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超给力〕〔超星大导演〕〔十里医香:携子妃〕〔新世纪篮球狂潮〕〔漫威实力派英雄〕〔捡到一个异界〕〔奶爸戏精〕〔最强商女:韩少独〕〔佞难为〕〔还看今朝〕〔将军抢亲记〕〔警察攻略〕〔明朝浮生记〕〔优雅杀手〕〔大唐不良人〕〔网游之王者再战〕〔变身之萌鬼上身〕〔暴君,你又被逼婚〕〔震痛随笔〕〔无限之穿越异类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80章 战友情
    :

    常姗跟靳南说话的口吻,特别像是几岁的小孩子在跟父母长辈商量要个不一定能要到的东西,试探,忐忑,期待,生怕对方会拒绝。

    另外几人都停在原地等待回答,如果靳南同意了,岑青禾好带常姗一起进去。

    结果靳南却铁面无情的说:“最好别玩儿。”

    瞧瞧,多像个威严与民主并存的长辈,不让就不让,还加个最好,这是让常姗自己决定了?

    常姗也是听话,闻言只是轻微抿唇,失望,倒也意料之中。

    岑青禾就是控制不住多管闲事儿的毛病,她见不得别人不开心,所以嘴欠说了句:“让她跟我们一起玩儿吧,我跟馨媛护着她。”

    常姗闻言,像是临时发现了一颗大树,马上依靠过去,拉着岑青禾的手,对靳南说:“哥,你让我去玩儿一会儿吧,我都没正式打过一场雪仗。”

    岑青禾都要哭了,常姗长这么大,竟然连一场雪仗都没打过吗?

    “你要是担心,就一起跟进来,咱们这么多人,还护不住一个常姗吗?”岑青禾看着靳南,帮常姗求情。

    “哥~”

    靳南最后还是同意了,岑青禾觉得他不是卖她面子,只是心疼常姗。

    几个人找到入口,临进场之前,还有工作人员发给他们颜色不一样的袖带,待会儿进场好分清敌我,别乱打。

    几人坚持一个队,正好身后一帮小年轻也是五个人,岑青禾他们绑了红色的袖带,对方就拿了黑色的。

    岑青禾很照顾常姗,一直跟她手拉手,蔡馨媛布置策略,“待会儿我们在护着常姗的前提下,还要分工明确,谁做雪球,谁来打。”

    常姗说:“我来做雪球。”

    岑青禾说:“我打。”

    蔡馨媛马上道:“我也打。”

    陈博轩说:“你俩打,要我们两个大男人有什么用?”

    岑青禾说:“你们保护常姗啊。”

    陈博轩没吭声,心底一定觉得杀鸡用了宰牛的刀,用得着派俩男人看着一个团雪球的吗?会不会太奢侈了一点儿?

    一直没开口的靳南,忽然出声说:“我负责防守和做雪球,其他的你们看着办。”

    岑青禾觉得很好笑,明明就是打个雪仗而已,让几个人一说,赶上上阵杀敌了,尤其是靳南‘老干部’,他一出声,特有领导下批示的范儿,岑青禾差点儿要敬礼说一声:是,首长。

    中场休息时间,五个人寻到一处雪堆的堡垒,藏身其后,刚刚在后进来的一帮小年轻占据了对面一个堡垒,其中一个男人扬声对着他们这边道:“欸,待会儿咱们两边打啊?”

    蔡馨媛说:“行啊,怎么个打法?”

    对方另外一个男生道:“哪边先把对方袖带都扯了,攻进堡垒,就算赢。”

    岑青禾扬声问:“动手也行呗?”

    男人笑着回道:“我们这边四个男的,动手怕你们吃亏。”

    岑青禾说:“别打急眼了就行。”

    听着两边隔岸叫嚣,常姗笑道:“太有意思了。”

    岑青禾小声对她说:“等会儿你就躲在后面,出头打架的事儿我们来干,让你哥留下来保护你。”

    常姗点头,“好,我多做一些雪球给你们。”

    中场休息十分钟后,管理员把场地大门一关,大有关门放狗的架势,若大的一片场地,大小堡垒好几十个,人都躲在后面,一时间敌我难辨,还真有点儿真枪实弹的意思。

    起初岑青禾这边的几人,都在闷头做雪球,陈博轩把雪球压得特别瓷实,蔡馨媛说:“你想打死别人啊?”

    陈博轩道:“你做太软根本没等打到人就散了,再硬它也是雪,你看给他们牛的,不得给他们点下马威吗?”

    在他的强势熏染之下,其他几人默不作声的把雪球又压紧了几分,突然只听得外面一声嚎叫,偷着探头去看,斜对面的已经开战了,这也算是拉开混战的一声号角,其他区域的人纷纷开始行动,对面也是朝这边投来又大又沉的雪球,其中一个越过堡垒掉在岑青禾脑袋上,直砸的她怒火中烧,斗志瞬间燃起。

    奶奶的,真是老虎不发威你拿我当hellokitty啊。

    “馨媛,掩护我。”

    岑青禾手里握了个大雪球,蔡馨媛往外连丢四五个,待到对方暂停攻击的时候,岑青禾突然站起身,瞅准方向,一个大雪球用力丢到对面堡垒后方。

    “我靠!”对方一定是有人被打中了,岑青禾笑着蹲下来,跟蔡馨媛和常姗各自击掌。

    不过紧随其后,他们就受到了对方疯狂的报复,一连数十个又大又沉的雪球,各个越过堡垒往他们头上和身上掉。

    靳南护着常姗,常姗盯着炮火还在努力做雪球,敬业精神值得嘉奖。

    陈博轩被打得想骂人,蔡馨媛已经开骂了,“真特么欺人太甚,欺负我们没男的吗?”

