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进化眼〕〔超级仙尊重生都市〕〔神级大好人系统〕〔重回五零当军嫂〕〔二货小王爷〕〔吞天龙王〕〔万界修仙交流群〕〔我的冷傲总裁夫人〕〔荣耀文娱〕〔武极神王〕〔我的无限复活小皇〕〔重生之八零娇妻〕〔农女选夫手册〕〔绝世主宰〕〔重生绝宠男神:慕〕〔魔茔〕〔感恩不能存〕〔斩龙家族〕〔我的皮肤强无敌〕〔火影之我和扉间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70章 新年新气象
    :

    回一趟家,要见的亲戚不少,送走了二大爷又迎来了四姨姥,岑青禾托着微恙的病躯,每天脸都笑僵了,不过忙来忙去,日子过得倒也快。

    她这边走亲访邻,商绍城那边也是,大年初一,商周两家就在一起聚餐,这回除了聊商绍城往后的工作安排和走向,顺带着又提了嘴周安琪。

    周安琪在意大利学了四年的珠宝设计,不论人品如何,她在专业方面还是饱受赞扬的,连续三年欧洲区最佳设计新人大奖,美国珠宝协会光谱奖第二名,两年一度的国际钻石首饰大赛,她也得了最佳创意奖……她几乎狂刷珠宝圈所有知名奖项,很多国际一线珠宝品牌都想拉拢她入旗下,但周安琪为人很傲,她又是这样的身家背景,所以入学第二年就创立了自己的珠宝品牌anl。q。

    因为之前人在国外,她只在意大利有一家自己的门店,国内想买她的东西还真不容易,甚至不懂行的人,都没听过anl。q。

    如今她回来了,以后也想留在国内发展,周家自然要帮她铺一条康庄大道,原以为周家根基在海城,周安琪在国内的第一家珠宝店,自然也是在海城,可席间周兆贤却笑着说:“安琪觉得夜城很好,她也不想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怕人说我们庇护,去夜城就去夜城吧,反正不再出国就行,走得太远,我心里想。”

    沈晴笑道:“来夜城正好,绍城也在夜城,他们两个互相还能有个照应。”

    柴红玉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有绍城在,我们也能放心不少。”

    周安琪自打上次被商绍城当面挫完,这次再见,她没有试图跟他亲近,周砚之那句话说得对,上赶着不是买卖,她周安琪也不是没人要才非得扒着他不放。

    世界那么大,她爱去哪儿去哪儿,她还不信夜城是他家开的,他能不让她去?

    事实上,商绍城的确不能,即便明知道她为何要把珠宝店选址定在夜城,他也没理由反驳。

    “你们不用太担心安琪,她也二十多岁了,又不是小孩子,会照顾好自己的。”

    说话的人是周砚之,他一袭太阳红的毛衣,衬着那张明媚似妖的精致脸庞,单论乍眼,风头几乎要盖过同桌的商绍城。

    因为商绍城穿了件咖啡色毛衣,与其说安安静静,不如说冷冷淡淡,他从小到大都这样,大家都习惯了,如果任何一人看见他跟岑青禾在一起是什么状态,一定会大跌眼镜,以为这是假的他。

    商经天问周砚之,“别说你妹妹了,说说你吧,你大哥跟你大嫂都结婚两年多了,你呢?打算什么时候给你爸妈带个儿媳妇回来?”

    周砚之勾唇一笑,仿佛桃花盛开,“商叔叔,我才多大?这么早就结婚,我怕我妈嫉妒。”

    柴红玉闻言,嗔怒着说:“你别往我身上推,你哥和你妹妹,我谁都别担心,我就担心你,你要是早点成家,我这心也早早放下。”

    周砚之说:“我现在满心都是工作,哪有什么心思谈恋爱啊,年前那事刚压下去,我今年主要努力帮帮大哥,其余的什么都不想。”

    周兆贤欣慰的点点头,“算你长一岁还懂点事。”

    桌上好几个人齐心想到,他能懂事?周砚之要是能懂事,除非这世上好看的女人都灭绝了,也就是长辈‘思想单纯’,周砚之说什么,他们都信。

    商绍城不光嘴毒,眼睛还尖,他从跟周砚之碰面,就看见他手腕子上的菩提子手串,绕了三圈的白色千眼菩提子,下坠银色五瓣花。

    五瓣花是乌斯特佛教圣物之一,这东西八成是从查小侬那儿来的,再看他荣光满面,一副精神抖擞的样,骚气的红色都穿得得意洋洋,要说他满心都是工作,那除非查小侬站工作对面挥手等着他。

    柴红玉说:“我现在就两桩心愿没了,一是砚景和唯琛,我还等着抱孙子孙女呢,再就是安琪,她事业方面我不担心,就是怕她出嫁那天,我跟兆贤受不了,尤其是他,他都不能提,提起来就哭。”

    周兆贤满眼宠溺的望着周安琪,那是真心喜欢,打心眼儿里的疼爱,他说:“在我们家,女儿比儿子看得重,我早就说了,别看砚景和砚之进公司上班,那他们也是帮妹妹挣嫁妆钱,我女儿要是嫁人,必须风光大嫁,她爷爷早年说得好,安琪出嫁,我们陪嫁半个東弘。”

