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国之长平传奇〕〔重生学霸:女神,〕〔神医狂兵在都市〕〔九龙狂帝〕〔言洛希厉夜祈〕〔在下桐人,有何指〕〔捡到一个异界〕〔佛引牒〕〔游戏两万年〕〔唐心洛陆煜宸〕〔师父又掉线了〕〔雷枭林寒星〕〔白小艾乔铭赫〕〔豪门天价宠:最强〕〔东皇大帝〕〔初恋给了boss大人〕〔乡村最强小神医〕〔陆轻晚程墨安〕〔星际游途〕〔乡野村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700章 正气之风
    :

    赵长风为人很低调,最起码不爱讲排场,这点从他肯直接进入张鹏的主管办公室工作,而不是大张旗鼓的叫人重新准备一间就能看出。

    岑青禾拿着小金桔盆栽上了二楼,一路琢磨着待会儿进去该如何应对,大有当初面试时的紧张。

    站在办公室门口,岑青禾深呼吸,伸手敲了三下房门。

    门内传来男人的声音,“请进。”

    岑青禾推门进去的瞬间,唇角已经勾起礼貌的弧度,抬眼往前看去,办公桌后面坐了个很打眼的男人,他穿了一件衬衫,外面套着枣红色的毛坎肩,五官可以用立体深邃来形容,如果不笑,绝对是生人勿近的高冷范儿,可他脸上偏偏带着温和的笑意,让人觉得亲切舒服。

    他看起来很年轻,但是段言说过,他今年已经四十几岁了。

    好看的五官会让人情不自禁的产生好感,而气场上的大气和淡然,只能靠岁月的沉淀和累积,岑青禾看见赵长风的第一眼,惊讶的不是他超出想象的俊逸外表,而是他给人的一种感觉,沉稳,安全感。

    两人目光相对,岑青禾颔首叫道:“赵总监。”

    赵长风站起身,微笑着道:“岑组长。”

    办公室里面还有一个人,随着赵长风的起身,章语也跟着从座位上站起。

    岑青禾关上门后,迎上前去,赵长风跟她握手,“岑组长,初次见面,我是赵长风。”

    岑青禾笑着回道:“您好赵总监,我是岑青禾。”

    “坐。”

    岑青禾临落座之前,递上手中盆栽,微笑着道:“赵总监,楼下同事听说您已经上来办公,托我送您的小礼物。”

    赵长风接过后,笑着说:“大家有心了,我正觉得桌上缺点儿什么,那我就收下了,替我谢谢大家。”

    赵长风坐在原主管位置,面前两个会客椅上分别坐着岑青禾跟章语。

    赵长风先开口说道:“你们原来的主管调去蓉城工作,上面鉴于售楼部这里暂时没有主管,所以派我下来顶替一阵儿,实不相瞒,我虽然是夜城区的营销总监,但我还真的没有在夜城跟大家一起工作的经历,对于售楼部的日常,没有你们了解,今天请两位组长过来,就是跟你们商量一下,以后售楼部的大小事情,还是一切从常,毕竟你们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往后也是你们带领大家一起工作,如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或是有争议的,随时来楼上找我,我要是不在,你们可以打我电话。”

    赵长风的这番话委婉的向岑青禾跟章语传到了几个观点。

    第一,他下来是暂时的,因为售楼部没有领头人;

    第二,领头人会从岑青禾跟章语之间选择;

    第三,也是很多人都很在意的一点,他来这里,不会改变任何现状,说白了,他坐在这个位置,只挂职,顺带监督一下工作,谁做得好,他提拔谁,只要有了主管人选,他乐得当甩手掌柜的。

    一番话说完,章语率先微笑着说:“赵总监您放心,我会尽快跟大家传达下去,新的一年,一切如常,但工作上还要继续努力。”

    赵长风说:“我看过章组长的简历,你也是盛天的老资历职员了,我相信章组长的能力。”

    说完,他稍稍偏头看向岑青禾,问道:“岑组长有什么建议?”

    岑青禾勾起唇角回道:“有赵总监坐镇,又有章组长从旁把关,我只要努力工作就好了。”

    章语笑说:“岑组长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也不能再自己拼命往前冲了,你要学会带队,下面的人可都指着你引导方向呢。”

    岑青禾面不改色的回道:“都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与其告诉大家要怎么做,不如自己带头把事儿做好。”

    赵长风微笑着道:“章组长跟岑组长工作方式不同,像是团长跟政委,只要团长跟政委的目标一致,不怕战士打不好仗。”

    岑青禾跟章语皆是但笑不语。

    三人在办公室里面聊了一会儿,岑青禾秉持着少说多想的方针,哪怕段言说赵长风口碑很好,她也不敢贸然多说什么。

    章语也是,一直都在打官腔。

    等到出门并肩往楼下走,章语开口道:“赵总监说我们一个是团长,一个是政委,看来他对你的‘战绩’也是很欣赏的。”

    岑青禾笑道:“人家赵总监就是没好意思说我横冲直撞,还得靠你在身边督促我。”

    章语笑说:“我也就是个搞思想教育工作的,被赵总监称一声有资历,我都汗颜,进公司四年也才是个组长。”

    岑青禾说:“我也以为张鹏走了,你会升主管呢,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

    章语闻言,笑而不答。

    岑青禾刚回办公室不久,吕双跟金佳彤都跑进来打听赵长风什么样,也不知道赵长风来的多低调,竟然好些人都没见到他长相。

    岑青禾竖起大拇指,吕双含糊着问:“什么意思?”

