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空远行〕〔龙神系统之剑下亡〕〔智械师传奇〕〔阴气撩人:鬼夫夜〕〔凶兽的杂货铺〕〔医圣小农民〕〔帝少专宠小萌妻〕〔人族尊严〕〔荧月为青〕〔快穿之花式逆袭男〕〔凌玄同尊〕〔天界帝国志〕〔为将死之人献上卡〕〔英雄联盟之王座之〕〔北道天狼〕〔枕上婚约:古少宠〕〔极幻之道〕〔动力之王〕〔升职宝典〕〔九十年代福气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09章 一来一去,一热一凉
    :

    靳南是下意识的动作,闻言,只能如实回道:“习惯了。”

    岑青禾说:“下不为例,再犯算你犯规。”

    现在两人已呈对抗之势,岑青禾抱着球,已经不能再运球了,只能投球,靳南高高的个子站在她面前,微垂着视线,睨着她道:“你投吧。”

    就算他不伸手阻拦,一米八几的身高往前一站,那也是压迫感十足的,岑青禾跳起来一投,竟然没进。

    靳南转头的时候,轻轻勾起唇角,却不料被岑青禾给看见,她马上道:“你笑话我是吧?”

    靳南摇头,岑青禾说:“让你一把,你还当真了。”

    靳南不跟她直接对话,有什么都在心里自己琢磨,她的球技有几斤几两,他已经完全有数,不过是陪她消磨时间罢了。

    她进攻不成,再次换成他,靳南右手运球,动作流畅到让人怀疑球是不是黏在他手上了。

    岑青禾分外认真,她是不服输的性格,更何况还自认篮球打得不错,大话也吹出去了,如果输得太惨,以后在他面前还怎么挺直腰板?

    靳南看见她如临大敌的模样,他故意放缓脚下的速度,免得她追不上,回头又说他欺负人。

    他刚刚带球往前,岑青禾马上挡过来,他往右,她也往右,他往左,她也往左,在岑青禾看来,她已经把他给堵死了,在靳南看来,他要怎么进球,才能保护住她的自尊心呢?

    两人心思各异,呈现出的场面倒也精彩紧张。

    靳南吊了她一会儿,觉得差不多了,忽然脚下猛地加速外带闪人,岑青禾只觉得身边掠过一阵风,暗道完了,她咻的转头,他已经在她身后一米开外,她本能的吼了一嗓子,想着吓唬他,分散他的注意力,但是为时已晚,他一出手,她就知道保进。

    靳南到篮下捡了球,转身扔给岑青禾,黑色的瞳孔中闪烁着平常见不到的光亮。

    虽然他没说什么,但这是岑青禾第一次清楚的感觉到,他心情不错。

    看来是真的喜欢打篮球。

    岑青禾接了球,一边运球一边往篮下逼近,靳南都不急着拦她,那感觉像是高手看待普通人的倨傲,压根儿不放在眼里。

    岑青禾走至二分线外一步远的位置,忽然起跳投篮,这个位置对于女人而言,绝对不算近,一个漂亮的空心球,刷网刷得岑青禾心情愉悦。

    下巴一抬,她给了靳南一个挑衅的眼神,意思是让他不防她。

    靳南破天荒的露出几分笑模样,却依旧是但笑不语。

    他笑她性格倔强又不服输,岑青禾却觉得他笑她关公面前耍大刀。

    这就是不沟通的下场。

    岑青禾心底的火焰被撩得更旺,打算今儿不挫他不回家。

    两人没有规定打几局,也没有规定时间,就这么你来我往,起初因为第一次1v1,毕竟不是那么熟的朋友,所以彼此都留有余地,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是玩儿着玩儿着,随着每次进攻方式的不同,难免就会有身体上的接触。

    岑青禾张开双臂呈阻拦状,这是防守的最基本动作,靳南要想直接投篮很容易,但这样太欺负人,所以他每次进攻都采取上篮方式,尽量攻到篮下,也给她防守的机会。

    他右手运球,身体侧着,用左边身子做防御和进攻的武器,岑青禾也用半边身子抵着,他一路进攻,她节节后退,因为力气没他大。

    到了差不多的位置,靳南右手轻松一勾,岑青禾跳起来去盖,奈何身高也差着一大截,注定只能望而生叹了。

    岑青禾内心恶毒的想,如果她敢伸手掐他手臂上的肉就好了,但这样的念头也只敢想想,给她几个胆子,她也不敢对靳南做什么。

    靳南瞥见她一脸的敢怒不敢言,忍不住出声说道:“你矮够不到,这个我真的没办法。”

    他已经答应她,投篮不能起跳,可她蹦起来也够不到他举起的手腕,这能怨谁?

    岑青禾额头上挂着一层细汗,瞪眼道:“我矮?从小到大没人说过我矮。”

    靳南说:“你连一米七都不到。”

    岑青禾哭笑不得的说:“我确实不高,但我也不矮啊,你多高?”

