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世仙巅〕〔锦堂归燕〕〔警官杨前锋的故事〕〔孽海狂徒〕〔海贼之妖姬〕〔总裁老公,宠妻忙〕〔重生之城市修仙〕〔抗日之少年战将〕〔无限恐怖风暴〕〔八零之神医有毒〕〔荒村莫入〕〔逆心斗神〕〔凤门嫡女〕〔初心依可行〕〔岭南宗师〕〔绝世剑魂〕〔都市红粉图鉴〕〔武道即我道〕〔武道天狼〕〔残存者游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92章 撮合
    :

    岑青禾带靳南和常姗吃了校外的烤冷面和铁板鱿鱼,还特地开车跑了几条街去买炒冰果,当然,靳南从中只充当了摆设和司机,他不吃,即便岑青禾再三表示,真的很好吃,他就是不吃。

    后来岑青禾想起常姗说的话,他有洁癖,衣服都不在外面的干洗店洗,更何况是路边摊了。

    切,她就是看在常姗好说话的面子上,不然她才不带他一起玩儿。

    不过话又说回来,安泠能有什么好玩儿的东西,是冬城没有的?

    岑青禾只能选一些她小时候喜欢玩儿,又猜常姗和靳南没玩儿过的介绍。下午她带队领他们去游戏城,买了一百块的游戏币,装了三个盒子,三人一手拿一个,四处观望。

    岑青禾问常姗,“你没来过吧?”

    常姗果然摇了摇头,“没来过。”

    岑青禾领她到捕鱼机前,教她玩儿法,“你玩儿这个,心平气和。”

    常姗笑着点头,看样子对她口味。

    岑青禾没这个耐心,她来这里不是打枪就是开车,侧头看了眼靳南,她主动道:“我要去玩儿赛车,你去不去?”

    让靳南坐下玩儿捕鱼,这画面一般人想不到,靳南跟常姗打了声招呼后,跟岑青禾一起迈步往前走。

    一排的赛车位,正好只剩下两个,但是中间还隔了一个男人,岑青禾指了一个位置,让靳南先坐,她去到另外一边。

    等坐好之后,她隔着中间男人,倾身对另一边的靳南说:“我们连线一起玩儿。”

    靳南‘嗯’了一声。

    如果是连线,就是真人和真人比赛,如果不连,就是真人跟系统打,岑青禾觉得还是实打实的比较有意思。

    两人一起投币,同时选择连线,岑青禾挑了辆红色跑车,屏幕上跟她并排的是一辆黑车,靳南的。

    岑青禾在现实中不敢把他怎么样,但是心中还是怨气颇深,想着在游戏中虐虐他也好,眼看着3,2,1开始,她把油门踩到底,双手握着方向盘,跟开真车一样紧张。

    中间隔了人,她也看不见靳南脸上表情如何,只双目如炬的盯着屏幕,从头发丝到脚后跟都在用力。

    第一条线路跑了三分钟,岑青禾已一个车头险胜,屏幕在计算成绩的时候,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探头跟靳南显摆,“你球打得不错,车开得一般啊。”

    靳南实在是见不得她这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是心底的火已经被她挑起来了。

    第二局一开始,他上来就别她车身,岑青禾眼睛一瞪,嘿,小伙还来脾气了。

    她马上方向盘一转,挤过去,谁怕谁啊。

    那么宽的一条马路,只见一黑一红两辆车紧贴前行,也就是特效没有火星子,不然一定是幅壮观的景象。

    就这么一路飙,突然一个急转弯,靳南一闪将她甩开,同样的速度,再想要追上,就得等下一个路口,而且还得保证比他转得好,用时少。

    岑青禾始终憋着一口气,第二个路口没追上,她就盼着第三个,第三个没追上,她就盼着第四个……一路盼,一路被甩,直到眼睁睁看着终点在前,眼睁睁看着他拿了第一。

    瘪瘪嘴,她老实坐在原位,没出声。

    靳南大抵能想象出她脸上的表情,对比上一局的炫耀,她这回低调得多。

    脸上没什么表情,他眼底露出几分促狭。

    两人这算是心照不宣,但却暗自较劲儿,在接下来的斗智斗勇中,岑青禾的情绪分为明显的两种,要么低调的不开口,要么高调的绕过中间人,冲着靳南炫耀。

    她也不明白有什么好炫耀的,只是游戏中赢了他而已,可能是现实中没这个机会吧。

    两人大战多个回合,岑青禾紧张的手心出汗,期间中间男人拿起装游戏币的盒子,拎着衣服走了,不知是自己玩腻了,还是觉得自己碍眼了。

    他一走,岑青禾更方便跟靳南显摆,满脸大写的得意。

    靳南忍不住回以一个轻微不屑的眼神,暗道再也不让着她了,一把都不让,看她再得意一个。

    正想着,旁边空位椅背上忽然多了一件外套,一个穿着黑色短裙和逼真肉色丝袜的年轻女人坐过来,岑青禾不着痕迹的瞄了一眼,长得还挺漂亮,是那种走在大街上,女人都会打量几眼的类型。

    坐好之后,她往游戏机里面投币,抬眼看到靳南选择了连线,她主动出声问:“能一起玩儿吗?”

