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召唤〕〔林诗曼肖凡〕〔巫师自远方来〕〔谍影〕〔王者侵入漫威〕〔科技传播系统〕〔我的灵光幻境〕〔魔帝归来之都市至〕〔道士的无限之旅〕〔重生西游之证道诸〕〔AI西游记〕〔世人畏我〕〔晚明之逆流而上〕〔重生七零王牌军妻〕〔仙界清洁工〕〔隐婚萌妻,轻轻抱〕〔医路坦途〕〔龙神至尊〕〔万古最强宗〕〔魔王奶爸的幸福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96章 陌生人,照片
    :

    徐莉打牌到半夜才回家,第二天早上发现岑海峰和岑青禾的眼睛都是肿的,她诧异的问怎么回事儿。

    岑青禾说:“我订了晚上回夜城的机票。”

    她十号上班,八号走也不早了,徐莉想当然的觉得,她不在家,他们又上演了一出父女情深的戏码,不带她就不带她吧,反正都习惯了。

    岑青青还有小一个月的假期,孔探跟丁然回家过年,也不着急回滨海,蔡馨媛被陈博轩给拐走去外地旅游了,所以岑青禾孤身一人回夜城。

    回家的时候人多热闹,返程的时候就剩自己,这一路不能说不落寞。

    她是夜里九点钟的飞机,七点就到了机场,无聊给商绍城打电话,赶上他在忙,没时间陪她,她只能自己在候机室坐着打泡泡龙消磨时间。

    一直到排队登机,岑青禾给商绍城发了条短信,说是马上要关机,下飞机再联系。

    两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在夜城国际机场,还在飞机上的时候,岑青禾就开了机,想看有没有商绍城的电话。

    结果开机之后,最先跳进来的是一串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岑青禾好奇打开一看,不是文字,而是一组照片。

    照片中是一男一女,她一眼就看出来,男人是商绍城,而站在他身边的女人,个子不高,一身抹茶色过膝羽绒服,宽大的帽檐将她整个脑袋全部遮住,一些角度隐约能看见她脸上还戴着口罩。

    照片拍到商绍城跟女人从下车到进医院的全过程,其中不乏商绍城手臂搭在她肩膀上,还有他伸手帮她压帽子的画面……岑青禾脑袋顿时嗡的一声。

    任何一个女人看到自家男人跟其他异性的亲密举止,第一个反应都是:完了,这厮出轨了!

    岑青禾心慌的不行,可也没到阵脚大乱的地步,一来她对商绍城很信任,不觉得他是这种脚踩两条船的人;二来,给她发信息的人是谁?这串陌生号码的主人怎么会知道,她跟商绍城是什么关系?

    疑点太多,岑青禾首先就是给这串陌生号码回了个电话,但是意料之中的,对方不接,再打,对方直接关机了。

    联系不上陌生人,岑青禾紧接着给商绍城打了个电话,手机中传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岑青禾心里顿时不舒服起来,在‘证据’面前,稍微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轩然大波。

    大家排队下飞机,岑青禾随身带的行李不多,只有一个拉杆箱,拖着箱子,她面色凝重的往外走,人还没等走出机场,手机响了。

    她迅速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电话是徐莉打来的,问她平安落地了没有。

    岑青禾难忍失望,勉强稳定心绪聊了几句,等到电话挂断,她又开始重新琢磨那几张照片。

    图片放到最大,还是没有一张能看清楚女人的脸,唯一能看出的就是商绍城对她的关心,他平时跟大爷似的,见他主动关心过谁?给谁压过帽子?

    岑青禾不是疑神疑鬼的人,但就怕商绍城给她的温柔,不是唯一,她受不了他对别人也这样。

    他说工作忙,不能来安泠接她,她信了,所以她自己回来,可如果他在外面不是忙工作,而是……只要稍微想一想,岑青禾就觉得心酸无比,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人出了机场,岑青禾抬手擦了擦眼前湿润的雾气,排队等车。

    手中手机再次响起,这回她低头一看,是沈雨涵的电话。

    岑青禾略有意外,可还是滑开接通键,“喂,雨涵?”

    “是我,下飞机了吗?”竟是商绍城的声音。

    岑青禾忽然喉咙一哽,鼻尖也酸的难受。

    没听到她的回答,商绍城试探性的‘喂’了一声:“人呢?”

    岑青禾深呼吸,努力压制着已经涌到嗓子眼儿的委屈,出声回道:“你怎么用的雨涵手机?”

    商绍城说:“我手机没电了。”

    说完,他主动问:“你怎么了?”

    她声音没有不对,只是语气太淡,不像平时那么热情。

    岑青禾不答反问:“这么晚你们还在一起,是家里有事儿吗?”

    商绍城看不见她,不知道她怎么了,只能如实回道:“雨涵发烧了,我带她来医院,你呢?听着心情不好,谁惹你了?”

