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万域仙帝〕〔从实力至上的教室〕〔华娱特效大亨〕〔掌门要逆天〕〔天龙邪尊〕〔巨门卷〕〔都市酒仙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90章 始于相貌,终于才华
    :

    靳南生得好看,这不是他自己认为的,而是从小到大身边人一直嘀咕,他被迫知道的。

    女人注重容貌是天生的,但男人总被拿相貌说事儿,未必谁都喜欢,靳南就是不喜欢的那个,若是平常人对他的长相品头论足,他一定会反感,但刚刚岑青禾侧面夸他好看,他心里竟会生出略微骄傲之感。

    她见他总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他还以为在她心中,他跟鬼是一个模样的。

    看她兴致勃勃的要去观战,靳南不想耽误她的时间,所以随便进了一家店,买了件新衣服换上,等他拿着原本的毛衣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岑青禾立马上前去接。

    店员想当然的认为两人是情侣关系,所以对着岑青禾笑道:“帮你男朋友看看,这件合不合适?”

    岑青禾扯起唇角回道:“这是我朋友,不是男朋友。”

    店员还有些意外,但也赶紧改口说:“啊,不好意思,还以为你们是一起的。”

    岑青禾让店员把靳南换下来的衣服包上,掏出卡,想为他的新衣服买单,靳南一时着急,抬手就抓住她的手腕,看着她道:“你干什么?”

    岑青禾笑说:“你们来安泠一趟,我也不知道送你们点儿什么好,这件衣服算我送你的怎么样?”

    他说:“不怎么样。”

    店员打量两人脸上的表情和举止,似笑非笑。

    靳南也后反劲儿,觉察出自己不应该一直抓着岑青禾的手腕,他松了手,人却挡在她身前,掏出钱包付现。

    常姗对岑青禾说:“青禾,你别这么客气,一件衣服而已,你这样我们下次怎么来找你玩儿啊?”

    岑青禾笑中带着抱歉,如实回道:“怪不好意思的。”

    靳南付了钱,店员把装衣服的袋子递给他,岑青禾看见,马上道:“附近有干洗店,一会儿出门送过去。”

    靳南说:“不用,我带回家洗。”

    岑青禾说:“你别跟我客气,洗件衣服多大的事儿……”

    说着她就要伸手开抢了,常姗主动挽起她的手臂,低声道:“我哥有洁癖,不在外面洗衣服的。”

    岑青禾突然就顿了一下,两秒之后,脸也跟着红了。

    靳南大抵能猜到她心中所想,她是尽可能的希望亡羊补牢,结果却发现什么都做不了,所以觉得局促。

    他要说点儿什么呢?

    “这件衣服我不洗了,留着做个纪念,算是我来安泠,你送我的见面礼。”

    靳南此话一出,岑青禾抬眼看向他,但见他平静如水的面孔上,波澜不惊,看不出喜怒。

    尴尬的笑了笑,她说:“送你一身油点子当礼物吗?”

    靳南说:“意料之中。”

    岑青禾撇了撇嘴,如果此前她还希望能挽回形象,还有挣扎的话,那么这次过后,她是彻底放弃了,爱咋咋地吧。

    几个学弟也在隔壁运动商店买完了东西,大家一起出门,开车的开车,打车的打车,约好了在高中体育馆碰面。

    等进了体育馆,里面的人还真不少,有昔日上学时候的鼎沸景象,中间球场两侧分别有穿着队服的人在热身,周围看台上坐了七成的人。

    几个学弟领他们去到己方看台,岑青禾才一走近,台上马上有人喊,“学姐。”

    大家看见她都是很开心的样子,岑青禾跟他们打招呼的方式是握拳捶他们肩膀,当然了,他们不敢捶回来,只能笑眯眯的看着她。

    靳南的出现,很自然的吸引到台上所有人,无论男女的注意,有人问他是不是岑青禾男朋友,岑青禾说是朋友,但从大家促狭的眼神中也不难看出,他们并不相信。

    岑青禾也怕越描越黑,索性但笑不语,清者自清。

    学弟给他们找了个最佳观看位置,岑青禾左边是常姗,常姗左边是靳南,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几分钟,岑青禾给常姗解说场上她认识的几个人,谁打中锋,谁打前锋,以前上学的时候,谁在球场上最惹小姑娘注意,听得常姗笑声不断。

    她声音不大不小,恰好够靳南听到,他看着面无表情,其实心里也不知不觉被她的话所吸引。

    常姗说喜欢跟岑青禾一起玩儿,起初他并不以为意,因为他没觉得她哪里好玩儿了,但是岑青禾说到高中的经历,不用看也能猜到脸上的表情,定是眉飞色舞的。

    靳南脑子里突然闪现一个念头,如果他能亲眼看见高中时候的她,会不会很有趣?