    声音甜美中夹杂着女人一听就懂的刻意搭讪,岑青禾偷着憋笑,没想到撞见靳南的桃花了。

    靳南面色淡淡,侧头回道:“你问她。”

    他示意岑青禾这边,女人转头看向岑青禾,面不改色的问:“能一起打吗?”

    岑青禾一脸正经,点头回道:“没问题,人多有意思。”

    女人顺势问道:“你们是一起的?”

    岑青禾点点头,又生怕对方误会就没戏了,所以解释道:“我们一起过来玩儿的。”

    一听这话,女人马上就明白了,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岑青禾也放心了,别给靳南挡桃花嘛。

    三人并排一起打游戏,女人也选了辆黑色跑车,三辆车往预备线上一停,岑青禾根本分不清哪辆是靳南的。

    算了,从现在开始,她的目的不是以赢为主,而是以看热闹为主。

    心里有了定位,岑青禾玩儿的分外轻松,第一局是一辆黑车冲线,旁边女人‘哎’了一声,嘀咕道:“你怎么玩儿的这么好啊。”

    哦,是靳南赢了。

    靳南不出声,女人又侧头对岑青禾说:“下把咱俩一伙,不能让他赢。”

    岑青禾笑说:“他玩儿的好,我未必拖得住他。”

    女人道:“我来拖住他,你先走。”

    看看,多好的队友啊。

    岑青禾笑着回道:“好,就都靠你了。”

    两人明目张胆的商量,当靳南是聋子,他没想过岑青禾是为了撮合,只以为她是想赢,所以他在新的一局中,差点儿没把别他的黑车给虐死,也就是这款游戏没设计翻车的环节,不然定是个车毁人亡。

    岑青禾在女人的掩护之下,堪堪险胜,靳南屈居第二。她没有隔着人去跟他显摆,因为旁边女人已经开始撒娇似的抱怨,“你别开这么快,这不欺负人嘛。”

    岑青禾听得后脊梁一酥,女人都受不了,靳南扛得住?

    她好想探头去看看靳南的反应。

    接下来的几局,女人一直在跟靳南死磕,从最一开始就贴住车不放,岑青禾趁势跑到第一位置,做个懂事不当电灯泡的好孩子。

    但是没多久,随着身边女人娇嗔的怨言,一辆黑车随后赶来,不用问,一定是靳南,岑青禾马上打起百分百的精神,全力应对。

    靳南在弯道上把差距追平,红车跟黑车并驾齐驱,岑青禾主动去别他,企图让他减缓车速,黑车无动于衷,任由她贴着。

    女人见状,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盯着岑青禾的屏幕说:“别贴太近,他一会儿就给你撞开了。”

    确实,她说的是实话,只要她一贴过去,靳南的黑车立马将她撞得在路上打转,三秒钟都不等。

    但是岑青禾的车已经贴着靳南的过了一个弯道,也不见他出手。

    右前方有提示米数的地方,眼看着距离终点只剩两个弯道,岑青禾绝对不能被他甩下,一旦甩下,就没有再追上的可能。

    所以两辆车就这么一路贴着,女人看完岑青禾的,又转头去看靳南的,岑青禾余光瞥见女人身体略微往右边倾靠,这是一个很明显的讯号,想要亲近。

    啧啧啧,生得好看就是不一样,她坐这儿半天还没说有个男人上来搭讪,再看靳南的桃花,挡都挡不住。

    也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靳南猛地一别,将红色跑车推开,他领先小半截车头,岑青禾暗道完了,果然就这么完了,靳南轻松冲过终点线,岑青禾只拿了个第二名。

    她还没等说什么,只见身边女人竟然抬起手,推了靳南手臂一下,说不出是责还是挂的口吻道:“你真是的,得谁欺负谁。”

    岑青禾吓得头皮都麻了,敢跟靳南动手动脚,不想活了吧?

    果然靳南被她的举动弄得微微侧头,但却没说什么。

    岑青禾一看,有戏!

    想当初她可是被他一个过肩摔丢到地上的人,这待遇,想想都心酸。

    秉持着不给别人当电灯泡的良好宗旨,岑青禾适时站起身,她一动,靳南抬眼朝她看来,岑青禾说:“你帮我看下东西,我去趟洗手间。”

    怕她突然要走,靳南也不好意思再留,所以岑青禾巧妙的用了个借口,看看她多善解人意。

    不待靳南回应,岑青禾已经一溜烟跑开了,躲在一个娃娃机背后,她偷摸往前瞄。

    女人正侧头跟靳南说话,靳南没有看她,也看不见张没张嘴。

    “青禾。”

    “哎呦。”

    肩膀被拍了一下,岑青禾做贼心虚,吓得一激灵,转头一看,是常姗。

    常姗问:“你干嘛呢?”

    岑青禾目视前方,下巴一抬,压低声音说:“那边儿,快看,你哥的新桃花。”

    常姗顺势望去,还真有个女人在跟靳南讲话,她挑眉道:“怎么认识的?”

    岑青禾说:“车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