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不可欺:妖孽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超凡贵族〕〔蜜妻来袭,高冷bo〕〔快穿:节操收集手〕〔天才捕手〕〔魂牵红颜之飞仙〕〔娇女种田:山里汉〕〔重生校园商女:最〕〔隐婚甜蜜蜜:总裁〕〔神话里有钢铁侠〕〔六合天师〕〔掠夺两界〕〔妖武之门〕〔扛着鲛肌闯木叶〕〔女扮男:博士,抱〕〔高冷学霸撩妻365式〕〔我当太子那些年〕〔唇唇欲动:总裁大〕〔给三个反派当继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78章 别等我,你等不起
    :

    除了不爱唱歌的,在座的每个人都轮着唱了一首,来这地方也不能光唱歌,有人提议玩点儿什么。

    人太多不能打牌,也不好搞小团体,所以最后决定玩儿‘数7’,大家挨个报数,凡是带7和7的倍数都不能说,只能拍腿过,输的人罚酒,输三次以上要被问真心话。

    前面几局总有人在一百以内的数字就说错了,岑青禾跟蔡馨媛等人也有幸没被抓住,但是玩儿着玩儿着,大家都学精了,数字一旦到一百往后,谁都控制不了,就像蔡馨媛忐忑的报数,“111。”

    岑青禾想了又想,脑子完全是懵的,下意识的接道:“112。”

    她身旁的邢晓茹已经接了113,可是另一侧有人喊道:“不对,112是7的倍数。”

    岑青禾一脸懵逼,直到有人说:“16乘7,112。”

    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是岑青禾之后的人,愁的是岑青禾自己,这已经是她第二次输了。

    好在输的人喝一杯酒之后,就可以从1开始。

    打岑青禾开始报数,逐一往下论,从70开始,所有人都只是拍大腿,71,72,73……屋里面跟开了消音器似的,一溜人没出声,拍着拍着就有人会懵,到了杨璐晨那儿,她明显的慌乱,出声道:“80。”

    话音落下,隔壁人激动的道:“错了,你是79!”

    “罚酒罚酒。”

    “这是她第三次说错了吧?”

    “来,真心话。”

    第一个集齐三次又要罚酒又得说真心话的人,杨璐晨仰头喝了一杯,抹着唇角道:“问吧。”

    身边女生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笑着说:“这屋里面有没有你正暗恋的人?”

    此话一出,大家都屏气凝神的等着。

    杨璐晨也是端了几秒,随即像是豁出去一般,说了句:“有!”

    众人心知肚明的事儿,一通起哄,蔡馨媛跟邢晓茹偷着翻白眼儿,嫌恶杨璐晨厚脸皮,萧睿已经拒了她这么多年了,她还跟贴树皮似的粘着不放。

    接着从杨璐晨开始,到岑青禾这里,她也不知晃神还是怎么,忽然就脑子一片空白,接了句:“84。”

    一百以内的数字,之前也有人错过,所以马上被人揪出来。

    “错了三次了吧?罚酒加真心话。”

    岑青禾不怕罚酒,只是担心问什么。

    有人问:“你现在单身还是名花有主?”

    岑青禾几乎没迟疑,回了句:“单身。”

    满屋子知道她有对象的,只有蔡馨媛,岑青禾起初还老神在在,可慢了三秒才想到,还有个萧睿,萧睿也知道她跟商绍城在一起,听她说单身,他心里会怎么想?

    不待她细琢磨,另一边已经有人不满,责怪不该问这么好回答的问题,应该问这屋里有没有岑青禾还喜欢的。

    大家都喝了些酒,加之给张宁和王茜面子,说说笑笑,谁都不能真的发脾气,岑青禾当然也不会,但她也不想再搁这儿待了,屋中的整体氛围让她觉得不自在。

    真的好朋友,哪会拿别人曾经的恋情当做玩笑开?不过都是一些看热闹的罢了。

    岑青禾本就跟一班的人不大熟,是张宁硬给拽进来的,她找了个借口,说出去接电话,实则想着一会儿借故就不回来了。

    坐在大堂沙发上,岑青禾打给商绍城,他接的很快,岑青禾道:“你没在忙?“

    商绍城说:“一会儿就要忙,刚想抽空给你打个电话,手机才掏出来。”

    岑青禾笑说:“看来我们很默契嘛。”

    商绍城问:“嘛呢?”

    “跟馨媛和家里的朋友出来唱歌。”

    “有人陪你玩儿就行,省得你在家以泪洗面。”

    岑青禾挑眉,“我怎么就以泪洗面了?”

    “想我想的呗。”

    “呸,你还真要脸。”

    “别以为升了一级就可以在我面前肆无忌惮了,岑组长。”

    “我现在是以私人身份骂你行不行,商总?”

