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漫法神〕〔通天神途〕〔掌心女皇〕〔征战无限历史〕〔快穿之军婚逆袭攻〕〔位面三国争霸〕〔田园娇妻:毒舌王〕〔大秦将魂歌〕〔大明铁卫〕〔强宠上瘾:鲜妻,〕〔凰君〕〔异世神魔之并肩星〕〔洪荒二郎传〕〔装甲咆哮〕〔荒野直播之独闯天〕〔仙家萌喵娇养成〕〔田园空间:撩上猎〕〔毒医小娘子:夫君〕〔重生不重来〕〔海贼之海军霸拳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98章 多个朋友多盏灯
    :

    有商绍城撑腰,蔡馨媛这个假就请得更加的肆无忌惮,总裁都批了,岑青禾这个小组长还嘚瑟什么?只能暗骂算陈博轩有本事,有种就不要让蔡馨媛回来。

    电话挂断,商绍城枕着岑青禾的腿说:“我饿了。”

    岑青禾道:“那我去热菜。”

    商绍城说:“我想吃你做的榨菜火腿面。”

    岑青禾说:“家里有火腿,榨菜好像没有。”

    商绍城说:“我们出去买。”

    “你去。”

    “一起去。”

    “我懒得穿衣服。”北方的冬天就是麻烦,出个门穿衣服就得穿五分钟。

    商绍城说:“你随便穿个厚外套,我们快去快回。”

    岑青禾扛不住磨,被商绍城拽下沙发,两人都只穿着一层单裤,裹着外套冲下楼,下楼的第一秒,岑青禾就开骂,“商绍城,我要是冻出老寒腿来,后半辈子你就背着我过吧。”

    商绍城说:“嘘,别说话,心里默念我不冷。”

    岑青禾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这种自欺欺人的事儿她干不出来,两人一路跑出小区,岑青禾没让他进超市,她自己冲进去买了几包榨菜,出来的时候,他拉住她的手,带着她飞奔往回跑。

    犹记得高中暑假,外面下暴雨,岑青禾跟她表弟在家里打扑克,突然想吃麻辣鸭脖,两人说好的谁输谁出门买,但最后她还是仗义的跟着比她小了八岁的表弟一块儿出门,主要也是怕他自己出事儿,她难辞其咎。

    那年岑青禾才十七岁,她以为荒唐不过在年少,用徐莉的话说:“你俩就是馋死的。”

    如今她都二十四了,按理说应该过了荒唐的年纪,可眼下却被一个二十六的牵着手穿过大街,一路狂奔,只为了几袋榨菜。

    这不是馋死的是什么?

    岑青禾不认为这是浪漫,浪漫没这么遭罪。

    跑的飞起来,一直到进了电梯,商绍城一把抱住瑟瑟发抖的岑青禾,摸着她的头说:“不冷,不冷。”

    岑青禾冻得牙齿打颤,一字一句的道:“你骗谁呢?”

    商绍城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岑青禾都懒得回他,吃两袋榨菜而已,怎么就人上人了?

    终于进了家门,岑青禾换鞋往里走,脱了外套,冷热相撞,她一个劲儿的哆嗦。

    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响起,岑青禾定睛一瞧,是自己的,两步走过去,拿起来一看,她眸子微微挑起,接通道:“段组长?”

    段言笑着回道:“岑组长。”

    岑青禾说:“你怎么知道我升了组长?”

    段言说:“你看,圈子就这么大,我就知道了,恭喜恭喜。”

    “跟你不能比,你在总部含金量多高,而且我这组长的位置还有两个人坐呢。”

    “听说了,张鹏临走之前还给你们埋了这么大一个雷。”

    “可不嘛,明天上班,有的愁了。”

    段言道:“明天夜城大区总监要去你们那代班坐镇吧?”

    岑青禾说:“是啊,突然下来这么大一个官儿,大家都诚惶诚恐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应对。”

    段言说:“我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事,我没见过赵长风本人,但是他在海城这边口碑很不错,我也打听了几个老人,都说他为人好相处,你也不用太担心。”

    岑青禾挑眉道:“是吗?你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你不知道我多怕新官上任三把火。”

    段言忽然放低声音说:“再给你提个醒,你身边有其他人吗?”

    岑青禾道:“没事儿,你说,我在家。”

    段言道:“赫连默你听说过吧?”

    赫连这个姓本就乍眼,岑青禾这么多年就听过一个人姓赫连,还是进了盛天之后,她点头回道:“听说过,说是海城总部的经理嘛,女强人,怎么了?”

    段言道:“年后公司职位变动,赫连将军被提升新任总监。”

    岑青禾惊讶,“这么厉害?”

