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国之长平传奇〕〔重生学霸:女神,〕〔神医狂兵在都市〕〔九龙狂帝〕〔言洛希厉夜祈〕〔在下桐人,有何指〕〔捡到一个异界〕〔佛引牒〕〔游戏两万年〕〔唐心洛陆煜宸〕〔师父又掉线了〕〔雷枭林寒星〕〔白小艾乔铭赫〕〔豪门天价宠:最强〕〔东皇大帝〕〔初恋给了boss大人〕〔乡村最强小神医〕〔陆轻晚程墨安〕〔星际游途〕〔乡野村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68章 始终被人惦记
    :

    这趟车是半夜十二点三十五停靠终点冬城车站,车厢灯提前半小时就亮了,乘客也都醒来准备下车。

    岑青禾以为下车之后,靳南定会与他们分道扬镳,却没料他在下车前询问几人,要不要一起吃宵夜。

    孔探跟丁然睡了一路,精神得很,都没问题,岑青禾就更不可能有问题了,所以下了车后,几人先把行李送去酒店,然后一起找了家烧烤店吃宵夜。

    岑青禾本就是烧烤的忠实拥护者,加之车上没吃饱,这会儿是强忍着没有狼吞虎咽。

    靳南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晚上见她在车上吃得少,后来她睡着的时候,他都听见她肚子在咕噜噜的叫唤。

    原本家里派了司机来接他,他下车就该直接回家,结果他临时改了计划,陪他们出来吃烧烤。

    店里很是热闹,处处都是操着东北口音的客人,岑青禾觉得很舒服,果然哪好不如家里好。

    孔探说要喝酒,岑青禾同意,靳南也点头,他叫来服务员要了半打,除了丁然之外,一人两瓶。

    手里拿着个二两酒杯,几人碰杯,岑青禾仰头,一口干了。

    靳南在夜城见惯了岑青禾的多副面孔,老实的,凶悍的,英勇的,怂的……但他从没见过她大口喝酒肆意撸串的样子,怕是真的饿极了。

    他无心偷瞄她,实在是她食量惊人,转眼的功夫,一碗原汁儿的疙瘩汤吃光了,她转头叫店员帮她再煮一碗馄饨。

    就这饭量,常姗一天都吃不完,她还好意思说自己食量小。

    想着,他嘴上已经不自觉的说道:“还要再加点儿什么吗?”

    岑青禾没出声,对面孔探道:“再来两串腰子吧,青禾喜欢吃腰子。”

    话音落下,岑青禾咻的抬起头,嘴里还有刚放进去没等嚼的土豆片,她说话的时候差点儿喷了,“谁喜欢吃腰子了?!”

    伸手抹了下嘴角,岑青禾也没想到自己这么激动。

    孔探一脸嫌弃,边躲边说:“我记错了吗?我记得你每次必点腰子。”

    岑青禾是很喜欢吃,但是自打被商绍城强烈的鄙视过后,她终于知道,在男人眼里,女人热衷猪腰子……貌似不是什么露脸的事儿,所以她现在在外人面前,基本屏蔽了猪腰子。

    一面是真诚的孔探,一面是心慌的岑青禾,靳南面不改色的说:“喜欢就点,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他这么一说,岑青禾更加尴尬,连连笑道:“你别听他黑我,我不喜欢吃。”

    靳南道:“土豆片再来一盘?”

    “行,再加俩石蛋。”岑青禾就差举手表示赞同。

    吃饭的时候,孔探对靳南道:“你们过年放假多久?”

    靳南说:“正常到十号,部分人员也不一样。”

    孔探说:“那你能在冬城待几天?年后我们约出来玩儿啊?”

    岑青禾总怕孔探一根筋太热情,会让靳南觉得疲于应对,正想着说点儿什么的时候,靳南已经回了,“好啊。”

    “你们要是来冬城,提前打个电话给我。”

    靳南对孔探这么好说话,岑青禾一度怀疑,他是不是看上孔探了。

    孔探说:“行,到时候让青禾跟你联系,对了,你来过安泠吗?”

    靳南道:“没有正式逗留过,以前去其他地方有经过。”

    “那你也可以来安泠玩儿啊,我们那儿地方不大,但该有的都有,你要是有空也来我们这边看看。”

    “嗯,有机会一定过去。”

    宵夜吃了一个小时左右,桌上杯盘狼藉,靳南结账回来,看着几人道:“你们直接回酒店,那我就先走了。”

    岑青禾起身客气道:“谢谢请我们吃宵夜,年后有时间来安泠玩儿,我们请你。”

    他点了下头,“随时电话联系。”

    几人穿上外套走出去,靳南直接在路边拦了辆车走,岑青禾跟他挥了挥手,直到看着计程车掉头,她才恍然觉得,原来他这人也没有特别难相处,最起码刚才她吃饭的时候,就没空多想。

    三人一起回酒店,岑青禾进了自己的房间,马上给商绍城回了电话。

    之前两人短信联系,她说回来打给他。

    商绍城很快就接了,岑青禾懒洋洋的声音说:“终于回来了,可撑死我了。”

    商绍城说:“怕撑你还吃那么多。”

    岑青禾道:“我饿啊。”

    商绍城道:“你这一天不是撑就是饿。”

    岑青禾把自己扔在沙发上,躺着道:“真相了。”

    两人如往常一样聊天,聊了能有十分钟,岑青禾忽然一激灵,屋里有些冷,到处找空调遥控器也没找着,她懒得给酒店前台打电话,对商绍城道:“我去洗澡睡觉了,屋里冷,你也早点儿睡,明天你不还有事儿呢嘛?”

