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变身在漫威世界〕〔穿越到1931〕〔奕王〕〔EXO之十二殿下〕〔从过气到大牌〕〔韩硕传〕〔木叶之封火连天〕〔信用卡球星系统〕〔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宸王宠妃枕上书〕〔甜宠专属:小太太〕〔我的极品女神〕〔水浒之风云再起〕〔重走生死路〕〔鹰扬美利坚〕〔大秦游戏攻略〕〔暖婚似火:陆少,〕〔美食诱获〕〔超级捉鬼公司〕〔缔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01章 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

    岑青禾确实挺苦的,上班半个月,起初是她忙商绍城有时间,后来是她有时间商绍城又忙,反正两人很少能有时间对的上的时候,除了情人节当天,两人特地把下班之后的时间空出来,其余时候,大多是同一城市却过着异地恋般的生活。

    不过忙也有忙得好处,两人每次见面都跟牛郎织女似的,别说腻不够,拽都拽不开。

    再看蔡馨媛跟陈博轩两人,简直就是人比人气死人。不能说他们不忙,只能说恋爱谈的那叫一个光明正大,陈博轩只要有空就把豪车往售楼部门口一停,蔡馨媛挎着小包满面春光的出去,两人一骑绝尘。

    岑青禾都能脑补出那副画面,两人坐在车里谈笑风生,生怕别人看不见他们有多恩爱似的。

    反观自己,每次跟商绍城在一起,都是帽子口罩眼镜三件套,冬天还好,过阵子开春了怎么办?夏天怎么办?

    哎,革命的爱情总是分外的艰难。

    转眼又到了周五,岑青禾跟商绍城约好,她买完东西先回盘古世家,等他忙完就回去。

    蔡馨媛跟陈博轩走了,岑青禾跟金佳彤一起逛超市,正好金佳彤也要买些东西。

    中途岑青禾接到沈雨涵打来的电话,她精神头还是不如往常,隔着手机都能想象出无精打采的样子。

    岑青禾早就想找她聊聊,奈何她之前心情更差,拒绝聊天,这回主动打来,岑青禾约她来夜城散两天心。

    沈雨涵是个拔腿就走的主,撂下电话不到三个半小时,人已经出现在商绍城家门口,门铃响起,岑青禾穿着拖鞋来给她开门。

    两人打了个照面,岑青禾惊讶的道:“你怎么瘦了这么多?病还没好利索吗?”

    搁着从前,沈雨涵无论如何一定会先把重心放在前半句,但现在她却蔫蔫的回道:“心病。”

    岑青禾拿了双女士拖鞋给她,满眼担心的说:“进来聊聊。”

    沈雨涵边往里走边问:“我哥呢?”

    岑青禾说:“他还没忙完,晚一点儿回来。”

    沈雨涵将二十多万的hermes皮包往沙发上一扔,紧接着人也颓废的坐上去,双眼发直的说道:“真羡慕你。”

    岑青禾都懵了,出声问:“羡慕我什么啊?”

    “羡慕你无论多晚,都会等到那个人回来。”

    说着,沈雨涵眼眶瞬间湿润,眼看着就要哭。

    岑青禾赶忙拦着,急声道:“别哭,好好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原来沈雨涵打听到霍启勋过年也不放假,有工作在身,所以特地跑去峂城‘慰问’,在小旅馆里面等了好几天,连他的人影都没见着,她没放弃,给他手下买了好多吃的,还陪他们说笑聊天,就想犒劳一下辛苦加班的同事,结果霍启勋突然回来,看到她在,莫名其妙就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当着十几个下属的面,把沈雨涵一顿喷,叫她立马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再让他看见一回,以后就不用去局里上班了。

    沈雨涵一边说一边哭,满腹委屈。

    岑青禾听完之后,出声劝道:“我虽然不懂你们平时的工作纪律,但我也能猜得到,外出办事儿一定是想尽可能低调的,你突然杀过去,会产生很多的不定性,他可能也怕动静太大泄密,或者对你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沈雨涵红着眼睛说:“我知道,所以我去之前特地问了,这次的行动是不是保密,告诉我的人说就是公出,我大老远带那么多好吃的去看他,他就算不领情,也不至于当众跟我摆脸色吧?”

    岑青禾试探性的问:“你们吵架了?”

    提到这个沈雨涵更是憋气,挑眉回道:“我特么是真怂,他那么说我,我都没敢还嘴,甚至还私下里跟他道歉,让他别生我气了,我知道这么做不对,以后不会了。”

    “然后呢?他怎么说?”

    沈雨涵哭着回道:“他让我以后少插手他们刑侦队的事,这次是警告,下次就是直接开除。”

    沈雨涵脾气也很大,能让她低头的人太少太少,可她竟然愿意憋着气跟霍启勋道歉,结果还碰了一鼻子的灰,也难怪会怒火攻心,大病一场。

    岑青禾沉默半晌,看着她问:“雨涵,你是不是喜欢霍启勋?”

