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重生之绝世修真〕〔废材逆天:最强王〕〔神医艳旅〕〔异界通缉犯〕〔绯色升迁图:崛起〕〔萌宝甜妻:总裁爹〕〔王爷,夫人又要休〕〔我宠的,小奶萌[娱〕〔时光留给爱你的人〕〔闷骚总裁花样多〕〔我在女子监狱当管〕〔锦绣人间〕〔九阳帝尊〕〔女总裁的全能高手〕〔摘星院〕〔极品修真邪少〕〔长生遥〕〔10020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17章 爱是妥协
    :

    岑青禾道:“你说的容易,我也想过定最后期限,那我是定多少好?二十九?抓住青春的尾巴;还是三十岁,凑个整?感情的事儿没办法提前打预支,如果我三十岁了,商绍城让我再等他一年,我等是不等?”

    蔡馨媛投了个球,三不沾,她悻悻的跑到篮下把球捡起来,一边拍一边道:“你说的确实也对,男人耗得起,女人耗不起。”

    岑青禾心事重重的说:“我最近心烦,不是烦别人,我是烦我自己,总是胡思乱想,城城对我真的挺好的,我也觉得他为我变了不少,脾气没以前那么大,有什么事儿也耐着性子解释,是我自己没调节好情绪,我怕再这样下去,我累,他也会觉得累。”

    这样不用熬到二十九岁三十岁,俩人能不能一起过下一个年都未可定。

    蔡馨媛闻言忙道:“你既然都有这样的心思了,那是你跟商绍城之间出现了问题,最近你忙他也忙,你俩在一起的时间都是有数的,以前丁点儿的小事儿都能及时沟通解决,现在面都碰不着,什么事儿都是在电话里面说,你多心也是难免的,毕竟眼睛才是心里的窗口嘛。”

    岑青禾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想尽早升职能调到公司里面去上班。”

    蔡馨媛道:“你想法是好的,工作也很拼,可就是你这么拼,才弄得商绍城有空你又没空,他的职位和我们的职业,注定你俩不可能朝九晚五,想见就见,所以这种情况下,不是他迁就你,就只能是你来迁就他。”

    岑青禾在死胡同里面出不来,蔡馨媛索性放下篮球,认真道:“商绍城需要的是一个女朋友,不是一个女强人,再说你原本也不是女强人的类型,就为了离商绍城近点儿,非把自己逼成这样,但是到头来弄得你俩感情还不如从前。出了事儿,你得从根上找原因,到底是哪一环节出了问题,依我看,你要适当的调整工作和私人时间比例,多点儿时间陪商绍城。”

    岑青禾抻完腿,插着腰看着蔡馨媛问:“那我岂不是为他而活了?”

    蔡馨媛面不改色的回道:“你一个售楼部的组长,让整个一夜城公司的总裁pass掉手上的工作来迁就你,你觉得这现实吗?”

    岑青禾是摩羯座,想事情很理智,所以她没说什么男朋友就得牺牲时间迁就女朋友的话,只是说:“这倒也是。”

    不过转念一想,岑青禾马上又问:“我可以迁就他,但他一辈子这么忙,我要迁就他一辈子吗?”

    蔡馨媛眸子微挑,理所当然的回道:“你以为呢?都说豪门不好嫁,一是豪门看不看得上咱们这种平头老百姓,再者他们看上咱们了,也得看咱们适不适应,大家都以为找个有钱人跟着享福就好了,那有钱人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还不是自己挣的,你现在看商绍城这么忙,东跑西跑,我不敢保证他以后会不会比现在更忙,但是我能肯定的是,你俩在一起,最起码工作时间上,一定要你来迁就他,而且不是一天两天,你想跟他在一起多久,你就要妥协多久。”

    岑青禾脸色不是很好看,可能是蔡馨媛这记猛药来的太突然,她径自出神,应该是在想问题。

    蔡馨媛干脆把所有可能发生的问题,全都罗列出来。

    “我们现在假设商绍城对你可以始终如一,你俩也是奔着天长地久去的,那么你要想清楚以下几点。第一,就是我说的工作时间问题,你要迁就他;第二,他是公众人物,又是这样的身家背景,被人拿来品头论足是避免不了的,今天还只是单纯的炒他,你就扛不住压力,那如果以后你们的关系被爆,你也要面临被人刨到祖宗八代的问题,到时候那样大的压力,你抗不扛得住?第三,也是你最在乎的一点,你不知道商绍城什么时候想结婚,可你又那么喜欢他,所以你要一直扛着这么多的问题和压力,陪他走一条摸黑的路,这个苦,你吃的了一个月,吃得了一年,最后的底线又在哪儿?“

    “我不给你和城城泼冷水,单从我的角度看,你要克服的困难和承受的压力已经这么多,你想清楚,如果觉得有一点不行,那就趁早,一秒钟都别浪费;如果你觉得能行,那以后就别去计较未来怎么样,未来谁都不知道,与其杞人忧天,还不如过好现在的每一天,就算说句丧气话,以后分了,那也不要后悔,最起码我们尽全力了,要还是不行,真的只能说不合适。”