    “是啊,据说是盛天总部历来最年轻的一任女总监。”

    岑青禾不吝赞赏,“看看人家,真心牛掰,怪不得你们叫她将军了,做事儿一定很雷厉风行。”

    段言说:“岂止是雷厉风行,从她往下,经理,主管,组长全是男的,我们见她都跟耗子见到猫一样,她说东,没人敢说西,她说二,大家就当没有一。”

    岑青禾笑道:“那真是辛苦段组长了,幸好你有美色,没事儿多去赫连将军面前转转,没准儿人家心情好,就格外优待你呢。”

    “你别急着落井下石,我话还没说完,难道你不想知道赫连默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他这么一说,岑青禾立马止住笑意,认真脸回道:“你别闹,我最近心脏不太好,我都没见过赫连默,不会哪里惹到她吧?”

    听出她诚惶诚恐的声音,段言总算是扳回一局,他轻笑着回道:“赫连默跟赵长风是一家的。”

    “什么?一家的是什么意思?”

    “你说呢?一个姓赵,一个姓赫连,你不会以为他俩是姑表亲吧?”

    岑青禾蹙眉说:“他俩是两口子?夫妻?”

    “嗯,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公司里面一个老资历的人跟我说的,他俩结婚外人根本不知道,你想同一家公司,两个职位这么高的人结婚,怎么都会让人有些想法,原来赵长风也在海城发展,后来去了夜城。”

    岑青禾问:“那是公司故意把他们分开,怕集权?”

    段言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有人猜他们是离了婚,所以才分开发展,但到底怎么回事,没人敢肯定,毕竟结婚都是极少数人知道,更何况是离婚了,人家又没敲锣打鼓。”

    岑青禾道:“你这消息来得太突然,我得缓缓。”

    段言道:“为什么说我给你提个醒,因为赫连将军确实已经不能用女强人来形容了,我就这么说吧,武则天你懂吧?武则天的男人,无论离没离婚,也不能有其他异性靠近,你别看一个夜城一个海城,但只要有心,两边今天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用等明天,当晚就会有人知道,所以你不用害怕赵长风不好相处,反而要提防人家太好相处,你跟他走的太近,传回海城……”

    “我懂,我都懂,你放心吧,我一定跟赵总监保持两米以上的距离,绝对不会让赫连将军误会的。”

    段言笑着道:“同部门里面你看不惯谁,就让谁去找新来的赵总监,看看她会不会死的很惨,也正好能验证一下我的消息准不准。”

    岑青禾道:“你还真毒,蔫儿坏。”

    段言问:“你就说我这消息给不给力?”

    岑青禾道:“绝对给力,你简直就是我的指路明灯,下次来夜城,必须还是吃喝玩乐一条龙,记着带白宇。”

    提到白宇,岑青禾又想起一茬,“哎呀,我得赶紧给白宇打个电话,我们主管去他那里当经理了,我得给他提个醒,张鹏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得罪他,分分钟被他穿小鞋。”

    “好,你跟他联系吧,有空打电话。”

    岑青禾挂断后,身旁静候的商绍城说:“岑组长,让我刮目相看啊,都有自己的情报网了。”

    岑青禾说:“那是,谁还没几个朋友了?”

    商绍城说:“看来以后我都要向你问事儿了。”

    “甭客气,只要我知道。”她盘腿坐在沙发上,准备给白宇打电话。

    商绍城道:“你不打算给我做面了吗?”

    她突然一抬头,“哎呀,我给忘了。”

    说罢,她下了沙发,“我去厨房,一边准备一边打电话。”

    她离开不久,商绍城一个人在客厅等的无聊,起身去厨房看她,走至门边,他见她正在砧板上切火腿丁,手机开了外音放在一边,她眉飞色舞的说道:“你千万要提防张鹏,他这人,我跟你说,简直绝了,贪财好色唯利是图,但凡长得漂亮的女职员,必须被他叫到办公室去喝茶谈心,你还好,我没听说他好这口,你可以放心……”

    岑青禾在跟别人聊天,也没空理他,商绍城就倚在门框处看着她,她一身茶花睡衣,腰间系着卡通围裙,漂亮的脸庞因为情绪而活灵活现,说到激动时刻,还会拿刀在砧板上跺上几刀。

    这么一个有些小聪明却十足有趣的女人,哪儿找去?

    岑青禾瞥见商绍城站在门口,但也不甚在意,该说什么说什么,全无避讳,两人像是结婚多年的夫妻,没什么秘密可言。

    商绍城忽然有些感触,他觉得心里很恬静,很安稳,很想就这样让一天二十四小时变成二百四十个小时,他想陪她从睁眼到一起相拥而眠,想坐在一起吃饭看电视,哪怕是听她跟朋友同事聊天,都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享受。

    这种感觉要怎么形容才好呢?

    像是两滴彼此不会相融的水银,在一起久了,竟然慢慢相融,他习惯不见面也能从声音辨别出她的情绪;见她半夜跟两个男同事打电话,他也不会有多吃醋,更别说是怀疑;他习惯了她身上的味道,爱吃的东西,睡觉时爱骑在他腰间的腿。

    而岑青禾也能包容安抚他的坏脾气,逗他笑,惹他想,就连气他,都能气到心缝里面去。

    很少会有一个人,是相处一阵子,就感觉可以一辈子的。

    商绍城恍惚间,竟然动了一辈子的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