    靳南说:“一八三。”

    她撇嘴道:“切,你还没商绍城高呢,他都没说我矮。”

    “他怕实话实说你不高兴,我又不怕。”

    靳南理所当然的口吻,岑青禾一时间还真就难以反驳,只能一个劲儿的撇嘴。

    既然已经聊到商绍城,靳南问了句:“你怎么自己过来的?绍城呢?”

    岑青禾垂着视线,一边拍球一边说:“去海城了。”

    最近网上的新闻铺天盖地,靳南也看了,不知道岑青禾的心情有没有受到影响,他想问一嘴,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短暂沉默的空档,岑青禾手机响起,她放下球去接电话,屏幕上显示着熟悉的字样,岑青禾接通,喂了一声。

    商绍城低沉悦耳的声音传来,“干什么呢?”

    岑青禾回道:“在打球。”

    “打台球?”

    “没有,突然想打篮球,来球馆正好碰见靳南,我俩在打。”

    商绍城笑说:“你跟他打球?没被他挫?”

    岑青禾挑眉回道:“我怎么可能被他挫,势均力敌好不好?”

    商绍城道:“有人陪你玩儿就好,我还怕你自己无聊,你们玩儿多久了?现在能不能撤?”

    岑青禾不答反问:“你有事儿?”

    商绍城说:“我回夜城了,再有二十分钟进市区,你来找我,还是我去你那儿?”

    岑青禾意外的道:“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说后天才回来吗?”

    商绍城道:“工作临时取消改别的时间,我晚上有空,赶紧回来陪陪你。”

    岑青禾心里又暖又酸,低声说:“你直接回家吧,我一会儿去找你。”

    “嗯,我等你,快点儿,想你了。“

    她背对着靳南接电话,但通话内容没有避着他,靳南听不见商绍城说什么,但猜也猜得到,幸好他没有多嘴问岑青禾跟商绍城怎么样,事实证明,两人挺好的。

    岑青禾跟商绍城又聊了两句,电话挂断,她转身看向靳南,出声说:“绍城突然回来了,我得去找他,饭局咱们改天再约怎么样?”

    靳南道:“你忙你的,有空再约。”

    岑青禾又说:“那我先走了,你还再打会儿吗?”

    “嗯。”

    “好,那你玩儿着,改天给你打电话,一起出来打球。”

    她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跟靳南摆摆手,然后出门一通小跑。

    靳南始终没回头,哪怕身后是玻璃的墙壁,他自己运球,投篮,球刷过篮网,岑青禾说她最喜欢这种声音。

    不过转眼的功夫,球室里面只剩靳南一个人,他不是第一次自己来打球,事实上他每次都是一个人,连常姗都没带,以往也没觉得什么落寞孤单,可能,也许……是岑青禾话太多,一时间接受了太多聒噪的声音,当这些声音顷刻间消失,会让人些许的不适应。

    岑青禾洗了澡换了衣服,掏出包中的口罩和眼镜戴上,托了夜城雾霾的福,满大街都是戴口罩的,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拦了辆车,她报了地址,盘古世家。

    眼下商绍城走哪儿都有人看着,与其让他冒险去她那里,还不如她去找他更安全一些。

    路上花了半个多小时,计程车停在盘古世家门口,临下车前,她确定自己捂得徐莉都认不出来,这才稍微安心。

    刷卡进门,一路畅通无阻,打开商绍城家房门,玄关处站着摇尾巴的小二,岑青禾一手拖鞋,另一手揉着它毛茸茸的大脑袋。

    穿着拖鞋迈步往里走,她听见商绍城的声音从厨房传来,走到厨房门口往里一看,商绍城正在沥水池前接电话,聊得也是工作上的事情。

    她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想从背后吓他一跳,猛地一拍他,她等着看他激灵的模样,结果却迎来他淡定转身以及波澜不惊的目光。

    商绍城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从篮子里面拿了颗很大的车厘子,塞到岑青禾嘴里。

    “嗯,先这样吧,挂了。”

    电话挂断,商绍城看着岑青禾说:“甜吗?”

    岑青禾把果核吐出来,点头回道:“甜。”

    他转身继续洗,岑青禾从身后抱住他的腰,打趣道:“今儿太阳打北边升起来的?你竟然亲手洗水果欸。”

    岑青禾叫商绍城少爷不是白叫的,他平时君子远庖厨,酱油瓶子倒了都不扶一下的主,除非岑青禾要求他做什么,大多数的时候,他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

    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拨弄着一大盆暗红色的车厘子,岑青禾觉得赏心悦目,同时也觉得此景稀奇。

    商绍城沾水的手指又挑了颗大而美的车厘子,回手递到岑青禾嘴边,出声回道:“白眼狼儿最近心情不好,需要犒劳。”

    岑青禾明知故问:“我心情有什么不好的?”

    商绍城道:“没有不好就更好,本来我还准备了别的,看来用不上了。”

    岑青禾一听这话,恨不能窜起来,连声道:“还有什么?你还给我准备什么了?”

    商绍城转身睨着她,似笑非笑的道:“逗你玩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