三少〕〔扶明录〕〔妖怪不可以〕〔大文学家〕〔造神天域〕〔王者荣耀之魔君〕〔变身之九尾狐仙〕〔刁妃妖娆:撩个王〕〔随身带着个世界〕〔王牌特种兵〕〔女医师的修仙日常〕〔山里人家〕〔自始至终都是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19章 做了一个决定
    :

    本就漆黑的眸子转瞬间变得一片幽深,商绍城垂目睨着身下的岑青禾,她哭的眼泪汪汪,眼皮略微有些肿,可他却仍旧觉得好看,睨了片刻,他俯下身,亲吻她的眼睛。

    岑青禾合上睫毛,感觉到他温软灼热的唇,从眼皮处一路轻轻滑下,抚过她挺翘的鼻梁,最终落到同样柔软的唇瓣之上。

    舌尖轻车熟路的撬开唇齿,商绍城含着岑青禾的下唇瓣,卷在自己口中品味,岑青禾环着他的脖颈,恨不能用外力让彼此身体相融。

    最近气温一直在二十度以上,岑青禾已经换了夏天的衣服,她上身穿了件雪纺的荷叶袖小衫,下摆没什么松紧,商绍城的手可以很轻松的滑进去,摸着她纤细的腰肢和丝绸面料的内衣。

    两具同样渴望的身体,像是正负极的磁铁,紧密想贴,拽都拽不开。商绍城本就穿得不多,一件t恤和一条家居休闲裤,两人在床上滚了几圈,他不知怎么就赤着精壮的身体,岑青禾在他肋骨和后背处摸来摸去,惹得商绍城情难自制,恨不能一口给她吞了。

    没有任何隔阂的亲密接触是最让人心生享受的,更何况,商绍城活儿好,岑青禾没吃过其他猪肉,但也见过不少猪跑,跑的这么好的,商绍城是头一份。

    今儿她也是心情好,为了鼓励他一直以来在这方面的劳苦辛勤,所以她难得的反客为主,想要伺候伺候他。

    商绍城平躺在床上,脑后不是枕头,而是她扔在床上的玩具公仔,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屋中挡着窗帘,更是什么都看不见,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当中,商绍城闭上眼睛,放大了感官去体会。

    她在他身上,动作不大,可每一次细微的浮动,总能让他忍不住眉头蹙起,强忍着想去抓床单的冲动。

    岑青禾不是故意磨人,她自己也在饱受煎熬,可翻身做主还不到三分钟,忽然腰间被两只灼热的掌心扣住,底下的人腰杆子一动,下一秒,天旋地转,换她平躺在床上,一头长发凌乱散开。

    商绍城猛地一阵动作,如按了开关就不会停的机器,岑青禾喉咙间随之溢出一连串令人脸红心跳的破碎声音。

    他是她在暴风雨中唯一的依靠,所以她只能紧紧地扣着他的手臂,尽可能的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以此来降低震动。

    情动之时,商绍城俯身去吻岑青禾的唇,低喘着告诉她,“我爱你。”

    岑青禾用力抱住他的脖颈,不回答,只用身体最诚实的反应来回应。

    一番要人命的甜蜜折磨过后,商绍城伸手开了床头灯,如往常一样,点了一根烟。

    他才抽了半口,只见怀中一条嫩白手臂伸出,下一秒,烟就到了岑青禾嘴里,她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学着他平时的样子,抽了一口,不走肺,只在嘴里转了一圈就吐出去。

    商绍城眼底含笑,出声问:“你会抽吗?”

    岑青禾道:“不会学呗,势均力敌的爱情才能长长久久。”

    商绍城都不知说什么才好,论记仇,他们也是旗鼓相当。

    她是打算抽一整根了,商绍城把烟灰缸放到肚子上,方便她弹烟灰,他自己又点了一根。

    两个人吞云吐雾,视线所及之处,一片云山雾罩。

    商绍城饶有兴趣的说:“你不是讨厌烟味儿吗?”

    岑青禾说:“等我学会就不讨厌了。”

    商绍城道:“烟不是什么好东西,偶尔抽着玩儿玩儿也就算了,不许真学,也别去外面抽。”

    “干嘛?怕我学会了比你有范儿?”

    商绍城道:“我身上这么多好的你不学,就这么一个坏毛病还让你看见了。”

    岑青禾闻言,马上夸张的‘啧啧’几声,然后道:“您真好意思说,还就一个坏毛病。”

    她口吻尽是嘲讽,商绍城说:“我还有什么毛病,你说一个我听听。”

    岑青禾道:“贱的呀,那么多听话又温热的妹子你不要,你偏喜欢我这种白眼儿狼。”

    商绍城‘嗯’了一声:“我是眼光不大好。”

    岑青禾顺着话茬说:“对吧,跟这相比,抽烟算什么?”

