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辣手小村医〕〔有帝来仪〕〔军帝隐婚:重生全〕〔召唤哥布林军团〕〔不可名状的日记簿〕〔证道长生之路〕〔重生之惹我就得死〕〔恶魔交易所〕〔重生之剩女娇妻〕〔不想搞事的漩涡鸣〕〔狼王的娇宠〕〔这,就是篮球〕〔惹火枭妻:老公,〕〔江湖密文〕〔重生娱乐圈:我家〕〔二次元经纪人〕〔鹰啸长空〕〔重生七零:军妻也〕〔重生之最强剑仙〕〔医品至尊妖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69章 幽默和浪漫
    :

    岑海峰亲自下楼买的饭菜,肉段,血肠,腰花,地三鲜,麻辣鳕鱼还有一盘酸菜馅儿的饺子。

    水果是草莓,西瓜还有车厘子。反正就是徐莉的那句话,都是岑青禾喜欢吃的。

    岑青禾一直都知道,岑海峰很爱她,哪怕那件事过后,她对他从厌恶到无可奈何的冷淡,但始终改变不了他对她一如既往的关心,如今,还多了一份小心翼翼。

    也许是生病的缘故,岑青禾内心有些脆弱,看着岑海峰站在一旁,想跟她亲近又不敢亲近的样子,她忽然间有些鼻酸。

    自打她一怒之下远走夜城,一晃儿半年多了,她跟岑海峰好像才见第二次面,上一次,是她奶生病住院的时候。

    记忆中的岑海峰,好像一直都是意气风发的模样,但是这两次见,他明显憔悴了许多,心里有刹那间的念头,就这么算了吧,要恨到什么时候?又要惩罚多久?

    以前她最想要的,是跟萧睿白首不离,所以后来梦碎,她一度找不到宣泄点,只能将所有情绪尽数撒在岑海峰身上。

    可现在她身边有了商绍城,他渐渐帮她愈合之前的痛苦,如今她已经可以心平气和的放下,连带对萧睿的爱,对岑海峰的怨,哪怕对萧芳影,她也不再提起就恨的牙根痒痒,顶多就是一辈子都不想再提再见。

    从前的事情,也是时候学会淡忘了。

    岑青禾从床下下来,徐莉故意夸张的过来搀扶她,岑青禾也就顺势把半面身子的重量压在她身上,压得徐莉脸红脖子粗,连连喊不行了。

    两人笑着坐到餐桌边,徐莉递了筷子给她,岑青禾问:“你们都没吃饭呢吧?”

    徐莉道:“没呢,这不心思等你回来一起去饭店吃嘛。”

    岑青禾低着头往嘴里扒饭,含糊着道:“那你跟我爸也赶紧吃啊。”

    徐莉道:“你先吃吧,我还不饿。”

    岑海峰原本站在不远处倒茶,从她嘴里听见爸字,跟恍惚了一般,只侧头往这边瞧。

    徐莉对他说:“你吃不吃?”

    岑海峰后知后觉,心里开心的不行,嘴上却不知道怎么回才好,滚烫的茶水往唇边送,被烫了一下也不敢喊,只能佯装镇定的回道:“让青禾先吃,我先喝杯茶。”

    说完,过了两秒,他马上道:“徐莉,把草莓给青禾洗了。”

    徐莉起身忙活,岑海峰也试探性的凑过来,声音不大的说道:“今天饭店肉段做的一般,等哪天我给青禾做一个,你们看看我做的是什么样的。”

    徐莉说:“你就会耍嘴儿,这哪天指不定支到哪一天去了。”

    岑海峰说:“我下午就去菜市场,青禾不喜欢吃红烧排骨嘛,我今天也想给她点排骨了,一是排骨做的慢,再我也怕饭店的排骨不好,我亲自去买,自己在家做。”

    徐莉在沥水池前洗水果,背对着岑青禾,酸酸的说道:“你爸也就对你能有这份儿心,平时你不在家,他半年一次厨房都没进来过。”

    岑青禾嘴已经不够用了,又是肉段又是鳕鱼,塞得满满当当,闻言,她口齿不清的回道:“你半年进过几回?”

    徐莉说:“他不回来吃饭,我一个人做饭有什么意思?”

    岑海峰说:“你妈有空一定撺掇三缺一打麻将,怎么可能在家做饭?”

    徐莉马上道:“你别在青禾面前找茬打仗,我什么时候有空就打麻将了?”

    话音刚落,徐莉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岑海峰一看,哼声说:“麻将馆的。”

    徐莉手上有水,对岑海峰说:“你接,说我今天不玩儿了,青禾回来了。”

    岑青禾忙道:“你想玩儿就去玩儿,不用管我。”

    徐莉眼中有火花,迟疑着道:“你不用我陪你吗?”

    岑青禾说:“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用你陪我了?赶紧去玩儿吧,我看见你满脸渴望的眼神了。”

    徐莉让岑青禾说得憋不住乐,边擦手边道:“你要是不想让我去,我就在家陪你。”

    岑青禾说:“你俩该干嘛干嘛,谁也不用陪我,没准儿我下午还有事儿要出去呢。”

    她都这么说了,那徐莉也就不谦虚了,接了电话,对方说三缺一,徐莉这边响应组织号召,扬言十五分钟就到。

    岑海峰要去菜市场,徐莉让他顺路开车送她,转眼间,两人都走了,家里只剩岑青禾自己。

    一个人坐在厨房餐桌边,她把双腿拿到椅子上盘起来,马上打给商绍城。

    商绍城接的很快,岑青禾开心的说:“你猜我干嘛呢?”

