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变身在漫威世界〕〔穿越到1931〕〔奕王〕〔EXO之十二殿下〕〔从过气到大牌〕〔韩硕传〕〔木叶之封火连天〕〔信用卡球星系统〕〔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宸王宠妃枕上书〕〔甜宠专属:小太太〕〔我的极品女神〕〔水浒之风云再起〕〔重走生死路〕〔鹰扬美利坚〕〔大秦游戏攻略〕〔暖婚似火:陆少,〕〔美食诱获〕〔超级捉鬼公司〕〔缔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18章 同一份爱情,同一份恐惧
    :

    岑青禾立马就急了,连声问:“哪儿不舒服?你在哪儿呢?”

    商绍城说:“家里。”

    “我现在就过去,你等着我。”

    岑青禾挂了电话,旁边蔡馨媛问:“出什么事儿了?”

    岑青禾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蹙眉道:“绍城不舒服,我赶紧回家一趟。”

    蔡馨媛纳闷,“不是去工作了嘛,好端端的……”

    话还没说完,岑青禾已经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说好了一起吃晚饭的呢?

    大家五十步笑百步,谁也别说谁见色起意,都这玩意儿。

    岑青禾也没打两下球,光顾着跟蔡馨媛聊天,身上没有汗,她没洗澡,换了衣服赶紧打车去盘古世家。

    她是一路跑进去的,到了门口开门,气喘吁吁。

    小二早就闻声堵在玄关处等她,岑青禾没心思跟它互动,脱了鞋就往楼上跑。

    来到主卧,房间窗帘是挡着的,光线昏暗,岑青禾也没开灯,径自走到床边,那里拢着一具身影,她轻轻坐在床边,伸手探了探双眼紧闭男人的额头。

    兴许是她跑得太急,掌心略有湿意,竟然感觉不到商绍城额头上的温度,她只好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去试他额头的温度。

    商绍城突然睁开眼睛,漆黑的瞳孔,在昏暗光线下都特别耀眼,像是一对会发光的黑曜石。

    岑青禾抬起头,睨着他,柔声问:“哪儿不舒服?”

    她试了他的额温,并不发烧。

    商绍城薄唇开启,目光炯炯的望着她,低沉着声音回道:“心里不舒服。”

    岑青禾上来一根筋的劲儿,差点儿想问,你有心脏病吗?

    但是话到嘴边,她看到商绍城不同往日的认真目光,这才后知后觉,他说的心里不舒服,不是心绞痛。

    她没出声,两人就这么一坐一躺,四目相望。

    看着看着,岑青禾忽然湿了眼眶,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出来。

    商绍城见状,坐起来把她拉到自己怀里,岑青禾感觉到熟悉的体温和味道,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商绍城什么都没说,只伸手抚着她的后脑,一下一下。

    岑青禾一如受了委屈的人,压抑了很久,如今终于寻到了一个发泄口,眼泪伴着所有的不快,尽数流出体内。

    大哭顶多持续个半分钟,随后就只剩轻声抽泣,商绍城一手捧着她的脸,另一手帮她擦眼泪鼻涕。

    岑青禾也是个知羞耻的,眼泪可以擦,鼻涕她自己都嫌脏。

    探手抽了床头柜处的纸巾,她侧头用力擤鼻涕,商绍城轻笑出声,岑青禾闷声道:“笑什么笑?”

    商绍城道:“怕你把鼻子擤掉了。”

    岑青禾挑衅,“没鼻子你就不喜欢我了?”

    商绍城没有马上回答,只一眨不眨的望着她的侧脸,过了会儿才说:“我怕你不喜欢我了。”

    岑青禾闻言,下意识的鼻尖一阵酸涩,眼眶也止不住的发烫,一滴又大又圆的眼泪顺着下睫毛滑落,岑青禾心里在说,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但现实中她却如鲠在喉,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商绍城扳过她的脸,看着她道:“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岑青禾边摇头边哭。

    商绍城看着心里难受,低沉着嗓音说道:“是我不好。”

    岑青禾哭着扑进他怀里,双臂环着他的脖颈,哽咽着说:“我没有生你的气,绍城……我真的很喜欢你。”

    岑青禾想说的话很多,但是话到嘴边,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突然变成了表白。

    也许,是太害怕的缘故。

    怕有千万种的可能和意外,会让他们的恋情受到伤害。

    商绍城心中忐忑的,也不过是岑青禾对他的感情有无生变,她一句我真的很喜欢你,说的他心动又心痛,他下意识的收紧手臂,紧紧地回抱住她,在她耳后轻声却肯定的回道:“我也喜欢你,特别喜欢,非常喜欢,没你活不了了。”

    男人的脸皮始终比女人的厚,一旦知道岑青禾心里非常在意自己,商绍城立马原地满血复活,说起情话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岑青禾最近日夜担心的,都被商绍城的这句话轻松抚平,她死死搂着他的脖颈,三分撒娇三分委屈的道:“我怕你不喜欢我了。”

    商绍城抱着她,低声回道:“巧了,我跟你怕的一样。”

    岑青禾问:“你这么好,谁都会上赶着巴结你,万一你遇见比我更好的,不要我了怎么办?”

