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生一世笑皇图(〕〔鸳鸯恨:与卿何欢〕〔舰娘之幻想提督〕〔隐婚试爱:娇妻,〕〔重生校园:学霸女〕〔难道我是神〕〔至尊特工〕〔天庭兵王〕〔我不是保镖〕〔漫威之变身超女〕〔启禀王爷:王妃,〕〔旅法师的学霸系统〕〔我已经没钱守护阿〕〔无敌位面之子〕〔麻辣小村姑〕〔我是游戏女神〕〔龙抬头〕〔妖孽皇帝小萌后〕〔邻家美姨〕〔围棋大魔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73章 眼中钉,心头刺
    :

    如果萧睿是自己一个人,如果他身边的人不是萧芳影,那么无论她身边是否还站着商绍城,岑青禾都会毫不犹豫的跟他打招呼,但是在看见萧芳影的刹那,岑青禾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厌恶感,那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感受到,原来他们是母子,亲母子,就算萧睿从头到尾都没有做错过任何事,但只需他是萧芳影儿子这么一条,已足够让岑青禾心塞到如鲠在喉。

    直到这时岑青禾才恍然大悟,没有人是真正的大度,她以为自己可以原谅岑海峰,那就是对过去的所有全部放下,可此时此刻她的沉默不言,让她当头棒喝,她肯原谅岑海峰,只因为他是她爸爸,血浓于水。

    而站在她面前的萧芳影,岑青禾连看一眼都会觉得气血翻腾,咬牙切齿。她没办法做到因为萧睿而原谅萧芳影,反之,会因为他是萧芳影儿子的身份,而疏远他。

    萧芳影没认出岑青禾,已经从她面前走过,萧睿本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看到岑青禾垂下的视线,她在回避,她不想跟他说话。

    起初只是讶异会在这里碰面,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才好,但是现在,什么都不用说了。

    萧睿站在楼梯中下方,深深地看了岑青禾一眼,随即垂下睫毛,一步一步往下走。

    在他跟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商绍城心里没有预料之中的喜悦,反而是有些发闷,无论岑青禾跟不跟萧睿打招呼,好像在他这里都不是最好的结果,他是小气,他嫉妒萧睿嫉妒的要死,嫉妒萧睿比他早那么多年认识岑青禾,也嫉妒他始终占据了岑青禾心中的一块位置。

    “走吧。”

    萧睿和萧芳影刚刚拐过,商绍城便拉起岑青禾的手,带着她往楼上去。

    “晚上别回家了,跟我住。”这话出自商绍城的口,他很清楚的知道,萧睿能听见,他不知道萧睿心里会不会心如刀绞,反正他这会儿觉得自己很幼稚,岑青禾早就是自己的没错,他无需向任何人炫耀。

    但独独是萧睿,他不仅是扎在岑青禾心中的一根刺,何尝不是商绍城眼里的一根钉?

    男人当真嫉妒起来,往往会变得比女人还不可理喻,谁能料到做事以成熟见称的商绍城,会玩儿这种小孩子气人的把戏?

    他自己都没想到,可他就是做了。

    短短的两段楼梯,岑青禾跟商绍城往上,萧睿往下,一如人生的岔路口,就这么擦肩而过,背道而驰。

    岑青禾努力压制着心头的翻腾,不见了萧芳影,她怒火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就是对萧睿视而不见的愧疚,她曾经说过,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他,可是如今,亲手往他身上戳刀子的人也是她。

    萧睿定会以为,她有了新的男朋友,就想装作不认识他了吧?

    一次的视而不见,往后还如何装作若无其事?

    她满腹心事,垂着视线只看台阶,上到二楼之后也径自往前走,身旁商绍城忽然拽了她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这边,岑青禾吓了一跳,抬眼才发现,店员端着两大盘菜经过,她差点儿撞人家身上。

    “想什么呢,不看路?”商绍城的声音从口罩里面传出,低沉的。

    岑青禾脑子还没转过来,嘴上已经下意识的回道:“没事儿,我订了包间,在里面。”

    她率先迈步往前走,商绍城看着她的背影,想着她一见完萧睿就失魂落魄的样子,他没办法说服自己,萧睿在她心里丁点儿地位都没有,就算关系结束了,不代表曾经的一切也都斩断了。

    他可以包容岑青禾,但他不能容忍萧睿看岑青禾的眼神,那样赤裸裸渴望的目光,再让他看见一次,他还会毫不犹豫外带变本加厉的剥开对方的伤口,再让萧睿想想明白,到底还该不该出现在岑青禾面前。

    两人心里都各自藏着心事,中午这顿饭,注定吃的没有那么顺,尤其是商绍城,岑青禾怕他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特地给他点了个大碗饭,结果他动了一个尖儿就放筷子了。

    她问:“吃饱了?”

    “嗯。”商绍城掏出烟盒点了烟。

    他若是不想让她看出他心里所想,那她就看不出来,岑青禾没觉得他是认出萧睿所以不高兴,所以出声问他:“怎么吃这么少?你不饿吗?”

