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魔帝〕〔时轮,命轮〕〔暖婚:一胎两宝〕〔穿越八零俏宝妈〕〔攻略极品〕〔重生之妖孽人生〕〔南王手记〕〔超神级加速系统〕〔天命凰谋〕〔青梅仙道〕〔西游之白衣秀士〕〔爹地有毒:替身娇〕〔重生霸道俏总裁〕〔我真不是良民〕〔大棋圣〕〔主神空间的道修〕〔嫡女惊天下〕〔重生小俏媳首长早〕〔寻宝全世界〕〔带着世界树去穿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76章 谁能倔一辈子
    :

    商绍城坐最早一趟的动车从安泠去冬城,岑青禾早上五点多就从床上爬起来,洗脸刷牙,没化妆,套上羽绒服直接去车站。

    两人一碰头,她马上不顾周边人的目光,直接抱住他,她这么肆无忌惮也是有理由的,头上扣着羽绒服帽子,脸上还戴着口罩,亲妈都认不出她是谁。

    商绍城见她眼底略微有些发青,出声问:“没睡好吧?”

    岑青禾岂止是没睡好,她是压根儿一宿没睡,翻来覆去一直在琢磨些有的没的,如果他对她不上心也就算了,现在是他对她太好,更惹得她患得患失,总怕有一天,突然就不能再享受他对她的好。

    “一想到你要走,我这心啊,拔凉拔凉的。”岑青禾跟他并排坐在候车厅座椅上,叹着气,此言也道非虚。

    商绍城说:“等年后回夜城,我们都没那么忙,我带你出去玩儿,你想去哪儿?”

    岑青禾脑海中蹦出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埃及,但是想到埃及,就想到萧睿,心里难免会发闷排斥,她换了另一个想去的地方。

    “我想去普罗旺斯,想去那儿看花海,在小镇里面骑自行车买面包,没事儿看个城堡看个风车什么的。”

    “行,就那儿了,等回去后你安排时间,一有空我们就去。”

    岑青禾说:“我还想去蓉城看‘城城’和‘青青’,这么长时间不见,也不知道它们长多大了。”

    商绍城道:“国内容易,随便一个周末就去了。”

    两人坐着聊东聊西,很快就见大家起身过去排队进站,商绍城不急,只有他陪岑青禾原位坐着。

    眼看着他要走,岑青禾心里不舍到想哭,商绍城说:“要不跟我去滨海?”

    岑青禾真动了这个心思,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憋着嘴,她低声回道:“一年到头就放这么几天假,我要是现在跟你走了,那还真是女大不中留,我怕我前脚一走,后脚我们全家坐一起骂我。”

    商绍城隔着羽绒服帽子揉她头顶,轻笑着道:“过两天我就来接你了。”

    岑青禾点点头,他还没走,她就已经开始度日如年了。

    说话的功夫,身后开始检票,岑青禾站起身,轻声催着商绍城,“走吧,到机场给我打电话。”

    商绍城先是摘下自己的口罩,然后又把岑青禾的口罩摘掉,俯身去吻她,岑青禾豁出脸面去,也不管有没有人往这边看,亲一口少一口,两人缠绵了差不多十秒钟,到底还是她忍不住,主动退开。

    抬手帮他戴上口罩,岑青禾弯着眼睛道:“快去吧,一路顺风。”

    商绍城道:“老实在家等我。”

    “嗯。”

    “同学聚会别跟男同学走得太近。”

    “知道了,啰唆。”

    “我都要走了,你还嫌我烦?”

    排队的人都已经检票进站,工作人员看向商绍城跟岑青禾这边,不知道这俩人什么情况,走是不走?

    岑青禾推着商绍城走了几步,“赶紧的,等会儿上不去车了。”

    “我走了。”商绍城说了一句,然后突然低头亲在她鼻梁上面,很快的一下,不待她回应,他已经转身迈步往检票口走。

    岑青禾当即鼻酸,眼泪在眼眶转悠。

    眼看着他过了安检,头都不回的往里走,看不见他的身影,她也掉头往外,走了能有六七步的样子,兜里手机响起。

    她掏出一看,果然是商绍城。

    滑开接通键,她低声‘喂’了一句,商绍城说:“哎,这么快就想你了。”

    岑青禾道:“看你刚才走那么快,头都不回一下,牛逼哄哄的。”

    商绍城说:“我怕我回头就走不了了。”

    岑青禾心里美滋滋的,唇角也止不住的上扬,“真的假的?”

    商绍城道:“你要是真想让我回去,我打电话跟他们说一声,不去滨海了,留这儿陪你。”

    岑青禾说:“你可别作,工作重要。”

    商绍城道:“我难得心软,你又这么理智。”

    岑青禾说:“男人嘛,事业为重,去吧皮卡丘,下午馨媛回来,我找她玩儿,一会儿就把你忘了。”

    商绍城听她语气逐渐恢复正常,也不再担心他走后,她心里难受,陪她聊到回家,他挂了电话。

    岑青禾把手机放在枕边,等他到机场打给她,结果一觉睡到上午十一点,睁开眼,她迷糊着看了眼手机,商绍城没给她打电话,只发了一条短信,说是登机了,让她好好睡觉,下飞机再打给她。

    岑青禾一个人躺在床上放空,心里也空落落的。

    蔡馨媛下午两点多到的安泠,三点半就跟岑青禾坐在肯德基二楼靠窗的位置吃东西聊天。

    见岑青禾一脸失意落寞的模样,蔡馨媛悻悻道:“至不至于?没有了城城你还有我啊,你这是逼我骂你重色轻友。”

    岑青禾撑着半边脸说:“我也不知怎么了,就是特别想他。”

    蔡馨媛抖了个激灵,嫌弃道:“差不多得了啊,我这吃着鸡还一身的鸡皮疙瘩。”

    岑青禾挑起眼皮问:“轩哥什么时候来?”

