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策天下之女帝风〕〔阴官新手群:阎王〕〔灰色临界〕〔地狱中爬出的神〕〔有眼无敌〕〔重生初中校园:超〕〔繁华轻如雪〕〔闲游大明〕〔强龙为尊〕〔盛世独宠:狼性王〕〔娇笙〕〔玄门大佬〕〔美人枭〕〔九零女神算〕〔超凡战尊〕〔中二宝可大师梦〕〔黎明将起〕〔都市异者传说〕〔尸婆神〕〔邪神法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88章 有朋自远方来,不乐意乎
    :

    岑青禾成功找到了当女特务的感觉,偷摸跑去滨海两天,再悄无声息的回家,除了早就知情的蔡馨媛跟陈博轩之外,没一个人发现。

    哪怕当她拿出一大堆夏天的裙子物品,给家里人派发礼物之际,徐莉也只是纳闷的嘀咕一句:“你在哪儿买的?现在冬城有卖夏天东西的地方?”

    岑青禾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道:“有啊,一家新开的店。”

    徐莉道:“你告诉我位置,改天我也去逛逛。”

    岑青禾不着痕迹的岔开话题,“对了,晚上去我奶家,给三姨奶买点儿什么?”

    忙忙乎乎,一小天说过就过,商绍城说的没错,也没有那么难熬,刚给他发短信,他在忙,岑青禾陪着家里人合家欢,扮演着好孩子的角色。

    突然手机响起,她以为是商绍城,所以咻的低头去看,结果让她意外,是常姗。

    滑开接通键,岑青禾笑道:“常姗。”

    手机中传来常姗的温柔的声音,“青禾,在忙吗?”

    “没有,陪家里人嗑瓜子唠嗑呢。”

    常姗笑道:“突然觉得你们家的瓜子都很好吃的样子。”

    岑青禾说:“来啊,瓜子管够。”

    “我还真想去安泠找你玩儿,你明天有时间吗?”

    岑青禾道:“有,我这两天都在家,你快来,我带你吃香喝辣的去。”

    常姗笑说:“那我可真去了。”

    “客气什么,还用我去冬城接你吗?”

    “不用,我自己过去找你。”

    两人当即敲定时间,常姗说等明天到了打电话给她,挂断电话之后,一旁徐莉问道:“哪个常姗?咱俩在商场见到的那个?”

    “是啊。”

    “她明天来找你?”

    “嗯。”

    “玩儿的来就好好处着,你跟她混熟了,也好让她帮青青在学校多说两句话。”

    徐莉是真心实意的,岑青青一家几口就在旁边坐着,闻言万艳红马上停下嗑瓜子的动作,出声说:“那明天带青青一块儿去呗?让她请你们吃饭。”

    话音落下,还不待岑青禾应声,岑青青已经炸了,她拉下一张脸,愤怒又不耐烦的道:“有毛病啊?我请她吃什么饭。”

    说罢,起身就走。

    本来很是和谐的气氛,就这么冷场了,万艳红扭头骂道:“完犊子玩意儿,啥都不是,拿不出手!”

    ‘砰’的一声,岑青青把门甩上了。

    岑海军酸脸骂万艳红,“哪壶不开提哪壶,她能去吃吗?”

    万艳红反驳,夫妻俩又吵起来了。

    岑海峰不在,徐莉跟老太太出声压场,闹到最后,还是个不欢而散的结局。

    晚上岑青禾跟徐莉回家,路上徐莉道:“你看看那个青青,不是我说她,长辈面前说甩脸子就甩脸子,她甩脸给谁看呢?是赖我提了?”

    岑青禾劝道:“别生气了,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她什么样,她还耿耿于怀男朋友跟她提分手的事儿,总觉得是常姗搅合的。”

    徐莉沉着脸说:“这孩子,你等着看吧,你二叔二婶操心的日子在后面呢。”

    搁着从前,岑青禾也愁得慌,但现在她自己操心的事儿多了,也就顾不上旁人了,各人自有各人福,别人帮得了一时,帮不上一世。

    晚上躺在床上一边打泡泡龙,一边等商绍城的电话,等到夜里十二点半,他才打来。

    她现在耳朵可尖了,他才说了两句话,她就听出他喝酒了,而且喝的不少。

    “晚上去哪儿风流快活了?我等你等得都快睡着了。”

    商绍城慵懒着声音回道:“见了几个女的。”

    她好信儿问:“什么女的?”

    “这个叔那个姨的女儿。”

    岑青禾想到滨海的卓姿,不由得笑说:“打着谈公事的名义,实则是相亲对吧?”

    商绍城沉声道:“笑点在哪儿?”

    她不应该吃醋或者不高兴嘛,笑什么笑?

    岑青禾笑得春风满面,出声回道:“一想到你整晚都绷着一张脸,能不好笑吗?”

    商绍城道:“谁说我绷着脸了?我笑的很开心。”

    岑青禾马上接道:“完了,强颜欢笑,对方是不是背景很强大,你惹不起?”

    商绍城实在是拿她没辙,丫没心没肺,他能怎么办?