    “私人身份,你想干嘛都成。”

    “切。”

    岑青禾没发觉,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跟商绍城说话的时间,可以让她忘却很多烦恼,无论是工作上的,还是生活中的,他看起来真的不像个暖心boy,事实上他也经常给她灌毒鸡汤,但是毒鸡汤喝久了,她也真的仿佛百毒不侵,逐渐刀枪不入了。

    聊了会儿,商绍城主动道:“我要去工作了,晚上才能打给你,你玩儿去吧。”

    “好,我等你,欸,对了,我明天要去冬城,轩哥来了。”

    “他面子还挺大,你们去冬城接驾?”

    “馨媛说安泠没什么玩儿的,我们可能去滑雪。”

    “去吧,我先挂了,急着催我。”

    “好嘞,拜拜。”岑青禾没再迟疑,爽快的挂了。

    跟商绍城聊了十几分钟,岑青禾心情好了不少,拎着手机往洗手间方向走,她想着先去趟厕所,然后偷偷给蔡馨媛发短信一起撤。

    一个人走在长长的走廊中,前面路口往左拐就是洗手间方向,眼看着就要到了,岑青禾忽然听到拐弯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你是不是还喜欢岑青禾?”

    人对自己的名字都会很敏感,岑青禾也是,她当即原地站住,屏气凝神的等待下文。

    隔了几秒,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出声回道:“我喜不喜欢谁,不需要跟你解释。”

    是萧睿的声音。

    前者是杨璐晨,岑青禾也听出来了。

    没想到她走了这么会儿功夫,杨璐晨已经忍不住要质问萧睿了。

    她不想听别人的私密事,更何况事关萧睿,还有她站的这个位置,前后无遮挡,任何一个人拐个弯就能看见她,要是被人发现她站这儿偷听,怕是场面会更尴尬,所以岑青禾心慌的掉头快走,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不爱八卦的。

    很多时候,真的只能用命中注定来形容,注定两个人有缘无分,一个岔路,眼看着彼此越走越远,哪怕她在原地再多留十秒,她也会知道在萧睿心里,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地位。

    走廊拐角背后,萧睿跟杨璐晨对面而站,他是被她叫出来的,也知道她找他无非就是这么点儿事儿。

    面对萧睿淡漠的面孔,杨璐晨红着眼眶说道:“她已经不爱你了,你是看不出来还是自欺欺人?我现在不求你给我一个机会,我就想问问你,你到底还想记得她多久?你记她一个月,我等你一个月,你记她一年,我等你一年,只要你说个数,我就等得起!”

    她已经等了他这么多年,还差更多吗?

    可萧睿却淡淡说道:“你等不起。”

    杨璐晨眼泪掉出眼眶,她抬起头倔强的说:“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等不等得起?我等你的时间还短吗?“

    从他还没跟岑青禾谈恋爱开始,她就在等,等过了一场漫长的时光,等到他们分手,可依旧没能轮的上她。

    萧睿俊美的面孔上一片平静,就连怨色都看不出来,薄唇开启,他出声回道:“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了她,我打算记她一辈子,你别说我是用这话在搪塞你,我从来不觉得真心对一个人有什么错,只是我不喜欢你,也不想让你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以前我跟岑青禾在一起,一直欠你一句谢谢,谢谢你认真等我这么久,但我还是那句话,别等我,你等不起。”

    杨璐晨看着他不动声色的面孔,泪如雨下,她猜到他会拒绝,但却猜不到他这么绝,何必把话说得这么死呢?

    “你知道一辈子有多长吗?我不信你能记她一辈子!”杨璐晨的声音都在发颤,之前她嫉妒岑青禾,因为没觉得自己哪里不如她;可现在她气萧睿一根筋,难道要用自己的大好年华去殉葬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

    萧睿道:“我不知道一辈子有多长,但我知道我心里的人是谁,我等不到她,你也等不到我,我只想安安静静,自己一个人偷偷地喜欢她,连被人打扰都不想,所以大家还是提前把话说清楚的好,同学一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坦白跟你说,别喜欢我,更别等我,我不会因为谁在等我而感动,我这辈子喜欢的人就只有岑青禾,想娶的人也只有她。”

    女人最受不了的不是我不爱你,而是她爱的男人心里爱着另外一个女人。

    杨璐晨被萧睿戳的泪流满面,心痛的快要窒息,她艰难的问道:“你想娶,也要看她想不想嫁。”

    萧睿轻轻勾起唇角,出声回道:“她不嫁我,我就不娶呗。”

    仿佛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儿,杨璐晨不可置信,她瞪大眼睛,好似看见萧睿眼底噙着泪水,但她不确定,这泪水到底是自己眼中的,还是他眼中的。

    他叫别人别等他,他一辈子只爱岑青禾一个,所以任何人都等不到他;

    他说,他想娶的人只有岑青禾一个,只要她不嫁他,他就不娶。

    如果是其他男人说这种话,有太多的可能,只是一时意气,但杨璐晨真的不敢笃定,因为萧睿不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从他嘴里说出‘你等不起’四个字的时候,他眼中的神情波澜不惊,像是很早以前就已经打定主意,一如一个修道之人谈到佛法,总是比常人要虔诚数万倍。

    他是认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