    商绍城道:“烟可以不抽,白眼儿狼不能不要。”

    岑青禾撇嘴‘切’了一声,可唇角却是上扬的,心里美。

    “那你戒烟吧。”她抬眼看着他说。

    商绍城镇定自若的问:“你饿不饿?我忽然饿了。”

    岑青禾佯怒拉下脸,商绍城忍不住哄她,“少抽,我以后尽量少抽。”

    岑青禾也没想过商绍城能戒烟,他烟瘾本来就大,在她面前已经很克制了,她要的是他一个态度,有态度就是好同志。

    “冰箱里有吃的吗?我给你做。”

    商绍城说:“走,一起下去看看。”

    两人洗了澡各自换好睡衣下楼,岑青禾看到小二,马上过去抱住它,又是亲又是揉,小二一脸淡定,这功夫想起它来了?之前跟谁玩儿目中无人呢,她没来这个家之前,谁还不是宝宝了?

    “别玩儿它了,过来。”

    商绍城站在一旁叫岑青禾,岑青禾扯了下小二的脸,转身走了。

    小二瞥着两人,欸?就这么走了?人眼看狗低嘛?

    可是随即一看两人要进厨房,小二立马从沙发上跳下来,屁颠屁颠的跟过去,摇头晃尾。

    就岑青禾准备饭的功夫,商绍城就接了不下三个电话,都是约他出去吃饭的,商绍城一一回拒,有些一听就知道对方的来头不小,连商绍城也得好声好气陪着笑脸。

    岑青禾心里酸酸甜甜,酸的是大家都不容易,甜的是商绍城宁愿跟她在家吃方便面,也没有出去跟大人物赴约。

    早前她总觉得自己很累,累就会有负面情绪,有负面情绪就会委屈,但现在一看,高高在上如商绍城,也有他的为难和取舍,为了这段感情,他们都在努力,往后她再不会轻易情绪作祟了。

    冰箱里面有大虾也有火腿,岑青禾做了海鲜面,跟商绍城边看电视边吃,他说:“等月底樊尘打完比赛,你空出五天时间,我们出去玩儿。”

    岑青禾高兴的道:“我签证已经下来了,你月底就有时间了吗?”

    商绍城道:“说好了忙完这阵儿就带你出去,说到做到。”

    岑青禾笑得眼睛都弯起来,从自己碗里夹了个大虾给他,“赏你的。”

    商绍城瞥了眼旁边虎视眈眈的小二,“你以为我是它?”

    岑青禾说:“我给小二,它还会冲我摇尾巴呢。”

    商绍城道:“出息。”

    她说:“你也不赖,你还会装病。”

    商绍城面吃到一半,咽不进去也不好吐出来,着实尴尬,这事儿留了话柄给她,不知道她要笑多久。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谈这样的一段恋爱,岑青禾除了长得漂亮在他预料之中,其余的一切,都像是买了大乐透,不到开奖不晓得会是什么。

    说她脾气好吧,暴躁起来六亲不认;可说她脾气不好,她特别会哄人,小嘴抹了蜜似的甜。

    说她聪明,她经常感情用事;可说她傻,她又是不愿吃亏的性格。

    她以前觉得工作就是一份养家糊口的渠道,不图名不图利,一直被人推着往前走;但现在知道公司是他家的,为了他,她可以奋不顾身披荆斩棘,说要去公司里面陪他。

    这要是搁在古代战场上,那他是将军,她就是先锋了。

    可能商绍城从前的二十五年都不够幸运,因为遇见的女人都没有岑青禾这般甜辣;但他也是非常幸运的,因为他跟岑青禾在一起之后,时常会冒出感谢老天爷的念头。

    老天爷待他不薄,让他在这样利欲熏心的年代,披着一身的铜臭味儿,还能找到这么个真心实意爱他本人的宝贝,商绍城决定了……

    岑青禾见他拿起碗,把面汤都喝了,她诧异的道:“你不是不喝面汤的吗?”

    商绍城说:“我决定了,以后你做饭我都不浪费。”

    她一脸懵逼,不知道他这突如其来的决定是为了哪般。

    商绍城不需要她明白,免得她知道之后又要翘尾巴沾沾自喜。

    他以前以为喜欢一个人是从十分到一分的过程,从乍见的欢喜到越发的平淡无趣,最后当然就是个分手的结局。

    能谈多久,取决于对方到底有多漂亮,看多久才会腻。

    直到遇上岑青禾,商绍城渐渐明白,原来真的喜欢,是从一分到十分的过程,慢慢发掘对方身上的好,每天都多爱她一些,她高兴,他跟着她高兴,她不高兴,他连工作都做不好,就想着怎么哄她开心。

    估计古代那些被扣上沉迷女色的君王也就不过如此,有人爱江山,有人爱美人。

    如今在商绍城眼里,他已经看不出岑青禾到底是美还是更美了,他就觉着她好,怎么都好,连做个方便面都跟别人做的不一样味儿。

    吃完东西,岑青禾要捡碗筷,商绍城拉着她的胳膊,两人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综艺节目里横行着流量小鲜肉,岑青禾在他耳边聒噪,讲一些他听过没听过,却不在乎的娱乐圈八卦。

    这不是商绍城第一次觉着,岁月静好,就这样吧,一辈子也挺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军妻鲜嫩:权少宠〕〔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靳少强宠小逃妻〕〔一胎二宝:冷血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