    他脱了衣服躺在床上,两人就这个倒搭的现象心平气和的分析了一番,岑青禾说:“你也淡定一点儿,就当赏个花赏个月了。”

    商绍城说:“我赏你一顿揍。”

    岑青禾‘啧’了一声:“别这么大火气嘛,脾气大伤肝。”

    “不伤肾就行。”

    “那是,你要是肾不好,可得提前跟我说,我忍不了。”

    “忍不了你能怎么着?”

    岑青禾一本正经的回道:“你看,咱门因为纯洁的爱情在一起,万一有一天爱情不‘纯洁’了,那咱们不能耽误彼此,得好聚好散。”

    商绍城快让她气死,他在这边辛辛苦苦打发莺莺燕燕,她在那边一句话,云淡风轻就抹杀了他的所有辛苦,现在还来落井下石。

    “说你是白眼儿狼,真没冤枉你,狼还知道护食呢,你是狗吗?”他声音低沉,带着酒后的轻微沙哑,就是损人都那么好听。

    岑青禾下意识的回道:“狗也知道护食啊。”

    说完顿觉不对,马上改口,“你才是狗呢,谁说我不护食?我这是看你自己表现不错,用不着我出手。”

    商绍城跟没听见一样,自顾自的道:“也有不护食的狗,傻狗。”

    他静下心来,语气平静的开始反攻,骂她狼都是侮辱了狼,所以他一直说她是狗,岑狗子,岑傻狗,岑二狗等等让她抓心挠肺的字眼。

    岑青禾气得跳脚,奈何抓不到也碰不着,正牙根儿痒痒之际,她忽然灵光乍现,佯装不高兴的哼了一声,然后嗔怒着道:“绍城哥哥,你怎么这样啊?”

    此话一出,她自己先是浑身一哆嗦,真特么恶心人。

    再看对方……电话里面忽然就没了声音,岑青禾眼球一转,屏气凝神的等着。

    大概过了能有五六秒的样子,商绍城低沉的声音传来,“你存心让我难受是吧?”

    岑青禾明知故问,“我怎么让你难受了?”

    商绍城不语,唯有很清晰的提了一口气,再喘气的声音。

    岑青禾听得脸红心跳,忽然觉得倍儿有成就感,她一句话,甚至是一个称呼就能让他动情,现在不是她抓心挠肺,而是他要抓耳挠腮了。

    因为一句‘绍城哥哥’,原本可以再聊一会儿就挂的电话,生生又持续了一个小时。

    岑青禾躲在被子里面,被他要求用各种语气喊哥哥,而他在电话那头做的事情,让她脸红心跳,感觉做贼心虚,偷偷下床把房门都反锁上了。

    哎,她到底还是在不正经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但这不赖她,都是绍城哥哥惹的祸。

    半夜两点多才消停,岑青禾挂了电话,手机充上电,悄悄出了卧室,拿着新内裤去洗手间整理。

    可能是太没羞没臊的缘故,岑青禾困到极致,躺下后却很久没睡着,一直翻来覆去,最后一眼看手机,都凌晨四点半了。

    不知道几点才睡着,只是一恍惚,手机响了,岑青禾马上睁眼,感觉自己睡得很浅。

    是常姗的电话,说她已经进入安泠市内,问在哪里会合,岑青禾说了个标志性建筑,然后赶紧下床急忙收拾。

    时间很紧,岑青禾刷牙洗脸,抹了个保湿霜涂了个口红,穿上衣服风风火火的往外去。两人约在商场门口碰面,岑青禾打车到地方后,刚掏出手机响打给常姗,只听得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青禾。”

    岑青禾闻声望去,扫了几眼才定格,常姗从黑色宝马750副驾中下来,满脸笑容的跟她摆手。

    岑青禾的第一反应却是,副驾,那正驾……

    随后,正驾车门推开,穿着白色麂皮外套的靳南也映入岑青禾的视线,岑青禾暗道,果然。

    不是不乐意见到靳南,实在是他这人‘难相处’的很,岑青禾跟他在一块儿,总要时刻绷着,既想逗他开心,又怕被他嫌烦。

    眼中的诧色已经一闪而逝,岑青禾走上前拉住常姗的手,两人互相寒暄,一副姐俩好的样子。

    等到靳南走近后,岑青禾主动笑着跟他打招呼,“hi,又见面啦。”

    靳南说:“没提前打招呼,不介意吧?”

    岑青禾满脸堆笑,“介意什么,你又不是外人,人多热闹。”

    常姗道:“我哥担心我一个人,正好他今天有空,开车来回也方便。”

    岑青禾说:“你们今天就要回去?我还以为你来能住两天呢。”

    常姗说:“我就是想来找你玩儿,你好不容易放假也要陪家里人的,我们晚上就走。”

    岑青禾说:“我家里也有地方,靳南住酒店,你跟我住就行。”

    常姗笑着婉拒,心想她是很愿意跟岑青禾待在一起的,奈何靳南不同意,用他的话说,我怕你跟她玩儿两天,小命都丢了。

    这次他亲自过来安泠,说白了也是监督的。

    这话常姗自然不能告诉岑青禾,免得岑青禾再给靳南的印象上加一条罪。

    “现在去哪儿?”看岑青禾跟常姗一直站在街上说话,风吹得两人头发飘,靳南主动开口问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邪王绝宠:医品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