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多面娇妻:三爷,〕〔身边的人全穿越〕〔神奇兽宠进化〕〔川流入海之临界〕〔如何君临天下〕〔石竹花〕〔你们二次元真会玩〕〔全球诸天在线〕〔战车少女之红色忠〕〔篮场执剑人〕〔提前登陆三百年〕〔地球在退化〕〔借魔成神〕〔三国矿业大王〕〔抗战之英雄血〕〔终极特种兵王〕〔我不是翻唱女王〕〔大国旗舰〕〔楚少的暖婚旧妻〕〔我的极品美女老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84章 又是第一次
    :

    哎呀,算了,不管了,死就死吧。

    岑青禾拿出手机拨通商绍城的电话号码,电话刚一接通,岑青禾立马呼哧带喘,急声道:“绍城,你快点儿来,有人要非礼我们!”

    商绍城沉声问:“你们在哪儿?”

    岑青禾按照梁子衿的话,说了位置,说完马上挂断,营造出一种紧迫的氛围。

    陈辰对梁子衿说:“你就坑人吧,骆向东被你坑惯了,已经有了抵抗力,你别把绍城吓坏了。”

    梁子衿不以为意的道:“看看是什么反应嘛,青禾见过绍城火急火燎的样子吗?”

    岑青禾摇了摇头,还真没见过。

    她不知道上次她夜不归宿,商绍城找她都找疯了,差点儿要报警,平时她也没想过要开这种玩笑,现在覆水难收,与其担心一会儿商绍城怎么骂她,不如放宽心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态度。

    本以为电话挂断不久,别墅里的人一定会开车冲出来,结果等了一分多钟,只见别墅门口出现三抹打眼的高大身影,分别是商绍城,骆向东还有窦超。

    三人有说有聊,不紧不慢的往外走,离着远,听不见他们说什么。

    她们也无意躲藏太深,车子就停在一旁,商绍城抬眼看见车上人,身旁骆向东道:“我说什么了?”

    骆向东说,这话保证是梁子衿教的,起初商绍城还不敢全信,生怕岑青禾真的出事儿,但一见窦超也是不痛不痒的模样,一副见怪不怪,身心麻木的表情。

    骆向东跟窦超都是很疼老婆的人,商绍城也冷静下来,仔细一琢磨,打从他认识岑青禾开始,向来只有他劝她别动手的份儿,哪有她中途打电话求救的时候?

    梁子衿也不是省油的灯,再加上一个岑青禾,流氓要是遇见她俩,那算流氓倒了血霉了。

    随着三个男人的不断走近,岑青禾不由得挺直背脊,嘴唇不动,声音兀自发出,急声问:“完了完了,子衿姐,商绍城会杀了我的,怎么办?”

    梁子衿同样的动作,嘴不动声先出,“你装不高兴,先给他来个下马威,让他一点儿都不着急。”

    岑青禾对上三米外商绍城看来的视线,明明太阳当头,她却莫名的后脊梁发凉。

    到底是示弱还是装强?

    窦超隔着两米远就扬声问:“流氓呢?被打跑了?”

    陈辰坐在驾驶席,安安静静,宠辱不惊。

    梁子衿双臂环胸,蹙眉看着骆向东道:“就你们这速度,等你们来帮忙,黄花菜都凉了。”

    骆向东说:“我相信你的实力,在你的带领下,流氓十分八分应该近不了你们身。”

    岑青禾从旁听得心惊肉跳,嚯,都是老油条啊,谁都不让谁。

    正想着,商绍城已经在车头前停下了,看着后座的岑青禾,他面无表情着一张俊美面孔,薄唇开启,出声道:“过来。”

    岑青禾乖乖推开车门跨下来,她一身绿色纱质长裙,仙气飘飘的同时,也元气满满,像是一颗新鲜的柠檬……酸的商绍城来气。

    径自走到他身边,她主动拉住他的手,低声道:“有人,给我点儿面子。”

    商绍城微微垂下视线就能看见她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为他大老远从冬城跑到滨海,一折腾就小半天……

    “想不想我?”垂目睨着心虚的岑青禾,商绍城声音低沉,但也带着压制不住的喜悦。

    岑青禾抬眼对上他的视线,一点儿怒气都没有,她马上咧开唇角,笑着点头,“想。”

    商绍城握紧她的手,另一手抬起捏了把她的脸颊,不轻不重,但看起来也像是惩罚。

    梁子衿从车上下来,边走近边说:“是我让青禾打电话吓唬你的,你别说她,她都害怕了。”

    商绍城手臂随意揽在岑青禾肩头,轻笑着回道:“装的,她才不怕我。”

    梁子衿纳闷道:“是吗?那还装得挺像,我以为你平时总欺负她呢。”

    商绍城说:“不是拉脸的就是凶的那个,你看东哥,你怕他吗?”

    梁子衿豁然开朗,“那倒是。”

    骆向东也不是时常把笑容挂在脸上的人,但熟悉他的人就会知道,他不笑,并不代表不高兴,同样,笑也并不代表高兴。要看懂一个人需要很深的功力,而梁子衿除外,她一眼就能看出骆向东心里想什么。

    相比之下,岑青禾跟商绍城相处时日还短,达不到这么高的默契程度。

    晚上一顿饭是在窦超家里面吃的,饭后窦超原本要请大家出去玩儿,但商绍城忙了一天,以疲惫为由拒了,带着岑青禾一起离开。

    “想去哪儿玩儿?”返程路上,商绍城边开车边问。

    岑青禾侧头道:“不是回酒店吗?”