    蔡馨媛道:“明天咱们不同学聚会嘛,我让他三号再过来。”

    提到同学聚会,岑青禾道:“明天同学聚会我不去了。”

    蔡馨媛眸子一挑,诧异道:“怎么了?为什么不去?”

    岑青禾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撒谎了,如实回答:“前天我跟商绍城一起吃饭的时候,碰见萧睿了。”

    “啊?说什么了吗?”蔡馨媛想想也觉得很是尴尬。

    岑青禾摇了下头,一副不想细说的样子。

    蔡馨媛叹了口气,“确实也不能说什么,你是怕聚会碰见萧睿?”

    岑青禾点了下头,与其碰面尴尬,还不如不去的好。

    蔡馨媛说:“不去就不去吧,反正咱们几个下来也得单聚,明天我就说你感冒发烧,都下不来床了。”

    岑青禾不说话,咬着可乐吸管发呆。

    蔡馨媛感慨道:“你说你跟萧睿这关系,分了后不能装不认识,当朋友见面还尴尬,最好的就是尽量别见面,省得你心焦他心疼。”

    一句他心疼,到底是把岑青禾给说的心疼了,她抬眼看着蔡馨媛问:“你说萧睿还得多久才能走出来?”

    蔡馨媛说:“你看萧睿那人好像没脾气,跟谁都挺好相处的,其实他脾气很大,也很倔,除了听你的话外,基本他想的,他就一定会坚持,你问我他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这我可不能给你一个准信儿,我又不是他,谁知道他心里怎么想,就看他能喜欢你多久了,万一他认死理儿,喜欢你一辈子,那他一辈子都走不出来。”

    岑青禾一听这话,眼中的愧疚感油然而生,蔡馨媛见状,立马悬崖勒马,及时打断,“欸,你先控制一下情绪,我话还没说完呢,我就不信谁能倔一辈子,你说两个人要是在一起,我信天长地久,但要是不在一起,难道他认死理儿一年两年,还能认十年八年?认到你以后结婚生子,他还打光棍儿,你觉得这可能吗?”

    “说得好听一点儿,别把谁都想得那么傻,说得直白一点儿,没有人能靠着念想活一辈子,就算是换成咱俩,我不跟陈博轩在一起,你不跟商绍城在一起,难道我们还能一辈子不嫁别人了?十几岁的时候我们敢说这话,因为没到需要负责的年纪,但我现在就不敢打包票了,那天我还跟陈博轩开玩笑说,跟我分手不用担心我会像小白那样,不是歇斯底里就能证明自己有多爱对方,对这段感情有多认真,如果对方要走,那就跟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一样,拦都拦不住,给自己留点儿面子,爽爽快快,最起码还能落个敞亮的好名声。“

    这番话说的岑青禾心里无比心酸,因为想到她跟萧睿提分手的时候,萧睿有过挽留,却没有强求,他尊重她的选择,这是蔡馨媛说的,给自己留点儿面子和自尊。

    如今岑青禾也只能期望蔡馨媛说的都是对的,没有谁能守着念想过一辈子,她跟萧睿没缘分,希望以后他能找个好女孩儿过一辈子。

    有了蔡馨媛的陪伴,岑青禾跟商绍城分开的第一天也倒没有太难过,晚上回家找了部动漫从第一集开刷,又跟商绍城讲了大半个小时的电话,半夜一点多,徐莉来问她,“你还不睡?明天上午不跟同学聚会吗?”

    岑青禾道:“上午的不去了,我们私下约。”

    徐莉八卦问原因,岑青禾含糊着搪塞过去,说讲了她也不知道。

    玩儿到半夜三更才睡,第二天一觉睡到大中午,蔡馨媛把电话打来。

    “你还睡呢?我们这边同学聚会都结束了。”

    岑青禾哼唧着应了一声,蔡馨媛说:“你没来,萧睿也没来,我说你生病,萧睿说家里有事儿,很多同学不知道你俩分手了,还以为你俩是故意约好的没来。”

    岑青禾不知说什么才好,后知后觉,萧睿那么会为人着想的人,怕也是想着她会尴尬,所以他才不去的。

    蔡馨媛径自道:“杨璐晨也去了,真特么烦她,大家开玩笑说你跟萧睿是不是约好的没来,就她当啷来了一句,说你俩已经分了,弄得大家都很尴尬,哪儿显摆着她了?我真想怼她一句,就算你跟萧睿分了,也轮不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老子是不周山〕〔医世神凰〕〔总裁爹地超级宠〕〔逆袭少夫人:军少〕〔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农门娇女:神秘质〕〔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渣渣复渣渣,就应〕〔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