    商绍城道:“吃东西。”

    “你怎么知道?”

    “你就吃高兴的时候,才是这种语气。”

    岑青禾美滋滋的说:“还挺了解我的嘛。”

    商绍城问:“好点儿了吗?还难不难受?”

    岑青禾回道:“我妈刚给我吃了一大把药,吃完才发现忘吃饭了,我爸给我买了好多好吃的,都是我爱吃的……”

    她的炫耀在不知不觉间,商绍城是晓得她跟岑海峰之间不为人知的秘密的,所以对于她的转变,他很是惊讶,但这种惊讶还只能藏在肚子里面,不能问。

    “对了,我这次过去,不见你家亲戚,总得见见你爸妈吧?”商绍城问。

    岑青禾迟疑着说:“你想见吗?”

    商绍城道:“不是我想不想,而是礼貌问题,我人都去了,不见好吗?”

    岑青禾说:“你来能待几天?“

    商绍城道:“我30,31号有两天时间。”

    “啊?就两天啊?”岑青禾明显的失望。

    商绍城道:“我下个月1号要去趟滨海,等我回来接你回夜城。”

    岑青禾问:“那你得来回折腾几次?别这么跑了,我听着都累,你有空就来一次,没空不用来也行,反正就这么几天,年后我就回夜城了。”

    她一面迫不及待的想见商绍城,想尽可能的跟他多待一些时间,但是另一面,她又心疼他,不愿他来回奔波。

    商绍城说:“我30号过去,基本上是定了,你可以31号约叔叔阿姨出来,我们一起吃顿饭,这样30号晚上,你还能跟我这儿混一晚。”

    他是什么意思,岑青禾心知肚明,心里不觉得有任何不对,她嘴上却揶揄道:“大老远折腾过来,满脑子就这事儿,也不怕累死你。”

    商绍城笑道:“累死不怕,就怕大老远的过去,连这事儿都没有。”那他才冤呢。

    聊了能有二十分钟,商绍城说他有事儿要忙了,岑青禾爽快的跟他说了拜拜,肚子也吃饱了,她回去卧室睡觉。

    越是长大,就越觉得过年过节没意思,27号一家三口去岑青禾奶奶家过,28号去姥姥家过,走哪儿都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除了寒暄就是吃饭。

    岑青禾感冒还没好利索,药里面又多加了一味,健胃消食片。

    出门就上车,进门就上桌,基本没什么运动量,不靠健胃消食片顶着,她怕吃吐了。

    往年都是家里长辈给岑青禾红包,今年岑青禾自己工作了,她给全家人买了礼物,还给两边弟妹每人包了很大的红包。

    过年当天,她手机接了大几十条的祝福短信,还有人性子急,直接打电话拜年的,比如薛凯扬。

    岑青禾也发了好多短信出去,不是转发,而是针对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问候。

    电话薄从头往下顺,当视线落在靳南的名字上时,岑青禾鼓起勇气,发了一条:祝幽默的人新年快乐,希望新的一年更加幽默。

    给别人发短信,都是心情轻松的,但是给靳南发完,岑青禾内心是忐忑的,因为不知道他会不会回,如果回了,会说什么。

    她不知道,靳南在看见这条短信的时候,唇角不经意的扬起,盯着屏幕微笑了半晌,他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不快的打下一句话。

    岑青禾这边的手机响起,她看到一闪而逝的靳南字样,马上挺直背脊,心态虔诚的点开。

    上面寥寥数字:本本正的人祝嚣张跋扈的人新年快乐,希望新的一年再接再厉。

    岑青禾‘扑哧’一声笑出来,这是她第一次觉得他幽默,是真的幽默。

    她发信息的速度很快,所以借着情绪,给他回了一条:笑死我了,继续保持。

    靳南隔了半分钟回复:新年快乐。

    岑青禾也回:同乐同乐。

    晚一点儿的时候,她在众多短信中看到了一个‘另类’祝福,来自95588,银行卡的余额变动提醒。

    接到10086的岑青禾都不稀奇,但是银行的,她好奇了。

    点开一看,上面显示着卡上多了一笔存款,数字是1314520。00。

    岑青禾定睛看了好几遍,也数了好几遍,这不一百多万嘛!一看这数字,她不作第二人想,立马跑到隔壁房间打给商绍城。

    商绍城接了,岑青禾压低声音,急着道:“你干嘛给我打钱?”

    商绍城说:“过年了嘛。”

    岑青禾说:“你见谁家给压岁钱这么给的?”

    商绍城说:“我想给你支票,放红包里面,怕你不要。”

    岑青禾道:“你以为这样我就能要吗?”

    商绍城跟聋子似的,径自说:“我还想把520放前面,就怕你生气,先给你个小的,等明年换大的。”

    在他看来,不过是换个打头的数字而已,岑青禾已经不知道说他什么才好,果然是有钱人才能玩儿的浪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阴阳鬼帝〕〔冷面教官是竹马〕〔(综武侠网游)没有〕〔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渡鸭之宴〕〔嫁给反派小叔子(〕〔总裁爹地超级宠〕〔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帅爆全地球[星际]〕〔绝色美女的贴身保〕〔慕先生,你是我的〕〔曾想盛装嫁予你〕〔赤壁之崛起荆南〕〔异界乡村小道士〕〔引凤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