    岑青禾再次答非所问:“雨涵穿绿色羽绒服?”

    商绍城说:“你怎么知道?”

    岑青禾终于松了一口气,前一秒还沉浸在恐惧自己被戴绿帽子的忐忑之中,这一秒,只剩劫后余生的喜悦。

    她差点儿开心到哭,碍着前后都有人,她得注意形象。

    拿着手机,她压低声音回道:“我刚才还在飞机上,一开机就看到有个陌生号码给我发了几十张图片,是你带雨涵进医院,雨涵裹得密不透风,我没看见脸,还以为你背着我给我戴绿帽子了呢。”

    商绍城沉声道:“你真会想。”

    岑青禾马上说:“但我对你是坚定不移的信任,没看我都没跟你发飙嘛,就是你手机没电没的不是时候,我稍稍有那么一点儿小伤感。”

    商绍城说:“没事儿别总瞎琢磨,我没有偷的习惯。”

    岑青禾小声道:“那你快点儿跟我表个忠心,给我压压惊。”

    商绍城说:“我现在就想知道是谁给你发的照片。”

    他没有咬牙切齿,但岑青禾却听出了杀之而后快。

    他这人,向来只有他算计别人,哪有被别人黑的道理?

    岑青禾不跟他卖关子了,直接说道:“我打过去了,对方开始不接,后来直接关机了。”

    商绍城说:“我在海城,拍照的人也一定在,这人认识你和我,而且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

    岑青禾说:“照片既然发到我这儿来,一定是想气我,想挑拨咱俩关系,我在海城没什么认识人,更别说是仇人了,一定是你的爱慕者。”

    她嘴唇一张一合,把黑锅扣在商绍城头上,他当然不能接,很快回道:“照片在海城拍的,拍的人就一定是海城人吗?我身边的人,知道你电话号码的不出五个。”

    岑青禾说:“你看看你的那些爱慕者,哪个不是背景强大实力雄厚?她们想找我的电话号码,不难吧?”

    说完她马上又补了一句:“而且对方竟然知道你在海城的行程,就算不是当地人,也一定是了解你的人。”

    商绍城没见到照片,很多话在手机里也讲不明白,他说:“我今晚回不去了,雨涵烧还没退,我明天坐最早一班飞机回夜城,等我回去再说。”

    岑青禾道:“知道你没给我戴绿帽子就行,其他的都是小事儿,你快在海城陪雨涵吧,大过年的,她怎么突然发烧了?”

    商绍城沉声道:“别总把绿帽子挂嘴边,听着晦气。”

    问及沈雨涵,商绍城也是犯愁,“等她挂完水回去的,你有空跟她聊聊,她也是作的欢。”

    岑青禾自己的事儿还没解决,一听商绍城这口气,马上挑眉问:“她怎么了?”

    “你回头跟她聊,我懒得在中间传话。”

    岑青禾听这意思,也知道里面事情不小,她人已经上了计程车,商绍城听见她跟司机报地址,说了句:“我跟你聊到回家,你进家门跟我说一声。”

    他担心她一个人半夜回家不安全,不能陪在她身边,只能尽可能的提高安全系数。

    岑青禾跟商绍城一路聊着,等进了家门,她跟他打招呼,商绍城说:“她手机也快没电了,要是突然断了就是自动关机。”

    岑青禾说:“那别聊了,留点儿电给雨涵,万一她有事儿要打电话,或者樊尘要找她找不到,该着急了。”

    商绍城说:“她现在谁也不想找,也谁都不想搭理。”

    他这话再次成功勾起了岑青禾的兴致,她急着问:“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商绍城说:“她想找的人不搭理她,想找她的人她又不想搭理。”

    岑青禾被他绕的缓了几秒才回过神,试探性的问道:“她跟樊尘吵架了?”

    商绍城道:“她就是作……”

    话说一半,突然没动静了,岑青禾‘喂’了一声,看了眼屏幕,自动挂断,手机没电了。

    哎,最烦的就是关键时刻请听下回分解,不上不下,搞得她好奇心无处安放。

    蔡馨媛不在家,家里面就她一个人,岑青禾坐在客厅沙发上,四处望了一圈,最后无聊拿起手机,翻到给她发照片的陌生人号码,重新打过去,对方始终显示关机状态。

    会是谁呢?

    谁这么想她跟商绍城闹误会?

    她这边没什么情敌会做这种事儿,那就只能是喜欢商绍城的人,海城……难道是周安琪?

    岑青禾跟周安琪只见过寥寥数面,但是情敌见情敌,分外眼红,都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周安琪看岑青禾有多不顺眼,反之亦然。

    一有不好的事情,岑青禾本能的想到周安琪,因为只有周安琪可能知晓商绍城人在海城,并且可能派人跟着商绍城。

    可周安琪也该知道沈雨涵,用这种三分钟怀疑不到就会被拆穿的戏码,是不是有些过于草率了?

    岑青禾是真的想不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