    商绍城说:“开视频,我看看你。”

    早不看晚不看,偏偏她说要洗澡,他要看,岑青禾马上翻了个白眼儿,没好声的说:“你别撩扯,撩完难受的是你自己。”

    商绍城闻言,叹气道:“哎,一个人躺床上,寂寞空虚冷。”

    岑青禾说:“我还孤单北半球呢。”

    偌大的房间,说冷就冷,岑青禾已经开始脱衣服,商绍城内心纠结,是看还是不看。不看心里痒痒,看了身上痒痒,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她这前脚一走,他马上怀念起昨晚来。

    岑青禾没给他那么多的选择,她拎着手机进了浴室,一边洗澡一边开外音跟他聊,其实也没太多的话好聊,但她要知道,他就在身边。

    商绍城正兀自回味昨夜的温存,忽然听到手机里面传来岑青禾的一声尖叫,他吓了一跳,马上问:“怎么了?”

    岑青禾骂了声‘靠’,然后说:“水突然凉了。”

    商绍城道:“我说什么来着,穷山恶水。”

    岑青禾没空搭理他见缝插针的地域歧视,重新伸手试了下水温,没有刚才那么冰凉,但也就勉强跟体温差不多,她头发洗到一半,满脑袋泡沫,也不可能出去叫酒店的人上来弄,怎么办?忍着呗。

    从她洗完澡到吹干头发上床,她身上一直在打摆子,浑身蜷成一个球,她冲着手机直哼哼。

    商绍城说:“叫客服上来开空调,别感冒了。”

    岑青禾边哆嗦边道:“算了,明早九点半的动车,八点多就得起来,懒得麻烦人家。”

    商绍城道:“想不想我?”

    岑青禾点头,“嗯。”想他身上一直跟火炉似的,特别热。

    商绍城低声道:“我也想你。”

    岑青禾缩在被子里面,起初只露个脑袋,后来冻得把脑袋也缩进被子里面,轻声回道:“你快点儿忙完,快点儿来安泠找我。”

    “嗯,过年想不想要什么?”

    岑青禾道:“想你赶紧来就行。”

    漫漫长夜,两人分别躺在夜城家里和冬城酒店大床上,隔着千八百里,可心却贴在一块儿。

    岑青禾依稀记得,她是困得睁不开眼睛,这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被子里面只有跟她身体接触的位置才是暖的,其余的地方,伸伸脚都冰凉,所以岑青禾一动不动,总觉得一晚上都睡得分外不踏实。

    第二天闹钟响,才第一声她就睁开眼,浑身发软,头还很疼,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她感冒了。

    爬起来穿衣服,简单的画个了妆,出门去隔壁叫孔探他们,三人退了房去车站。

    从冬城去安泠,坐动车才一个小时,转眼间就到了。岑青禾在车上睡觉,始终昏昏沉沉,临下车之前,丁然对她说:“青禾,你好像严重了,脸都红了。”

    岑青禾确实很难受,萎靡着回道:“没事儿,我回家吃上药就好了。”

    出了车站,岑青禾看见熟悉的身影,是岑海峰和徐莉二人,岑青禾努力勾起唇角,笑着摆手。

    孔探带着丁然回家过年,又跟徐莉寒暄了一番,岑海峰的视线始终在岑青禾身上,见她脸颊发红,出声问:“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岑青禾轻声回道:“可能有点儿感冒。”

    孔探道:“她昨晚住的房间没空调,洗澡的时候水温又突然变冷,估计是闪着了,叔叔阿姨你们快带她回家吧,咱们改天见着了再聊。”

    徐莉应着,几人在车站门口分开。

    岑海峰开车来的,当即要带岑青禾去医院,岑青禾蔫蔫的说道:“不用,我回家躺会儿就行。”

    回了家,徐莉给岑青禾准备了一把药,管感冒的,管退烧的,还有管消炎的,粗略一看,得有七八颗的样子。

    岑青禾忽然想到她上次给商绍城喂药,也是一次一大把,吓得他以为她要趁虚而入,谋杀亲上司。

    想到商绍城,岑青禾心里多了几分甜,一大把药扔进嘴里,心想她不是他,没那么矫情。

    岑青禾吃完药的下一秒,徐莉忽然一本正经的道:“哎呀,是不是还没吃午饭呢?”

    岑青禾对徐莉的马后炮已经习以为常,能长到这么大,都靠运气。

    岑海峰说:“先让青禾躺会儿,我去楼下给她买点儿吃的上来。”

    岑青禾说不用,岑海峰已经走去玄关穿上鞋。

    她换了身睡衣躺在开了电热毯的床上,徐莉把脚伸进来,靠在床尾陪她聊天,差不多二十几分钟的样子,岑海峰回来了,手里拎着两个大袋子,左边是外卖,右边是水果。

    徐莉下床去接,打开盒盖一看,招呼岑青禾,“快来,肉段还有血肠,都是你最爱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