    商绍城说:“饿过了。”

    这也有可能,岑青禾看着满桌子的菜,开口回道:“那我打包带回家,别浪费。”

    商绍城说:“你待会儿不跟我回酒店?”

    岑青禾说:“你回酒店不得补觉嘛,我回家把吃的送回去。”

    商绍城说:“我后天一早就走,你这两天都陪着我吧。”

    岑青禾马上道:“你去滨海总不能自己开车吧?现在天气不好,你别开车了,我担心。”

    商绍城道:“我坐飞机走,车放你这儿,等我过几天回来接你,我们开车回夜城。”

    他早就安排好,岑青禾心底当然高兴能多些时间跟他在一起,可她也怕他来回折腾太累。

    “你要是忙就不用回来接我,车找人开回夜城,到时候我跟馨媛一起走。”

    商绍城吐了一口烟,像是没听到岑青禾说什么,突然问了句:“你们过年回家,都要跟朋友聚一下吗?”

    岑青禾顿了一下回道:“我们2号可能有一次同学聚会,至于小规模的也马上要开始了。”

    商绍城知道岑青禾跟萧睿是一个高中的,不同班而已,他不好直接问是什么同学聚会,只在心里暗自发闷,不愿岑青禾跟萧睿见面,哪怕他们身处同一个城市,都会让商绍城觉得浑身不自在。

    岑青禾心里也在想,这次的高中同学聚会,不光是她们班的,其他外班玩儿的好的同学也会一起来。如果没有今天的偶遇,没有避开萧睿的视线,岑青禾也就不怕大家再见面。

    但是如今一来,再见岂不是徒增尴尬?她在想,要不干脆别去了吧。

    两个人各有心事,一顿饭结束,商绍城开车送她回家,他在楼下等她,她去楼上送东西。

    家里果然没人,她快去快回,上车跟商绍城一起回酒店。

    为了补偿他一路长途跋涉,舟车劳顿,岑青禾脱了鞋上床,骑在他腰上,给他后背做按摩。

    商绍城趴在床上,听她在身后问:“舒服吗?”

    “嗯。”

    “我这手艺,我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她在他背上连敲带拍,噼里啪啦作响。

    按了能有十几分钟,商绍城回手摸到她的手,握着道:“我困了,陪我睡会儿。”

    岑青禾也没其他事,主要就是陪他,当即脱了衣服躺到他怀里。

    商绍城搂着她,没有向往常一样动手动脚,就这么单纯的抱着,两人都寻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相拥而眠。

    再睁眼的时候,岑青禾是被床头柜处的手机铃声吵醒的,从商绍城怀里钻出来,拿起手机一看,是徐莉打来的。

    岑青禾赶紧清了下嗓子,接通道:“妈。”声音无比清醒,任是谁都猜不出她是刚睁眼。

    徐莉问:“在哪儿呢?”

    岑青禾回答:“在外面,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你奶让你晚上回家吃饭,我刚打完牌,正往那边去呢。”

    岑青禾脑子一边转一边说:“我晚上约了朋友一起吃饭,你们吃吧。”

    徐莉知道岑青禾难得回来一次,也没多强迫,只顺带着问了一句:“你晚上几点回来?”

    岑青禾手臂撑着半面身子,背对商绍城,她在这边绞尽脑汁的发挥演技,谁料商绍城忽然伸手从后面一把握上她的胸。

    “呀!”岑青禾失声喊了一句,本能的按住商绍城的胳膊。

    徐莉吓了一跳,“一惊一乍的,干嘛呢?”

    岑青禾转身瞪向商绍城,谁知他眼睛都没睁开,被他按着还乱动,捏的她不知该怎么专心回徐莉。

    “我这边有事儿,晚点儿再打给你。”慌里慌张,岑青禾情急之下只能先挂断。

    手机扔在一旁,她腾出一只手来收拾商绍城,皱眉道:“我妈的电话你还敢闹!”

    商绍城闭着眼睛,扣住她的两只手腕,他一个翻身,从她身侧压到她身上。熟悉的炙热,带着浓浓的侵略意味。

    岑青禾不用想也知道他要干什么,果然是饱暖思淫欲,刚睡醒马上就来了劲儿。

    他在被子下面肆意妄为,将她身上唯一的两件东西剥去,岑青禾也是想念他,奉上自己的全部热情。

    商绍城埋头用力,一把掀开身上碍事儿的被子。北方室内很暖,酒店房间也有二十五六度,岑青禾不怕冷,只怕窗户透进来的亮光,让她不着一物的身体无处躲藏,所以她尽可能的往商绍城怀中缩。

    商绍城喜欢她无尾熊一样贴靠自己的感觉,他是树,她是藤,她将身体扭曲成不可思议的弧度,紧紧地缠绕着他,从他这里汲取养分,获取依靠。

    他来势汹汹,挥汗如雨,沉闷的呼吸一直响彻在她耳边,久久不绝。

    岑青禾以为他是忘情,所以没有提醒他戴套,但是最后,他还是悬崖勒马,没有在她身体中。

    他说过,他不想再让她担惊受怕,也不会再让她吃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