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灵惊神〕〔我的超凡女神〕〔吃货萌妃:傲娇太〕〔大明佛〕〔其实我是娘闪闪〕〔重生之最强女兵王〕〔绝天叶帝〕〔全能科技巨头〕〔桃运神医〕〔窥天神帝〕〔白圭的商业帝国〕〔石敢当传人:捉鬼〕〔卧底娇妻:总裁前〕〔魔鬼的仆人〕〔剑气九诀〕〔读心术师的校园生〕〔空间废材逆天绝宠〕〔燃情蜜宠:娇妻嫁〕〔杀神不败〕〔最强杀人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79章 想不见都不行
    :

    蔡馨媛没有跟孔探隐瞒她和陈博轩的关系,孔探得知他们两个在谈恋爱,特别惊诧,因为上次滨海一行,他见过陈博轩,也知道陈博轩家境非常优渥。

    几人在去冬城的车上,他就忍不住道:“之前我看青禾跟他们在一起,还以为他们会有些什么,没想到你跟陈博轩在一起了。”

    对此蔡馨媛跟岑青禾心照不宣,就连孔探主动问及商绍城,俩人也是统一口径,就是上司和朋友关系。

    岑青禾坚定不移的维护自己的单身形象,孔探也八卦不出什么东西来,聊着聊着,孔探忽然看着岑青禾道:“打个电话给靳南吧。”

    岑青禾眼睛一抬,带着几分诧异的神情道:“打给人家干嘛?”

    孔探道:“不说好了一起玩儿的嘛?”

    岑青禾说:“你还真能自来熟,人家是客气客气,你还当真了。”

    孔探说:“我觉得靳南那人挺好,不像你说的那么难相处,再说你趁着这个机会多跟他接触一下,大家成了朋友,以后工作场合他也能卖你几分面子不是?”

    蔡馨媛是晓得岑青禾有多怕见靳南的,她出声替岑青禾说话,“青禾不需要靳南卖她面子,只希望自己在他面前别折了面子。”

    孔探一听这里面有事儿,不由得挑眉问:“什么故事?”

    蔡馨媛随便讲了一个,岑青禾替岑青青去医院给人道歉,恰好碰见的是靳南,转头去收拾心机婊,又被靳南给撞见。

    丁然满眼同情的道:“那确实挺尴尬的。”

    岑青禾说:“所以啊,不见对我来说是万幸,每次一见他,我就恨不能借台挖掘机刨个坑给自己埋了。”

    孔探见几人颇有感同身受之意,他打断道:“你们女人总是爱想太多,你们觉得丢人的事儿,在我们眼里没准儿是可爱呢。”

    岑青禾瞥了他一眼,“可爱个屁,他亲口对我说,我这人嚣张跋扈,你觉得这是形容人可爱的词儿吗?”

    孔探不以为意的道:“我就这么说吧,男的要是真讨厌哪个女的,是绝对不会跟她坐一桌打扑克的,之前回来的车上,咱们几个打了几小时的牌,我可没看出他哪儿不高兴的样子,再说了,他还主动帮你洗苹果呢。”

    岑青禾差点儿情急说秃噜嘴,别提洗苹果的事儿,提起来她就汗颜,跟商绍城说靳南坏话,正好让人堵个正着,就冲这个,她也不能再搁靳南面前得瑟。

    “反正我跟他不是一路人,你这么喜欢他,你俩单约。”岑青禾懒得解释,直接放话。

    孔探似笑非笑,“这么紧张,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暗恋人家呢。”

    岑青禾瞪眼吓唬人,蔡馨媛帮腔道:“青禾不喜欢那种一板一眼的‘老学究’,她喜欢不正经的。”

    孔探笑道:“她自己就够不正经了,再找个不正经的,俩人上街男女通吃,谁都跑不了。”

    岑青禾撇嘴嫌弃的说:“放心,我劫色也避开你这样的。”

    孔探侧头对丁然道:“你看,她明目张胆的嫌弃你,说你品味差。”

    丁然眼皮都没掀,径自说道:“我也是猪油蒙了心了。”

    几人一路聊到动车进站,蔡馨媛要去机场接陈博轩,其他几人先回酒店休息,等到蔡馨媛那边跟陈博轩碰了面,几人相约兵分两路,去滑雪场会和。

    人齐之后,大家各自换衣服带器具进雪场,丁然不怎么会滑雪,孔探带她去新手区练习;岑青禾跟蔡馨媛和陈博轩一起,陈博轩一如既往的嬉皮笑脸,见岑青禾落了单,忙不遗余力的落井下石,“你说说,你好不容易有点休闲时间,绍城还不过来陪你,真不对。”

    蔡馨媛率先怼道:“人家来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这功夫马后炮。”

    陈博轩说:“我来了就不准备走,一直待到你假期结束为止。”

    蔡馨媛心里高兴,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回道:“你待这么长时间干嘛,我还没空招呼你呢。”

    陈博轩道:“不用你招呼,我只要每天能见你几面就行。”

    岑青禾终是忍不住道:“差不多行了,大白天的,你还非让我吐给你看?之前是谁给绍城打电话抱怨,说他开车来……”

    她话还没说完,陈博轩赶忙绕过蔡馨媛来给她赔罪,连连说:“禾姐,禾姐,给个面子,是我猖狂了。”