    沈雨涵拿着纸巾擦眼泪,闷声回道:“没有,我就是崇拜他。”

    岑青禾说:“你想好了再说,咱们都是女人,我分得清崇拜的另外一层意思是什么,对着个七老八十的知名画家,我可以说崇拜,但我绝对不会千里迢迢跑去外地给人家献爱心,能让我产生这种冲动的只能是喜欢,男女之间的喜欢。”

    沈雨涵微垂着视线,隔三差五吸一吸鼻子,半晌才出声回道:“我不知道,我从小就很崇拜他,他办过那么多大案子,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

    岑青禾说:“得知他长得帅之后,更加笃定自己没崇拜错人了?”

    沈雨涵眉头一蹙,似是想反驳,最后却没说出来。

    岑青禾说:“我相信你刚开始确实是单纯的崇拜,但是崇拜很有可能转化成爱,没看那么多粉丝跟明星后面,哭着喊着要给人生猴子嘛,他们又有多了解明星本身?还不是看了几部电影电视剧,看了几个专访,就感觉陪人经历了一整个青春年华。”

    “你对霍启勋又有多少了解?你跟他面对面说的话超过十句吗?他骂你那次除外。”

    沈雨涵‘啧’了一声,岑青禾马上哄着道:“就这么个意思。”

    沈雨涵自己琢磨了半晌,低声说:“我心里清楚,我喜欢樊尘,但是……我总会时不时的想到霍启勋,只要他一出去,我就担心他办案过程中会不会出事,我不需要他对我怎么样,我就希望能在担心的时候,跟他保持联络,知道他平安就好。”

    岑青禾听得心惊肉跳,不由得说道:“你这心思就是女朋友对男朋友的挂念啊,你不是不需要他对你怎么样,那是你明知道他脾气不好,不会对你怎么样,我就这么说,如果霍启勋现在给你打电话,你接不接?”

    沈雨涵跟岑青禾四目相对,迟疑着回道:“他不会给我打电话。”

    岑青禾道:“打个比方。”

    沈雨涵眼睛滴溜溜一转,小声道:“他才不会主动联系我,如果打了,那一定是有大事,我得接啊。”

    岑青禾说:“你看你,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要是樊尘当着十几个人的面把你臭骂一顿,他打电话过来,你会不会接?”

    沈雨涵眉头一蹙,没有回答,因为答案明摆着的,如果樊尘敢这么对她,那是他找死。

    岑青禾急着去拉沈雨涵的手,语重心长的道:“雨涵,你千万别糊涂了,崇拜不是爱情,你现在跟樊尘好好的,如果让樊尘知道你被别的男人一通数落,他一定要去拼命的。”

    沈雨涵脑补出那副场面,红着眼眶道:“他是敢。”

    随后,她又补了一句:“但他打不过霍启勋。”

    岑青禾一撇嘴,瞬间有种无力感。

    沉默能有五六秒的样子,还是岑青禾率先开口,她轻声问:“那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沈雨涵低下头,岑青禾先看到她眼眶中掉下来的眼泪,后听到她很压抑的声音,低低的说:“我想分手。”

    岑青禾千猜万猜,就算知道沈雨涵心情不好,但也不敢猜,她竟然想要分手。

    眼睛瞪大,岑青禾惶恐的问:“你别开玩笑,多大的事儿,你干嘛要跟樊尘分手?”

    沈雨涵眼泪顺着下睫毛扑簌簌的往下流,人却特别镇定,她闷声回道:“这些天我想了很多,不光是霍启勋,还有樊尘,其实我早知道我做的不对,你刚才问我的话,我也在心里面问过自己,只是我一直不敢承认,我也不信自己会移情别恋。”

    “樊尘对我太好了,我心里也有他,但是霍启勋……我骗不了我自己。”沈雨涵很纠结,心里同时装了两个人的滋味儿,绝对不是更多的幸福,而是满满的负罪感。

    她最近佯装生病,对樊尘避而不见,也许樊尘已经感觉到什么,但他却始终没说,这让沈雨涵心里更加煎熬。

    她实在是受不住了,她自己的错自己扛,没必要拖累樊尘。

    岑青禾理解沈雨涵,也能体谅她想分手的心情。别说同时爱上两个人,如果有了第二个爱的,那只能证明,自己已经不像从前那样爱第一个了,早晚有一天,爱会全部转移,正如她爱上商绍城,淡了萧睿。

    有些人舍不得分,一不小心就变成了脚踩两只船;分得太干脆,像是陈博轩,难免被骂花心大萝卜,还被前任记恨。

    所以无论怎么做,都会被人诟病,只能看当事人自己。

    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但岑青禾不会劝一个心思不在的人回头,这对沈雨涵,对樊尘,都不公平。

    心情特别压抑,岑青禾低声问:“你准备什么时候说?”

    沈雨涵擦了擦眼泪,深吸一口气,抬头回道:“他马上要打国内公开赛了,我不想在这时候让他不高兴,他准备这场比赛准备了一年,等比赛完事的。”

    岑青禾不知说什么才好,心底升起一股落寞的倒计时之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