    “你也是想得开的人,不合适就要分开,日子还得过,谁没了谁都得活。”

    蔡馨媛一番长谈,似是忽然就把岑青禾眼前的那层障碍给捅破了,她豁然开朗,深吸了一口气,出声道:“你说的没错,之前是我钻了牛角尖儿,我总是想不开一些事儿,还为自己的努力抱委屈,但你说完我才发觉,我一直都在想结局,但却忽略了过程,我以为努力工作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其实不是,是我把努力放错了地方,我应该努力想办法解决问题,他忙,我就该尽量多些时间去陪他;他绯闻满天飞,我应该第一时间站出来相信他;这条路是不好走,但能不能走到底,还得走了才知道。“

    蔡馨媛知道岑青禾是一根筋,有时候吃苦也是变相的享受,她张开嘴,意味深长的道:“你可想好了,别什么时候又进了死胡同,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岑青禾已经通了,抬手比了个ok的手势,“你放心,我保证不再烦你,有空我就去找城城说话。”

    蔡馨媛撇嘴道:“呦,这会儿知道找城城了?刚才我看你的态度,还以为你想分手呢。”

    岑青禾叹了口气,“哎,女人嘛,感情问题上难免草木皆兵。”

    蔡馨媛说:“这也不怪你,陈博轩要向商绍城这个忙法,估计我也够呛。”

    岑青禾说:“你跟轩哥挺好的吧?”

    蔡馨媛‘嗯’了一声:“我俩性格太像了,说得好听点儿就是想得开,说得难听点儿,就是没心没肺。昨天我们吃饭的时候还在聊,如果分手了怎么办。”

    岑青禾挑眉道:“你们吃饭聊这种话题?”那还能吃的进去吗?

    蔡馨媛神色如常的回道:“没事儿闲着无聊,探讨嘛,陈博轩跟我想的一样,我们都觉得开心就在一起,如果哪天在一起不开心了,那就分开,要是还能当朋友,那就做朋友;如果不能当,就一辈子别见面,反正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都是独生子女,活不起还能死吗?”

    这话糙理不糙,为了爱轻生的做法,岑青禾理解却并不赞同,人生在世,不是只有爱情,一死了之,很不负责任。

    两人在球室里面大聊特聊,中途岑青禾手机响了,有个客户想看房子,岑青禾给推到了明天。

    电话挂断,蔡馨媛笑说:“学会拒绝了啊?”

    岑青禾道:“我也是最近弦绷得太紧,眼看着都要神经病了,有空就得放松放松,工作是做不完的。”

    蔡馨媛给予一记孺子可教的眼神,随即从岑青禾手中抢了球,双手用力向球筐处投去。

    又是一个三不沾,球尴尬落地,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弹性的声响。

    岑青禾一脸鄙夷的说:“你还行不行了?没吃饱饭吗?”

    蔡馨媛蹙眉道:“我都多久没打球了,你以为我是你?”

    岑青禾站在二分线外一大步的地方,伸手从蔡馨媛要球,蔡馨媛把球扔给她,岑青禾只在手上拍了一下,马上就原地起跳。

    ‘唰’的一声响,正中篮心。

    蔡馨媛一阵撇嘴,出声嘀咕,“显摆什么啊,我要是不劝你,你这会儿还是个失魂妇女呢。”

    岑青禾眼睛一瞪,敏感的道:“你说谁是妇女呢?”

    蔡馨媛不答反问:“不是妇女,你还是少女吗?你丫现在连处-女都不是。”

    岑青禾恼羞成怒,追过去打她,蔡馨媛边逃边喊:“保持抑郁,请你保持抑郁。”

    岑青禾是不能再抑郁了,她本就是活泼的性子,最近已经寡欢了很久,被蔡馨媛说通之后,整个人神清气爽,宛若重生。

    商绍城有事儿在忙,她约了蔡馨媛晚上一起吃饭,蔡馨媛道:“我约了轩轩。”

    岑青禾说:“把他带上,我请。”

    蔡馨媛故意道:“你不觉得某些人太碍事儿了吗?”

    岑青禾说:“嗐,轩哥又不是外人。”

    蔡馨媛幽幽的看了她一眼,“你是故意的吗?我说的碍事儿的人是你。”

    岑青禾当即垮下脸,什么叫重色轻友?什么叫交友不慎?

    正想着要不要趁着没人,暴揍蔡馨媛一顿,岑青禾手机响起,她跑过去一看,是商绍城打来的。

    她滑开接通键,神清气爽的叫道:“绍城哥哥。”

    绍城哥哥明显的顿了一下,两秒之后才低声回道:“你在忙吗?”

    岑青禾一听他声音不对,马上变了脸,“你怎么了?”

    商绍城有气无力的回道:“我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稻香〕〔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