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重生之绝世修真〕〔废材逆天:最强王〕〔神医艳旅〕〔异界通缉犯〕〔绯色升迁图:崛起〕〔萌宝甜妻:总裁爹〕〔王爷,夫人又要休〕〔我宠的,小奶萌[娱〕〔时光留给爱你的人〕〔闷骚总裁花样多〕〔我在女子监狱当管〕〔锦绣人间〕〔九阳帝尊〕〔女总裁的全能高手〕〔摘星院〕〔极品修真邪少〕〔长生遥〕〔10020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89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

    岑青禾说:“你们来之前没吃饭吧?”

    常姗道:“没吃。”

    岑青禾看了眼时间,刚好过十一点,她说:“正好,咱们去吃午饭,你们想吃什么?”

    常姗道:“安泠你熟,你说了算。”

    岑青禾琢磨了一下,询问道:“你们爱吃米线吗?我们这边有一家特色米线,很好吃。”

    常姗点头说好,靳南也没异议,三人上了车,靳南开车,在岑青禾的指示下来到米线店。

    下车往里走,门一打开,人声鼎沸,触目所及的位置全都坐满了,五六个店员在过道穿梭,忙得脚打后脑勺。

    常姗道:“没地方了吧?”

    岑青禾说:“里面还有,我去看看。”

    她打头,常姗跟靳南紧随其后,直走进了一个门洞,往左一拐,又是一条走廊,走廊两侧都是一格一格的房间,每个房间能坐四桌。

    正是午饭的点儿,哪儿哪儿都是人,都走到最后一格了,岑青禾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情,结果还真有一桌空位。

    她忙道:“快来,还有地方。”

    山路十八弯,幸好没扑空,岑青禾自己坐一面,靳南跟常姗坐对面,桌上就有菜单,岑青禾脱了外套让两人先看,她起身走到门口,把店员叫进来。

    “三位吃点儿什么?”店员站在桌旁,手里拿着点餐机。

    岑青禾看向对面两人,常姗跟靳南都是口味偏清淡的,点了完全不辣的三鲜锅,到了岑青禾这儿,她要了加麻加辣的,还特地嘱咐多放辣。

    桌上就有汽水,岑青禾起开两瓶,分别递给靳南和常姗,两人道谢,岑青禾主动找话,“待会儿吃完饭,你们想玩儿什么?”

    常姗笑说:“你决定,今天我们全程都听你的。”

    岑青禾道:“那我压力好大啊,必须让你们见识到安泠的独特,我得好好想想。”

    靳南面色平静的说:“一般导游水平就行,也不是争当安泠形象大使。”

    岑青禾看向靳南,弯着眼睛道:“果然新年新气象,幽默度有所提升嘛。”

    靳南宠辱不惊,常姗笑着道:“我哥还是挺有意思的,你得慢慢发掘。”

    岑青禾说:“跟商绍城一样,看着像菠萝,闻着是榴莲,必须是真爱才能喜欢。”

    常姗侧头看了眼靳南,然后小声道:“我哥不近女色的。”

    岑青禾配合的压低声音,眼球滴溜溜乱转,“哦?有隐情吗?”

    两人就在靳南眼皮子底下拿他开涮,靳南也是真沉得住气,就是不开腔。

    好在常姗善良,没有开什么大尺度玩笑,只说他冷冰冰的,一般人都不敢往前凑。

    岑青禾说:“那是没遇见喜欢的,没有男人不主动,就看是对谁了。”

    常姗叹了口气,惆怅的说:“希望那天早点儿来。”

    岑青禾大着胆子对靳南说:“你看看给常姗愁的,新年新目标,再加一个,赶紧找个女朋友。”

    靳南回视她,看不出喜怒的说:“你副业保媒拉线?”

    岑青禾满脸陪笑,“职业病,推销房子推销惯了,看见什么都想推销。”

    三人说话的功夫,店员已经端着砂锅走过来,前面两锅都是清淡的奶白色,靳南和常姗一人一锅,最后一锅红彤彤,闻着都呛鼻子,是岑青禾的。

    岑青禾还点了很多炸串,两个大盘子放在中间,再加上三个锅,满满当当。

    眼看见岑青禾拿起旁边的辣椒罐,还在往面前锅里放辣椒,常姗瞪眼道:“这么多辣椒,能受得了吗?”

    岑青禾说:“这个看着辣,其实没什么辣味儿。”

    她用筷子一拌,锅上面一层红油,直看得常姗嘴里反口水。

    岑青禾抬眼问:“要不要尝尝?”

    常姗下意识的摇头,“不用了,我怕辣。”

    岑青禾说:“没事儿,你尝尝,万一受得了呢,米线还是要吃辣的,特过瘾。”

    说话间,她已用没吃过的筷子挑起米线,另一手伸出去,从常姗要碗。

    常姗把碗递过去的同时,岑青禾把米线挑的老高,她是挺喜欢吃这儿的米线,但最烦的就是米线太长,上桌之前难道就不知道剪一剪吗?

