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霹雳之丹青闻人〕〔都市极品兵王〕〔傲世武王〕〔妖孽娘子:拐个师〕〔我的超凡女神〕〔药妃有毒〕〔盛唐之刺遍江湖〕〔傻王独宠:异能狂〕〔重生嫡妃:农女有〕〔逍遥小修理工〕〔掌心雷〕〔星河神女之女帝〕〔绝天叶帝〕〔至尊曲之五行天〕〔神级大好人系统〕〔妖界大仙〕〔混血八旗〕〔这个王妃不被宠〕〔星海图书馆〕〔幻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77章 命中注定
    :

    岑青禾觉得有些伤心,倒不是别的,而是她突然惊觉,上次回冬城看望她奶,在医院碰见萧睿,那时杨璐晨在萧睿身边,她还觉得心里不爽,很是惹人厌,但是短短数月,再提到杨璐晨,岑青禾已是不痛不痛。

    杨璐晨还是那个杨璐晨,她依旧没变,变的是岑青禾对萧睿的心,她现在真的已经不爱他了,尤其是那天看到他跟萧芳影一同出现,岑青禾心里对萧芳影强烈的厌恶,已经越过了对萧睿的愧疚,所以她才会低下头,装作视而不见的样子。

    “算了,她爱说什么说什么吧,反正她说的也是事实。”

    岑青禾拿着手机望着天花板,语气很是平静。

    蔡馨媛说:“你收拾一下起来吃口东西,下午咱们几个聚。”

    “嗯,我收拾完给你打电话。”

    “欸,对了,我刚跟孔探说完,陈博轩明天来,我不想让他直接来安泠,咱们这儿也没什么好玩儿的地方,孔探说去冬城,正好可以去滑雪,你觉得呢?”

    岑青禾说:“我都可以。”

    “那咱们明天上午去冬城,在那边住几天,你下午跟阿姨说一声。”

    岑青禾说:“你不用担心我这边,倒是提醒一下你家那口子,千万别在孔探面前说漏了,我目前的状态是单身。”

    “知道了,我会跟他说的。”

    挂了电话,岑青禾起来吃饭,又跟商绍城聊了一小会儿,互相汇报了一下下午的行程。

    得知她没有去同学聚会,商绍城嘴上没说什么,心里还是开心的,他不乐意岑青禾跟萧睿见面。

    都收拾好之后,岑青禾出门,来到约定地点,安泠也没什么太多好玩儿的地方,也就是唱唱歌。

    她从车上下来,看见同样也是刚到的蔡馨媛,两人挽着胳膊往里走,才刚进ktv大堂,就见前面戳着一帮人,其中有熟悉的面孔,比如孔探和丁然,还有潘嘉乐跟邢晓茹,正是他们小团体的成员。

    而熟悉的面孔中间,还夹杂着几张似熟非熟的脸。

    一个又高又壮的男人看向门口,眼睛一亮,笑着迎过来,“说曹操曹操到,这不岑大美女和蔡大美女嘛。”

    蔡馨媛笑道:“当着你媳妇的面儿夸别人漂亮,你是不是不想结婚了?”

    看蔡馨媛跟对方谈笑风生,岑青禾心里这个急啊,面前的人她看着眼熟,但竟然一时间想不到是谁。

    男人跟蔡馨媛打趣几句,目光随即落在岑青禾脸上,笑说:“老同学怎么不说话呢,是不是忘了我是谁了?”

    岑青禾本能的勾起唇角,身边蔡馨媛提醒道:“一班张宁,篮球场上的扛把子,当年风靡整个重点高中,谁能不知道?”

    岑青禾恍然大悟,张宁!跟萧睿同班,高中球场上总能见到他的身影,打中锋的。

    “没忘没忘,这不好久不见,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了嘛,你最近怎么样?”

    岑青禾想起来之后,笑着寒暄。

    张宁说:“我要结婚了。”

    “是吗?恭喜恭喜。”

    张宁转身喊了一个女人过来,给岑青禾介绍,原来大家高中都是一个学校的,只是不同班而已。

    女人对岑青禾说:“一起玩儿吧,大家好久没见了,正好一起热闹热闹。”

    张宁也是一个劲儿的邀请,盛情难却,要是不去都是不给面子。

    一帮人一起进了张宁早就订好的包间,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还有一帮人,男男女女都有,因为房间光线暗,一时间谁也没认出谁来,张宁笑着说:“都是我们班同学,很多你们也都认识。”

    确实认识,因为没多久岑青禾就辨认出众多男生中间,坐着的熟悉身影,是萧睿。

    这是什么感觉?

    仿佛命中注定,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上午两人都各自找原因不去同学聚会,下午又同一时间出现在另外一个场合,外人都会觉得太巧,更何况是当事人本身。

    岑青禾马上就觉得有些不自在。

    都是多年的老同学,再见面也都很是热络,互相打着招呼,到了岑青禾跟萧睿这里,萧睿主动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岑青禾说:“二十六号回来的。”

    萧睿又问:“放几天假?”