    商绍城说:“我也在担心这个问题。”

    话音落下,岑青禾立马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没好眼色的横着他。

    商绍城急忙解释,“我的意思是,你身边优秀的男人也不少,万一有人趁我不注意,挖我墙角怎么办?”

    岑青禾挑眉道:“你就对我这么不放心,我是那样的人吗?”

    商绍城说:“没办法,色令智昏,我现在没办法用理智说服自己,你这两天稍微冷淡我一点儿,我都快成怨妇了,一直在胡思乱想,我怕你给我踹了。”

    岑青禾噘嘴道:“你别偷我的词儿,这是我想说的话。”

    商绍城问:“我什么时候冷淡你了?明明是你冷暴力我。”

    岑青禾说:“哪有?我一给你打电话,你不是工作就是在忙,我还以为你故意的呢。”

    商绍城就差举手发誓了,“天地良心,不信你去问余楚楠,你看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是不是在工作?”

    岑青禾撇嘴说:“得了,咱俩的事儿,你也好意思问人家?”

    商绍城道:“我今天说去售楼部接你,你说你约了朋友,我去了,看见你上了薛凯扬的车,他几个意思?还对你贼心不死呢?”

    岑青禾实话实说,“薛凯扬送我去孙倩家楼下就走了,我俩现在纯哥们儿。”

    商绍城酸酸的说:“你拿他当哥们儿,他心里指不定想趁虚而入呢。”

    岑青禾原本怕商绍城对自己淡了,结果现在一瞧,哪是淡了的样子,简直浓烈的不得了。

    其实女人想要的特别简单,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疯了一样的喜欢。

    商绍城现在不说全疯,但也是理智全失,他以前向来冷淡,现在却动不动的跟她耍小孩子脾气,还诈病骗她回来,哪里像个成年人该有的样子。

    可他越是这样,岑青禾心里的不安全感越是消散,只要他在乎她,喜欢她,其余的都可以不计较。

    嫌坐在床边扭着身子说话不方便,岑青禾干脆脱了裤子,盘腿儿坐上床,两人面对面,展开一场毫无保留的心灵上的沟通。

    很多话都已经是说过的,但是这次再提,却是不一样的心境。岑青禾跟商绍城都能感觉到彼此浓浓的在乎,他们都是一点儿隔阂也不想有,尽心尽力的想维护好这段感情。

    岑青禾心中阴霾一扫而光,看着对面一张没有任何瑕疵的俊美面孔,她出声问道:“你现在对我的感情有几分?”

    商绍城问:“满分多少?”

    岑青禾说:“十分。”

    商绍城不答反问:“你给我打几分?”

    “九点五分。”

    他立马眉头一蹙,不悦的说:“那零点五差哪儿了?”

    岑青禾看他吹胡子瞪眼,不由得撇嘴回道:“跟你满分,怕你骄傲,谁还不能有个上升空间了?”

    说完,她又想起一辙,提高声音道:“我先问的你,你给我打几分?”

    商绍城沉声说:“九点五。”

    岑青禾不高兴了,“我那零点五差哪儿了?”

    商绍城道:“人无完人,势均力敌的爱情才能长长久久。”

    岑青禾一呲牙,什么屁话,他就是小心眼儿,一点儿亏都不肯吃。

    两人面对面互看了一会儿,到底还是商绍城绷不住,抬手过来掐她的脸,岑青禾皱眉躲开,伸手打他,他又伸过来,她躲闪不及,又是盘腿而坐,直接往一旁栽倒。

    商绍城过来挠她痒痒,岑青禾针扎火燎,叫声尖锐,奈何根本推不动他,他跟一座山似的压在她身上,她头皮都麻了,连声道:“服了,我服了……”

    商绍城的两只手威胁性的放在她两侧肋骨处,低头睨着她道:“叫哥。”

    岑青禾咬着牙,宁死不屈。

    商绍城嘴里发出很轻的一声‘嘿’,在嘲笑她的死鸭子嘴硬,手指稍微用力扣在她肋骨处,顿时又疼又痒,像是踩在了电门上,岑青禾‘嗷’的一嗓子,差点儿把商绍城耳膜震穿。

    他沉声道:“赶紧的,叫不叫?”

    岑青禾怕得一动不敢动,好汉不吃眼前亏,她低声说:“绍城哥哥……”

    商绍城说:“再叫,叫到我高兴为止。”

    岑青禾一口气顶上来,士可杀不可辱!

    商绍城一看她不服气的眼神,手指上的力道立马加重了几分,他还没等挠呢,只是吓唬一下,岑青禾立马毫无感情的叫道:“绍城哥哥,绍城哥哥……”

    鹦鹉学舌一般,一句接着一句。

    商绍城右边手指一挑,伸进她衣服里面,捏着她腰间滑腻软肉,沉声道:“再挑衅,我让你乐到哭。”

    岑青禾相信商绍城说到做到,当即嗔怒的瞪了他一眼,微噘着唇瓣呻道:“哎呀,绍城哥哥。”

    这一声,当真叫到商绍城骨头都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