    她正兀自搁心里骂着,忽然间,怕什么来什么,已被她挑到比头还高的米线,忽然呲溜一下从筷子缝里掉下去,她仿佛听到‘扑通’声,本能的往后一躲。

    那么一长串的米线,像是光着膀子的运动员,一二三一起扎猛子,一时间只见红色的汤汁四溅,岑青禾对面的靳南根本避无可避,就这样硬生生被溅了一身……一脸。

    岑青禾跟常姗都吓坏了,愣了一下过后,还是岑青禾率先反应过来,她几乎是从椅子上弹起来的,忙抽了纸巾往靳南脸上抹,“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常姗也后知后觉,赶紧抽了纸巾帮靳南擦身上。

    白搭,靳南脱掉外套,里面穿了件纯白色的细线毛衣,红油汤底溅上去,瞬间只留金红色的痕迹,什么都擦不到。

    这边乱糟糟的,隔壁几桌都闻声而望,靳南抬手接住岑青禾手中的纸巾,擦了下眼睛,低声说:“没事儿,坐下。”

    岑青禾落座之后,满脸尴尬和抱歉,连连道歉。

    “进眼睛里了吗?要不要去洗手间洗一下?”

    靳南的右边眼睛很疼,快要睁不开,他不着痕迹的用纸巾挡住,纸巾背后的眼睛在流泪,他平静的说:“没有,吃东西吧。”

    岑青禾又看了眼靳南的白毛衣,脸上说擦干净就擦干净,毛衣上面可是油迹斑斑,端的刺目,她心里一万遍的自责,还不如溅自己一身呢。

    “待会儿吃完先去商场买件衣服,把这件拿去干洗店洗一下,我让他们快点儿,晚上之前就能干。”

    “嗯,没关系,我们先吃。”靳南拿开挡在眼前的纸巾,他垂着视线,岑青禾隐约看到他纤长的睫毛上似乎带着潮湿。

    常姗也安慰岑青禾,说是自己的碗递的慢了,身旁靳南是第一个吃东西的人,他开口说了一句:“挺好吃的。”

    岑青禾忙说:“是吗?好吃就多吃点儿,这个炸石蛋也是他家的特色,你们都尝尝。”

    因为靳南的一切如常,这个尴尬很快就过了。

    常姗在吃饭的同时,总会时不时的偷瞄靳南胸前,暗想他现在一定浑身难受。

    靳南是有轻微洁癖的人,别说满身的油点子,就是衣服上有个褶,他都浑身难受,能顶着这种压力吃饭,也算是给足了面子,只是这面子是给自己,还是给岑青禾,常姗就不得而知了。

    一顿饭吃完,岑青禾赶紧主动提议去商场,靳南也没拒绝,三人刚乘电梯到了男装层,还没等找合适的商店,只听得身后有人叫道:“学姐?”

    岑青禾是听着这称呼耳熟,所以本能转身,身后几米外是三个年轻小伙子,个头都在一米八往上,看到熟面孔,岑青禾眼睛一亮,马上露出笑容来,“hi,好久不见。”

    三个年轻小伙子都是岑青禾在高中时的学弟,比自己小两级,因为那时学校风靡打篮球,岑青禾又是女队队长,所以大家是在球场上认识的朋友。

    “学姐,好长时间没见你了,刚才还以为认错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二十六号才回来,你们呢?都还好吗?”

    “我们挺好的,一到放假就约一起打球,这不今天咱们高中毕业生和外校的一起打比赛,我们过来买个护腕头带什么的。”

    另一个说:“学姐,你下午有事儿吗?跟我们一起回学校呗,有你给我们加油,我们一定能打赢。”

    “就是,好多熟人,学姐一起去吧。”

    岑青禾盛情难却,但是身边还有靳南跟常姗,她侧头询问他们意见,看他们是否有兴趣。

    常姗说:“我也喜欢看打球,我哥篮球打得可好了。”

    岑青禾又看向靳南,靳南道:“我买件衣服,一起去吧。”

    岑青禾高兴了,下意识的道:“谢谢。”

    说完她自己不觉得有什么,可靳南却忽然自我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很凶,不就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决定嘛,至于让她说谢谢?

    三个学弟生怕岑青禾跑了,一直跟在她身旁,叽叽喳喳聊以前在球场上的事儿,靳南发现,岑青禾跟所有人聊天都很放得开,唯独到他这里,说一种诚惶诚恐都毫不为过。

    他是不爱笑,也不太爱讲话,但他从来没凶过她,更没骂过她,她到底在怕什么?

    “学姐,你现在单身还是有男朋友?”

    岑青禾眸子一挑,不答反问:“干嘛?有人想追我?”

    男生笑着回道:“不是,就是好奇嘛。”

    岑青禾说:“上高中的时候你们就总好奇,现在都上大学了,怎么这好奇点就从来都没变过?”

    另一个男生回道:“刚才看你跟这个哥哥一起走,还以为是你男朋友呢。”

    岑青禾忙道:“不是,人家是我朋友的哥。”

    男生打趣道:“是不是拿朋友当幌子,就怕熟人看见?”

    岑青禾说:“你们是觉得他丑吗?我要是有这么帅的男朋友,我成天拉他出来示众,还怕熟人看见……我就怕熟人看不见。”

    这是岑青禾第一次当着靳南的面,夸他长得好看,虽然是侧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稻香〕〔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