    这话听着像是玩笑话,但敢开这样玩笑的人又有几个?更何况周兆贤没开玩笑,他就算不陪嫁半个東弘,那三个孩子,周安琪最起码拿走三分之一,手心手背都是肉,他绝对不偏不倚。

    一番话下来,是不是说给商家人听的,大家心里各有想法,反正商绍城对周安琪冷冷淡淡,谁都看得出来。

    商绍城要是不喜欢周安琪,周家人也不会上赶着倒搭,但她要是非他不嫁,那就另说了。

    花了两天时间应付长辈,二十九号下午,商绍城跟岑青禾通话,他开车准备去安泠找她。

    岑青禾开心的不行,连连说:“我这几天累的啊,忙里偷闲还学了好多新歌,你说吧,想听慷慨激昂的,柔情似水的,还是打了鸡血的?”

    商绍城道:“你随便唱,我切歌。”

    她张嘴就来,“当一艘船沉入海底,当一个人成了谜,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何离去……”

    “我不想知道,换一个。”

    “怎么了?”

    “丧气。”

    “哪儿丧气了?”岑青禾正唱的开心。

    商绍城道:“下一段开头是什么?”

    岑青禾想了想,随即唱道:“当一辆车消失天际,当一个人成了谜……啊,sorrysorry,我换一首。”

    “坐上了火车我去拉萨,去看那神奇的布达拉……”

    “换。”

    “老司机带带我,我要去……”

    “你是不是想直接让我换个人?”商绍城快被吵死了。

    岑青禾噘嘴说:“人家想应个景嘛。”

    他开车,她就都唱跟车有关的,这也可以,瞧瞧她选的东西?

    商绍城道:“我开到你那儿得十几个小时,你最好别气我,我要是半路出点儿什么事儿,你难辞其咎。”

    “呸呸呸,赶紧吐三口唾沫,你烦不烦啊?”岑青禾直接炸庙了。

    商绍城轻笑着道:“这么迷信,回头给你送庙里待几天,不给你吃肉,看你还信不信了。”

    岑青禾还在生闷气,不搭理他,商绍城道:“喂?”

    “嗯。”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

    商绍城无奈笑道:“明明是你惹我,还让我哄你?”

    岑青禾不耐烦的回道:“你好好开车别跟我说话,废话那么多呢,我说什么你听着不就完了。”

    商绍城让她一通怼,唇角却始终勾着,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岑青禾一直在给他唱歌,哪有那么多新歌,她这里是老歌金曲时间,什么老唱什么。

    起初声音还甜美的时候,她唱邓丽君的;中途累了,她换梅艳芳的;唱到最后,嗓子有些哑,她干脆改唱阿杜和杨坤的。

    那一声声无所谓,直唱得商绍城疲惫感全无,忍不住乐出声。

    他是下午六点多一点出发的,岑青禾手机从满格电到百分之二十,她边充电边唱,一晃到了夜里十一点,中途家里人叫她去吃饭,她走开不到十分钟。

    听她时不时的清嗓子,嗓子是真的有些哑,商绍城心疼的说:“好了,别唱了,听得耳朵长茧了。”

    岑青禾说:“那我给你说段单口相声,你想听搞笑的,还是故事性强的?”

    商绍城说:“不走脑的。”

    他在高速上开车,的确不好分神。岑青禾就找了一些最简单的故事说给他听,半夜十二点,徐莉突然推门进来,岑青禾正哑着嗓子说道:“尔等小贼,休得无礼!”

    猛地对上徐莉睡意朦胧的脸,岑青禾下意识的翻身坐起,叫了声:“妈。”

    她这声是叫给商绍城听的,示意他别乱说话。

    徐莉问:“这么晚还不睡觉,跟谁打电话呢?”

    岑青禾说:“绍城,他刚忙完,我陪他聊会儿。”

    “嗯,都早点儿睡,后半夜了。”

    “知道了。”

    徐莉关门走后,岑青禾蒙在被子里面对商绍城说:“刚才吓死我了,幸好我妈不是被我唱歌吵醒的,她一定以为我半夜病发。”

    商绍城听她声音很紧,出声说:“你睡一会儿,我得明天八点左右到。”

    “我不困。”

    “我想歇会儿。”

    “哦,那好吧。”岑青禾恋恋不舍。

    商绍城低声说:“等我,睡一觉我就到了。”

    想到这个,岑青禾满眼笑意,“你路上小心,来了请你吃喝玩乐一条龙。”

    商绍城轻笑着道:“你亲自给我大保健就行。”

    岑青禾心里美,嘴上也不忍回绝,只避重就轻的说:“我睡觉去了。”

    “去吧。”

    挂断电话,岑青禾放下滚烫的手机,掌心中都是汗,右边耳朵都疼了。

    下地洗澡,等回来之后,看了眼手机上没有商绍城的讯息,她关灯睡觉,一想到一睁眼就能看见他,她高兴的几乎要失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