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迹异界玩网游〕〔恶魔大领主〕〔高能来袭〕〔系统精灵才是真主〕〔无敌神尊〕〔这大侠我不养成了〕〔执掌星辰〕〔我能吃秘笈〕〔绝世冥皇〕〔骷髅来也〕〔我的王妃我的国〕〔全职法师〕〔九龙玄帝〕〔剑道纯阳〕〔狂乱〕〔三国如烟〕〔从洪荒归来的影子〕〔哈利波特之剑圣〕〔豪门秘闻,霍少喜〕〔都市之高压修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14章 连狐狸都骗
    :

    查小侬上热搜这事儿,正经热闹了好几天,网上有人扒她跟海城某超级豪门的少爷谈恋爱,因为失恋被甩,所以情绪崩溃,就连可疑的交往名单都被罗列出来,其中竟然扯上岑青禾认为八竿子打不着的一个人:商绍城。

    岑青禾觉得很狗血,但商绍城上榜的理由却很充足,他爸是海城人,超级豪门,他跟查小侬的年纪也合适,最重要的是,商绍城对外宣称的是单身。

    综上所述,商绍城成了抛弃查小侬嫌疑人的最有力竞争者。

    这是多么让人哭笑不得的推理,简直是闻者happy,知情者流泪。

    好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还罗列出商绍城跟查小侬很可能秘密交往的一系列‘证据’,要不怎么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商绍城都没见过查小侬本人,就这么被扣上个负心汉的帽子。

    岑青禾都不知怎么心疼商绍城才好,刚刚发了跟滨海两女无关的澄清公告,马上又要发不是查小侬男友的公告吗?

    频繁的发公告,就算不是自己炒作,也会被人误会是故意博眼球,所以这回盛天没有马上公开声明,这就更引得一帮人的猜忌,当真是发也不好,不发也不好。

    岑青禾这边是既心疼又嘲笑,等到了周安琪那里,她差点儿跟周砚之翻脸。

    “你看你干的好事,你自己的黑锅干嘛要让商绍城背?”

    周安琪满脸不高兴的望向周砚之,而周砚之正坐在她办公室的沙发上,悠闲地翻着五月最新珠宝画册。

    闻言,他头都没抬一下,只幽幽的说:“谁是你亲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给商绍城戴绿帽子了。”

    周安琪蹙眉道:“现在随便出来个女的,就敢说是商绍城女朋友,他是回收站吗?”

    周砚之淡淡的一语道破,“你啊,就是嫉妒那些能跟商绍城摆在一起说的女人,别生气,之前不也有人炒你们两个嘛。”

    周安琪嫌弃的道:“她们能跟我比?”

    两个夜店的高级鸡,还有一个周砚之甩掉的俗家女弟子,周安琪统统没放在眼里,她根深蒂固的认为,只有她才配得上商绍城,所以她一个劲儿的催促周砚之,赶紧把网上那些看着就来气的新闻找人撤掉。

    周砚之不急不缓,出声问:“你跟那小子怎么样了?”

    周安琪拉着脸说:“什么怎么样?”

    周砚之道:“你也来了夜城,现在你们呼吸着同一片天的空气,不觉得开心吗?”

    周安琪翻了一眼,抱怨道:“这里的空气我还敢呼吸?我恨不能把空气过滤器戴在脸上。”

    周砚之似笑非笑,“谁让你非得来夜城了。”

    周安琪蹙眉道:“是你说的,不要拿自己的软肋去跟别人的长处比,要让商绍城看见我的好,我也来了一个多月了,除了开业当天,他就没来过我这里。”

    周砚之说:“急什么?不知道什么叫来日方长吗?”

    周安琪急躁的道:“我还不急?商绍城跟岑青禾到底分没分利索我也不知道,现在网上成天都是商绍城的绯闻,我烦都要烦死了。”

    周砚之淡定的说:“你要明白,就算有一天你真的跟商绍城在一起了,网上的绯闻该传还是会传。”

    周安琪想到柴红玉对她说的话,像是商绍城这样的家庭背景,哪怕是结了婚,也不能保证他就是她一个人的。

    她憋着气不开口,周砚之补了一句:“你要是连这点儿都不能忍,那我劝你趁早换个人喜欢,我保证无论是谁,一个月之内帮你追到手。”

    周安琪眉头蹙得更深,当即回绝,“我就要商绍城!”

    周砚之抬起头,一张好看到不像话的脸散发着袅袅妖气,眼底带着些许的恨铁不成钢,他出声说:“你真是缺个男人了,动不动就要这个要那个的。”

    周安琪没闲心跟他开玩笑,当即气得拿起靠垫去砸他,周砚之一把抓住,顺势起身笑道:“我下楼拿条项链走。”

    周安琪蹙眉道:“哪条?有客人订的不能给你。”

    周砚之头也不回的说:“没良心,白帮你做事。”

    周安琪还是没听懂,但周砚之已经出了门。

    这两天五一小长假,普通上班族放假,但售楼部却忙得脚不沾地,岑青禾这才刚进办公室没五分钟,外面有人敲门,说是有客户点名要找她。

    岑青禾让人把客户带进来,她正在收拾桌上文件,只听得一声熟悉的男声响起,她头皮都麻了。

    “hi,最近还好吗?”