    正想着,场上一记响亮的哨声,将他的意识拉回到现实,他这才发觉,他刚刚走神了。

    裁判站在中间,两个学校的人分站两侧,各队都要互相加个油,眼看着这边五个人手背叠手背,刚说了声‘加油’,岑青禾忽然喊道:“重点高中加油!”

    毕竟不是什么万人体育场,空间有限,她这一声可谓是突兀,惹得场上十几个人同时看来,她却不以为意,在看台上攥拳给他们鼓劲儿。

    紧随其后,整面看台一起响起,“重点高中加油!重点高中加油!”

    而对面看台也不甘示弱,齐声喊着,“七中加油!七中加油!”

    比赛还没打,拉拉队就先杠上了,好歹也有三百来人,大家一起喊,体育馆棚顶都要掀起来了。

    身处这股热潮当中,就连最先被吓到的常姗,后来也是不自觉的加入到呐喊大军之中,仿佛两边谁的声音大,谁就已经不战先赢了。

    靳南被震得耳朵疼,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一个想法,常姗跟岑青禾混,真的不靠谱。

    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每天精力旺盛,就想着怎么搞事情,场上的队员也没想到时隔这么久,大家还是激情澎湃,所以刚开局就打得分外卖力。

    比赛一共打四十五分钟,中场休息五分,上下半场各二十分钟。

    上半场打下来,重点高中领先两分,代价是岑青禾嗓子都喊冒烟了,有人给她递水,她一边喝一边跟脚边坐着的一排队员叨叨,对方5号带球不稳,可以断他球;7号的三分球挺准,要找专人盯住;还有那个控球后卫,眼睛转的贼快,一看就是个机灵的,要看他眼神,找准他传球给谁。

    靳南听得眼神柔和下来,唇角很轻弧度的勾起,不是她说的不专业,而是她在说别人眼睛转的贼快之时,没看看自己眼珠子转的多溜。

    亏得那些个大男人在她的嘀咕之下,还一个个的认真点头,这不是学姐的魅力,是她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

    五分钟休息时间很快就过了,岑青禾拍了拍熟人的肩膀,说了声加油。

    下半场开始,大家比分咬得更紧,采取人盯人的战术。常姗偷摸对岑青禾道:“你看我们这边的11号,你说让他盯着对方眼睛,他果然一直在看。”

    笑死人了。

    岑青禾很认真,她集体荣誉感很强的,恨不能自己上去打一会儿。

    看着看着,忽然哨声一响,伴随着台上大家紧张的表情,重点高中队有一个人跟对方队员撞在一起,球鞋在木地板上划出刺耳的声音。

    比赛暂停,裁判和两队各自的人跑上前去看。

    这边受伤的是岑青禾认识的人,他说他脚踝疼,动不了了。

    大家提议他赶紧去医院,但是临时组织的球赛,双方都没替补,如果他不能打,球赛就得到此结束了。

    有人说:“看台上的来一个会打球的,先顶上。”

    事发突然,一时间还真没人敢应,毕竟上场的都是球打得好的,万一拖了后腿,岂不是贻笑大方?

    常姗知道靳南会打球,但也知道他未必想在这种场合打,所以并没有出声。

    靳南无意中扫见岑青禾,她蹙着眉头,不知道是在担心学弟的脚,还是在担心暂时落后的比分。

    暗自叹气,算她运气好,这场球气氛还不错,他也有些手痒,所以他开了口,淡淡道:“没人上的话,我顶吧。”

    话音落下,大家都看向他,靳南身高一米八三,传统印象中,高个子就一定会打篮球,更何况……他长得好看,女生都乐意看。

    所以在众人的一致首肯下,靳南随便套了件重点高中的球服,穿着休闲裤和翻毛短靴就上了场。

    岑青禾坐在看台上往下看,脑海中顿生几个大字:粉墨登场。

    谁让他的长相喧宾夺主,他上场之前,大家都是看球;他上场之后,大家都是看人。

    哎,这个看脸的社会啊,就连岑青禾也要忍不住多瞄两眼。

    “你哥球打得怎么样?”

    临开始之前,岑青禾好信儿向常姗打听。

    常姗说:“我陪他去打过球,但都是他一个人,很准。”

    岑青禾不晓得该怎么评价,投篮,她还投的准呢。

    说话间,比赛已经开始,由重点高中这边带球,靳南顶了之前人的位置,按理说是打中锋,但大家都不知道他能打什么位置,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球由后位带过半场,来到对方区域,几番传球之后,只见靳南在场内跑动,主动要球,球传到他手里,他连过两人,直接带球深入,一连串动作,又快又漂亮,当球落入球袋,发出‘唰’的一声时,对方甚至来不及反应。

    岑青禾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大声喊道:“靳南加油!”

    她这一嗓子带动了身后所有人,大家都跟着发出加油的呐喊。

    场上,靳南被吓得心脏一抖,不好意思往她那边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