    岑青禾说:“没有男朋友的一定要淡定,有的也一定不要嫌弃自己男朋友。”

    金佳彤难得激灵一回,挑眉道:“很帅?”

    岑青禾一连串的点头。

    金佳彤马上又说:“他不是挺大年纪了吗?”

    岑青禾说:“大叔范儿啊,长得帅,穿得也有品味,不知道我是不是老了,我觉得他很有魅力。”

    吕双说:“他老婆是赫连将军。”

    岑青禾马上眼睛一瞪,明哲保身道:“我一点儿非分之想都没有,单纯的欣赏,单纯的。”

    吕双坐在沙发上,意味深长的道:“哎,不知道又有多少不明真相的要前仆后继的找死喽。”

    这话不假,男上司女下属,本就容易出事儿,更何况赵长风本人还是个特别有魅力的人。

    在他到任的头一个礼拜,据不完全统计,已有十多名女职员打着汇报工作的旗号,去了二楼敲赵长风的办公室房门。

    这会儿蔡馨媛已经从文莱回来了,几人午休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吕双说:“今天我可看见艾薇薇上楼了。”

    蔡馨媛说:“她有什么工作可汇报的?就算非得汇报,那她越过青禾和章语算怎么回事儿?什么工作只能跟总监汇报?”

    金佳彤说:“我就怕她打小报告。”

    蔡馨媛道:“她不打小报告才怪。”

    吕双说:“张鹏在的时候,艾薇薇就是个狗腿子,经常在下面打听一些事情,再拿到上面去讨好领导,现在可好了,楼上坐了个大官儿,可把她累坏了。”

    岑青禾说:“上学的时候,同学讨厌狗腿子,但是老师喜欢,因为这是免费的眼线,不用白不用,包括张鹏在的时候,他未必多喜欢艾薇薇,但是留着有用,因为他需要这些下面的八卦或者说是情报。可是赵长风不同,他本身段位就跟咱们不是一个档次的,他懒得管下面怎么争斗,怎么勾心斗角,他甚至不在乎谁来做主管,因为主管在他眼里也就是个芝麻大小的官儿,艾薇薇没找准上头人的心思,一味地打算一个套路走到黑,最后被嫌弃的只能是她自己。”

    金佳彤边听边点头,“还是青禾想的明白,我就担心她在赵总监面前说你坏话。”

    蔡馨媛手臂搭在岑青禾肩膀处,笑着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你现在比我学的奸,我马上就要帮不了你了。”

    岑青禾不以为意的说:“谁比谁聪明?我也就是听得消息多了,看得比某些人清楚一些,艾薇薇要是知道赵长风无意管下头的烂事儿,她还会眼巴巴的凑上去说吗?”

    吕双总结道:“所以这个世道,还得多个朋友多条路,保不齐谁说的某句话,就对你起着决定性的帮助。”

    金佳彤说:“还得交对朋友,你看青禾就有提醒我们,不要去巴结赵长风,最近总往二楼跑的,好些都是章语那边的人,章语也不说私下里提醒两句。”

    蔡馨媛道:“章语才不会提醒呢,她让青禾整伤了,总觉得下面的人随时都有可能会取代她,她现在就是惊弓之鸟,一面要防着青禾,另一面要忌惮再有谁业绩好,把她比下去。”

    吕双摇着头,叹道:“要不得,要不得啊。”

    岑青禾看一桌子人都是心事重重的模样,她打起精神头道:“哎呀,新年新气象,你们能不能振作一点儿?管别人什么样呢,我们做我们的,有时候乱花渐欲迷人眼,就容易失了本心,套句俗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甭管我们进盛天是为了名还是为了钱,只有努力工作有了业绩才能换来名和钱,勾心斗角不是我们的本意,只是一种自保的手段。最近因为上头掐架的事儿,弄得我们人心惶惶,就快把勾心斗角当成工作了,都放松,放松,努力工作,努力挣钱,你们出事儿有我顶着,我要是顶不住,大不了大家一起扛,还能怎么着?”

    岑青禾一席话说的金佳彤第一个热血沸腾,她隔着桌子对岑青禾投去崇拜的目光。

    蔡馨媛笑说:“你是打了鸡血了,就算为了你家城城,你也得卖命苦干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