    商绍城说:“你大老远跑过来,我也不能把你圈在酒店里面,想去哪儿,我带你去。”

    岑青禾说:“不用,我本来就不是来度假的,我是来陪你的,你累了咱们就回酒店,我帮你按按摩。”

    商绍城说:“那我们去海边走走吧。”

    他本就住海边酒店,车子开回去,放下东西,又换了身衣服,陪她一起去海边。

    现在天黑,岑青禾就没让商绍城戴口罩,可饶是如此,她还是牵着他的手,一路越走越远,远离人群和喧嚣。

    走累了,岑青禾让商绍城在沙滩上坐下,她绕到他背后,盘腿儿帮他揉肩。

    商绍城说:“上次来这儿还是去年呢,一晃一年过去了。”

    岑青禾道:“谁说不是?某些人上次带着女朋友一起来的,这次还是带着女朋友一起来的,铁打的你自己,流水的女朋友。”

    她口吻自嘲调侃,倒也没生气。

    商绍城说:“好男人总是被太多人惦记,我日防夜防,没想到家贼难防。”

    闻言,岑青禾原本给他揉肩的手,忽然就绕过他的脖颈,来了个专业的禁锢,恐吓道:“说谁呢?”

    乍一看绝对是她占据主导地位,但是下一秒,也没见商绍城多大的动作,恍惚间他一条手臂反过去勒住她的腰,另一手扣住喉间手臂,微微用力,一个巧劲儿就把她从后面转到身前来。

    天旋地转,岑青禾难免失声喊了一嗓子,转瞬间,她人已经横躺在商绍城怀里。

    没有人造灯光,只有月光的沙滩上,面朝大海,远离喧嚣,模糊中两人目光对视,她从惊慌到沉迷,商绍城从沉迷到深情。

    接吻是荷尔蒙达到一定含量后的必然产物,身体中的渴望总要寻找一个突破口。

    他将她按在柔软的沙滩上,闭眼纵情享受。

    他吻技高超,光靠一张嘴就能让她心头小鹿乱撞,岑青禾被他吻得目眩神迷,恍惚间裙摆已经被他从膝盖处一路抬高至腿跟。

    他想在这里就要了她,岑青禾胆子没有这么大,当即按住他的手,稍一偏头,呼吸略微急促的说:“不行。”

    商绍城低沉暗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没事儿。”

    岑青禾说:“你知道这附近有没有监控,被拍下来还活不活了?”

    商绍城挣扎了几秒,忽然从她身上起来,随即也把她拉起来,岑青禾以为他要回酒店,结果他突然拉着她在沙滩上跑起来。

    “欸。”她叫了他一声,商绍城置若罔闻,两人奔着远离人群的方向,好像要一条道跑到黑。

    事实上他也确实把她领到一个一点儿光都没有的地方,是一片椰林,高大的树枝和繁茂的叶子挡住头顶的白月光,他走着走着,冷不防霸道又温柔的将她抵在其中一颗树上。

    霸道是因为她反抗不了,温柔是因为他将自己的手垫在她脑后,怕她撞疼了。

    扣着她的一只手腕,他俯下头颅热情的吮吻,岑青禾只觉得浑身似是被高压电击中,从头麻到了脚。

    她从小披着乖宝宝的外衣,自认为不乖,也做过很多不听话的事情,但是太过离经叛道的,她还是不敢……比如在传说中的小树林里。

    心里不是不害怕的,可就是这份害怕才更让人情不自禁的兴奋,激动,甚至是战栗,仿佛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做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她不需要任何人夸赞,只要自己知道有多开心就好。

    黑暗中,商绍城的手抚遍她的身体,他没有脱掉她身上的裙子,只自己解开裤链紧紧地贴在她后背处。

    她承认他每次都让她开心,但是这一次,他带她一起入沉沦沼泽,让她彻头彻尾的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偷来的欢乐。

    她浑身没有支撑点,除了身前的一棵树,这棵树不仅要承受她的重量,还有她身后商绍城的。

    整个过程,仿佛像是一场梦,虽然漫长,但每一个细节都被极致的欢愉冲刷殆尽,每每她觉得这一刻已达极致,但是下一秒,这一刻的想法就被推翻,如此周而复始,像是海上涌起的浪,风不停,浪不止,一潮褪去,一潮翻起……

    他身上没戴套,所以最后关头只能便宜了苍茫大地,岑青禾觉得奸商最大的优点就是言而有信,说过不再让她提心吊胆,就一定说到做到。

    她转身捧住他的脸,不嫌弃在他满是汗水的额头上落下响亮的一记吻。

    商绍城低沉着声音说:“看来我做的不错,以资鼓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老子是不周山〕〔医世神凰〕〔总裁爹地超级宠〕〔逆袭少夫人:军少〕〔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农门娇女:神秘质〕〔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渣渣复渣渣,就应〕〔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