    陈博轩拉着她的手道:“这地不能待了,换个地方躲。”

    到底人家才是亲两口子,困难时期,陈博轩拉着蔡馨媛就往外跑,蔡馨媛来不及回手拽岑青禾,岑青禾也没有想走的意思,这里还有一堆雪球呢,人都走了,雪球怎么办?

    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岑青禾跟跑到斜前方堡垒处的蔡馨媛打手势,两人示意要搞突袭了。

    各自捧着一堆雪球,只见两人冒着敌人的炮火,迅速往两侧转移,这是打算从其他角度攻击,让对方根本判不出他们的方位。

    蔡馨媛跟陈博轩从左翼攻击,岑青禾单独从右翼攻击,没多久,对方就觉察出不对,怎么好像四面八方的人都在打他们?

    其中一个男人大着胆子跑出来,想要近距离观察一下,岑青禾猛地起身,一个大雪球呼过去,正中对方侧脸,对方被打的激灵一下,随后发现岑青禾的藏身之所,他竟是直接朝她冲过来。

    蔡馨媛跟陈博轩正蹲在堡垒后面,没看到这一幕,常姗也没看见,而这一幕恰好被靳南发现了,他立马起身往外跑,对方的几个雪球分别打在他肩膀和胸口,他置若罔闻,眼中只有一个目标,右前方的小堡垒。

    等他赶到的时候,岑青禾跟对方男人已经撕扯在一起,他见过她修理女人,也见过她空手拦持刀的小偷,但他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能凶悍到把一个男人按到地上,正往人脖颈子里面疯狂灌雪。

    男人起初被迷了眼,只顾着摇头,等眼睛睁开之后,马上反手就去拽岑青禾的胳膊。

    靳南一个箭步跨上前,从后面搂住男人脖颈,脚下一绊,轻松松给男人放倒在地上,岑青禾趁机扯了人家袖带,还嚣张的问:“服不服?”

    男人说:“不服!”

    岑青禾二话不说,捧起旁边厚厚的雪,一个劲儿的往他脸上扬。

    “噗,噗……”男人连喷带挡,奈何有靳南按着,他根本就起不来,只能任由岑青禾欺负。

    这边同伴用杀猪般的声音以示受辱,其他同伴闻言,仗义的倾巢而出。靳南看到有人直奔原堡垒而去,他马上转身回去救援。

    岑青禾这边又对上一个男人,这男人不像刚才那个那么瘦,他身高一米八往上走,体重也得一百七八。

    呼哧带喘的跑来,一看到岑青禾落单,竟是冲她笑了。

    他说:“你是自己把袖带给我,还是我用强的?”

    岑青禾微微扬着头,嚣张的回道:“甭废话,有本事自己来拿。”

    男人觉得打个雪仗也能遇美女的机会,实在是老天爷赐姻缘,所以他嬉皮笑脸的往岑青禾面前凑合,岑青禾心思用个巧劲儿去抢对方袖带,没想到对方也甚是灵活,手臂往后一躲,她抓了个空。

    “欸?抓不着抓不着。”男人用逗弄的口吻跟岑青禾说话。

    岑青禾暗道跟谁俩眉飞色舞的呢?她对他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不就是玩个游戏嘛,咱能不能正经点儿,好好玩儿?

    她的心声男人显然没听到,他依旧维持着楚留香般的自信,打着玩儿的名义在调戏岑青禾,岑青禾不好明目张胆的翻脸,当对方抓住她手臂的时候,她顺势一个回转,想着给他来个背摔,让他嘚瑟。

    岂料男人太重,她猛地一个用力,不但没有把男人摔出去,反倒让他靠她更近,乍一看看来,就像是男人把她虚抱在怀中,与他的身材相比,她真的是小鸟一般。

    大家混战成一团,都是自顾不暇,靳南跑回去帮常姗,刚摘了一个男人的袖带,只听得常姗道:“哥,你快去帮青禾。”

    他转头一看,顿时有股邪火上窜,几近发飙。

    一个膀大腰圆五大三粗的男人,欺负一个小女人……他再次冲过去,在岑青禾着急怎么撼动这个庞然大物的时刻,身后的男人忽然从她背上脱离,她惊讶转身,男人已经倒在地上,而靳南站在一旁,垂着视线,本就看起来冷漠的一张脸,此刻竟是带着要怒的神情。

    北方几乎每年都有报道,打雪仗打到最后变成打仗,都是暴脾气,闹着闹着就急了。

    岑青禾很怕靳南发飙,所以赶忙跨步上前,拽了下他的手臂,低声道:“我没事儿。”

    靳南看了眼岑青禾,见她眼中有惶恐,他不着痕迹的暗暗压下火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