    “我们放到十号。”

    他点点头,“能在家里待小半个月。”

    “是啊。”

    再没有其他的话了,两边毕竟不是同一拨人,包间很大,要分开坐,岑青禾跟萧睿打了声招呼,跟其他人去到另一边。

    今天算是张宁夫妇做东招待,点了很多酒和零食,让大家把场子热起来。

    张宁拿着话筒道:“咱们左边是理科班,右边是文科班,以前上学的时候就没少互相比,今天也得比,一边一首,唱不好的罚酒。”

    一个理科班的男生说:“那咱们不合适,那边有岑青禾。”

    一个女生道:“咱们也有杨璐晨啊,谁怕谁?”

    众所周知,萧睿喜欢岑青禾,杨璐晨喜欢萧睿,这场你追我赶的爱情拉锯战,一晃都过去四五年了。如今萧睿跟岑青禾分了,大家都是单身,跟杨璐晨好的人,自然是站在她那头,这话一开口就带着挑事儿的火药味儿。

    仿佛回到了上学的时候,成天都是这些小孩子的戏码,如果爱情能像孔雀开屏一样,谁做的最好就选谁,也不会有一句话叫‘我这么好,哪里不如她?’。

    岑青禾不乐意当着萧睿的面摆擂台,也无心跟杨璐晨争什么,但是对方一直在起哄,好像岑青禾不唱一首,就是怂了一样。

    蔡馨媛偷着在下面捏岑青禾的胳膊,岑青禾笑着道:“祝张宁和王茜百年好合,我这祝福的歌曲必须提前送上,唱吧,你们想听什么我唱什么。”

    众人欢呼叫好,这时候一班的女生又让杨璐晨先唱,杨璐晨点了一首莫文蔚的《爱情》。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怎会有不安的情绪,每个莫名的日子里,我想你,想你,好想你……”

    她唱得无比深情,身边隔几个位置就是萧睿,有男生在推萧睿的胳膊,示意杨璐晨是唱给他听的,萧睿目不斜视,神情始终不变。

    待她一首唱完,大家鼓掌的鼓掌,叫好的叫好。

    坐在点唱机前的是个男生,他问岑青禾要唱什么,还不待岑青禾回答,有女生道:“都唱莫文蔚的吧。”

    王茜插了一句嘴,“我想听《忽然之间》。”

    张宁侧头问岑青禾,“《忽然之间》会唱吗?”

    会唱,但岑青禾不知道该不该唱,怎么唱。

    每个人的记忆力都有关于一个人的特殊标记,也许是一座城市,某个地方,某样东西。于岑青禾和萧睿而言,他们之间最深的记忆是那首《忽然之间》。

    分手后,她听到这首歌总会想到他,从撕心裂肺到怅然所失,如今在有他的唱歌,她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答。

    蔡馨媛替她做了主,“会唱,点吧。”

    点唱机前的人已经点了,话筒被传到岑青禾手中,蔡馨媛依旧是偷着捏了她一把,叫她别失态,也别露怯。

    岑青禾突然想到昨天蔡馨媛说过的话,谁都不能倔一辈子,既然她已经放下了,那就别再给萧睿任何的暗示,让他觉得,她好像还没走出来。

    话筒接在手里,大屏幕上的mv已经开始播放,岑青禾第一次用这种心情去唱《忽然之间》。

    “忽然之间,天昏地暗,世界可以忽然什么都没有;我想起了你,再想到自己,我为什么总在非常脆弱的时候,怀念你。”

    像是在用这首歌来跟萧睿做一场正式的告别,告别四年的感情,告别十几岁到二十岁的陪伴,也对过去的所有,说一声再见。

    “我明白,太放不开你的爱,太熟悉你的关怀,分不开,想你算是安慰还是悲哀;而现在,就算时针都停摆,就算生命像尘埃,分不开,我们也许反而更相信爱。”

    从前他们不停地单曲循环这首歌,是因为不能时时刻刻相见,只能寄情于歌,仿佛听到这首歌,就能想象对方陪在自己身边;

    如今岑青禾当着萧睿的面再唱,早就不是当年的情感,人就在不远处,但是心已经远了。

    歌词里说分不开,可不是分不开,事实证明爱情不是两个人都不犯错,就能携手走到天长地久的,天知道什么时候随便冒出一个理由,足以将大家击得溃不成军。

    唯有一句岑青禾觉得很对,相信爱,哪怕经历过如此多,她始终相信爱情,她也希望萧睿可以相信。

    在她唱歌的时候,坐在另一侧的萧睿默默地注视着屏幕,像是透过屏幕在看另外的东西,不知是不是光线有些强,照的他漆黑的瞳孔泛着晶亮的光芒。

    一首歌,岑青禾端着身体唱完,她始终做不到云淡风轻。

    大家依旧捧场叫好,说是比赛,但也不能真的分个高低,张宁起头,带着众人一起举杯。

    包间里面二十来人,如果不是刻意盯着谁看,谁都不会发现任何人有异样。

    但偏偏杨璐晨在观察萧睿,大家都是浅尝辄止,喝一口意思意思,只有萧睿,他一口把一整杯的酒全都干了。

    都这么久了,还是在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一胎二宝:冷血总〕〔首席大人,战不休〕〔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皇家小娇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