    岑青禾抬眼望去,门口处戳着一个高个子男人,穿着白色的圆领衬衫,一张漂亮的脸上挂着妖里妖气的笑容,不是周砚之还有谁?

    带他过来的女职员一直在偷偷瞄他,春心荡漾的模样简直毫不掩饰。

    岑青禾也是愣了几秒才回过神,开口说:“周先生,好久不见,你怎么过来了?”

    周砚之迈步走进来,顺手关了门,脸上带着几抹唏嘘,他边走边道:“是好久不见了,上次见还叫一声二哥,现在就成周先生了,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岑青禾打量周砚之脸上的表情,短短几秒时间里,脑子中闪过诸多念头。

    周砚之好端端的怎么来她这儿了?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知己知彼才百战百胜,现在都不知道周砚之来干什么,岑青禾暂且少说少错,只盈盈一笑,岔开话题道:“请坐,你喝什么?”

    周砚之坐在客椅上,淡笑着回道:“有什么喝什么。”

    岑青禾去给他倒咖啡,心里兀自嘀咕,毒药你喝不喝?

    周砚之说:“可别给我投毒。”

    “啊?”岑青禾扭头看向周砚之,眼中不无诧色。

    周砚之转头看着她,笑道:“开玩笑。”

    岑青禾也挤出两抹笑,他这人神神道道的,她脸心底乱想都不敢了。

    给他倒了一杯咖啡放在桌边,岑青禾主动问:“什么风把你吹我这儿来了?”

    周砚之不答反问:“你想是什么风?”

    他长得太过好看,一双眼睛会说话,望向岑青禾的时候,仿若顾盼生姿,端的勾人。

    岑青禾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商绍城的脸看惯了,她多少也有些抵抗力,所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道:“夜城的天气说不准,昨天还是东风,今天就刮西北风了。”

    周砚之笑说:“我来也没什么大事,绍城跟查小侬传绯闻,我怕你心情不好,正好路过,顺路来解释一下。”

    岑青禾不知道周砚之搞什么鬼,也不知道他哪句后面藏着什么陷阱,闻言,淡笑着说:“不用这么麻烦。”

    周砚之说:“不麻烦,这种黑锅怎么能让绍城背呢,影响你们关系就不好了。”

    出于女人的第六感,岑青禾隐隐觉察到,周砚之此番来,应该是为了周安琪,周安琪能有什么事儿,说白了还是商绍城。

    如今她跟商绍城转地下恋,只要周家的人不派人跟踪她,应该就不知道他们还在谈,想到此处,岑青禾一下子就通了,感情周砚之是为了周安琪来打探分手虚实的。

    沉默的空档,正好当做是欲言又止的铺垫,岑青禾活灵活现的演出了强颜欢笑四个字,周砚之见状,出声问:“怎么了?”

    岑青禾提了口气,努力微笑,“其实你不用特地跑来跟我解释。”

    周砚之打量岑青禾眼中的神情,开口问:“你跟绍城?”

    岑青禾回以一个‘你猜’的表情。

    周砚之马上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

    分手二字,他没有说明,岑青禾故意让他误会,也没有解释。

    有人敲门,岑青禾说了声‘请进’。

    “岑组长,外面有客人找。”

    “好,你先带人去会客室,我马上过来。”

    周砚之闻言,主动起身说:“你有事就先忙吧,我走了。”

    岑青禾说:“不好意思。”

    “没什么,有空见面聊。”

    桌上的咖啡,周砚之还一口都没喝,两人一起出了办公室,岑青禾去会客室,周砚之迈步往大门口走。

    等到出了门,他打给周安琪,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一下。

    周安琪难掩激动的说:“他俩分了?”

    周砚之道:“可能吧,但也或许是小丫头片子骗我,我总觉得她不简单。”

    周安琪不屑的说:“准是让商绍城给甩了,上次来我这还趾高气扬的,我就知道她在狗仗人势。”

    周砚之说:“别高兴得太早,他不跟岑青禾在一起,也没跟你在一起。”

    不知道周安琪得意个什么劲儿。

    周安琪说:“我就是讨厌有女人围在他身边,他可以不喜欢我,但也不能喜欢别人。”

    周砚之摇头叹气,不知说什么,累。

    这幸好是妹妹,如果是喜欢他的女人,他真是要被活活烦死。

    “好了,我功成身退,你最近有事没事别来烦我,我要出去玩。”

    “你去哪?”

    “你别管,如果妈问起来,你就说我在你这里,帮你看店。”

    大家的主意都打得很好,尤其是周安琪,挂了电话之后,她马上又打给自己在海城的朋友,就说岑青禾跟薛凯扬在一起了,如果有机会碰见商绍城,千万别忘了‘无意’中提上几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成为首富〕〔成精后,大佬们抢〕〔把守相爱共此生〕〔诱妻入囚:霸宠重〕〔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恶魔宝宝:禁欲总〕〔人间极乐〕〔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重生八零:王牌特〕〔总裁太坏,娇妻要〕〔重回八零,泼辣农〕〔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