    岑青禾一脸捏到别人七寸,随时都可能泄露的倨傲模样,一旁蔡馨媛问:“他都说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说,走,滑雪去。”

    陈博轩揽着蔡馨媛肩膀,生拉硬拽,让她离岑青禾远点儿。

    岑青禾戴上护目镜,不等别人撵,自己主动道:“我玩儿去了,你们自己腻歪吧。”

    她是个有眼力见的人,总不好自己单身狗还去搅合别人小两口。

    生在雪乡,从小见惯了大风大雪,岑青禾也是会跑不久就会滑雪,之前一直在夜城忙工作,也没有这个机会,今天难得出来透透气,她一个人轻手利脚,肆意的在偌大雪场上畅快滑行。

    滑到山脚下的一处缓坡,岑青禾停下来,喘着气,侧头看向右边围栏中的一群人,他们三五成群,各自为营,正在激烈的打着雪仗。

    不同于很多地方的人工降雪,冬城的雪大多是自然天降,既然是天降,就难免会有过多的时候,每年滑雪场都会把过多的积雪运到单独场地,围起来,供游客打雪仗用。

    白花花的雪馒头,有人团成拳头那么大,有人团成柚子那么大,更有甚者,不知偷摸攒了多久,雪球举起来,愣有地雷西瓜那么大个,一下子砸在人头顶,够人懵个十秒八秒的。

    岑青禾滑累了,站在围栏外面看热闹,眼前的景象让她想到自己上初中高中那会儿,每年冬天都是最有意思的时候,一到下课时间,一帮男男女女,一窝蜂的冲到楼下,二话不说就是个打,有时候来不及团雪球,抓到‘敌方人质’,直接拖回来往脖颈子里面灌雪。

    那样的画面,脑海中依旧清晰浮现,也才不过几年光景,怎么感觉再也回不去了似的?

    她兀自出神,背后又没长眼睛,一个明显失控的女人朝着她急速滑来,嘴里喊着:“小心,前面的麻烦闪开一下……”

    等岑青禾回神转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对方滑到自己面前,直接将她扑倒。

    两个人一同栽在蓬松的雪地上,岑青禾在下面,被压得闷哼一声。

    身上女人一时间起不来,只能先用手臂撑起上身,岑青禾更起不来,下意识的问:“没事儿吧?”

    “青禾?”

    还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忽然惊喜的叫了一句,岑青禾也是愣住,直直的盯着对方那张捂得严实的脸看。

    女人摘下护目镜,把口罩也拉下来,满脸笑容。

    岑青禾眉目圆瞪,同样惊讶的道:“常姗?”

    常姗笑说:“真没想到是你。”

    “我也没想到是你,你不摘眼镜和口罩,我根本认不出来。”

    两人都挺激动,以至于忘了她们还维持着一趴一躺的尴尬姿势。

    不多时,一个一身耀眼白色装扮的高大身影迅速滑来,他把镜子往头顶一推,露出那双动人心魄的漂亮眼眸,是靳南。

    靳南离老远只见常姗摔倒,心急火燎的赶来,这走近一看,才发现常姗身下压得是岑青禾。

    眼底有一闪而逝的光亮,分不清是惊讶还是惊喜。

    他一手搀着常姗的胳膊,把她从岑青禾身上提起来,另一手递给躺在地面上的岑青禾,岑青禾难拒好意,拽着他的手,借力被他拉起来。

    常姗问岑青禾,“没事儿吗?”

    岑青禾拍了拍屁股,笑着回道:“我没事儿,你呢?”

    常姗说:“我也没事儿。”

    靳南对常姗说:“没学会走就想跑,我一眼没照顾到,你人就在下面了,撞没撞到哪儿?”

    岑青禾偷着打量靳南的脸,他冷冰冰的,看样子也是教训人的口吻,可话中意思明显是担心。

    常姗心脏不好,岑青禾也是知道的。

    摇了摇头,常姗不怎么怕靳南,笑着回道:“我没撞到,就是青禾惨了,被我整个人扑倒。”

    靳南转而面向岑青禾,一张如雪般清澈冰凉的面孔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问:“没伤到哪儿吧?”

    岑青禾笑道:“没有,常姗很轻,我就当抱回软妹子了。”

    常姗喜欢岑青禾,主动问:“你怎么一个人?没跟男朋友一起来吗?”

    岑青禾下意识的竖起食指,在唇边做了个‘嘘’的手势,“我跟朋友来的,其中一对儿不知道我有男朋友,我说我单身。”

    常姗好奇问:“为什么?”

    靳南说:“人家私事儿,别给人说漏了。”

    常姗乖乖应声:“知道。”

    正说着,蔡馨媛跟陈博轩也滑过来了,几人碰了面,互相颔首微笑。

    蔡馨媛拉着岑青禾,激动的说:“我想打雪仗,咱们进去打雪仗吧?”

    岑青禾同样兴奋的附和,“我也想打,正想找你呢。”

    蔡馨媛左手挽着岑青禾,右手拽着陈博轩,说是人多才有意思。

    常姗侧头看向靳南,试探性的口吻商量道:“哥,我能玩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诱妻入怀:帝少大〕〔清宫攻略(清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